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征与思考
【副标题】 基于十四个已决案例的实证分析
【英文标题】 Characteristics and Thinking of the Underworld Property Organization Crime in Shanghai
【作者】 金泽刚李炳南【作者单位】 同济大学法学院上海市公安局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保护伞;入境发展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2
【页码】 60
【摘要】

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称霸一方,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危害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本文结合上海地区发生和处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分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成员构成及区域特征等问题,并重点研究了“保护伞”是否作为犯罪构成要素及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是否有存在必要的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653    
  一、问题的提出黑社会性质组织,通常是以暴力、威胁等手段,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百姓,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危害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自1997年刑法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以来,各地司法机关打击处理了一大批此类犯罪。但基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是1997年刑法新规定的罪名,理论上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存在不同的认识,打击此类犯罪的界限和力度在不同案件中并不一致。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几年前重庆的“打黑”就有“黑打”之嫌。
  就上海地区而言,由于上海滩曾经也是旧中国“黑社会”的一块领地,在1997年刑法实施后,这个问题令人联想,比如,如今这片土地上还有“黑社会”犯罪吗?事实上,新刑法实施后,上海也处理了一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那么,这些犯罪呈现什么样的特征,是否有传统黑社会犯罪的影子或者其他特殊性呢?为此,笔者试图结合上海地区发生和处理的此类案件,对此问题予以分析研究。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上海地区已决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案件主要集中在2000年至2009年间,相关判决书共14份。自2010年至今,未见有这方面的司法判决。[1]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十年的打击对于维护上海的社会治安起到了很好的治理效果。
  总体来看,上海地区打击处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在全国并没有产生重大的影响,但它们仍然是上海司法史上不可忘却的重要的一页。为此,我们有必要围绕这14起案件进行具体的分析研究,寻找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征,从而再现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的轨迹,并对有关争议问题加以探讨。
  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
  (一)人数初具规模
  黑社会性质组织人数的多少,所产生最直观的反应就是犯罪组织能量的强弱。在这14起案件当中,黑社会性质组织平均人数12人,其中最少的为4人(除一起案件以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判处,被告人为1人),最多的达20人。上海地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人数并不像其他地区那样动辄数十人甚至上百人,比如贵州六盘水涂家帮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这一方面,说明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尚处于一种比较初级(或者低级)发展的阶段,成员并不多,也没有大范围纠集和集合;另一方面,也说明上海地区尚不足以形成大规模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同时还说明司法机关对于此类犯罪的严密监控,将它们防治和消灭在萌芽状态。但是,它们的平均规模也不小,一旦形成,规模的壮大速度和下线的发展速度也不容小觑,会造成“滚雪球”的效应,势必对上海地区的社会治安构成威胁。
  (图略)
  图1
  (二)组织结构完善而严密
  组织结构完善而严密,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根本性和标志性特征。通过分析这14起案件,大多也都反应出了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稳定、层次清楚、分工明确等特征。在具体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时,首要分子和骨干成员起主要作用,具体作案的还有一般成员,构成一种“领导者—骨干成员—一般成员”的塔式结构。该种黑社会性质组织体现的是一种高度的组织化,而并非为了实施犯罪而临时纠集在一起的团伙犯罪,策划、组织、分工和具体执行步骤非常明确,使得犯罪成功率大大增加,给侦破工作带来极大难度。
  以甘强龙案为例,被告人甘强龙自2003年来到上海后,从事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开赌博游戏机房等非法经营而聚敛钱财,以提供工资、食宿等手段网罗其同乡,并直接指挥被告人范庆梁、吕承科和蔡猷寿,再由其通过被告人叶章新、江建平、郑进及范英健、吴新泉、黄秀才、曾智军等人纠集他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以甘强龙为组织者,范庆梁、吕承科、蔡猷寿为骨干成员,叶章新、江建平、郑进等10余人参加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自2005年至2008年6月间,这伙人在上海市嘉定区有组织地进行绑架、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持有枪支等犯罪活动,在嘉定地区称霸一方、为非作歹,严重侵害了公民人身、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生活秩序。
  (图略)
  图2
  (三)组织内部制定帮规
  为了提高非法获利的效率,强化组织内部成员的犯罪意识,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都有一套本组织成文或不成文的帮规,它是一种无形的制约力量,使犯罪组织的日常管理更加有序,增强了组织成员间的凝聚力,维系组织的共同利益。
  以藏强案为例,首要分子藏强为维护自身经济利益和约束团伙成员,制定了“不准以下犯上;团伙成员不准吸毒,吸毒就开除;不准贪污毒品、毒资,不能丢毒品,丢毒品要赔钱;不干活没有工资,不准发私货;打架时要一起帮忙,不准女人碰钱”等多条组织规矩,并对所谓违规的团伙成员王志刚实施殴打和赶出组织,对马宝明等人扣工资惩罚。帮规的制定,一方面不断强化首要分子藏强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成为了约定俗成的“组织纪律”,进一步强化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自我保护能力。
  (图略)
  图3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构成
  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一种特殊的团伙型犯罪,其结伙时间较长,且相对稳定;内部成员本着共同的违法犯罪目的,纠集在一起,因此,它并不像其他犯罪,行为人来自各行各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往往有相似的教育背景、职业经历和社会背景。通过对14起案件的分析,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特征分析如下:
  (一)成员年龄分布和受教育状况
  14起案件被告人共计172人,从成员年龄分布来看,31~40岁年龄段人数最多,达到113人。说明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多为青壮年人群,这类人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涉及的暴力行为能够积极参与实施;且,有丰富的违法犯罪经验,反侦查能力较强。
  (图略)
  图4
  另外,从成员文化程度分布图来看,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受教育状况呈现如下特征:第一,受教育状况普遍偏低。初中及以下学历占87%;高中学历占12%;大学学历最少,仅1%。根据教育资源分配与占有状况来看,犯罪组织成员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极易形成对主流社会和个人处境不满的情绪。第二,初中文化程度比例最高。说明,犯罪组织成员在接受完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大多都未进一步接受高中甚至是高等教育,道德感相对较低,普遍存在愚昧、无知、盲从、讲义气的心理情感;组成成员相似的教育背景,使他们更快地结合起来,组织扩充速度加快。
  (图略)
  图5
  (二)成员职业分布和户籍(或国籍)情况
  从下图可以看出,无业人员和农民占绝大多数,分别占总人数的62%和20%。一方面,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城市中无业、失业人员增加,这部分群体长期处于闲散状态,极易被犯罪组织收纳,成为犯罪组织一员,靠违法犯罪获得收入,“快速”解决他们的生存难题。另一方面,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涌入上海,同乡、同村聚集在一起,由于学历、技术低下,加上就业大环境紧张——工作难找,使得他们一旦加入犯罪组织,就难以脱身。
  不过,就查处的14起案件来看,涉案的国家工作人员仅为1人,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保护伞是否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必备特征?是“保护伞”尚未在上海地区完全撑起?对这个问题,后文再作专门讨论。
  (图略)
  图6
  从犯罪成员户籍(国籍)来看,上海本地人为41人,占24%;外来人员130人,占76%,外来人员为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主力军。户籍(国籍)构成情况可以说明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外来人员所占比例较高。这与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人口流动不无关系,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向沿海发达城市涌入,完全印证了学界的主流观点:农民和下岗失业人员将日益成为有组织犯罪强有力的后备军。[2]而在外来人口构成中,犯罪组织成员以安徽、江苏和福建籍居多,原因在于地域差距不大,犯罪成本相对较低。
  其次,同一案件中同一户籍成员居多,多为亲戚、同乡关系,形成了一种“家族型”犯罪组织。同乡型、家族型黑社会性质组织,相比较于其他类型的犯罪组织,具有更强的稳定性和内聚性,持续时间往往较长,且犯罪得逞率高。以过祖桂案为例,2002年2月至2006年6月期间,被告人过祖桂以乡情和亲情为纽带,以共同的经济利益为基础,先后纠集了过家兄弟,又以经济利益等手段控制手下司机、小工,形成了以其为首要分子,以被告人过祖飞、过锋、过喜、过远为骨干,并有被告人单梅、张红卫、过德超、曹龙、过家云、陈龙、过迎接、朱红旗等人参加的家族型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期间,该犯罪组织为了非法牟取经济利益,在上海市江场路、北郊站地区货运经营中违法经营、欺行霸市、大肆敛财,建立了较强的经济势力。同时,该组织为了称霸一方,还以暴力威胁为主要手段,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有组织地实施了暴力违法犯罪活动20余起,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第三,境外黑社会组织渗透情况尚不严重。在14起案件中,仅有一名台湾籍的被告人,并以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判处;另一起案件存在受澳门“大圈帮”黑社会势力影响的情况。
  (图略)
  图7
  (三)成员前科情况从犯罪组织成员前科统计数据来看,无前科的人数占总人数的78%,所占比例较高,这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品行败坏、劣迹斑斑的形象有出入;但是,在14起案件中,有7起案件的主犯有前科,且4人为累犯,说明多次的法律制裁尚不足以给他们带来心理上的威慑,他们在思想上并没有得到改造。其次,这部分具有前科的人员,前科所涉罪名大多是抢劫、寻衅滋事等暴力性犯罪,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后变本加厉,众多带有前科的不法之徒组成的犯罪组织,能量巨大,社会危害性倍增。
  (图略)
  图8
  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手段、目的和区域性特征
  违法犯罪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手段,通过分析14起案件所涉及的罪名、行业和场所,来分析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特征。
  (一)犯罪手段——显性暴力与隐性暴力均有呈现
  这14起案件,从涉及的罪名分析,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所占比例较大。根据排名前五的罪名来看,上海黑社会性质犯罪大多呈现出暴力性质,“暴力开道,刀枪说话”,这往往是犯罪组织起步初期的特征——笔者称为显性暴力,即使用暴力、威胁手段,或以暴力、威胁手段为后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图略)
  图9
  (说明:图9中横轴——1为故意伤害罪;2为聚众斗殴罪;3为寻衅滋事罪;4为敲诈勒索罪;5为非法拘禁罪;6为非法持有枪支罪;7为贩卖毒品罪;8为非法运输枪支、弹药罪;9为绑架罪;10为故意毁坏财物罪;11为强迫交易罪;12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13为行贿罪;14为妨害公务罪;15为赌博罪;16为故意杀人罪;17为偷税罪。)
  例如高云松案,被告人高云松指使手下,在上海晟隆技术学校、上海电机厂技工学校内吸收学生加入“天龙帮”,向学生收取保护费,并纠集学生外出打架,当有学生退出时,高云松又亲自出面威逼利诱。在收取保护费过程中,遇有被害人拒绝的情形,往往采取极端暴力手段,对被害人进行砍打,甚至利用锐器对被害人进行割刺,造成被害人伤亡的恶性后果。
  另外,随着犯罪组织规模的扩大,经济实力的雄厚,“枪支、弹药”类的犯罪出现在了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相比于传统的管制刀具,枪支的危险性更高,虽然所涉及的罪名是非法持有以及运输、贩卖枪支,但是犯罪组织一旦利用枪支弹药进行帮派之间的火拼,或者利用枪支弹药作为获取经济利润的形式手段,残害无辜百姓,那么,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外,部分案件呈现出新的特点——隐性暴力。虽然,传统的暴力手段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进行原始资本积累的手段,但是一些新的特征的出现,也应当加以关注。例如杨龙根案,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垄断张家港方向长途客车,牟取经济利益为目的,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除采用殴打驾驶员、乘客的一般显性暴力手段外,还采取扣通行证、关照售票房不售票、放空车、赶乘客下车或由其手下利用查车、罚款等手段进行刁难,迫使就范。排除显性暴力因素,如果单纯的隐性暴力,势必增加公安机关查处的难度。
  (二)犯罪目的——谋取非法经济利益——从绝对违法到合法敛财过渡
  如果说违法犯罪是黑社会组织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手段,那么“敛财”就是他们的根本目的。从14起案件所获得的数据来看,上海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获利途径,主要存在放高利贷、开设地下赌场、贩卖毒品、替公司讨要债务、行业垄断等形式。其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6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