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浅谈“携带凶器抢夺”认定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英文标题】 Several Questions in Defining “Snatching With Lethal Weapon”
【作者】 姜翠玉【作者单位】 山东公安专科学校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凶器;主观目的;携带;数额
【文章编码】 1003—126X(1999)04—0044—4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4
【页码】 44
【摘要】

新刑法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抢劫罪处罚。而对“携带凶器抢夺”的理解却存在很大的分歧,这直接影响了法律的适用。本文在剖析了各种不同观点的基础上,主要从凶器的认定、携带一词的理解、携带凶器抢夺与直接抢劫的区别等方面,对“携带凶器抢夺”在理论上的理解及实践中的把握谈了自己的看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490    
  新刑法第267条第2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263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即携带凶器抢夺的行为依照抢劫罪定罪处罚。实践中正确认定“携带凶器抢夺”,对该行为的定罪量刑有着重大意义。
  一、凶器的认定
  要正确认定凶器,必须首先明确凶器的概念。一种观点认为,凶器是行凶时所用的器械;另一种观点认为,凶器是指专门用于行凶的器械,即管制刀具、枪支、爆炸物等;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凶器就是一切可以用于行凶的器具。笔者认为上述三种观点皆有不妥之处。第一种观点虽对凶器的理解有其合理的一面,即对于已经发生的行凶案件,通常称行凶时所用的物品为凶器,但该观点却未能包括携带某种物品欲用其行凶却未行凶的情形;第二种观点则无法解释何种凶器是专门用于行凶的,如果认为专门用于行凶的物品仅仅是管制刀具、枪支、爆炸物等,就会人为地限制凶器的范围,不利于打击犯罪;第三种观点只是片面强调了相关物品可以用于行凶这一用途,但却忽视了可以用于行凶的物品其用途的多样性。即使通常用于行凶的三棱刮刀也可以用作修理,更不必说一些日常生产生活用品了。如一根绳子或者鞋带,既可以用它勒死人,又可以用它捆扎东西。可见,将一切可以用于行凶的物品一概认定为凶器是不科学的。笔者认为,在定义凶器时,要引入行为人的主观内容。具体地说,所有可以用于行凶的物品,只要没有用于行凶的目的,它就只是普通的物品,即使通常用于行凶的物品也不能成为凶器。如一屠户甲委托乙为其购买匕首用于屠宰,乙在归途中遇到一披金挂银的女子,遂趁其不备,将女子背包抢走。乙当即被众人抓获,并从其身上搜出匕首一把,有人便据此认定乙携带凶器抢夺。笔者认为,本案中乙在主观上并没有将匕首视作抢夺的凶器,也就是说他没有把匕首用于行凶的目的,就抢夺而言属无意携带,该匕首不能被认定为凶器。反之,如果主观目的是用于行凶,即使随身携带的是水果刀、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塑料袋、绳索和棍棒,也都可以转化为凶器。可见主观方面有无将某种物品用作行凶的目的,对定义凶器是至关重要的。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凶器是指已经用于或意欲用于行凶的一切可以用于行凶的物品。
  司法实践中,对于已经用于行凶的凶器在认定上是比较容易的,但对于犯罪嫌疑人未使用其携带的可以用于行凶的相关物品,能否认定为凶器,却是比较困难的。关于这一问题,理论界也存在着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应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认定,若在供述中交待曾携带凶器抢夺,无论是否查获凶器,都应视为携带“凶器”抢夺;另一种观点认为,应根据当场查获的可用于行凶的物品认定,只要犯罪嫌疑人实施了抢夺,并当场从其身上查获了可用于行凶的物品,就应认定携带的是凶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要根据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及当场查获的可用于行凶的物品等其他证据,全面考察其是否携带“凶器”。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仅凭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予以认定,容易出现偏差;第二种观点仅根据公安机关现场查获的可用于行凶的物品予以认定,忽视了对行为人携带相关物品主观目的的考察,易导致客观归罪。笔者认为正确的做法应当是把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和其他证据结合起来认定。一件未曾用于行凶的普通物品,要转化成凶器,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该物品可用于行凶;二是行为人有用其行凶的主观目的。其中,前一点判断起来并不困难,棘手的是要证实行为人有用其行凶的主观目的,这就必须将口供和证据结合起来加以证实。如果犯罪嫌疑人供述携带相关物品意欲作为凶器使用,并有当场查获的物证或者其他的证人证言相佐证,就可以认定其携带的物品为凶器;如果当场没有查获“凶器”,犯罪嫌疑人又不予供述,但有其他证人证实犯罪嫌疑人曾携带凶器抢夺,也应予以认定。如甲欲抢夺某金店中的首饰,临行前,甲告知好友乙他要携带匕首备用,且乙亲眼见到甲将一把匕首别在腰间。甲在实施抢夺后的第三天被公安机关抓获,作案后甲矢口否认曾携带凶器抢夺。在本案中,因有乙和金店售货员证实其携带匕首,并有乙证实甲有用匕首行凶的主观目的,因此,应认定甲携带“凶器”抢夺,这体现了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证据原则。如果案发时当场查获犯罪嫌疑人携带了可用于行凶的物品,但他否认携带的是凶器,那么,犯罪嫌疑人只要能对随身携带相关物品的原因、目的和用途作出合情合理的解释,根据罪刑法定原则的要求,疑罪从无,故而应保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汪海燕.认定“携带凶器抢夺”要注意的几个问题(N).人民法院报,1999—2—11.

{2}贾冬梅,刘纲.刑法中“携带凶器”的认定(J).检察院和被害人的近亲属在告诉才处理案件中的法律地位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4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