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论我国工业事故治理的私法路径
【作者】 刘斌【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工业事故;侵权法;工伤保险;经济分析
【文章编码】 1674-3687(2011)03-0049-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
【页码】 49
【摘要】

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国家,工业事故的频发是普遍性的问题,我国也不例外。在工业事故治理的私法规则方面,德国逐渐在无过错责任的基础上建立起工伤保险制度,而美国则伴随着古典侵权法的争论,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了工人赔偿制度,这两种不同的制度体系在降低工业事故率方面都起到了作用。面对不断发生的工业事故,我国既有的侵权赔偿制度和工伤保险制度存在诸多问题,事故赔偿也未能形成有效的预防激励。结合德国和美国的经验,我国应当完善侵权赔偿制度,提高赔偿金额,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实现以工伤保险为基础的事故治理机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539    
  
  工业事故并不是一个有着严格内涵的概念,泛指在工业生产运营中发生的各种事故灾害。一直以来,工业事故的阴影在我国的工业生产中挥之不去。鹤岗、王家岭等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发生的矿难,不断挑战国民的神经。2009年,山西省在全省煤炭行业实行大煤矿整合小煤矿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小煤矿发展得到遏制。国有大型的煤矿无论是在资金、技术方面,还是在管理方面,都理应比小型煤矿更加安全,但是,国有大型煤矿不断发生的矿难却提供了太多的反证。在工业事故治理问题上,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和美国采取了截然不同的路径。在工业化初期,美国和德国都经历了非常严重的工业事故,但随着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一百年之后,工业事故对于工业化国家而言已经不像工业化初期那样棘手。在我国,矿难等工业事故应当如何治理?除了政策和矿业安全制度的考量之外,私法上的相关制度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本文拟在对德国模式和美国模式进行探讨的基础上,结合我国法律制度,对矿难治理的私法路径进行分析。
  一、工业事故治理的德国模式和美国模式
  面对工业革命中不断出现的大规模工业事故,德国发展出一种第三方的工业事故保险机制,这一机制与普鲁士王国最早采取的严格责任有关。这种伴随着严格责任建立起来的保险机制,使得受到事故伤害的工人不再自己承受工业事故带来的损害,转由根据法律建立起来的保险基金予以补偿。保险机制与侵权法相比,其可以通过保险费率和保险金额的设定调整损害承担的分配,将这种工业成本在产业和工人甚至于纳税人之间进行平衡。而在美国,早期工业事故带来的赔偿仍然落入传统侵权法的案臼,法院采取过错责任原则,只有雇主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才承担责任,工人则必须承担不可抗力等风险。有学者指出,“过错责任原则是国家对早期工业的津贴。”{1}这种归责原则使得工业产业无需负担工业事故的成本,而将其转嫁给无辜的受害工人。美国在工业事故治理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最终通过工人赔偿立法建立起来了赔偿机制。2000年,美国的事故死亡率为34/100000。{2}2001年,德国的事故死亡率为19. 9/100000。{3}从上述数据来看,美国的事故率要高出德国约百分之四十。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多样,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为事故赔偿机制的差异。
  (一)德国模式
  面对工业革命带来的各种事故,特别是铁路和煤矿等高度危险的行业,普鲁士王国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1838年,普鲁士王国通过了《普鲁士铁路法》,其中第25条规定以严格责任的方式保护土地所有权人和乘客的利益。由于当时的德国仍然是农业国,火车喷出的火星有导致铁轨两旁的庄稼发生火灾的危险,该法律将事故发生的损害归于铁路公司承担。法律将严格责任加于铁路公司承担,仅仅受到了铁路投资者象征性的反对,这和当时德国所处的历史环境有关。在《普鲁士铁路法》通过的时候,德国只有从柏林通往波茨坦的一条铁路在运营,尚没有形成强大的利益集团。{4}到了1846年,当铁路公司们形成一个游说组织,试图修改《普鲁士铁路法》的严格责任条款时,普鲁士财政部拒绝讨论这一议题。{5}
  1856年,铁路工程师F.在一次铁路事故中受伤,并丧失了工作能力,普鲁士最高法院在审理该案时,适用了《普鲁士铁路法》第25条。{6}后来经过普鲁士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判例和解释,该法也用以保护铁路工人的利益。在整个过程中,普鲁士法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通过解释该法律使铁路公司通过严格责任的形式成为了事故损害的保险人,使工人损害赔偿得到了保障。
  1871年,统一的德意志民族国家得以建立。尽管每个王国都有着独立的法律,但普鲁士王国的法律对统一后的德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9世纪60年代末,德国发生了一系列严重的铁路事故和矿难,德国议会遂于1871年通过了《帝国责任法》,明确规定了德国铁路公司承担严格责任。德国议会试图将严格责任扩张到煤炭产业,虽然没有成功,但其他工业面临着同样的事故和诉讼。钢铁产业面临着一个比较独特的问题,由于铁的质量能够满足基本的工业需求,更好质量的钢则难以在市场上出售。钢在其他工业有着广泛的用途,比如铁路行业,但是,只有在火车车轴断裂导致其将承担的损害赔偿成本高于其将铁车轴更换为钢车轴的成本时,铁路公司才会购买钢质车轴。为了扩展其产品的市场,钢铁工业成为严格责任的坚定支持者。
  但是,在严格责任原则之下,工人们在获取赔偿的同时,给整个工业也带来了高昂的成本。19世纪70年代的经济危机使得工业利润大幅下滑,产业界对事故责任赔偿的数额更为关心。一个每天薪水为几马克的工人,其可获得超过一万马克的赔偿,如果有几个工人同时在事故中死亡,高额的赔偿金可能使一个企业破产。从这个角度而言,这种责任分配机制存在缺陷,一是对工人可能产生不利,如果工人能够成功获得赔偿就可以获得相当一笔财产,但如果企业破产,工人将仍然无法获得保障;二是这种责任分配机制将为工业生产的增长制造阻碍。这些问题成为了俾斯麦推动社会保险机制的基础。
  19世纪80年代,德国宰相俾斯麦开始推行社会保险制度,该制度包括三个主要部分:事故保险、健康保险、养老和残疾保险。{7}事故保险法最终于1884年获得通过,规定由雇主承担保险费用。根据不同行业的风险标准,雇主被分为不同的部分,比如钢铁行业、煤炭行业、铁路行业等等。雇主承担保险费用后,又能够通过商品的方式将这部分成本推向社会,从而降低了工业成长的成本。从这个角度而言,俾斯麦的事故保险计划仍然能够为工业的发展提供支持和帮助。由此,德国的工业事故治理机制在私法上得以确立。统计数字显示,德国的严格责任原则和事故保险体制建立后,虽然短期内事故率有所上升,但从长期的数字而言,德国的工业事故率在世界上都处于低位。
  (二)美国模式
  十九世纪的美国面临的严重的工业事故危机,与欧洲国家相比更为严峻。据美国工业研究者的研究,在1880年至1930年之间,按照单个工人的死亡率,美国煤炭工人的死亡率是奥地利的4倍、法国的3倍、英国的2倍多;如果以单个工人的死亡率来衡量美国铁路工人的事故率,则美国铁路工人遭受致命伤害的可能是英国的3至4倍。{8}45
  在19世纪,侵权法获得了美国法律理论界的广泛关注,许多学者对侵权法理论进行了详细的研究论述。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从法律史的角度对侵权法的理念和规则进行了阐述,“我们的法律有一项基本的原则,事故导致的损害应当停留在事故发生的地方。”{9}霍姆斯对损害的态度是和古典侵权法理论契合的,过错责任在侵权法的历史中有着深厚的基础,其不但能够为个人自由划出界限,而且能够预防来自国家的干预。1842年,在Farwell vs. Boston&Worcester Railroad案{10}的判决中,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莱缪尔·肖认为:在雇佣合同没有对事故损害做出约定的情况下,考虑到工人在避免损害方面处于更好的位置,工人应当承担损害的风险。这一判决为19世纪的工业事故赔偿确立了判例。处于工业化早期的美国工人,在事故诉讼中面临着许多法律上的障碍。如果说古典侵权法坚持过错责任原则,这种无过错无责任的机制使得工业事故的受害人自己承受损害,这种损害分担模式除了社会进化论之外缺乏更为坚实的道德基础。
  在侵权诉讼中面临障碍的工人们,如何获得事故救济成为不容忽略的问题。在生命保险与伤残救济的供给中,19世纪末的合作保险协会扮演了一个关键但却近乎被遗忘的角色。{8}124合作保险的机制存在以下障碍:一是难以在风险各异的行业或者年龄差异的工人之间获得平衡,从而收取一致的保险费。因为合作保险协会的差异以及之间存在的竞争关系,风险更小的或者技术更好的工人更倾向于少缴纳保险费或者加人保险费较低的保险协会。这样造成的后果是风险大的合作保险协会由于其支出保险金的概率与其收人之间的差异难以生存。二是由于加人合作保险协会的工人经济能力有限,根据保险费建立起来的保险基金数额有限,保险协会据以支出的保险金也比较有限,难以为受伤工人或者死难工人的家属提供生活上的持续保障。另外一个问题是,在诸多的合作保险协会中,不乏有骗保事件发生,对这样制度也形成了不小的冲击。伴随着工业事故赔偿立法的进展,合作保险协会的作用愈来愈小。
  1897年,霍姆斯在波士顿大学法学院发表了题为“法律的道路”的演讲,在演讲中指出,“我们的法院现在忙于处理的侵权行为主要是涉及特定著名企业的那些事故,这些侵权行为是铁路、工厂以及类似企业对于人身或者财产所造成的损害。对于这些损害的责任会得到评估,并且迟早会转化为由公众所支付的价格。”{1 1}219这与霍姆斯在早期论述的古典侵权理论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霍姆斯的态度代表了美国关于工人赔偿诉讼正在转变的趋势,陪审团在面对此类诉讼时更倾向于支持原告的主张。{12}企业逐渐从侵权法提供的抗辩保护中走了出来,不得不面对日趋高昂的赔偿成本。1907年12月,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面,矿难中丧生的工人人数达到了703人,其中包括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西弗吉尼亚的矿难,在该矿难中362人丧生。这些工业事故不断地冲击着公众的良知,并最终使得《雇主责任法》于1906年得以通过,但是被联邦最高法院宣布违宪。1910年,纽约州第一次引人了工人赔偿机制,但纽约州最高法院认为该赔偿法构成了对雇主财产的违宪征收,因此裁定该法违宪。纽约州修改州宪法后,1913年《工人赔偿法》终于获得通过。在1910年到1920年间,其他州纷纷仿效纽约州的模式建立起来了工人损害赔偿机制。从1910年建立工作事故的工人赔偿体制开始,工作死亡率就开始迅速下降。{8}工人赔偿法是工业事故率下降的一项积极因素。
  此外,美国早期的法律理论对社会保险持反对态度。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在1881年指出,“国家不应当使自己成为一个解决事故的保险公司,而且国家干预是不正当的。如果的确存在普遍性保险的需求,私人企业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更好的实现这一需求。”{9}直到1935年罗斯福新政时期,《社会保障法》得以通过,标志着工人损害和残疾保险在联邦层面得以确立。社会保险体制并不是美国早期工业事故治理的一项措施,而是事后补充。
  (三)德国模式与美国模式的差异
  从赔偿金数额的角度而言,同样的事故在美国比在德国的赔偿金多。{13}376但是,德国的工业事故率却比美国低,原因何在?就私法上的工业事故治理路径角度视之,在于事故赔偿机制的差异。尽管德国的事故赔偿金数额少于美国,但是解决工业事故问题依靠的路径已经转入工伤保险制度,而非事故赔偿金。
  简而言之,德国模式与美国模式的差异在于:在工业化早期,德国对工业事故损害赔偿采取了无过错的归责原则后,为了降低对工业生产带来的成本,在工业利润较高的早期就建立起来了工伤保险体制,将工业事故的成本通过商品转移至整个社会,降低了工业企业的负担成本,既保障了工人的利益,又确保了工业的快速发展。在美国,对工人事故赔偿的态度由拒绝到支持,经历了整个工业化早期,始得缓慢地确立了工人事故赔偿的模式。事故赔偿模式虽然能够为事故预防提供足够的激励,但是却难以在企业负担和工人利益保护之间获得平衡,也难以突破事故赔偿的局限性。
  二、我国工业事故治理的私法规则与制度现状
  一百多年前,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德国和美国采取不同的路径治理棘手的工业事故问题,伴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工业事故问题得到了有效的治理。在我国无论目前从工业所处的时期,还是从工业事故的严峻程度来看,我国现阶段都面临着德国和美国工业化初期相同的问题。我国目前理论上可以为工业事故损害提供供给的制度包括侵权法、商业保险、社会保险、社会保障等制度。但是,这些制度在已经发生的工业事故中的效用亟须探讨,具体包括制度本身所起到的作用,以及相互之间的作用关联。
  以2007年11月发生的河南省平顶山煤业有限公司矿难的赔偿为例,遇难的12名矿工中,有8名为正式职工,4名为农民工,通过的是劳务派遣方式。在赔付时,都得到了丧葬补助金、工伤死亡补助金、意外伤害保险金、安全互助金、困难救济金、重大事故慰问金等共计26万余元,其中的安全互助金为职工自己缴纳。除此之外,在这12个遇难家庭中,有的还签有解决子女人学、就业的协议,有的签有解决住房问题的协议,不一而足。{14}
  从该案例中,可以发现我国工业事故赔偿中的情况非常复杂,不仅存在因工业事故受害人身份上的差异而导致法律适用上的区别对待,也存在损害赔偿的各种不同形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n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根据该条规定,工业事故赔偿依照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进行划分,雇员根据其身份的不同而获得不同的赔偿。有资料显示,中国目前煤矿企业从业人员基本为农民工,煤矿每年死亡人数接近6000人。{15}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框架,应当对适用的侵权法规则及工伤保险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See Lawrence M. Friedman, A History of American Law[M], Touchstone Press,2nd ed. 1985:300-302.

{2}See U. S. Census Bureau, 2002 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R],2002: 80.

{3}See Federal Office of Statistics, Statistical Yearbook 2003 for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R],2003:442.

{4}See Arthur von Mayer, History and Geography of the German Railroads[M],Steiger Press, 1984:259-260.

{5}See Colleen A. Dunlavy, Politics and Industrialization: Early Railroad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Prussia[M],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4:163-164.

{6}See John M. Kleeberg, From Strict Liability to Workers’ Compensation in Germany[J],36 N. Y. U. J. Int’l L.&Pol.53.

{7}See Greg Eghigian, Making Security Social: Disability, Insurance, and the Birth of the Social Entitlement State in Germa-n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0:26.

{8}[美]约翰·维特.事故共和国[M].田雷,译.上海:三联出版社,2008.

{9}See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The Common Law, Dover Publications, 1991:94-95.

{10}45 Mass. (4 Met.)49 (1842).

{11}[美]霍姆斯.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M].明辉,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12}See Eliza K. Pavalko, State timing of Policy Adoption: Workmen’s Compens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1909-1929[J],Am. J. Soc.,1989:592-596.

{13}[美]罗伯特·考特,托马斯·尤伦.法和经济学[M].史晋川,等,译.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14}网易财经.矿难赔偿标准须统一[EB/OL]. http://money.163.com/08/0402/20/48170QJV002524SC.html.

{15}人民日报.矿难赔偿[EB/OL]. http://www. people. com. cn/GB/paper1787/13697/1225211. html.

{16}[美]伯纳德·施瓦茨.美国法律史[M].王军,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132.

{17}新华网.40万元能否成矿难赔偿新标准[EB/OL]. http: //news. xinhuanet. com/comments/2009-09/29/content_12123905. html.

{18}新华网.企业发财政府发丧:不正常现象的不正常解决[EB/OL]. http://news. cn. yahoo. com/05-09-/1308/2ex2n_1.html.

{19}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拒保职业与免责活动[EB/OL]. http: //shop. pingan. com/baoxian/mianze. shtml.

{20}齐卫军,王永莲.煤矿矿难治理的经济学分析[J].当代经济,2007(8):12-13.

{21}曹建军.红外光幕在机床设备安全防护中的应用[J].中国仪器仪表,2008(9):72-74.

{22}159 F. 2d 169(2d Cir. 1947).

{23}王泽鉴.侵权行为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37.

{24}[美]盖多·卡拉布雷西.事故的成本[M].毕竞悦,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1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5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