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18-19世纪英国治安法官简易审判的规范化改进
【英文标题】 The standardization of Summary Trial of Magistrates in 18—19th Century England
【作者】 杨松涛【分类】 外国法制史
【中文关键词】 治安法官;简易审判;18-19世纪
【英文关键词】 Magistrate; Summary Trial;18-19th century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38
【页码】 282
【摘要】 传统英国治安法官简易审判中掺杂有过多治安法官个人的主观作用。18世纪时,这一审判方式颇遭诟病。改革者认为,它缺乏确定性,无法为民众的行为提供指引。为此,从18世纪后期开始,英国在治安法官简易审判方面进行了规范化的改进工作。改进后的简易审判在公正与效率方面做到了有效的平衡,在为民众提供救济方面发挥了良好的作用。
【英文摘要】 The traditional summary trial of magistrate contained much their personal elements. In eighteenth century,this kind of trial had been criticized for lacking of certainty, not providing direction for people. So the summary trial of magistrate in England improved on standardization from late eighteenth century. The standardization of summary trial reached the balance between justice and efficiency, and played favorable role on providing legal remedy to peop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638    
  当前,我国诉讼法学界有关简易审判程序的研究逐渐增多。{1}有关这一问题,主要牵扯到如何在简易审判的方便、快捷与规范、公正之间保持平衡的问题。实际上,这样的问题英国在历史上同样也曾遇到。英国的审判程序主要分为简易审判和非简易审判两种类型。简易审判,即无须大小陪审团参与,可由一名、两名或两名以上治安法官以简易方式审判案件的程序。本文通过论述18~19世纪时期英国在治安法官简易审判方面的规范化改进,以揭示其中的规律,并为当前我国简易审判提供些许有益经验。
  一、传统英国治安法官简易审判所遭到的批判
  简易审判是英国治安法官所履行的重要司法职能之一。14世纪,当治安法官拥有审判权而成为英国郡中的主要司法行政官员时,他们主要在季审法院(Quarter Sessions)集体对郡中发生的案件加以审理。季审法院是一年4次,是由全郡治安法官参与的一种审判法院,它所实行的审判程序与中央派到地方的巡回法院(Assizes)基本相同,都实行由大小陪审团参与的审判。后来,到17世纪时,随着英国社会的发展,治安法官所接手的案件越来越多,此时如果仍然继续只依赖季审法院进行审判,显然无法应付案件累积的严重情形,因此便出现了可由一名、两名或两名以上治安法官审理案件的情形,这即是后来简易审判的前身。到18世纪,由两名或两名以上治安法官审理案件的情形逐渐演变为小会审法院(Petty Sessions)的简易审判,它与由一名治安法官所进行的简易审判共同存在。从历史发展过程来看,治安法官可进行简易审判的案件的范围逐渐扩大。自17世纪初,国家便不断颁布法令,赋予其越来越多的简易审判权,其中包括专门针对流民、不守规矩的仆人和懒惰的穷人的简易审判权;而在17世纪末和18世纪早期,一些王座法院(King's Bench)的判决规定,无照经营酒馆这一罪行可由治安法官予以简易审判。{2}经过简易审判之后,可由治安法官施予罪犯的刑罚包括罚款、鞭刑和关进矫正院做苦工。
  治安法官的简易审判主要由他们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便宜行事,他们会考虑案件当事人的年龄、性别和为人的品性等因素,如此造成同样的案件不能得到同样的处罚。这一情形到18世纪越来越遭到批判。早在1765年,布莱克斯通就发出警告说,简易审判程序“基本上是与我们(英国)宪政的精神相违背的”。同时,他还认为简易审判权扩展得如此之快,如果不加以充分监督,它就会威胁到陪审团参与的季审法院和巡回法院的审判形式。1772年,《伦敦纪年》谴责了新的《猎物法》将一些偷猎罪纳入简易审判之列,认为这样破坏了“一个英国人权利,即经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堡垒”。半个多世纪后,《泰晤士报》在评论治安法官们的活动时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治安法官常将本不应该接受简易审判的案件也进行简易审判,这尤其体现在他们将重罪案件加以简易审判方面。本来简易审判程序只能涉及一些轻微案件,较为严重的案件应交由小陪审团参与的审判;但是治安法官无视这一点,故意揽案,对其进行简易审判;显然,这是不合法令要求的。一些最高法院的法官对此十分忧虑,他们认为,治安法官在运用他们的权力时过于自由。由于简易审判对被告所处刑罚较轻,如此便减轻了很多本该受小陪审团参与审判而得到重罚的被告的处罚。例如,在英国刑法中有两个十分相似的罪名,一种是擅自闯入他人住宅或者其他特定的场所,并实施重罪的犯罪行为,同时也有另外一种罪名——“在住宅中盗窃”,它指犯有在住宅中盗窃任何动产、现金或者有价值的物品的行为,且所涉财物价值超过5英镑。虽然这两项罪名十分相似,但是它们所需审判程序和所判刑罚却大不相同,前者需要受到小陪审团参与下的审理,其最终要被判处最多14年的苦力;但是后者却可经由简易审判,且其所受刑罚较轻,只被判处6个月监禁或100英镑罚款(或者两者同时并罚)。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治安法官“发善心”,将犯有前一种罪名的犯罪嫌疑人以后一种罪名进行简易审判。由此可见,简易审判如不严加规范,就会为重罪轻罚大开方便之门。法官洛希曾说:“虽然(简易审判)可以为法庭上的秘书们和其他人省去很多工作和麻烦,同时很多人也认为它很经济;但是这是错误的想法。将严重的案件从轻对待,我们什么也不会得到。不可避免的结果是,法庭轻率地处理案件会让民众也变得轻率,他们将不会对法律和秩序抱有敬畏之心,也不会再遵守法律。”{3}
  由于治安法官在小会审法院上不仅审理刑事案件,而且还审理大量的民事案件,且其数量大大超过了前者;因此治安法官常常不自觉地将一些刑事案件按民事案件处理,这尤其反映在斗殴案件上。在这类案件中,一般来说,治安法官只是让施害人向被害人做经济赔偿了事。在达勒姆郡,一位治安法官就经常采用这种做法,在其所审理案件的记录中经常出现“他们付了1英镑1先令”、“以8先令6便士达成和解”、“以1英镑15先令达成和解”这样的字眼。1770年,萨里郡的治安法官理查德·瓦特也作了同样的处理,他让“约翰·伽纳向伊丽莎白·艾尔赔偿8先令,此斗殴案便算了结了”。{4}然而,治安法官们的此种做法在法律上都是没有依据的。
  当然,如果治安法官认为某些民事案件恶劣,也会将其按刑事案件处理,或者说,治安法官的简易审判不仅可以造成对罪犯的减轻处罚,还会造成对其加重处罚。改革者指出,有些治安法官极为傲慢自私,遇到自己看不惯的当事人就对其重罚。有一个叫布劳恩的治安法官在听到治安秘书告诉他,其所审的案件是“一件偷猎案”之后,就什么问题也没再问,立即说,“很好,(判其)六个月监禁”。{5}在《绅士杂志》上曾登载多篇评论,批评当时那些令人不满的治安法官。其中一篇文章指出,如果郡督不细心选择治安法官人选的话,“再过几年就很难再有有财产和有能力的人担任(治安法官了)”。它还指出,这些治安法官在处理事务时会受到其“不受控制的狂怒的情绪”的影响,“没有公正可言,动不动就大发脾气,已经退化为所有暴君中的最恶劣的一种,一个司法的暴君……”{6}总之,无论是将刑事案件民事化处理,还是将民事案件刑事化处理,都说明治安法官在审判中过于发挥他们自身的主观作用。
  治安法官们的简易审判还有一项可诟病之处就是其私密性。当时许多治安法官在自己家里专门布置一处房间处理司法事务,在这些地方,与案件无关的人员不准接近。18世纪90年代,吉斯伯恩指出,大多数乡村治安法官都是一个人“在他自己家里处理司法事务,很少有旁听者”。{7}而在公开场所开庭时,由于大多数小会审法院通常选择酒馆作为开庭地点,又显得十分不正规,那里场地狭窄,人声鼎沸,噪杂不堪,很多案件在审理时中途被打断。
  也有改革者从中央立法上寻找造成治安法官简易审判灵活的原因。有改革者批评中央立法条文在很多地方自相矛盾,有些内容表述不明或者不完整,这便为治安法官留了空子。戴维·理伯曼教授指出,“18世纪大多数法律人士的意见认为,英国法的不确定性最主要是由于法令中拙劣的表述和容易被误解的和极度冗长的文字所造成”。1800年《泰晤士报》刊登一篇文章指出:“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法律迅速增加,但是许多议会法令在立法方式上粗心大意,法律所规定的受到刑法处罚的条文留有如此多的漏洞,公众期望它们以更为简洁的方式规定,如此可以不被曲解。”1828年一位《每季评论》的作者指出,这些“农气的笨拙的法令”造成“最为荒谬的混乱,也给(人们探寻)法律在任何具体问题的意图时造成巨大的困难”。{8}
  中央法令的另外一个缺陷是在很多关键领域出现立法空白。虽然法令颁布的数量在增多,但是由于缺少一种整体规划,各个法令之间缺乏协调,以至于在有些领域法律规定畸多,而在其他领域则出现了空白。法律畸多的领域已经成为混乱地搅在一些的乱麻,让人无法理解。早在1756年,一位大法官就指出,如此众多的法律使法律专业人士都望而生畏,何况治安法官?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治安法官主要依赖自己的常识去审理案件,而不能指望中央法令的指导。就如当时一位观察者所指出的,“此国家的法令已经成为一部密封的书,乡村中的绅士不能梦想启开法令就能使他自己确知固着于一个给出的罪名的刑罚(是什么),就像他不能希望搞懂北欧碑铭上的确切意思一样”。{9}
  到19世纪时,社会的发展使得人们关于何为公平的审判观念发生很大改变,法律越来越被认为要为个人的行为提供清晰的指引,由此要求刑事审判应该“从法庭中除个人的影响”,使其受一般规则的制约,具有可预见性,成为教育人们的课堂。如此刑事审判要变得更为正式、非个人化和不偏不倚。就如马考莱在1833年所指出的,“你所拥有的法律(在明文规定中)可能具有统一性,(在实际运作中)也可能具有多样性,但是在处理所有案件时必须有确定性”。{10}当时在英国很多法学家心中已经确立了一种观念,即“公共的利益需要法律运作的原则应该予以(明确)规定”,在他们所撰写的论文中更加强调法律的一般原则,而不是开列习惯上的先例。{11}这说明,在当时法学界已经兴起了一种新的氛围,那便是追求法律的客观与统一。受此影响,先前受个人主观意识影响严重的简易审判越来越被认为不合时宜。改革者提出,治安法官的简易审判方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城市社会需要。城市社会中充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对这些人必须用一种大家共同遵守的一般法律来约束,如果法律对他们每个人都讲具体人情的话,那么谁都不会再信任法律。为了改变原先刑事审判的弊端,就要使整个审判过程更加受到规则的约束,排除个人因素的影响,最大程度地弄清案情的真相,并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判处罪犯应有的刑罚。只有这样,法律才会在社会生活中为人们确立明确的可依赖的行为规则,人们才会提高自身的自控能力,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社会上的犯罪才会减少。19世纪20年代,布雷顿描述了小会审法院活动种种非常规性的表现。他指出:“这里由简易审判处理的事务并没有法律的指引,它只听一面之词,没有先例,没有证人的宣誓或者陪审团的介入,没有记录或甚至一个报告员,没有对其权力的明确边界和限制。”皇家市镇自治机关调查委员会就对“治安法官在履行其简易司法的不公平状况”存有“一种持续的忧虑”。直到1836年,小会审法院“主要还是被看作一种治安法官们自愿的集会,而不是由法律认可的法庭。它既没有常规的官员设置,也没有正式的可信的关于其程序的记录”。1837年在牛津郡的普劳里(Ploughley)百户区,大约有157件案件得到了治安法官的简易审判,大多数经历的是一次“匆忙的审理”。1840年,当议会讨论《青少年犯法案》时,有人就提出不能由小会审法院审理青少年犯。{12}
  二、18~19世纪英国治安法官简易审判改进的过程
  (一)18世纪后期加强简易审判的公开性和规范性
  治安法官对小会审法院简易审判规范性的改进主要体现在加强其审判的公开性与规范性方面。18世纪,在一些郡中已经出现了一种使小会审法院变得正规化的趋向。不断增多的行政和司法事务使治安法官们意识到了要发展一种正规的程序的必要性,他们认为,虽然灵活的简易审判可以带给自己很大的自主权,但缺乏正规程序的审判同时也会使自己陷入面临更多纠缠的困境,尤其那些棘手的疑难案件,因此一种有序的简易审判从总体上利大于弊。正因为治安法官的思想发生了这样一种转变,因此我们看到他们的简易审判发生了以下变化:
  首先,小会审法院的开庭日期和地点上变得相对固定化。先前,治安法官小会审法院并没有固定的开庭期和地点。18世纪后期,这一情况逐渐发生了改变。在埃塞克斯郡的切姆斯福德城,当地的小会审法院在每个星期五准时召开,到19世纪10年代,又增加了一个每星期二的开庭期。同时,小会审法院也不像以前那样令人难以接近,变得更为公开了。在切姆斯福德城,1801年时,其小会审法院在郡政厅召开。{13}1798年,白金汉郡的一些治安法官督促那些每两星期召开小会审法院的同行,要将开庭日期公布于众,以使得它能更方便民众前来应诉。除此之外,在开庭地点上也要固定化,这是为了方便当事人能够比较容易找到治安法官。在具体召开小会审法院的地点,小会审法院主要在当地的小酒馆或者一位治安法官的家中召开。南牛津郡的治安法官爱德华·希玛非常同意建立一种更加开放和正式的小会审法院,为此他专门花钱在一家酒馆租了一间房作为自己开庭的地方。其次,增开小会审法院召开的次数。1783年,郝特福德郡的治安法官宣称,为了抑制众多重罪、抢劫和轻罪的发生,增多小会审法院的次数显得十分必要。1787年,为了响应皇家加强打击社会罪恶的号召,格罗切斯特郡和萨摩塞特郡治安法官决定要使小会审法院分布更加广泛,并且加强其效力。{14}
  实际上,治安法官工作的公开化是与其工作的常规化联系在一起的。所谓治安法官工作的常规化是指有一批相对固定的治安法官从事司法事务。须知,治安法官这项职务本身带有自愿性质,乡绅在担任治安法官以后,他究竟工作到多大程度完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6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