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税务观察:税务行政行为被撤销后还能重作吗?
【合作机构】 北京市华税律师事务所【中文关键词】 税务行政行为;被撤销
【主题分类】 行政诉讼
【摘要】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行政行为,并可以判决被告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为。如果税务行政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被判决撤销,如何解读撤销判决的法律效力;如何看待法院的重作判决权;行政行为被撤销后,什么情况下可以重作,什么情况下不宜重作?本期税案观察,以一则撤销重作判决为切入点,希望引起读者对撤销判决更多更深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18.05.1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6455    
     一、案情简介
  
 

  
  2012年8月,K市稽查局接到有关钟一偷漏税的举报。经责令申报纳税,钟一未在限期内申报。

  
 

  
  12月,K市稽查局向钟一发出《税务检查通知书》,对钟一2009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涉税情况进行检查,要求钟一如实反映情况,提供有关资料。

  
 

  
  2014年2月,K市稽查局作出《税务处理决定书》

  
 

  
  2015年1月,K市稽查局作出《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钟一不服,向K市市地方税务局申请行政复议。

  
 

  
  2015年7月,K市市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以处罚程序违法为由,撤销《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6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2015年7月20日,K市稽查局向钟一送达了《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告知了拟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享有的陈述申辩、听证权利。

  
 

  
  2015年7月27日,K市稽查局向钟一送达了《税务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于2015年8月3日举行了听证。

  
 

  
  2015年8月24日,K市稽查局作出502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5年9月30日,钟一对该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一、依法判决撤销“K市稽查局”韶地税籍罚(2015)502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判令“K市稽查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二、诉讼费用由“K市稽查局”负担。

  
 

  
  2016年4月8日,一审法院判决:一、撤销502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关于“112.40平方米土地”的罚款,并于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二、驳回钟一的其他诉讼请求。

  
 

  
  钟一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2016年8月18日,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二、各方观点

  
 

  
  (一)争议焦点:K市稽查局作出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否合法。

  
 

  
  (二)钟一:行政诉讼是促使行政机关有错必纠的救济途径,应当查清事实。本案是税务行政处罚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审查税务处罚所确定的处罚税款基数,确定处罚税款所涉及的违法事实,行政处罚与发生纳税争议征税行为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因此,人民法院审查本案应当就纳税直接证据进行审查。

  
 

  
  (三)K市稽查局:钟一要求在本案中审查税务处理的基数和基本事实,理据不足。

  
 

  
  (四)二审法院:502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由两部分组成:一,违法违章事实;二,处罚依据及决定。K市稽查局处罚决定的错误之处,首先在第一部分,即认定的第8项第(3)项事实错误,即处罚基数有误;从而导致第二部分处罚决定中对应事实的罚款也有误;因此,应撤销重作,此其一。其二,一审法院仅撤销该处罚决定中认定有误的事实对应的罚款,未撤销各项违法事实被处罚的罚款合计数,处理失当,亦不符合“有错必纠”原则。其三,在一审法院审理期间,K市稽查局未将更正后的合法准确的罚款额提交一审法院,故一审法院也无法直接更正总罚款额。

  
 

  
  三、华税点评

  
 

  
  (一)撤销判决的法律效力

  
 

  
  1、撤销判决生效后,行政行为丧失效力。

  
 

  
  撤销行政行为的判决一经生效,原告和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回归到被撤销行政行为作出之前的状态;原行政行为丧失效力,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因行政行为产生的争议化解。

  
 

  
  若被撤销的行政行为为授益性行政行为,原告的申请行为依然存在,若申请有理由,原被诉行政机关应当依申请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若被撤销的行政行为为负担性行政行为,且原告确有违法行为而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时,原被诉行政机关当然可依其职权作出新的行政决定,无须法院作出重作判决方才有重作权限。

  
 

  
  2、行政机关的后续行为受到撤销判决约束

  
 

  
  撤销判决对行政机关的拘束力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禁止反复行为的效力。虽然撤销判决仅涉及被诉的违法行政行为,但也是对该类行政行为违法性的确认;即在事实和法律状况未产生变化的情况下,法律将对行政机关新作出的行政行为予以否定。二是对行政机关是否作出“新行政行为”的指引效力。法官对行政行为进行审查,分析出原行政行为的违法性,总结出撤销行政行为的理由,法官的判决意旨作为撤销判决的一部分,也具有约束力,对行政机关可为或不可为的范围作出了界定。

  
 

  
  (二)法官应避免作出重作判决。

  
 

  
  由于法院作出了撤销判决,原行政行为在法律上丧失效力,原告和被告之间返还至原基础法律关系,此时行政机关的重作义务已蕴含在判决效力中。在依申请的行政行为中,行政相对人有权决定是否申请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在依职权的行政行为中,行政机关依法律法规作或不作一定行为,勿需法院通过判决督促行政机关重作一定的行政行为。简言之,如果行政行为被撤销,行政机关在原基础法律关系中的义务,此时仍需履行;行政相对人享有的权利,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继续享有。

  
 

  
  1、重作判决超越了司法审查权范围。

  
 

  
  法院对行政行为持否定态度,并予以撤销,行政关系恢复至原基础法律关系状态。再责令重作,是对行政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645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