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羈押1350多天,無罪釋放——趙某職務侵占、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案
【作者】 田帥【合作機構】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中文關鍵詞】 職務侵占; 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無罪釋放
【主題分類】 犯罪學【發布時間】 2020.06.03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237075    
  

  一、案情簡介
  2003年,為全面提升開平城區周圍綠化水平,實施綠色開平工程。唐山市開平區某鎮某村村委會召開黨員大會,對全村村民口糧地進行調整,將調整出的土地發包種樹,將承包費發給村民。2003年3月6日,該村村委會與唐山某集團簽訂《開平圍城林工程承包協議書》約定:化工廠承包村委會土地102畝用于植樹,承包期限為50年,承包費每畝每年400元,共計40 800元。2004年3月18日,雙方簽訂《關于終止“2003.3.6協議”的協議》約定:村委會收回唐山某集團承包植樹的102畝耕地,該地上種植樹木歸村委會所有,自2005年至2052年土地租金由村委會自行負責等。
  2008年4月1日,王某(時任某鎮領導)以其妻子李某的名義與某村未按法定程序規定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雙方簽訂關于上述102畝林地《關于轉讓原XX化工廠林地的協議》,約定:某村村委會將原XX化工廠承包造林的102畝林地轉包給李某,承包費每年51000元,逾期三個月不交承包費村委會有權收回,該宗土地使用權及林權歸李某所有。趙某以村主任的名義及薄某以村支書的名義在該協議上簽字,會計蔡XX在該協議上蓋章。王某向某村委會繳納了2008年、2009年的承包費102000元。2010年未向村委會繳納土地承包費。該林地由王某與趙某共同經營。趙某與王某共同投資購樹、種樹、蓋房、養殖、建院牆等。
  2010年8月23日,開平區XX項目征用了某村墳地6畝,地上附著物補償標准為5萬每畝。後該村墳地遷至李某承包林地並占地6畝。經王某許可,趙某找人代替李某與某村委會簽訂了《土地流轉補償協議書》,協議約定每畝地上附著物補償5萬元,合計補償30萬元。2010年8月26日,趙某讓趙XX從某鎮政府領取了30萬元的現金支票,並于當日將現金支票存入趙某信用社賬戶,之後趙某轉給王某。
  2011年5月2日,唐鋼XX項目征用102畝林地中剩余的96畝。李某身在外省,經王某同意,趙某找人代替李某按照流程與某村委會簽訂了《地上附著物補償協議書》,協議約定每畝地上附著物補償5萬元,合計補償480萬元。2011年5月17日,趙某讓他人領取480萬元的現金支票並交給王某。2011年5月17日,王某將現金支票存入其農業銀行卡,將其中240萬元銀行轉賬給劉某的妻子耿XX。劉某的外甥女婿胥XX轉包XX制管廠承包的某村118.76畝土地,趙某幫其領取被唐鋼XXX占地51畝的補償款255萬元後,將200萬元轉存到其兒子趙XX工行卡,將45萬轉存到其工行卡,將10萬元轉彙給薄某。
  2016年4月20日,趙某因涉嫌受賄罪被唐山市人民檢察院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因涉嫌犯貪汙罪,于2016年4月29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受賄罪,于2016年5月17日被唐山市公安局開平區分局執行逮捕。2018年3月2日,開平區人民法院作出(2017)冀0205刑初XX號刑事判決,趙某犯職務侵占罪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唐山中級人法院于2018年12月3日作出(2018)冀02刑終XX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還重新審理。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9日作出(2019)冀0205刑初XX號刑事判決,趙某犯職務侵占罪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2019年12月30日,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無罪判決,趙某被羈押1350多天後與家人重新團聚。
  二、律師策略
  開平區人民法院重審時判決被告人趙某犯職務侵占罪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對于職務侵占罪,辯護人緊扣犯罪構成要件進行辯護,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否侵占本單位財物;對于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是否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財物。通過深入、詳細閱卷,辯護人認為被告人不構成犯罪,故在一審、二審、重審一審、重審二審中辯護人自始至終做無罪辯護。
  三、法律文書
  一、劉某、王某、趙某“以他人名義”承包某村土地的行為屬于違紀行為,簽訂土地承包合同程序上的瑕疵並不直接導致承包合同無效
  本案中,李某不是某村集體組織成員,其與某村簽訂土地承包協議之前並未召開村民代表會,也未報請鄉(鎮)人民政府批准,從形式上看,涉案的土地承包協議違反了法律的相關規定。但在民事司法實踐中,對違反相關民主議定程序是否一定導致合同無效存在爭議。就本案來說,辯護人認為本案土地承包協議是有效的,首先,土地承包協議的簽訂屬于沿用“當地慣例”,當地村民已經認可了不經過民主議定程序簽訂土地承包協議的事實;其次,某村將土地發包給李某的目的是為了增加村民收入,且承包價格符合市場行情,涉案土地承包不僅不會損及村民利益,反而會帶來符合村民預期的收益;最後,由于不經過民主議定程序簽訂土地承包協議是“當地慣例”,某村村委會向法庭提供的證據證實存在大量相似的土地承包協議的事實,如果僅因為沒有召開村民代表會而宣告土地承包協議無效,將不利于當地相關民事行為的安全與穩定。民主議定程序的設立,是為了保證發包行為符合村民真實的意思表示,防止村委會濫用權力,損害村民的利益。在不經過民主議定程序發包是“當地慣例”的情況下,涉案土地承包協議中簽訂的承包價格符合市場行情,最終為村民帶來收益,可以認為是符合村民的真實意思表示。因此,本案中簽訂協議程序的瑕疵,並不當然導致土地承包協議無效。
  二、即使認為土地協議無效,地上附著物賠償費也並非村集體所有,趙某等人有獲得地上附著物補償費的依據
  《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26條第1款規定,土地補償費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所有;地上附著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中小學減的負已經加到家長身上了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237075      關注法寶動態:  

熱門視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