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网络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面临的冲击与应对
【英文标题】 Impact and Response on The Network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ministrative Law Protection System
【作者】 宗艳霞【作者单位】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国际经贸学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网络知识产权;行政法;冲击;管辖权冲突
【英文关键词】 network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ministrative law; conflict; the impact of jurisdiction conflict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7)01-0066-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1
【页码】 66
【摘要】

近年来,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为知识产权保护带来新课题。网络的开放性催生更多网络空间中的知识产权违法行为。伴随着知识产权在网络空间的异化,现有的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面临着诸多冲击与挑战。在网络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机关管辖权冲突方面,可考虑增设被侵权人住所地为管辖地;同时要着力解决网络知识产权行政程序的证据规则缺失、网络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等突出问题。

【英文摘要】

In recent years,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technology has brought new issu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The openness of the network gave birth to m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violations in cyberspace.With the alien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cyberspace, the exis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system is faced with more and more challenges.In the conflict aspect of network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ministrative authority, it is suggested to consider the addition of the infringement person residence as jurisdiction; at the same time, it is supposed to focus on solving outstanding problems such as lacking of evidence in the network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the network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ministrative law enforcement and the criminal jus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1077    
  
  “有权利必有救济”,我国对知识产权实行的是“双轨制”保护,知识产权的行政法保护是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从2014年起,互联网立法步入3.0时代,网络知识产权呈现出内涵扩大、开放性增强、无形性加深、技术性加强、地域性淡薄、专有性弱化等特征。双重时代背景下,借助于网络的优势,知识产权获得了迅速的发展,但知识产权的脆弱性也更加凸显,互联网的特点使得知识产权的维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面临巨大冲击。在法治社会的宏观背景下,网络隐隐成为知识产权犯罪的“无法空间”,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明显出现缺口。如果将解决网络知识产权侵权与犯罪行为都推给知识产权立法、刑事立法的更新,恐难以快速解决现实问题。权利救济的途径必须具有可操作性,王明阳曾言“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本文研究的网络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问题,宏观架构和微观策略都以解决实践问题为出发点,期望通过行政法保护措施的研究,提升网络空间知识产权的保护现状,为继续推进和深化相关领域的行政法保护研究,提供“他山之石”,如能达此目的,一隅已足。
  一、网络环境对传统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的冲击
  (一)内涵界定与解析
  在网络时代,知识产权迅速实现了“数字化”,网络知识产权成为新时代下知识产权的主要表现形式。网络技术与电子商务的兴盛,对人类的生活方式及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很大影响,同时也对当代各国的法律制度提出巨大挑战。传统的知识产权被赋予鲜明的时代技术特征,并被称之为“网络知识产权”,即由数字网络发展引起或与其相关的各种知识产权。
  本文所称网络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是指国家知识产权行政主管部门及相关国家机关在遵循法定程序和运用法定行政方法的前提下,依法对网络知识产权实施的行政保护与管理及其监督所形成的体制,包括知识产权行政法关系和知识产权监督行政法律关系。
  知识产权行政法关系具体包括知识产权行政组织法律关系、知识产权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裁决、行政确认、行政调解、行政检查;知识产权监督行政法律关系则包括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行政救济制度。
  (二)网络知识产权的特征
  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财产,权利人对其控制本身就同有形财产有一定差距,在网络空间中,这种天然缺陷被进一步放大,网络知识产权更容易遭受侵害,网络侵权及犯罪行为的实施容易度递减而破坏性激增。正如学者所言,“对于版权持有人来说,网络空间好像在两个领域里都很糟糕:首先它是一个复制能力好得不能再好的地方,其次它是一个法律保护糟得不能再糟的地方”[1]。
  1.网络知识产权内涵扩大
  传统知识产权通常分为工业产权和著作权两部分,而网络知识产权既包括传统知识产权在网络上的延伸,还包括网络域名、计算机软件、电子版权以及数字化作品等等。网络环境下的知识产权内涵扩大,应针对性开展区别于传统知识产权的相应保护。
  2.网络知识产权开放性增强
  网络具有开放性,网络知识产权随之具有开放性。网络用户范围广、主体类型多样、网络接入方式多样、传输范围广、速度的高速性等均导致网络知识产权的传播更具开放性。任何一个网络用户都可以通过网络发表网络作品、上传产品实物图片、通过网络发布产品销售信息等,这也导致在短时间内即可通过多种途径和方法实施知识产权网络侵权活动。
  3.网络知识产权技术性增强
  譬如网络环境下因特网技术引发的三种新型商标侵权,其一为深层连接,即通过超级链接的程序,网页设计者可以通过把URL插进HTML代码来实现超级链接,用户通过点击鼠标左键可以自动进入一个新的链接网站,这会使得网站所有人的收入大量减少[2]。对于依靠旗帜广告作为唯一收入来源的非商业性网站则更是如此[3]。其二为变性标示,它是一个被嵌入用于制作网站的HTML中的一个看不见的代码,其主要作用是帮助搜索引擎给网站编写索引和摘要,侵权公司可以使用一个与之没有任何关系的注册商标,目的在于引诱用户到他的网站上,这常常被称之为隐性商标侵权[4]。其三是加框,是一种互联网技术,它允许网站用户在继续浏览最初的网站主页的同时浏览另一网站的内容,如果加框网站的域名一直显示在网页的顶部,将会让用户相信它与框内的网站有联系[5]。
  网络知识产权还表现为地域性淡薄、专有性弱化、全球化的特征,网络资源的特征决定了网络知识产权具有与传统知识产权相异的特质,这些差异直接导致现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受到不同程度的拷问与冲击。
  (三)网络环境带来的冲击
  目前我国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已初步建立,涵盖了从行政调解、行政裁决、行政执法到行政救济等行政法律制度的各个方面。但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诸多行政法保护制度对于网络环境下的知识产权是否适用?网络环境下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如何应对?具体规则该如何适用,是否需要重新界定?网络知识产权保护的行政程序如何确定?是否需要将法律术语赋予其互联网下的全新注解进而扩大适用?网络环境对现行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造成的一系列冲击,需要结合具体问题细致斟酌,在制度层面综合考量,通过完善现行法律法规来应对当前网络知识产权违法行为泛滥之势。
  二、网络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机关管辖权冲突问题
  因管辖权不明引起的行政机关之间的冲突,对公民权益也产生诸多影响。在我国行政程序法尚未出台前,有必要在单行法中明确规定内部程序的管辖权问题,有利于保护行政相对人的权益。
  (一)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设置
  在网络著作权的机构管辖权设置上,2013年《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三十七菊花碎了一地条笼统做出规定[6],该条明确了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行政查处的地域管辖原则。但目前我国地方著作权行政保护机构一般只在省一级较为普遍地建立,省级以下著作权行政保护机构的设置并不完整,这种状况显然不利于当事人寻求行政保护。另根据《著作权行政处罚实施办法》五条规定,“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违法行为由侵权人住所地、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服务器等设备所在地或侵权网站备案登记地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查处”。该项行政查处职权的管辖权设置参照了民事诉讼管辖原则,即遵循地域管辖原则[7],包括一般地域管辖与特殊地域管辖。
  在网络专利权管理机构的管辖权设置上,《专利法实施细则》八十一条[8]详细指明了管辖权争议的处理规则,为当事人明确指定管辖机关,便于其依法寻求行政保护。《专利行政执法办法》二十九条还明确了指定管辖制度,即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由其共同的上级人民政府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指定管辖或由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定管辖。
  网络商标权侵权投诉或举报的管辖机构的规定,则散见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消费者投诉办法》《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内部文件[9],其中规定因网络交易引发消费者权益争议的,消费者可以选择向经营者所在地或者第三方交易平台所在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投诉,最先收到消费者投诉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依法处理。因网络交易发生举报的,由第三方平台经营者住所所在地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管辖。
  (二)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管辖权问题
  现行法律框架对网络知识产权纠纷的解决,主要采用的是“以司法诉讼为主,行政裁决为辅”的立法范式。网络知识产权侵权作为一种新型的侵权类型,其侵权行为地和结果发生地涉及的空间已经远远超出传统地域的限制,侵权行为通过网络来实施使得其影响力不断扩大。根据《民事诉讼法》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条、《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五条的规定,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10]。以上有关网络知识产权司法管辖的规定,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二十五条的规定为例,自发布以来就争议不断,司法实践中对于网络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的管辖问题意见相悖等现象层出不穷[11],网络知识产权民事纠纷的管辖问题亟待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予以统一。
  在知识产权的行政法保护方面,传统的知识产权侵权领域,受理机关一般是各级知识产权相关管理机关,根据属地原则由侵权行为地或被请求人所在地的相关管理机关受理,以保证权利人寻求保护的便利与经济。然而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的侵权行为地如何确定?网络知识产权案件行政查处的管辖权如何确定?不同性质的知识产权违法行为的行政查处管辖权,法律规定不一致或存在缺失,应该如何完善?通过查询网络著作权行政执法实践案例,如中搜网因侵权被罚10万元案[12]、北京侦破金互动公司侵权案、“中天在线影院”侵权案[13]、吉林省查获“传奇2”私服案,侵权案件的调查处理均由侵权人服务器所在地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管辖。以实践中案例观之,当事人多向侵权人计算机终端所在地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申请保护,但缺乏法律层面关于管辖权的详尽规定抑或存在遗漏,这会给权利人带来困扰,势必会影响其权利合法有效地及时行使,进而削弱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的优势。
  (三)对策建议:明确管辖权设置,将被侵权人住所地增设为管辖地
  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设置需要在法律法规中进一步明确。目前仅专利权纠纷的行政管辖权制度相对完善,著作权方面的规定仅见于行政查处的地域管辖规定,商标权领域的相关规定只见于规范性文件,效力层级较低。根据现行专利行政管辖制度,专利侵权纠纷由被请求人所在地或者侵权行为地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管辖,查处假冒专利行为则由行为发生地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管辖。在网络环境下,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行政管辖机关若以此类推,侵权行为地、侵权行为发生地以何标准确定?目前司法领域学界观点有:服务器接触管辖标准、实施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终端所在地、将侵权结果发生地视为侵权行为地等。
  事实上,管辖权的设置应当充分考虑设定的目的,即便于当事人经济、快速地提出申请,便于行政机关合理配置行政资源,提高执法效率。网络环境下规则不明确,况且适用现有规则时,申请人欲明确侵权行为发生地或者被请求人所在地时将会面临更大的困难,一味地照搬传统的地域管辖原则,会增加被侵权人的维权成本,违背知识产权行政法保护制度的设立初衷。建议可突破现有的地域管辖制度,以“两便原则”为出发点,借鉴司法领域的“原告就被告原则”例外,即原告住所地的辅助管辖制度[14],赋予被侵权人所在地的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机关以管辖权,提供给申请人进行选择,或者直接由该所在地行政管理机关进行行政查处。在网络环境下的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中,侵权人实施网络侵权行为大多数情况下会对被侵权人所在地造成侵害结果,且被侵权人所在地与案件的整个发展过程都有密切联系,这与“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相符合,以被侵权人住所地作为辅助管辖在理论上具备其合理性。此外,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申请人所面临的困难之一就是难以掌握到侵权人的行踪,如果过分强调侵权人住所地,机械化的立法理念不能积极回应实务的需求,将不利于及时保护权利人利益。赋予被侵权人住所地行政管辖权,可以极大地为其提供方便,节省时间成本,降低维权周期。当然,由于我国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权设置分散,不同类别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不尽相同,本文探讨的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行政管辖权设置并不宜一刀切,对于不具备行政裁决职能的著作权行政部门显然不应涵盖在内,但出于维护被侵权人的角度,对于商标权与专利权纠纷则建议可适用被侵权人所在地管辖原则,增加被侵权人所在地行政管理机构为连接点。
  三、网络知识产权行政程序法保护的缺失
  行政程序是防止行政权滥用的一把利剑,网络空间的异化更加大对行政程序的要求,网络知识产权的行政程序问题应当予以重点关注。
  (一)知识产权行政执法的行政程序缺失
  如下表所示,通过将各类知识产权的行政执法程序对比,各类知识产权行政执法程序规定不一致,部分行政行为的行政程序缺失。
  (图略)
  以行政处罚为例,我国虽在1996年颁布《行政处罚法》,该法明确了较为完备的行政处罚程序,确立行政处罚程序的基本原则与制度,并开创行政法特定领域统一程序立法的成功范例。然而,统一的立法模式难以适应复杂多变的行政管理活动的需要,难以解决行政处罚中的特殊问题,这就需要在单行法律、法规中规定各种具体的行政处罚措施,这种分散立法模式可以将行政违法行为、行政法律责任和行政处罚及其程序联系在一起,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强的特点。然而从我国知识产权法律的现有规定来看,仅专利行政处罚行政程序规定较为详尽,且为了遵循效率原则、更好地维护专利权人利益,《专利行政执法办法》还规定了行政查处的结案期限,即“查处假冒专利案件,应当自立案之日起1个月内结案”。而有关著作权侵权的行政处罚中未见行政查处期限的具体规定,商标权侵权的行政处罚程序则完全缺失,各类型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程序差别迥异,不符合我国行政法治路径从“实体控权”向“程序控权”转变的趋势,也不符合知识产权法律内部统一的基本要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宗艳霞.一则案例引发网络商标侵权行为如何治理思考[J].对外经贸实务,2015,(04).

{2}{5}于志强.网络著作权犯罪的实证分析与司法应对——基于100个网络著作权犯罪案件的分析[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03).

{3}周舟.我国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研究[J].福建法学,2011,(01).

{4}侯国云,安利萍.小议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完善[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7,(03).

{6}徐盈雁,徐日丹.最高检发布2014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N].检察日报,2015-04-2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10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