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机动车转让未变更登记的情形下善意第三人的认定
【作者】 刘文彬【合作机构】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物权法【发布时间】 2016.11.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0751    
  《物权法》二十四条 :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然何谓《物权法》二十四条规定的不得对抗的善意第三人法律并未做进一步的解释。当受让人已支付对价并实现了占有取得了机动车的所有权是否仍不能对抗所有善意第三人?毋庸置疑,并非如此。为了统一法律适用、切实维护各民商事主体的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出台的《物权法》司法解释一六条规定对此做了进一步的解释,“转让人转移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所有权,受让人已经支付对价并取得占有,虽未经登记,但转让人的债权人主张其为物权法第二十四条所称的“善意第三人”的,不予支持,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该条对于正确理解和适用《物权法》二十四条具有重要的意义。下面谈谈机动车转让过程中涉及的善意第三人的认定问题。
  一、以机动车设立担保物权时的善意第三人的认定
  由于机动车等动产的物权转让自受让人接受交付之时生效,登记并非此类物权生效的必备要件。故当机动车等已转移占有之时,受让人就已经取得了物权成为所有人。一般来说,物权具有优先于普通债权的效力,但对于对机动车拥有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却未必不能对抗已转移特殊动产物权的受让人。
  在转移占有之前,由于所有权仍属于转让人,其以机动车作为担保物担保其债务的,属于有权处分,所以在转移占有之前就已经设立担保物权的,因担保物权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且担保物权先于受让人设立,故应认定债权人为善意第三人。但是对于以特殊动产设立抵押权而言,由于特殊动产抵押权以登记为对抗要件,如果设立机动车抵押但未办理登记手续而后再行转让,这时涉及到的就是受让人是否为善意第三人的问题,不过这本质上仍然是机动车未变更登记的情形下不同权利之间冲突的处理问题。
  而对于在转移占有之后变更登记之前设立的担保物权是否可认定享有担保物权的债权人为善意第三人呢?其实从《物权法》二十四条的规定来看,该条的本意应该指的就是转移占有之后未变更登记的情形下的权利对抗问题。《物权法

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规定的物的担保方式有抵押、质押和留置三种,因质押权和留置权的成立须以转移占有为要件,但不限于直接占有,除占有改定以外的间接占有亦可,故当转让人已将机动车转移占有于受让人时,是不可能存在转移直接占有的质押权人和留置权人,而只可能存在指示交付型的间接占有质押权人和留置权人。所以对于因指示交付而对机动车享有质押权或者留置权的债权人而言,其基于机动车登记的公信力而享有的质押权或者留置权应受法律保护,其应认定为《物权法》二十四条规定的善意第三人。
  对于转移机动车占有之后变更登记之前对机动车享有抵押权的债权人是否属于善意第三人呢?由于动产抵押权的设立不需要转移占有且不以登记为生效要件,在第三人因信赖机动车登记的公示公信效力而与转让人签订抵押合同时,如果其尽了合理审查义务,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转让人为无权处分人的,亦应认定该第三人为善意第三人。
  参考案例一:
  肯考帝亚农产品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与广东富虹油品有限公司、第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湛江市分行所有权确认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四终字第20号)
  案情简介:
  2008年9月10日,肯考帝亚公司、富虹公司签订《质押合同》,约定:富虹公司以康劲轮全套海运提单及其项下的52231吨货物向肯考帝亚公司出质,肯考帝亚公司确认已经收到富虹公司交来的全套海运提单,富虹公司保证在两个月内与肯考帝亚公司以现货置换或向肯考帝亚公司付清货款。2009年4月7日,肯考帝亚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八条规定,出质人以间接占有的财产出质的,以质押合同书面通知占有人时视为移交。根据该条规定精神,本案提货单的交付,仅意味着富虹公司的提货请求权转移给了肯考帝亚公司,在富虹公司未将提货请求转移事实通知实际占有人时,提货单的交付并不构成我国物权法第二十六条所规定的指示交付。因此,富虹公司未完成向肯考帝亚公司交付涉案大豆的行为。
  引用此案例主要是基于涉案质物与机动车同属动产,两者具有本质的相似之处,所以对于质押担保的行为应适用基本相同的法律规定;目的在于说明以动产质押的,可以指示交付的方式交付质押物而成立质权。所以对于在机动车转移占有之后变更登记之前以间接占有方式设立质权的,在第三人有充分理由认为其有权处分且尽了一般人的合理审查义务的情况下,应认定该第三人为善意第三人。
  参考案例二:
  案例索引: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民申字第1822号
  案情简介:
  2013年4月15日,李某、张某与刘某在达成《借款担保协议书(主合同)》和《抵押合同》后,于同日李某、张某将本案所涉车辆的《机动车登记证书》交付给刘某。
  2013年4月18日,李某又与傅某签订《协议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0751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