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有限公司未经决议程序对外担保的合同效力认定
【作者】 林雯雯;江鹭强【合作机构】 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有限责任公司;对外担保【主题分类】 企业法务
【发布时间】 2020.01.1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3253    
  

  关于如何认定有限责任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或董事会决议对外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司法实践一直争议较大,有观点认为《公司法》16条属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或者认为该条规定系关于公司内部决策的规范,故违反该规定的不构成合同无效之情形,对外担保行为有效,也有观点认为《公司法》16条系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法定限制,判断担保合同效力应结合《合同法》50条关于越权代表之规定。此次最高院于2019年11月14日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在“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专题中对该问题从《公司法》16条的规范性质、善意的认定、民事责任承担等角度明确了审判规则,值得仔细研读。

  一、《公司法》16条的理解:

  “代表权限制说”渐成最高院共识

  关于有限责任公司对外提供担保的决议程序,《公司法》16条规定如下:

  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担保的数额有限制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尽管《公司法》16条对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决议程序等作出了法定限制,但未明确违反该限制规定的法律后果,由此导致司法实践对担保合同效力、民事责任承担等问题存在诸多不同观点。在此次纪要前,司法实践对《公司法》16条的规范性质主要形成三种观点:

  1.“规范性质识别说”,该观点认为《公司法

》16条属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管理性强制性规定),故违反该规定的不构成《合同法》52条合同无效之情形,不影响公司对外担保的效力,进而认定担保合同有效。

  2.“内部管理说”,该观点认为《公司法》16条系关于公司内部决策的规范,对外不发生效力,债权人不负有审查注意义务,除公司有证据证明债权人在签订担保合同时明知法定代表人无权对外签订合同的之外,担保合同有效。

  3.“代表权限制说”,该观点认为《公司法》16条实质是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法定限制,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对外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此时应结合《合同法》50条关于越权代表之规定进一步判断担保合同的效力。

  此次《九民纪要》第17条支持了“代表权限制说”,认为“《公司法》16条对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进行了限制。根据该条规定,担保行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单独决定的事项,而必须以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作为授权的基础和来源。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50条关于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的规定,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违背《公司法》16条规定的决议程序对外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的认定,近些年最高院的裁判思路已逐渐从“规范性质识别说”和“内部关系说”向“代表权限制说”转变。最高院裁判观点的大体变化情况如下:

1.jpg

  2018年之前,最高院裁判观点认定担保合同有效的“规范性质识别说”和“内部关系说”在较长时间内居于主导地位,可详见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等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2012年第2期公报案例),以及最高院(2012)民提字第156号(2015年公报案例)。

  2017年12月2日,最高院民二庭第七次法官会议对“公司对外担保合同的效力认定和效果归属”进行探讨,法官会议意见认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他人员等行为人未按《公司法》16条的规定以公司名义为他人提供担保,但符合《合同法》50条、第49条的规定或者公司事后予以追认的,应认定该担保行为有效;依法不构成表见代表、表见代理或者公司不予追认的,应认定该担保合同对公司不发生效力”。本次法官会议意见标志着最高院民二庭对该问题逐渐形成统一认识。

  另外,2018年8月19日,最高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审理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纵观该解释稿的条文亦以“代表权限制说”为基础。该讨论稿的发布标志着最高院内部对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问题长期存在的争议逐渐形成了统一认识。

  二、债权人非善意时的合同效力:

  担保合同无效而非效力待定菊花碎了一地

  《合同法》50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3253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