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运用法律武器 取缔邪教组织
【英文标题】 Banning reactionary secret societies with legal arms
【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分类】 法理学
【文章编码】 1003—126X(1999)06—0003—08【期刊年份】 1999年
【期号】 6【页码】 3
【摘要】

“法轮功”是邪教组织。运用法律武器,取缔邪教组织,既是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也是依法治国的基本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是顺乎民心、合乎法治、维护大局、保护人民的重要举措,对于我们更加准确、有力、坚定地同“法轮功”邪教组织作斗争,具有重大的意义。为此,本刊特组织了本期笔谈,旨在从法律的角度进一步揭批“法轮功”邪教组织。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482    
  认清“法轮功”邪教本质依法惩治邪教活动
  山东省法学会会长、省司法厅厅长梁德超:本世纪以来,世界各地出现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邪教组织。这些邪教组织往往谣言惑众、敛财骗色、投毒放火、致死人命、无恶不作。在其煽动下,各种惨剧相继发生。世界各国政府都在采取措施,加大对邪教组织的打击力度。
  李洪志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从它的种种歪理邪说和所作所为来看,同世界其他各地存在的邪教组织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是大肆宣扬“元神不灭”、“万物有灵”、“生命神创”,以及什么“开天目”、“植物的心灵感应”等反科学的邪说;二是炮制“人类罪恶论”,否定和诋毁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鼓吹“人生宿命论”,断言人类的前途将面临一场万劫不复的“大劫难”;三是宣扬“末世论”和“地球爆炸论”等反社会的荒谬理论,恶毒污蔑和全面否定我们的社会,制造思想混乱和社会恐慌;四是宣扬“政府无用”,鼓吹“法轮大法至上”,否定政府权威,企图把“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变成能够与党和政府相抗衡的政治势力。“法轮功”组织所具有的上述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罪恶实质,毫无疑问是一种邪教组织。
  “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仅违反了我国的根本大法——宪法,而且违反了《社团登记管理条例》、《集会游行示威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和《出版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特别是违反了我国《刑法》第290条关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冲击国家机关,第296条关于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举行集会、游行、示威,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第300条关于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蒙骗他人,致人死亡,诈骗钱财等规定,已经构成犯罪,必须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是非常必要、十分及时的,这两个规范性文件为我们惩治“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犯罪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
  目前,揭批“法轮功”的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对“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的滋生和蔓延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思考。邪教产生的根本原因是物质与精神之间的巨大反差。所以,我们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坚持两手抓,在搞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切实搞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在深入持久开展唯物论和无神论教育,树立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倡导科学精神,反对愚昧和迷信等活动的同时,应着重抓好以下两项工作:
  一是要讲政治,努力提高政治敏锐性。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但同时也要讲政治,讲正确的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纪律、政治鉴别力和政治敏锐性,为发展经济提供更有力的政治保证。如果我们忘记或忽视这一点,那么,党的基本路线就难以得到全面的贯彻执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就会受到干扰和破坏。“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的产生和蔓延提醒我们,一定要深刻认识和理解邓小平同志关于“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这一论断的重大意义,认真实践江泽民同志提出的“必须坚持讲马克思主义的政治,讲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讲实现、维护和发展人民群众利益的政治”的要求。
  二是要坚持依法治国,加强社会管理。坚持依法治国,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坚持法治,坚持以宪法和法律为准绳处理国家和社会事务,是避免主观随意性,有效化解矛盾,提高国家管理水平的根本手段。“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之所以会从初始阶段一般意义上的社会偏离行为发展到后来的反社会、反政府行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没有从宪法和法律的高度去分析认识它的性质,及时果断地依法加以取缔。这也提醒我们,依法加强社会管理,一方面要加强立法工作,建立健全有关的法律法规,依法加强对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管理,把我们提倡的先进思想、道德原则融入科学和有效的社会管理之中,使自律与他律、内在约束与外在约束、软约束与硬约束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扶正祛邪、扬善惩恶的良好社会环境;另一方面,要加强法制权威,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依法办事意识,善于用法律对照和规范自己的行为。来自北大法宝
  山东省法学会副会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孟昭科:“法轮功”组织的发展和蔓延对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构成了严重威胁。“法轮功”组织不仅在思想上欺骗和毒害练功者,而且在组织上对练功者进行控制。他们借用练功的形式,竭力发展组织机构,形成了从北京到许多地方的一套严密的组织网络体系,同我们党争夺群众,甚至打入了我们一些党政机关甚至要害部门。近年来,“法轮功”组织在各地兴风作浪,制造和传播谣言,频频挑起事端,动辄蒙骗、煽动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到党政机关和新闻单位非法聚集,以“上访”的名义向党和政府施压,严重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破坏社会稳定。他们还变换手法,隐蔽骨干,窃取情报,组建所谓“第二梯队”,准备与党和政府长期抗衡。事实表明,“法轮功”对于社会秩序的扰乱和破坏,是一种组织力量的扰乱和破坏,如果不及时、有力地制止其非法活动,极有可能动摇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基础。“法轮功”组织不仅在境内发展和蔓延,而且还向境外延伸。特别是利用境外某些传媒和互联网制造舆论,扩大影响,企图仰仗境外敌对势力对我施压。境外敌对势力对其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认为“法轮功”组织是一个可以为他们利用来对我国进行干扰、渗透和颠覆的力量。可以说,“法轮功”问题的产生,是有深刻的社会背景和国际政治背景的。
  因此,我们与“法轮功”组织的斗争,是一场事关大局的政治斗争。人民法院作为国家的专政机关,充分运用法律手段,维护社会稳定是其重要职责。对组织和利用“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犯罪的案件,人民法院将严格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区别不同情况,进行严肃认真的处理。对构成犯罪的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和骨干分子,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自首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要把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作为一项重要任务长期坚持下去,夺取揭批“法轮功”斗争的全面胜利。
  山东省法学会副会长、济南军区军事法院院长陈怀军:邪教是欺骗蒙蔽人民、危害社会的毒瘤。国际上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能容忍邪教的蔓延。世界各国政府对邪教组织都是采取高度警觉、严密防范的态度,一旦发现有违法犯罪活动就坚决取缔。
  李洪志和他操纵的“法轮功”组织,用歪理邪说腐蚀人们的思想,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安定,对抗国家法律,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已经成为一股颇具影响的邪恶势力,构成了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的严重危害。运用法律武器,取缔“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既完全符合国际惯例,又是维护公民的基本人权,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的正义之举。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一贯坚持严厉打击邪教组织及其违法活动。在建国初期,打击了“一贯道”、“九宫道”、“同善社”等反动会道门;1979年制定的《刑法》规定了对利用封建迷信进行危害国家和社会活动的刑罚;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又增加了“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等。在我们与“法轮功”邪教组织进行斗争的重要时刻,全国人大常委会又颁布了《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解释》。“两高”的《解释》把《刑法》的有关罪名进一步具体化,同时还对“情节特别严重”作了具体解释,对有自首、立功表现和受蒙蔽、胁迫参加并已退出或不再参加活动的人员作出“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和“不作为犯罪”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和“两高”的《解释》非常及时和正确,对于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利益,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严厉打击邪教组织特别是“法轮功”邪教组织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同时,也充分体现了依法治国的法治精神,表明我国法制建设的不断发展和完善,标志着我国依法解决包括邪教在内的比较复杂的违法犯罪行为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彻底取缔邪教“法轮功”坚决维护宪法尊严
  山东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鲁士恭:“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活动直接破坏了我国宪法。首先,“法轮功”违反我国宪法的根本精神。我国宪法是人民根本意志和利益的集中体现和反映,是对人民权力(利)及其实现形式、途径的庄严确认和有力保障;而“法轮功”是反人类的、蔑视人民的,它的宗旨及其实践是违反人民根本意志、损害人民根本利益和敌视、破坏人民权力(利)及其实现的形式——国家政权的。其次,“法轮功”直接敌视和反对我国宪法所确立的四项基本原则。“法轮功”利用异端邪说欺骗、愚弄群众,妄图以此取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法轮功”头子李洪志鼓吹惟有“法轮大法”才是拯救全人类的“超常大法”,让人们只信“法轮功”,摒弃其他一切思想。“法轮功”还散布共产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无用,反对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并连续组织其信众制造事端,围攻党和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国家政权,进而主宰国家。李洪志不厌其烦地胡吹要“往高层次带人”,口口声声要把信众带往“法轮天国”,其目的昭然若揭。第三,“法轮功”直接违反和破坏我国宪法的各项规定,更是不胜枚举。(1)宪法规定,公民和一切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国家维护社会秩序,制裁危害社会治安、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的犯罪活动。而李洪志的“法轮功”组织,既不按照法律规定预先进行登记、经批准后建立,且违法建立后,又几十次组织“法轮功”信众围攻党政机关、新闻单位、教学机构等,破坏工作秩序,危害社会治安,非法出版反动书刊,进行其他非法经营活动,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还用邪教之类的精神鸦片毒害信众致死人命。(2)宪法规定,国家通过普及理想、道德、文化、纪律和法制等教育,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而李洪志却鼓吹“世界末日论”、“地球爆炸论”等邪说,散布极其怪诞、落后、反动的言论,瓦解人们的意志,破坏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3)宪法规定,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保护人民健康。李洪志却让人们用“法轮功”抵制医学治疗,导致大批信众致残致死,损害人民健康。(4)宪法规定,国家发展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出版发行事业。而李洪志的“法轮功”组织却编造迷信妄说的书籍、录音录像制品等,愚弄、控制信众,诈骗钱财,破坏社会主义文化事业。(5)李洪志还妄图利用我国宪法关于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以及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为其非法组织“法轮功”及其非法活动进行诡辩。我国宪法虽然规定了公民享有上述权利,但同时又规定,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而李洪志的“法轮功”是以损害国家、社会、集体和绝大多数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权利为目的的,“法轮功”头子及其骨干们的言行也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并且“法轮功”打着宗教的旗号进行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反科学、反法制的活动,不仅与真正的宗教毫不相干,而且是反宗教和破坏宗教信仰自由的。(6)“法轮功”违反和破坏宪法的言行多多,例如,它们违犯宪法规定“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公民必须保守国家秘密”、“遵守公共秩序”等等。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法轮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违宪、抗宪、反宪的邪教组织,我们必须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解释》为武器,彻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积极防范和严厉惩治它们的犯罪活动,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宪法的尊严,保证宪法的实施。 装完逼就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48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