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论司法判决的不确定性
【英文标题】 The Uncertainty of Judicial Decision【作者】 丁以升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司法;判决;不确定性【英文关键词】 judicial; decision; uncertainty
【文章编码】 1001—2397(1999)05—0051—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5
【页码】 51
【摘要】

一般认为,司法判决是确定的,每个案件都存在着“唯一正确的答案”,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事实上,在判决的形成过程中,有多种不确定性因素在发挥着作用,因而,判决往往是不确定的。利决的不确定性主要来源于以下四个方面:即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事实认定的不确定性,司法人员个性的不确定性和其他社会因素的不确定性。

【英文摘要】

It is generally believed that the judicial decision is absolute that every case has “the only correct solution”. this is misleadingly wrong. In effect, a series of factors of uncertainty is contributing to the process in which a judicial decision is taking shape. Consequently, a judicial decision is liable to be uncertain. The uncertainty of a judicial decision results from the following four aspects the uncertainty of the application of law, the uncertainty of the identification of facts, the uncertainty of the individualism of judicial people and the uncertainty of some other social facto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067    
  
  长期以来.司法判决的确定性在学界几乎已成定论。按照通说.首先,法律规范是确定的,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一文中,马克思曾过说:“法律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通的规范。”{1}其次.案件事实也是确定的.其理由是:案件事实是已经发生的、客观存在的事实.只要遵循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就一定能够查明。所谓处理案件的过程.就是把确定的法律规范适用于确定的案件事实的过程,因而,一定能够得出确定的判决结论。这种观点包含着一种被人们普遍接受的看法,即每个案件都存在着“唯一正确的答案”。不过,这是错误的,在判决的形成过程中,总有多种不确定性因素在发挥着作用,因而,判决往往是不确定的。所谓“唯一正确的答案”一般并不存在。
  一、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
  在正常情况下,法律适用是以法律规则作为依据的,而法律规则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明了,其确切含义往往难以把握。法律规则是对人类行为一般特征的概括,具有一定的抽象性,把这种抽象的、一般的法律规则适用到具体的、千差万别的案件之中.极有可能会碰到一些棘手的问题。最常见的问题是.案件事实中的某些细节特征在法律规则中找不到相应的规定.或者虽有规定,但二者之间不完全吻合。此时,司法者要把自己假想为立法者,对这些细节特征进行概括,以解决法律规则的适用问题。就我国目前的司法实践而言,这个问题相当突出。由于我们历来讲究立法的简洁明快,甚至奉行立法宜粗不宜细的原则,法条相对简单,适用难度自然增大。另一个常见的问题是.法律必须保持一定的稳定性,而社会现实是不断变化的,因此,已经制定的法律规则经常落后于社会现实,无法有效地应对现实中出现的新情况或新问题。此时,法律适用应该体现出某种程度的灵活性,司法者需要对既存的法律规则隐蔽地加以“修改”,而不能机械地照搬“过时”的规则。我国当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这个问题十分突出。{2}
  法律规则是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但对法言法语的理解,往往会因人而异。这也是“人们看的是同一个东西,但看到的却是不同的东西”之故。如对美国宪法中有关“种族平等”一词的理解,在著名的布朗案判决之前,人们的看法是“隔离才平等”;在该案判决之后.人们的看法则完全相反,认为“不隔离才平等”。问题还在于,许多法言法语的含义本身就是模糊不清的,出于立法技术上的考虑,立法者经常有意使用某些模糊性语言,诸如“正当利益”,“合理价格”、“情节严重”等等,对这类语言的含义,必须分别具体情况加以确定。
  对于法律规则及其文字表述存在的上述问题,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法律解释予以解决。但是,法律解释活动几乎是一种“准立法活动”,解释出来的意思未必就符合法条的本意,二者之间甚至还有明显的冲突。特别是在一个法律解释机制不健全,法律解释技术不发达的国度,情况就更是如此。在我国当前的司法实践中,“两高”的司法解释作用甚大,但“两高”的司法解释与法律条文的本意之间以及“两高”的司法解释彼此之间,都存在着不少的矛盾。
  在法律适用活动中,还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现有的法律规则之间存在着矛盾,或者现有的法律规则不周延,对某些问题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面对这种情况,司法者应求助于法律原则。但法律原则本身就是高度抽象的,无法直接适用于具体的案件。当司法者依据法律原则处理案件时,他必须要经历一个中间环节,即从法律原则中推演出一条法律规则。真正作为处理案件依据的并不是所谓的法律原则,而是他刚刚创造出的那条法律规则。这个中间环节极容易被人们所忽略,因而,这个环节所包含的不确定性也往往容易被忽略。
  在判例法国家,处理案件的法律标准主要是判例,这里面的不确定性成分要更多一些。判例的选择和适用比法律条文的选择和适用的随意性更大。美国法学家凯尔里斯曾提醒人们,无论法官、法学教授还是评论家,都忽略了这样一些问题:法院如何决定遵循哪个先例?法官们如何看待模棱两可的先例?先例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律师要花那么长时间谈论先例?在判例法国家,判例数量庞大,而且有不少判例是相当“古老”的。把一个产生于马车时代的判例适用于汽车时代发生的案件,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运用判例处理案件,法官的思维同样要经历一个中间环节,即先从判例中推导出一条具体的法律规则,然后才能作出判决,这无疑会加剧判决的不确定性。
  二、事实认定的不确定性
  案件事实的认定是形成判决的基础。但是,囿于人类认识能力的限制和诉讼活动独特的运作规程,真正作为判决基础的事实并非案件的客观事实,而仅仅是法律事实,客观事实能在多大程度上进入审判程序本身具有或然性。就是说,案件事实的认定具有不确定性。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人们对客观事实的认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在特定的条件下和特定的环境中,人们对客观事实的认识只能达到一定的广度和深度,而不可能穷尽其一切方面。人们所认知的事实,只能相对地接近客观事实,而不可能完全等同于客观事实。列宁曾指出:“如果有客观真理,那末表现客观真理的人的表象能否立即地、完全地、无条件地、绝对地表现它.或者只能近似地、相对地表现它?{3}司法活动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是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借助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等各种证据来进行的,不可能完全符合事实真相。案件事实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人们无法让时间倒流,以便向司法者展示“事实真相”。在案件进人审判程序时,有的证据已经灭失,有的证据已经被“搀假”,有的证据则真假难辨,依据这些有欠缺的证据自然不能恢复事实的本来面目。认定案件事实,显然不如听录音机或看录象那样直观、轻松。
  按照诉讼法的规定,证据必须具有法律性,必须按法定程序收集和提供,否则,就不能当作认定事实的依据。这种规定,必然导致依法认定的事实与案件的客观事实有一定的出入。例如,当事人未经对方同意而私录的视听资料就不具有合法性,不能当作证据使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处理案件并不是完全“以事实为依据”,而是“以证据为依据”,或者说,处理案件不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而是以“法律事实”为依据。法院对案件事实的审理,不是“审事实”,而是“审证据”;此外,在诉讼过程中,还存在着举证责任问题。一般情况下,当事人应对自己的主张负举证责任.而且必须在法定期限内完成。如果因为某种原因,当事人无法完成举证任务,或者不能在法定期限内完成举证任务,他所主张的事实就会被认定为不存在。但是,从客观上讲,这种事实未必就真的不存在。法律上的这些规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事实认定的不确定性。
  我国过去的诉讼制度和诉讼理论要求法院查明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M).北京:17.

{2}朱景文.对西方法律传统的挑战—美国批判法律研究运动(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1996.297.

{3}列宁.列宁选集(2)(M).129.

{4}(美)弗兰克.法律与现代精神(M),纽约:Anchor图书公司.1963.120.

{5}沈宗灵.现代西方法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341.

{6}(美)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哲学及其方法(M).华夏出版社,1987.142.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7}(美)德沃金.认真对待权利{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4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06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