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论票据不当得利的返还与抗辩
【副标题】 兼论票据的无因性
【英文标题】 Restitution and Defense of Unjust Enrichment of Commercial Instruments
【作者】 李新天李承亮【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票据法【中文关键词】 票据 不当得利 返还与抗辩 无因性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4
【页码】 36
【摘要】

票据的不当得利返还是指以票据债权为客体的不当得利返还,其功能与其他类型的不当得利一样,均在于回复无法律上原因的财产变动。只有承认票据的无因性才有发生以票据债权为客体的不当得利的可能性。票据无因性的效力也适用于基础关系直接当事人之间。当基础关系存在永久性抗辩事由时,直接关系人可以透过不当得利来主张抗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363    
  不当得利是一项基本的民事法律制度,对此,我国《民法通则》仅有第92条的概括规定。各种具体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和法律效果,都有待相关学说和判例的充实和明确。其中,以票据债权为客体的不当得利涉及票据无因性等票据法的基本理论,亟待进一步澄清。本文试图对票据的不当得利及其相关理论问题作一初步探讨,以增强我国不当得利制度的可操作性,使相关的案件能得到公正的处理。
  一、票据不当得利的返还及其相关理论问题
  虽然不当得利制度有其统一的功能,即回复没有法律上原因的财产变动,但是,不当得利仍然可分为给付型和非给付型两种基本类型。[1]给付型不当得利,是指基于给付而发生的不当得利。给付的标的既可以为劳务,也可以为货币。其所涉及的给付为物时,不当得利案件的处理与物权制度紧密相连。在承认物权行为的独立性和无因性的框架内,原因债权行为不生效力并不当然导致物权行为不生效力,也就是说,除非发生物权行为也不生效力的“共同瑕疵”的情形,给付的受领人是否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以物权行为是否有效为判断,如果该物权行为有效,即使原因债权行为不生效力,受领人仍然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受领人能够终局的保有该物,此时,受领人取得标的物所有权没有法律上的原因,并造成给付人的损失,构成不当得利,所以,对给付人负有不当得利返还的义务。反之,如果不承认物权行为的无因性,原因债权不生效力,则物权行为也不生效力,标的物的所有权并未转移,给付人仍为标的物的所有人,可以径直根据所有物返还请求权请求受领人返还,而且,受领人并未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并没有“得利”,所以,也就没有发生不当得利返还的可能性。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物权变动中采用物权行为的无因性的理论,扩大了给付型不当得利的适用范围及其重要性。给付型不当得利请求权具有调节因物权行为无因性理论而生财产变动的特殊规范的功能。[2]
  以上所讨论的是,由于物权行为的无因性而使当事人之间有发生不当得利返还可能性的情形。但是,无因行为并不以物权行为为限,负担行为在特殊情形下也可以为无因行为。[3]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票据行为。根据我国学者的通说,票据行为是指发生票据上债务的法律行为,[4]显然不是物权行为,而是债权行为。另外,票据行为还具有无因性或者抽象性的特征,[5]是一种无因的债权行为。也就是说,票据行为只要具备其抽象的形式要件即可生效,而不问其基础关系为何。当事人根据有效票据行为所取得的票据权利,根据票据文义发生,与其基础的原因关系各自独立,票据上权利的行使不以其原因关系存在为前提,所以,其原因关系不存在或无效时,持票人仍然享有票据权利。此时,是否会像上述物权行为无因性一样,导致当事人之间发生票据债权不当得利返还的可能性?如买受人甲为了清偿基于买卖合同所生的价款债务,对出卖人乙支付现金,而后买卖合同不生效力,甲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92条关于不当得利的规定,请求乙返还价款。如果甲并非现金支付,而是签发票据给乙,后来发现票据行为不生效力,则票据债权并未产生,乙虽然持有票据,但并未享有票据债权的利益,因此,没有不当得利的问题。反之,如果持票人乙因有效的票据行为取得票据债权,乙取得票款并兑现后,发现买卖合同不生效力,甲仍然可以根据前述不当得利的规定请求乙返还,然而,在票据到期日届至以前,甲是否能根据不当得利的规定请求乙返还票据?或者,在票据到期日届至,乙主张票据债权时,甲是否可以提出不当得利的抗辩而拒绝为给付?这些问题,依我国现行法的理论和实务,都并非理所当然,有必要详加分析。
  甲乙之间不当得利的返还请求权或者甲对乙不当得利抗辩的成立,要以票据行为的无因性为前提,而我国票据法第10条关于票据对价的规定,使得票据行为是否为无因行为的问题本身就是我国法学理论和实务界的一个争论焦点。即使是承认票据行为无因性的学者,大多也只是就增强票据流通性的角度强调票据无因性在票据基础关系间接当事人之间的效力,认为“票据行为无因性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对票据义务人抗辩的限制,也就是发生抗辩切断”,[6]对票据无因性在直接当事人之间的功能,论述甚少。而票据的不当得利返还或者票据当事人之间的不当得利抗辩仅仅发生于票据授受直接当事人之间。因此,分析我国现行法框架下的票据无因性,特别是票据无因性在票据授受直接当事人之间的效力,对于上述问题的解决具有关键的意义。
  票据无因性使得票据债权能够独立于原因债权,因此,票据原因行为不生效力时,持票人仍能根据有效票据行为取得票据债权,票据授受当事人之间仍然有财产变动的发生。但是,如上所述,不当得利的统一功能是回复无法律上原因的财产变动。票据不当得利返还的发生与否,除了要判断当事人之间是否发生了财产变动外,仍需判断票据债务人负担票据的法律上的原因的有无。因此,何为负担票据债务的法律上的原因,为认定票据不当得利成立与否的另一关键。
  一般认为,票据为金钱债权证券,票据的不当得利返还,就是以债权为客体的不当得利返还。而债权是否可以为不当得利返还的客体,当然,应当首先加以讨论。
  二、债权能否作为不当得利返还的客体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债权,一般认为可以成为不当得利返还的客体,[7]但是仅仅以无因债权为限。有因债权的创设,原则上并不能认为受有利益。如根据买卖合同,买受人取得价款债权,买卖合同不生效力时,该价款债权同归于消灭,当事人之间并没有不当得利发生的可能性。根据一般双务合同而产生的债权为典型的有因债权,一方享有债权的原因,即为自己根据合同应向对方负担的债务。也就是说,买受人可以向出卖人请求移转买卖标的物所有权的债权,是以负有向对方支付价款债务为原因的,这一法律上的原因本身就包含于买卖合同中,而不需要另外寻求。所以,当买卖合同不生效力时,法律上的原因当然不存在,以合同有效存在为前提的给付义务也不发生。但是,债权在特殊情形下也可以与其原因相脱离而成为无因债权。《德国民法典》对于无因债权设有一般性的规定,在其第780条和第781条分别规定了债务约束和债务承认两种无因债权。债务约束,是指没有标明原因,而约定负担债务的合同。债务承认,是指承认一定债务的合同。根据这两种合同产生的债务,其原因并不包含于该债务约束或者债务承认合同本身,尚需到原因关系中寻求。也就是说,债务约束行为与债务承认行为的目的(法律上的原因)抽离于行为本身,其原因行为无效,原因不存在,并不当然导致该无因行为无效和无因债务消灭。此时,就会发生以债权为标的的不当得利返还。为解决此不当得利问题,德国民法典第812条第二项规定:“以合同对债务关系的存在或者不存在予以承认的,也视为给付”,负担因债务约束和债务承担所产生的无因债务的一方当事人,为本项所称的给付人时,如果给付的法律上的原因不存在,有权向债权人请求返还其所受利益,方法为债务的免除。
  我国民法并没有像德国民法那样的关于无因债权的一般性规定,所以,无因债权承认与否,无因债权法律上的原因不存在时,该如何处理,都有待理论和实务的进一步的探讨。有学说认为,根据合同自由的原理,当事人在不违背公序良俗的范围内,自然可以约定无因债权。[8]本文认为我国民法应该采取该说,在一定范围内承认当事人关于无因债权的约定,使得因债务约束和债务承认所产生的无因债权可以成为不当得利返还的客体。例如,甲与乙和解,签订“甲于某年某月某日支付给乙若干元”的债务约束协议,在和解撤销时,该债务约束协议并不当然一并被撤销,甲可以根据不当得利的规定,请求乙返还其所为的“给付”,乙应该做出免除该项债务的意思表示,如果存在书面的债权凭证应该一并返还。
  与债务约束相似,票据债权也抽离于其基础关系。当事人以清偿或者担保一定的债务(如价款债务、借款返还债务)为目的,而实施一定票据行为(如出票、背书、承兑),发生一定的票据债权,该票据行为法律上的原因并不包括在票据行为本身,需要在票据基础关系中另外去寻求。此时,如果当事人授受票据的法律上的原因不能达成或者不存在(如买卖合同或者借款合同不生效力),交付票据的一方当事人能否根据不当得利的规定请求持有票据的基础关系对方当事人返还票据债务,或者说,票据债权本身能否成为不当得利返还的客体,涉及立法对无因债权的态度问题。票据债权的存在,使得这一问题的解决刻不容缓。除非否认票据行为的无因性,否则,票据债权不当得利返还的适用就不可避免。在承认票据行为无因性的前提下,票据债权本身,也可以为不当得利法上的“得利”,票据债权的负担,若欠缺法律上的原因,应有不当得利法的适用。同时,因为票据为完全有价证券,[9]票据债权的行使与票据本身不可分离,所以,票据债权的不当得利返还,仅仅免除票据债务是不够的,还应当返还票据或者涂销票据上的签名。[10]如甲为了清偿买卖合同所生的债务,签发本票给乙或者对乙签发的以自己为收款人的汇票为承兑,如果后来发生买卖合同不生效力的情形,甲乙之间发生票据的不当得利返还,甲除了可以请求乙免除票据债务外,在前者的情形,还可以要求乙返还票据,在后者的情形,还可以请求乙涂销其在该票据上的签名。
  三、关于无法律上原因财产变动的发生
  不当得利制度的功能在于回复无法律上原因的财产变动,已如前述。因此,无法律上原因财产变动的发生是不当得利成立的前提。在以票据债权为客体的不当得利,无法律上原因财产变动的发生就意味着,只要存在有效的票据行为,即使当事人授受票据的法律上的原因不能达成或者不存在,持票人仍能取得票据债权。这就要涉及票据无因性的问题了。但是,无因性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多义性的概念,有待进一步澄清。
  首先应该强调的是,无因性原则不同于独立性原则。在物权法上,物权行为独立性原则是指物权行为与债权行为在概念上系不同的法律行为,互相分离。[11]物权行为独立性的结果就是物权和债权分别由物权法和债权法调整。由于物权行为独立于债权行为之外,就产生了物权行为的效力是否依赖于债权行为的效力的问题,也就是立法政策是选择采用物权行为无因性还是有因性的问题。一般认为,票据行为与其基础关系中的债权行为相互分离,分别由票据法和民法来调整,但是,这并不是票据行为独立性。票据行为独立性是指票据上有多数票据行为时,各个行为都各自独立发生效力,互不影响。[12]票据行为也有与物权行为相类似的无因性的概念:票据行为的效力不依赖于其基础关系债权行为的效力,基础关系债权行为无效并不当然导致票据行为无效。在这个意义上的无因性,是所谓的外在无因性。除了外在无因性外,还有内在无因性的概念。票据行为的内在无因性是指票据原因行为从票据行为中抽离,而不构成票据行为的内容。无因债权合同,虽无不具有外在无因性,但内在无因性方为其类型上特征。[13]以上所讨论的是票据行为的内在和外在的无因性,但是,在有关票据无因性的讨论中也有“票据为无因证券”[14]的说法,这就要涉及票据关系或者票据债权的无因性。票据关系或者票据债权的无因性,源于票据行为无因性,为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相互依存:根据票据行为的外在无因性,票据行为的有效性完全取决于票据法的规定,不受基础关系所由发生的法律行为有效性的影响,而从票据关系或票据债权的无因性的角度来说,票据关系或者票据债权的存续,不直接受基础关系的影响;根据票据的内在无因性,票据原因从票据行为中抽离,而从票据关系或者票据债权的无因性的角度来讲,票据债务人不得直接以基础关系所生的抗辩事由,对抗票据债权的行使。
  票据无因性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使票据债权具有了独立于原因债权的财产价值。[15]这种独立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票据债权与原因债权并存。当事人为了清偿金钱债务而授受票据,除非当事人有特别约定,应该推定成立间接给付,而不是代物清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

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3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