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有关借新还旧情形下的抵押担保风险分析
【作者】 张照东;瞿燕飞【合作机构】 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债权债务;借新还旧【主题分类】 债权债务
【发布时间】 2020.01.1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3257    
  

  “借新还旧”,也叫“以贷还贷”,完整的表述即“以新贷偿还旧贷”,目前通行的含义是指债权人与债务人在旧的借贷款项尚未清偿的情况下,再次签订借贷合同,并以新借出的款项偿还旧债的行为。实践当中,借新还旧较多出现在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金融贷款活动之中,在民间借贷领域作为担保人可能据以豁免担保责任的理由亦偶有提及。因借新还旧在形式上会出现前后两份相互独立的主合同,在审判实践中也大多认为新债和旧债是两个不同的债,而非同一债务的延续,这使得附随于主合同的担保合同或多或少会因新、旧债务的交替而受到影响。本文结合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公示的多个审判实例,对借新还旧情形可能导致的抵押担保风险进行分析。

  一、法律层面对借新还旧的认定

  在分析借新还旧对抵押担保造成的影响之前,首先应当明晰的是何种情形会被认定为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借新还旧,以及此种借新还旧的效力如何。

  (一) 构成要件

  在法律层面,借新还旧的概念实际上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即“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根据前述规定,“借新还旧”应当同时满足两个构成要件:其一,主合同双方当事人存在借新还旧的合意;其二,存在借新还旧的客观事实。看似简单明晰,但落实到司法实践中则要复杂得多。除了主合同中已载明借款用途系偿还旧债的情形外,在实操层面出现了大量主合同未写明借款用途或者载明的借款用途与实际资金流向不符的情况,对此是否能够构成借新还旧,法院的审查尺度并不统一,而主要的分歧点即如何认定是否存在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合意”。从最高院的审判实例来看,主要有以下几种认定意见:

  1.严格认定须满足“事实”与“合意”两项条件方能构成借新还旧,且不以“事实”推定存在“合意”。

  例如,最高院在(2018)最高法民再218号再审民事判决书[1]中认为:“陈某刚[2]根据2013年10月25日借款借据载明的特别约定,主张李某民[3]已经和华J公司[4]就该笔新的2200万元借款是用于归还旧的2000万元借款本息达成了合意。该特别约定内容为:‘此借款合同从具体资金到账日开始生效,期限仍为两个月,利率及其他约定事项不变’。李某民主张,作出该约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华J公司在旧贷未还的情况下即放出新贷,因此要求华J公司将旧贷偿还后才能放出新贷。根据本案再审查明的事实,2013年12月28日前,案涉旧贷本金已经偿还至李某民的账户,12月29日,李某民发放新贷。李某民的陈述得到印证。至于华J公司偿还旧贷的资金是否系华J公司借用,然后用新贷偿还了其借用的款项,对李某民的利益并无影响,难以认定是李某民与华J公司就此达成了合意。仅凭上述借据中的特别约定,难以得出李某民与华J公司就借新还旧达成一致的判断。因此,即使该笔借款属于以新还旧,但并非主合同双方当事人协议以新还旧。原判决在未对该以新还旧是否属于主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合意进行审查的情况下,仅依据该笔借款系以新还旧,认定陈某刚因此免责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2.以资金的最终用途结合其他案情事实,综合认定是否存在借新还旧合意。

  例如,最高院在(2017)最高法民申2177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5]中认为:“首先,从本案中L海公司1100万元新贷使用的客观情况来看,根据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2014年6月30日16时42分,九江银行洪城支行向L海公司账户发放1100万元贷款。17时06分,L海公司账户向天D公司账户转账1100万元。随后,天D公司账户向王某云、周某强、罗某玲三位自然人账户共转款1100万元。17时38分,王某云、周某强、罗某玲账户向L海公司账户共转款1100万元。18时30分至18时38分,九江银行洪城支行从L海公司账户分三笔扣款共计1100万元,并备注为贷款回收。其次,从九江银行洪城支行和L海公司的主观认识来看,L海公司作为借款人对其账户资金使用的实际情况当属知情,而九江银行洪城支行不仅在贷款发放当日即在扣款凭证上记载‘贷款回收’,且其代理人也在原审中认可案涉贷款属于借新还旧。故原审判决根据九江银行洪城支行发放新贷至收回旧贷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的基本事实,结合九江银行洪城支行的记账凭证和代理人在庭审中的陈述,认定案涉1100万元贷款属于以发放给L海公司的新贷偿还L海公司所欠的旧贷,并非日常合同贸易资金结算的认定,事实依据充分。九江银行洪城支行关于该笔资金用途为购买电脑,主张其与L海公司之间并不存在以新还旧合意的申请理由,与本案实际情况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再如,最高院在(2015)民提字第178号申诉、申请民事判决书[6]中认为:“本案中,结合百A公司[7]原法定代表人刘某泉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涉案借款的流向及使用情况、南H大酒店[8]提供的录音等证据,可以认定涉案借款中,大部分借款系百A公司与农行冷水滩支行[9]合意借新还旧并已经履行,只有少部分为新建项目借款。”

  3.仅以资金最终用途为主要事实认定借新还旧,未对是否存在借新还旧合意进行进一步分析。谁敢欺负我的人

  例如,最高院在(2014)民提字第220号再审民事判决书[10]中认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最高院于2018年9月29日作出,审判长刘崇理,审判员刘慧卓、刘京川。 [2] 担保人,下同。 [3] 债权人,下同。 [4] 债务人,下同。 [5] 最高院于2017年6月27日作出,审判长周伦军,审判员毛宜全、王展飞。 [6] 最高院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审判长王涛,审判员阿依古丽、杨卓。 [7] 债务人,下同。 [8] 担保人,下同。 [9] 债权人,下同。 [10] 最高院于2014年12月24日作出,审判长王宪森,审判员殷媛、张雪楳。 [11] 最高院于2014年9月19日作出,审判长王东敏,审判员方金刚、曾宏伟。 [12] 最高院于2018年12月3日作出,审判长王丹,审判员李延忱、郭载宇。 [13] 最高院于2018年9月26日作出,审判长王展飞,审判员张爱珍、汪军。 [14] 同注释6。 [15] 最高院于2014年12月29日作出,审判长王富博,审判员孙利建、张颖。 [16] 最高院于2018年11月27日作出,审判长武建华,审判员骆电、李桂顺。 [17] 定义详见《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以下称“《担保法》“)第五十九条。 18] 最高院于2018年10月30日作出,审判长钱小红,审判员奚向阳、张颖新。 [19] 最高院于2019年3月1日作出,审判长宁晟,审判员刘崇理、梅芳。 [20] 同注释15。 [21] 《担保法》第三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二)主合同债权人采取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 [22] 例如,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冀民二终字第106号民事判决,其后最高院在(2014)民提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中确认了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但将法律依据由《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四十条调整为第三十九条。再如,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湘高法民二终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其后最高院在(2015)民提字第178号民事判决中同样确认了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但同样将法律依据由《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四十条调整为第三十九条。 [23] 例如,最高院(2018)最高法民申3373号民事裁定对此种约定效力的确认。 [24] 例如,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闽民终604号民事判决对此种约定效力的确认。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哎哟不错哦。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3257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