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羁押四年,两次发回重审,三次判决十年以上,终审无罪——苗某某涉嫌合同诈骗案
【作者】 彭坤;陶海洋【合作机构】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合同诈骗【主题分类】 犯罪学
【发布时间】 2020.04.3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6303    
  

  案情简介

  苗某某:男,48岁,经商,从事煤炭贸易、酒店经营等,山东某经贸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公司主要从事煤炭批发、零售经营,涉嫌合同诈骗罪,第一被告人。王某:女,46岁,经商,从事煤炭贸易,涉嫌合同诈骗罪,第二被告人。

  苗某某于2016年4月13日被某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检察院不批准逮捕于同年5月21日被该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6年7月22日被逮捕后一直羁押于该县看守所。彭坤律师、陶海洋律师介入该案后,经一年多坚持不懈努力,苗某某最终于2020年4月24日被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当日释放。

image.png

  2014年9月30,A煤矿与苗某某所经营B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协议,并口头约定由苗某某的合作伙伴王某提供场地存放,2014年10月—12月,A煤矿发煤共计3.3万余吨,价值1000余万元。存放地点为四处,包括王某处、张甲处(2893.28吨)、房乙两处(10800吨)。2015年3月2日,苗某某为支付房乙的262万元借款(王某提供担保),将在房乙处储存的10800吨煤炭中的9800吨以310万元(合同价格352.8万元)的总价折抵给房乙。苗某某一直未支付A煤矿购煤款;

  2014年12月,A煤矿与苗某某达成口头供煤协议,由A煤矿往苗某某指定电厂发煤。A煤矿按照苗某某要求发给淄川、黄屯两地7696.91吨。煤款277万余元被苗某某占有,一直未归还给A煤矿。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苗某某、王某的刑事责任。

image.png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苗某某、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该案历经三次判决,两次发回重审裁定,其中三次判决结果均判处苗某某有期徒刑十年。

  彭坤、陶海洋律师接受被告人苗某某的委托,于苗某某第二次提出上诉时介入该案,担任其第二次上诉二审阶段、发回重审一审阶段的辩护人。辩护人认为苗某某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宣告无罪。

  律师策略

  针对本案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对于苗某某合同诈骗罪的指控,经分析案情、研究卷宗,辩护人认为苗某某应属无罪。从构成要件角度出发,苗某某在与A煤矿签订煤炭买卖合同时,在案证据无法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属于民事违法行为,不应上升为刑事处罚程度。

  根据双方的煤炭买卖合同,其中特意约定“不打款不发煤”,同时A煤矿指派专人监督、看管这批煤炭,且签订合同当时,苗某某、王某、A煤矿负责人袁某均在场,约定由王某负责安排煤炭的储存地点。根据合同法,标的物的所有权自标的物交付时转移,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就本案来讲,依据双方协议,A煤矿运来的煤炭,煤炭并未发生物权转移的效果,涉案煤炭仍处于A煤矿的控制、监管之下。此时,苗某某为追回A煤矿煤炭,经房乙联合王某设计签署以煤抵债《证明》,属民事法律关系中的无权处分行为。对于A煤矿客观上造成的经济损失,应通过民事法律途径去解决,在本案中,苗某某不构成合同诈骗罪。谨防骗子

  法律文书

  二审辩护词摘要

  核心辩护意见:一次完整的交易分为三个法律行为:一、合同行为,双方自由达成合意,签订合同;二、物权交付行为,合同签订后,出卖方应将煤炭的所有权交付给买方,我国实行动产交付生效主义,不动产实行登记生效主义,本案是所有权保留买卖合同,合同明确约定每卖一吨煤必须先将煤款打入A煤矿账户上,才能拉煤。在煤款未付之前,A煤矿对涉案煤炭享有完整的所有权,苗某某无权处置,物权交付行为没有发生,根本未取得煤炭及收益,原有的物权关系未被打破,新的物权关系未建立,尽管A煤矿损失了1000余万元,但是苗某某没有骗的主观意识,没有骗的行为,也未获得任何利益,因此责任不在苗某某,依法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三、债权清偿行为,本案还未进行到这个阶段。

  一、苗某某在以煤抵债《证明》上签字属于事后行为、无权处分,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故意不应存在事后的情形

  本案中认定苗某某具有非法占有A煤矿9800吨煤的主要证据是2015年3月2日,苗某某签订的以煤抵债《证明》。根据证据材料显示,房乙对煤炭不属于苗某某而属于A煤矿是明知的,A煤矿对于煤炭存放在房乙煤场也是明知的,同时苗某某在《证明》上签字前还征得了A煤矿负责人袁某的同意,即涉案财产由被害人占有转为行为人房乙占有,苗某某于2015年3月2日签订以煤抵债《证明》属于事后行为、无权处分,将被告人苗某某的事后行为作为犯罪事实指控,不符合“责任与行为同时存在”的法理,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故意不应存在事后的情形。

  从各个角度对该《证明》进行分析后可知:被房乙拉走的煤炭是王某背着苗某某让房乙拉走的;王某和房乙让苗某某在此《证明》上签字时房乙拉走的大部分煤炭已被其二人合伙出售;苗某某在3万吨煤炭均已失控、公安机关又不作为的情况下,在事前征得煤矿负责人袁某同意的情况下在房乙起草的《证明》上签字,故《证明》并非其真实意思的表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开弓没有回头箭)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6303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