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惩罚性赔偿条款适用中引发问题之探讨
【副标题】 以修订后的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一年来之判决为中心
【作者】 马强【作者单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产品质量法
【中文关键词】 惩罚性赔偿;欺诈;合同效力;归责原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文章编码】 1005-9512(2016)03-0140-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3
【页码】 140
【摘要】

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确立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按其性质分为合同之诉的惩罚性赔偿和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合同之诉的惩罚性赔偿涉及合同请求权和惩罚性赔偿请求权,应当首先依照合同法解决合同效力问题,其后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解决惩罚性赔偿问题;与之相对应,惩罚性赔偿金是经营者对其欺诈行为承担的惩罚性后果,与合同被撤销后所应承担的缔约过失责任是两种性质不同的赔偿责任,经营者不仅要支付惩罚性赔偿金,而且要承担消费者的实际损失。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规定,将缺陷产品的生产者排除在惩罚性赔偿责任主体之外,不仅使消费者的惩罚性赔偿金缺少生产者财产的担保,而且不利于惩治缺陷产品的始作俑者,应当将产品生产者纳入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惩罚性赔偿的责任承担主体范围,以充分保护消费者权益。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1075    
  
  无论是民事活动,还是商事交易,欺诈都是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如果任由民事主体恣意作为,不仅会破坏社会、经济秩序,而且会引起道德公害。预防和惩治欺诈行为,已成为各国民事立法和审判实务界的通例。有的国家如英国、美国等,还专门制定了反欺诈法,确立惩罚性赔偿制度,对欺诈行为予以制裁。[1]就我国民事法律观察,《民法通则》及其司法解释、《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就不同领域的欺诈行为及其后果加以规定。其中,最为公众耳熟能详、发挥作用最为显著的非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之规定莫属。1993年制定的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原消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次对经营者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及其后果进行了规制,该条也被立法机关和理论界称之为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2]2013年,新修订的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对原消法四十九条进行了修正,其修正的内容有二;一是加大了惩罚性赔偿的额度,将经营者实施欺诈情形下的“二倍赔偿”修改为“三倍赔偿”;二是增设第二款,对提供明知有缺陷的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人身伤害的,经营者承担不超过损失数额二倍的赔偿责任。考察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尽管其分别规定了不同性质的惩罚性赔偿制度,但都以欺诈作为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的前提条件。也正因如此,该条被立法机关命名为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制度。[3]2014年3月15日,新消法正式实施,为全面了解新消法实施一年来其第五十五条在具体案件适用中存在的问题,笔者以2014年3月15日新消法实施日为时间起点,以2015年6月30日为终点,以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裁判文书网”为信息平台,以消法第五十五条为关键词,搜索到全国各地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提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案件677件,适用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判决的消费欺诈案件541件,[4]以这些判决为研究对象,梳理出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在具体适用中遇到的几个问题,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就问题的处理发表浅见。
  一、对新消法第五十五条之理解
  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共分两款,分别规定了消费欺诈的惩罚性赔偿制度,但仔细分析,两款规定的是不同性质的惩罚性赔偿制度。
  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从文义上分析,消费者依据此款请求惩罚性赔偿,必须具备以下三个条件。其一,经营者为消费者提供了商品或者服务。就生活和交易常识考察,此种商品或服务的提供,只能是经营者与消费者双方合意的结果,必然基于合同而产生。不借助于合同关系,双方之间无法产生交易行为。其二,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过程中实施了欺诈消费者的行为。经营者的欺诈行为是其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的前提条件。其三,经营者要向消费者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即三倍赔偿。从上述构成要件出发,可以将该条款规定的惩罚性赔偿的模式总结为:“合同+欺诈=三倍赔偿”。
  由于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冲突发生于合同关系之中,此种惩罚性赔偿责任的承担依托于合同关系的存在,因此,该款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属于合同之诉的惩罚性赔偿或者说是违约的惩罚性赔偿,从条文文义上理解,这种惩罚性赔偿,系基于欺诈所生,消费者是否因为欺诈遭受了实际损失在所不问,经营者是基于故意还是过失实施欺诈行为也不予考虑。只要合同关系存在,经营者实施了欺诈行为,就要对消费者承担购买商品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的惩罚性赔偿责任。
  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依照本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等法律规定赔偿损失,并有权要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此款规定系由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七条延伸而来。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然生产、销售,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这是我国第一次在法律中使用“惩罚性赔偿”的表述。原消法第四十九条虽然在立法上第一次确立了惩罚性赔偿制度,但其只是规定了违约的惩罚性赔偿责任。[5]我国《侵权责任法》作为规范侵权赔偿的基本法律,其第四十七条确立了惩罚性赔偿制度,此举确为立法上的一大进步。遗憾的是,该法并没有规定惩罚性赔偿的计算方法,而是将计算方法交由相关法律具体规定。就惩罚性赔偿制度而言,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在原消法第四十九条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款,将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七条在消费者权益保护领域具体化。该款可以称之为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新消法第五十五条增加规定了第二款后,就消费者权益保护领域而言,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建立了由合同之诉的惩罚性赔偿和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所组成的完整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改变了消费者权益保护领域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案件的处理无法可依的局面。
  与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七条相比,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将承担侵权之诉惩罚性赔偿的责任主体限定为经营者,排除了生产者的惩罚性赔偿责任;与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相比,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将经营者欺诈的主观过错限定为故意。惩罚性赔偿的数额标准以损害赔偿损失的确定为前提,受害人应先基于新消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的规定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然后再行使惩罚性赔偿请求权。其构成要件有四项。其一,经营者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至于何谓缺陷,我国《产品质量法》有明确的规定,应当参照执行。其二,经营者明知缺陷的存在。即经营者具有销售或提供缺陷产品或服务的故意。其三,缺陷产品或服务导致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受到严重侵害。此种伤害必须达到法律规定的程度,即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受到严重侵害。受害人既可以是购买产品或接受服务的消费者,也可以是其他受害人。至于何谓健康受到严重伤害,尚需依照人身损害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以及具体案件中的情况确定。其四,受害人享有两个请求权。一是基于新消法第四十九条和第五十一条产生的赔偿损失的请求权;二是请求经营者承担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请求权。由于惩罚性赔偿数额的确定需要以受害人实际遭受的损失为标准,受害人必须在诉讼中同时主张损害赔偿请求权和惩罚性赔偿请求权。与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相比,侵权之诉的惩罚性赔偿请求权的行使更加明确、具体。
  由此可见,该种惩罚性赔偿的模式为:“故意+缺陷+损害后果=二倍赔偿”(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
  二、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适用中存在的问题
  (一)惩罚性赔偿与合同关系之处理
  根据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惩罚性赔偿的依据是消费者和经营者间的合同。存有疑问的是:消费者请求惩罚性赔偿,是否要以合同关系的处理为基础?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合同关系是否一并处理?是否要考虑该条款与我国《合同法》有关规定,特别是与我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以及有关违约责任条款相衔接,对合同效力予以处理?就各判决书观察,对这些问题,消费者的诉讼请求不一,判决对合同的处理方式和结果就不相同,具体来说,有如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消费者起诉要求退还购货款,并要求经营者按照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支付三倍赔偿金,但对合同如何处理未提出诉讼请求,法院也不予处理。
  案例一:原告杨树生与被告庄胜崇光商场买卖合同纠纷案。杨树生在庄胜崇光商场B1层宁德春蕾公司专柜购买十盒金骏眉茶叶,单价2880元,总金额28800元。包装盒正面写明“昌德号茗茶,武夷红茶,金骏眉”。包装盒背面贴纸上标有“产品名称:金骏眉;质量等级:特级;生产商:武夷山市崇安岩茶厂”等字样。武夷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给杨树生发来函件称:“武夷山市崇安岩茶厂并未生产你所举报的该款样式的金骏眉包装产品,该产品属假冒品。包装上标注的昌德號(北京)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与武夷山市崇安岩茶厂无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公示如下内容:企业名称武夷山市崇安岩茶厂,产品名称茶叶(乌龙茶),生产地址武夷山市茶场,发证日期为2012年9月29日,证书有效期为2015年7月19日。基于此,原告以被告的销售行为构成欺诈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退还货款28800元,赔偿损失86400元。[6]受诉法院经审理,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中,有这种诉讼请求的案件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法院也多支持了原告即消费者的诉讼请求。也就是说,退一倍价款,赔偿三倍损失成为判决的主流观点。
  第二种情况,消费者起诉要求经营者返还购货款,同时要求按照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支付一倍赔偿金,同样不主张对合同效力进行处理,法院也不予处理。
  案例二:原告吴清与被告重庆永辉超市有限公司产品责任纠纷案。该案中,经质量检验,原告购买的狸王松狐羊毛裤商品的标签宣称的“羊毛绒”并非准确的纤维名称,该宣称存在误导、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同时,该产品的多项含量实测值不符合其标注的产品标准,亦属于欺诈消费者。被告重庆永辉超市有限公司作为该产品的销售者,未尽严格的审查义务,销售了不符合产品标准、欺诈消费者的商品,应当承担退货退款、赔偿损失的责任。原告吴清要求销售者退还货款及支付一倍赔偿金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据此,受诉法院依照我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条,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由被告退还原告货款768元,赔偿原告768元。[7]
  此种情况只是在赔偿的额度上与第一种判决有区别,其他方面与其并无二致。
  第三种情况,消费者起诉要求双方互相返还商品和购货款,并要求经营者按照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支付三倍赔偿金,法院判决支持消费者的诉讼请求。
  案例三:原告沙守君与被告江苏乐天玛特商业有限公司金华店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案。该案原告到被告南侠服饰专柜购买精品T恤衫1件,价款169元。同月8日,原告到该店南侠服饰专柜购买精品T恤衫2件、每件价款160元,T恤衫2件、每件价款135元。同月21日,原告到该店南侠服饰专柜购买T恤衫3件,每件价款100元。以上价款合计1059元。其中,精品T恤衫标牌(合格证)标示为桑蚕丝52.8%,天丝28.2%,纤维素纤维19%;T恤衫标牌(合格证)标示为桑蚕丝21.8%,天丝42%,纤维素纤维36.2%。上述商品系上海锦黎服饰有限公司、上海川川服饰有限公司生产。同月9日,原告将其中1件精品T恤衫送国家纺织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江阴市纤维检测所进行检验。同月18日检验结果为再生纤维素纤维72.2%,聚酯纤维27.8%,单项评价不合格(纤维名称标注不规范)。同月21日,原告支付检测费180元。被告也认为其他7件T恤衫的标牌(合格证)标示不规范。
  原告认为被告用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进行销售,违犯新消法第五十五条、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所售商品为不合格,应当按该法予以赔偿。被告应当退回货款1059元(衣服同时退还给被告),增加赔偿3177元,并赔偿检测费180元,车旅费(自驾车)、误工费1643元,合计6059元。受诉法院认为,被告及厂家的行为,属于误导消费者,构成欺诈。被告应当退还购货款,按购货款的三倍增加赔偿,并赔偿检测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车旅费,依据不充分。综上所述,对原告诉讼请求中合法有据部分,法院予以支持;对无充分依据部分,法院不予支持。受理法院依照新消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和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江苏乐天玛特商业有限公司金华店应当于该判决生效之日即退还给原告沙守君购货款1059元,增加赔偿3177元,并赔偿原告沙守君检测费180元,合计人民币4416元(原告领款时同时将所购商品退还给被告);驳回原告沙守君的其他诉讼请求。[8]
  第四种情况,消费者起诉只是要求返还货款,但法院判决双方互相返还财物。
  案例四:原告商洪财与被告上海蓝翎管业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该案原告发现这批货物没有经保险公司承保,也未采用进口原料,因此原告向工商部门举报。原告认为,被告的上述行为构成欺诈,请求被告退还货款13432元,并依法赔偿40296元;被告承担货物运输费150元。受诉法院认为,经营者提供商品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的三倍。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制造的PPR管主要原料并非“进口原料”,也没有对管材的产品质量进行保险,被告在其生产的产品上作虚假标示,存在诱使消费者购买商品的欺诈行为。对此,被告应赔偿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价款的三倍的损失。对于退还货款,被告予以同意,法院予以确认,同时法院认为原告应将涉案货物退还被告。法院依照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我国《民事诉讼法装完逼就跑》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被告上海蓝翎管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原告商洪财货款人民币13432元,同时原告商洪财将自被告上海蓝翎管业科技有限公司处购买的1500米PPR管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被告上海蓝翎管业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上海蓝翎管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商洪财人民币40296元;驳回原告商洪财的其余诉讼请求。[9]
  第五种情况,判决支持消费者返还部分价款的请求,对合同效力分别处理。
  案例五:原告尚庆风与被告天津金钟乐购生活购物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原告花费2680元在被告处购买“稻香缘五谷杂粮月饼600克装礼盒”月饼10盒(单价268元),后经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河北分局查实,被告销售的月饼食品添加剂标示“食用碱”未按规定标注通用名称,行为违法,并予以罚款等行政处罚。因原告有9盒月饼已馈赠朋友无法收回,故起诉要求被告退还1盒月饼的货款268元,并赔偿原告购买10盒月饼的货款2680元。受理法院认为:被告销售的月饼已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认定为未按照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107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