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仲裁条款对非协议签署方的约束力——浅论“衡平禁反言”的边界
【作者】 吴颖;李芷莹【合作机构】 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仲裁条款【主题分类】 仲裁
【发布时间】 2020.01.2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3301    
  

  仲裁条款本质上是各方将争议事项提交仲裁达成的合意。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仲裁条款一般只约束仲裁合同方,非合同方不受仲裁条款的约束。但是,这一原则并非一成不变,在特定情形下,仲裁条款也可以约束非签署方。

  我们观察到不同司法辖区就仲裁条款相对性的例外情况已发展出不同的理论。例如,在一些ICC仲裁案件中,当事人提出了“公司集团”(the Group of Companies)理论,如果非合同方与合同方构成“公司集团”,非合同方也应受到仲裁条款的约束。美国法院和英国法院并不支持“公司集团”理论,曾拒绝承认和执行适用该理论作出的外国仲裁裁决。美国法院认可下述例外情形:并入条款、合同转让、承继、代理、第三方受益人、“刺破公司面纱”和“衡平禁反言”(equitable estoppel)等[1],英国法院基本也支持上述例外情形,但未广泛适用“衡平禁反言”原则,而我国香港地区采取了与英国法院类似的司法态度。

  上述例外情形中,并入条款、转让、承继、代理、“刺破公司面纱”等比较容易理解,已为很多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国家所接受。“衡平禁反言”则是普通法系特有的一个法律概念,其适用范围比较模糊,受到的挑战比较多。根据美国法院判决,“衡平禁反言”原则在仲裁领域适用于两种情形:(1)如果合同一方须依赖合同条款向非签署方提出索赔请求的,非签署方可以要求适用或受制于仲裁条款[2];(2)如果合同一方的请求是基于其他签署方和非签署方之间“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不当行为”(substantially interdependent and concerted misconduct)提出的,非签署方也可以要求适用仲裁条款,这可能存在于分包合同、分销合同、特许经营合同等情形[3]。

  在跨境商事交易中,仲裁地和败诉方财产所在地可能都不在美国,而这些国家也可能都不接受“衡平禁反言”原则。胜诉方到他国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时,将继而引发根据“衡平禁反言”原则作出的针对合同非签署方的仲裁裁决是否会得到《纽约公约》认可这一问题,导致更多的不确定性。仲裁是争议解决的一种方式,但是如果这一方式因例外情形的适用不利于争议的解决,反而会增加当事方解决争议的成本,那么例外原则的适用边界就要被重新审视。

  2019年6月28日,美国最高院同意受理GE Energy就国际仲裁案件中非合同签署方可以基于“衡平禁反言”原则强制要求合同方采用仲裁解决争议的上诉请求,并安排在2020年1月21日召开听证[4]。除案件双方以外,实务界和理论界多个法庭之友(amici curiae)也提交了意见。该案涉及对《纽约公约》关于书面仲裁协议要求的解读、“衡平禁反言”原则适用边界等多个复杂的法律问题,美国最高院的最终意见将对涉美案件的争议解决产生重要影响。本文将结合这个案件对“衡平禁反言”原则进行简要介绍。

  一、美国GE Energy案概述

  2007年,ThyssenKrupp Stainless USA LLC(后更名为Outokumpu Stainless USA, LLC,“Outokumpu”)作为买方与F.L. Industries, Inc.(后变更为Fives ST Corp.,“Fives”)作为卖方达成了三份冷轧机销售合同,用于在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一个项目。销售合同关于“卖方”的定义包含Fives的分包商。销售合同约定双方之间的争议应提交ICC仲裁,仲裁地为德国。[5]

  销售合同签署后不久,Fives与GE Energy Conversion France SAS(“GE Energy”)等签订了一份联合体协议(“Agreement for Consortial Cooperation”),Fives将电气部分工作(包括发动机制造)分包给了GE Energy。GE Energy是法国公司,联合体协议约定各方争议在法国通过仲裁解决,并进一步约定如果Outokumpu和Fives因销售合同发生争议进入仲裁,Fives有权将联合体协议的其他方加入到仲裁程序中。

  因GE Energy提供的发动机出现故障,Outokumpu和保险公司于2016年6月向美国阿拉巴马州法院起诉GE Energy,提出了侵权、违反专业的设计和建造保证以及默示担保等请求。可以看出Outokumpu选择在美国项目所在地对GE Energy提出诉讼,而不是通过先对Fives提起仲裁、再由Fives追究GE Energy的责任应当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GE Energy对阿拉巴马州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理由之一是本案应根据购买合同约定提交仲裁。对此,州法院认为GE Energy根据销售合同中卖方的定义构成销售合同一方,支持了GE Energy的异议。但美国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了GE Energy的异议,主要理由是:(1)本案涉及非美国公司,属于国际仲裁(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案件,应适用《纽约公约》第二条[6]关于书面仲裁协议的要求;(2)GE Energy没有签署销售合同,和Outokumpu之间不存在《纽约公约》规定的书面仲裁协议,美国国内法中的“衡平禁反言”、第三方受益人例外或代理原则不适用于本案,但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没有就这些原则为何不适用展开更为详细的论述。

  GE Energy随即向美国最高院申请上诉,美国最高院于2019年6月28日决定受理该案。该案影响深远,引起了美国行业内的广泛关注,美国政府、行业协会、学者等作为法庭之友都提交了书面意见,从美国国内法、《纽约公约》文本以及对行业影响等多个角度展开了全面论述。卧槽不见了

  二、各方在最高院上诉阶段提出的观点

  (一)申请人GE Energy的观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Arthur Andersen LLP v. Carlisle, 556 U.S. 624, 631 (2009). (“through assumption, piercing the corporate veil, alter ego, incorporation by reference, third-party beneficiary theories, waiver and estoppel,” ) [2]例如,合同一方关联公司根据该合同使用商号、并认可该合同,其不得以其不是签署方为由拒绝接受合同仲裁条款的约束 [3]例如,特许经营合同一方联同其关联公司(非签署方)共同欺诈另一方,利用履行合同过程中获知的另一方信息开展与另一方有竞争的业务 [4]相关文件可参见:https://www.scotusblog.com/case-files/cases/ge-energy-power-conversion-france-sas-v-outokumpu-stainless-usa-llc/ [5]GE Energy Power Conversion France SAS v. Outokumpu Stainless USA LLC, No. 18-1048. [6]《纽约公约》第二条规定:“一、当事人以书面协定承允彼此间所发生或可能发生之一切或任何争议,如关涉可以公断解决事项之确定法律关系,不论为契约性质与否,应提交公断时,各缔约国应承认此项协定。二、称‘书面协定’者,谓当事人所签订或在互换函电中所载明之契约公断条款或公断协定。三、当事人就诉讼事项订有本条所称之协定者,缔约国法院受理诉讼时应依当事人一造之请求,命当事人提交公断,但前述协定经法院认定无效、失效或不能实行者不在此限。” [7]Grigson v. Creative Artists Agency, 210 F.3d 524 (5th Cir. 2000), para 42. (Dennis, J., dissenting) ("[N]early anything can be called estoppel. When a lawyer or a judge does not know what other name to give for his decision to decide a case in a certain way, he says there is an estoppel.").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3301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