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美国税改对中美跨境投资的影响
【作者】 董刚;段桃【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税收与财富管理【发布时间】 2018.02.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5494    
  2017年12月20日,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经过多轮博弈,最终投票通过了《减税和就业法案》。时隔两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该法案,举世关注的美国税改尘埃落定,正式生效,是为继1986年美国里根政府以来改造规模和力度最大的税改行动。
  毫无疑问,此次税改将对美国乃至世界的经济格局产生深远影响,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本次力度空前的税改行动不可避免地产生溢出效应,很可能加剧国家间竞争性减税的态势,也会对当前由二十国集团/OECD主导的税制改革方向以及其他国家的税收政策产生间接影响。
  鉴于中美跨境投资的庞大体量,我们结合美国税改的主要亮点,尝试着从美国税改对于中美跨境投资企业影响的角度,一探究竟。
  对中国赴美投资企业的影响
  亮点一
  企业所得税税率降低
  作为此次税改的最大亮点之一,美国将采用累进税率、最高档税率为35%的联邦企业所得税统一为21%的固定税率,自2018年1月1日起生效。
  企业所得税税率的降低会提高投资回报,将对美国本土企业、中国赴美投资产生最为直接影响,无疑会刺激美国境内投资、增强美国对于外资(包括中国企业)的吸引力,甚至可能直接导致一些跨国集团将总部或者某些产业迁至美国。话虽如此,税收只是影响企业投资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并非决定性因素,中国企业作出赴美投资决策往往需要权衡多种因素,如经济的稳定性和增长潜力、劳动力成本和素质、汇率稳定性、与市场的距离、经营环境和基础设施等;甚至在中国投资者对美国公司的跨境并购交易中,商业考量往往是前驱、主导因素,税收在整个交易架构的搭建中起到重要作用,但是一项重大交易能否成功从来就不是仅凭税收因素单独决定的。
  此外,美国大多数州同时征收企业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到12%不等,以税负较高的加州为例,联邦和州的合并企业所得税税率约为28%。因此,中国赴美投资的企业也要结合其投资所在州的税率,评估整体税负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来说,如需将投资利润汇回中国境内,则投资的整体税负不仅取决于美国当地的税率水平,还取决于中国对于中国企业境外所得的税收抵免制度。所谓“税收抵免”,即境内企业取得境外所得并将其汇回境内时,境外已缴纳所得税额可以用于抵免境内的企业所得税税额,抵免的上限为该部分境外所得按照国内税法相关规定计算的应纳税额。根据中国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于2017年12月28日发布的新规定(《财政部、税务总局关于完善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17]84号),企业既可以选择“分国(地区)不分项”也可以选择“不分国(地区)不分项”,汇总计算来源于境外的应纳税所得额,且对境外的股息所得可抵免不超过五层的外国企业的境外所得税税额。结合税收抵免的规定,美国企业所得税的降低可能会对利润汇回中国境内产生消极影响。在原有税制下,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最高为35%,很可能导致在美国缴纳的所得税超过了中国税收抵免的限额,因此利润汇回中国境内时无需在中国再缴纳企业所得税;而美国所得税税率降低后,在美国合并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如果低于我国的标准税率25%,则意味着美国利润汇回中国时可能需在中国补税,从而可能降低中国企业回流利润的积极性。但是,如企业选择“不分国不分项”,则可以通过搭配低税率国家的利润起到“中和”作用,最大限度地利用税收抵免。
  亮点二
  对经营性利息的税前扣除设置更严格的限额
  自2018年起,无论是关联方还是非关联方贷款,美国企业每年能够扣除的经营性利息费用上限一般为调整后应税收入的30%和当年经营性利息收入之和,超过上限、未扣除的部分可以向以后年度无限期结转。虽然在原有税制下美国对于利息扣除也存在限制,但是仅针对关联方贷款,且利息扣除上限为调整后应税收入的50%。该举措的目的可能是为了促使投资者更多地以股权形式而非债权形式对美国进行投资,中国投资者可能需要降低债权投资对于股权投资的比重。两种投资形式相比而言,债权投资在期限、退出方式、金额等方面,更具有灵活性;并且,由于利息可以税前扣除而股息为税后利润分配(即无法税前扣除),因此债权投资的成本一般较低。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该举措可能会导致投资美国的借贷成本上升,需要重新筹划合理的融资安排。
  亮点三
  资产成本税前扣除的优惠处理
  美国税改后,允许在2017年9月27日之后、2023年之前取得并投入使用、符合条件的经营性资产的成本在当期100%费用化,一次性列支;从2023年至2027年,费用化比例则逐年递减20%。虽然该优惠为临时性措施,仅造成纳税的时间性差异而并未实际降低税负,但企业可通过扩大当期税前抵扣达到当期少缴税的效果,有助于企业加大加快投资资产的投入或更新,还可以增加企业短期内的现金流用于扩大经营和投资等目的,起到刺激经济发展的效果。另外,如满足条件,该优惠还可适用于新购入的使用过的资产,有助于企业通过资产并购(而非股权并购)的方式利用该项优惠,因此可能也会对并购交易产生重要影响。
  亮点四
  引入反避税措施
  自2018年起,如美国企业(近三年年均收入总额超过5亿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549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