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中美限制进口中国文物谅解备忘录》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英文标题】 The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on the Import Restrictions of Cultural Objects and Its Impact on China
【作者】 王云霞【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中文关键词】 中美;限制进口;文物;谅解备忘录;非法贩运
【英文关键词】 China and the US; the import restrictions; cultural objects; MOU; illicit traffic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6
【页码】 363
【摘要】 制止文物被盗和非法贩运需要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根据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公约》,中美两国于2009年1月14日签署了《中美限制进口中国文物谅解备忘录》,美国政府将对列入“指定清单”的中国文物实施进口限制。该备忘录的签署和实施对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不仅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推进了中国文物管理体制的改革,而且推动中国加大打击文物犯罪力度,并加快国际合作的进程。
【英文摘要】 To prohibit the stolen and illicit traffic of cultural objects nee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n the spirit of UNESCO Convention on the Means of Prohibiting and Preventing the Illicit Import, Export, and Transfer of Ownership of Cultural Property 1970, Chinese and American governments signed “The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 on the Import Restrictions of Chinese Cultural Objects”on January 14th 2009. According to this MOU, American government will restrict the import of cultural objects from China. The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of China has been influenced greatly by the signature and implement of this MOU, which will not only improve the related regulations and facilitate the reform of cultural heritage management of China, but also strengthen the struggle against cultural objects crimes and speed up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86    
  
  非法贩运是文物流失的重要根源。打击非法贩运不仅需要文物资源国完善法制、加强监管,还需要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经过11年艰苦谈判,2009年1月14日,中美两国政府代表在华盛顿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对旧石器时代到唐末的归类考古材料以及至少250年以上的古迹雕塑和壁上艺术实施进口限制的谅解备忘录》(以下简称“中美备忘录”)。这是中国与美国政府为实施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公约》(以下简称“1970年公约”)而签署的双边合作协议,是中美两国联合打击文物非法贩运活动的有力举措。本文力图对该备忘录签署的法律基础进行解析,对备忘录的主要内容进行梳理,并对其实施一年多来的效果进行评价。
  一、签署中美备忘录的法律基础
  (一)中国文物被盗和非法贩运的严重局面
  中国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但其中还有多少能够流传给后人却是令人担忧和怀疑的。中国文物自近代以来就成为西方掠夺的主要目标之一,战乱的环境和管理的缺失又进一步加剧了中国文物被肆意盗窃、抢劫、盗掘和非法贩运。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中,由于对外联系不多,加上计划经济时代人们对物质的欲望不是很强烈,文物犯罪活动没有得到明显发展。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大陆在与外界的联系中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文物的经济价值,盗窃、抢劫、非法发掘和贩运文物的情形日渐严峻。“要致富,去盗墓,一夜成为万元户”曾经一度成为西部一些贫困地区农民的口号,挖坟盗墓甚至成为某些地区公开性的支柱产业。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中国政府对文物保护事业投入的增加和打击文物犯罪力度的加强,文物的非法发掘和贩运从公开转人地下。但是,由于高额利润的驱使,文物犯罪发案率仍居高不下,犯罪手段越来越高明,技术和装备水平以及专业化程度都越来越高,对文物的破坏也越来越严重。在各种类型的文物犯罪中,盗掘古墓葬案件占文物犯罪总量的一半左右。{1}而绝大多数盗掘行为都会导致文物的非法贩运和走私,其中多数文物经过中国香港、澳门等地的中转最终流入美国等市场国家。
  面对猖獗的盗窃、抢劫、盗掘和非法贩运文物犯罪活动,除了需要完善中国法律环境,加强文物安全管理和进出境管理,加大文物犯罪打击力度之外,还需要与国际社会紧密合作。只有切断文物的销赃路径,堵住非法贩运和走私的通道,返还已经非法出境的被盗文物,才能从根本上减少文物的非法发掘和盗窃。有鉴于此,中国于1989年11月和1997年5月分别加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公约和国际统一私法协会1995年《关于被盗和非法出口文物公约》,并在公约框架下,积极寻求与相关国家的双边或多边合作。
  (二)1970年公约奠定的国际合作基础
  1970年公约旨在禁止和防止文化财产的非法进出口和非法交易,从而为各成员国保护其文化财产免受掠夺和非法贩运提供有效的国际合作机制。
  首先,在国家层面,公约要求各締约国妥善保护和管理本国文化财产,具体措施包括:建立健全本国文化财产保护管理机构,制定有关防止重要文化财产非法进出口和非法转让的法律法规,制定本国受保护的重要文化财产清册,并不断加以更新;对重要文化财产的出口实行控制和许可制度,并对非法出口行为进行刑事制裁或行政处罚;对考古发掘进行规范和有效监督,对文化财产保护从业者进行职业培训,对公众进行文化遗产知识教育,从而使公约的精神能够得到切实的贯彻和尊重。{2}
  其次,在国际层面,公约认为尊重其他国家的文化遗产是各締约国的道义责任,要求各締约国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本国博物馆及类似机构获取来源于另一締约国并于公约生效后非法出口的文化财产,尽可能随时将非法出口文化财产的情况通知其原主締约国;禁止任何締约国在公约生效后,进口从另一締约国的博物馆、公共纪念馆或类似机构中窃取的、已列入该机构财产清册的文化财产,并对违法者予以刑事制裁或行政处罚;相关締约国应根据原主締约国的要求,采取适当措施收回并归还已进口的此类文化财产,但原主国须对不知情的买主或对该财产拥有合法权利者进行公平的补偿。{3}
  最后,公约为締约国之间的进一步合作建立了基本框架,它确认:任一締约国由于其考古或人种学材料遭受掠夺从而使该国文化遗产陷于危险境地时,得向相关联的締约国发出呼吁请求协助;该关联締约国应参与协调一致的国际合作,采取必要的具体措施,对有关特定物品的进出口及国际贸易实行管制;在达成有关协议之前,有关各国应在可能范围内采取临时性措施,以便制止对请求国的文化遗产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4}
  中美两国均为1970年公约締约国,均有义务履行公约的规定,为防止和制止文物的非法进出口和非法转让所有权采取必要措施,包括在締约国间进行密切合作,协助其他締约国对特定的文化财产实行进出口和贸易限制。
  (三)美国法依据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文物市场国之一,曾经长期奉行文物贸易自由主义。日益加剧的文物劫掠已经对人类共同文化遗产形成严峻威胁的背景下,美国积极参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公约的起草和谈判,并成为支持该公约的第一个(在很长时间里甚至是唯一的)文物市场国。{5}然而,美国参议院于1972年决定同意批准1970年公约时,声明该公约“无自动生效性”(executory in nature),这意味着为了使该公约能在美国生效,国会必须通过一项实施法使其具有国内法效力。{6}由于美国国内对于实施文物进出口管制以及对文物资源国提供单边协助是否会影响美国获得他国文物的利益存在较大分歧,国会花了10年时间才最终通过了《文化财产公约实施法》(Convention on Cultural Property Implementation Act of 1983,CPIA){7}。1983年,美国总统在该法生效后批准了1970年公约。
  该法授权总统在其他締约国提出请求时,对来自该国的易受劫掠的考古学和人种学材料施加进口限制,而该国提出如此请求的原因在于此种劫掠已使其文化遗产处于危险之中。该法规定,締约国的请求将由总统文化财产咨询委员会(Cultural Property Advisory Committee)进行审查,而是否同意实施进口限制取决于该申请是否符合4项标准:(1)请求国的文化遗产确因考古材料被劫掠而处于危险之中;(2)该国已采取措施保护其文化遗产;(3)美国的进口限制,不论单独行动或与其他市场国采取一致行动,将实质性地制止对文化财产劫掠的严重后果;(4)进口限制将促进相关国家之间为了科学、文化和教育目的而进行的文化财产交流。{8}如果该委员会认定请求国的相关情况符合标准,美国即与该国签署双边协定(谅解备忘录),限制该国特定文物进口至美国。迄今为止,美国已与包括中国在内的13个资源国签署了此类双边协定。
  二、中美备忘录的签署及其主要内容
  中美关于限制中国文物进口的动议早在1998年即已提出。1999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国家文物局通过外交途径正式向美国政府提出限制进口文物的要求,中美限制中国文物进口的谈判正式启动。2002年11月13日,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递交了附有限制进口“文物举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保护其文化遗产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公约向美国政府提出限制进口文物之申请》。然而,中美双方的谈判异常艰苦。由于美国部分博物馆、艺术品交易商和古董商的激烈反对,美国国务院于2006年作出推迟受理中国所提出的限制文物进口要求的决定。该决定不仅受到了美国考古界及相关法律机构的强烈批评,也引发了美国公众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广泛关注。{9}中国政府则通过赴美举办文物展览、研讨会等多种方式积极与美国有关博物馆、文化遗产保护专业人士沟通,并按照美国要求调整限制进口文物范围,改善国内文化遗产保护环境。2009年1月14日,中美两国政府代表终于签署了关于限制进口中国文物的谅解备忘录。
  该谅解备忘录的核心内容体现在第1条:公元907年以前形成的中国考古材料,以及250年以上历史的中国古迹雕塑品和壁上艺术品,只要其被列入美国政府公布的“指定清单”,如果进口美国时不附有中国政府签发的出口许可证,则将被没收交由美国政府处理,美国政府则应通知中国政府将其运回。也就是说,并非所有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文物均受该备忘录调整,也不是所有在中国被限制出境或禁止出境的文物{10}均被美国限制进口。该备忘录规定的限制进口范围是按照美国《文化财产公约实施法》关于“文化财产”的界定来规定的。根据该法规定,美国与相关国家的双边协定仅限制进口来自请求国的考古学和人种学材料。其中考古材料必须是具有文化重要性,至少具有250年历史,科学地发掘或秘密、偶尔挖掘出的陆地物品或水下物品;人种学材料则指由部落或非工业化社会所创造的,因其具有显著特征或相对稀少性,或对其人民的起源、发展和历史知识的了解至关重要,而构成其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的物品。{11}而符合这些条件的中国文物范围和类别相对狭窄,因此美国政府“指定清单”仅包括金属物、陶瓷、石材、纺织品、其他有机物质、玻璃和绘画等有限的几类中国文物种类。另外,根据备忘录第1条第3款和第2条第10款的规定,该备忘录没有溯及力,它仅限制进口备忘录生效后从中国大陆非法出口的受限文物。
  更具深意的是,该备忘录的内容远非简单的限制进口,还包括为了更有效地减少和制止文物的劫掠和非法贩运,以及促进合法文物交流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一)中国加强对文化遗产的保护
  备忘录第2条规定,中国政府将加大教育力度,使公民懂得本国和其他国家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加强文物普查,清点考古遗址,加强考古研究并使公众了解其重要性;扩大文化遗产保护资金投入和专业资源,使各地的文化遗产得到妥善保护;加强对海关人员的培训,提高其工作效能,使其能够鉴别考古材料的价值并制止文化财产的非法出口;尽力制止盗劫、盗窃于中国大陆的文物流入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以杜绝两地的非法文物交易;制止中国大陆的任何博物馆购买原盗劫于中国大陆、后非法出口到国外的此类受限考古物品,除非该物品附有从中国大陆合法出口的证据,或被证明是在美国实施进口限制之前离开中国大陆的。
  (二)美国对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提供必要协助
  根据备忘录第2条的规定,美国政府将尽力提高其海关人员鉴别中国考古材料的能力,并为中国培训其海关人员提供协助;在中国拟订全国性文化遗产保护政策、改善抢救性考古工作、加固和修复遗址/建筑物、增强博物馆保护和展出能力、加强文物市场管理等工作中,给予技术上的援助。
  (三)中国为美国公众和相关机构接触中国文化遗产提供便利
  根据备忘录第2条的规定,中国政府承诺为使广大民众能够欣赏、接触中国丰富的文化遗产,将尽最大努力推动向美国各类博物馆长期借出重要考古物品,用于公开展览、教育及研究;促进与中国考古遗产相关的艺术史及其他人文学术机构间的合作;促进中美相关机构在考古、艺术史、文物保护、博物馆管理和文化遗产管理等领域的学生和专业人员的交流;为美国相关人员到中国进行考古研究提供便利。
  我们看到,该备忘录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对1970年公约提供的基本框架加以具体化,更多的是要求美国这个主要市场国对中国文物的保护提供各种帮助。作为回报,中国则将对美国公众和博物馆、考古机构接触中国文物提供更多便利。
  三、备忘录对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所产生的积极影响
  中国各界对中美备忘录的签署给予了高度评价,普遍认为,“美国将帮助中国‘看住’流失文物”,此举“将彻底截断文物走私的暗流”。{12}2011年3月11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将其根据中美备忘录查获的14件非法出口的珍贵中国文物移交给中国政府,受到中国各界的广泛好评。的确,该备忘录已经对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尤其在打击文物盗掘和非法贩运,提高公民文化遗产保护意识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一)促进中国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
  在与美国磋商过程中,为了达到美国《文化财产公约实施法》所要求的4项标准,改善国内文化遗产保护法律环境,中国对既有的法律法规进行了修改和完善。2006年,中国国务院和文化部先后制定颁布了《长城保护条例》和《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加强对大遗址、世界文化遗产地的保护。2007年,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分别修订颁布了《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办法》和《文物出境审核标准》,大幅度修改文物出境限制年限,禁止出境年限从原来的乾隆60年(1795年)修改为1911年,加大了对文物的保护力度。2009年8月,文化部制定了《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对文物认定的对象、程序,公众参与认定的方式等问题进行了规范,并引入国外普遍实行的文物登录制度,使文化遗产保护更加开放、透明。虽然中国文化遗产法律的发展和完善本身是中国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