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审判中心主义及其对刑事程序的影响
【英文标题】 Principle of Trial—centered Criminal Procedure and Its Legal Effects
【作者】 孙长永【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审判中心;无罪推定;传闻证据;起诉状一本主义
【英文关键词】 Trial—centered,Presumption of Innocence,Hearsay,and the Indictment—only Doctrine
【文章编码】 1001—2397(1999)04—0093—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4
【页码】 93
【摘要】

审判中心主义是法治国家公认的一条基本刑事司法原则,它是民主社会公正彻底地解决政府与个人之间利益冲突的客观需要,对于两大法系的侦查、起诉、法庭审理和上诉程序以及刑事证据法则都有重要的影响。我国诉讼法理论通说承认这一原则,但在现实司法中审判尚未成为刑事诉讼的中心,应当采取有力措施逐步由侦查中心主义向审判中心主义转变。

【英文摘要】

The Principle of Trial—centered Criminal Procedure is justified by the need for fairly resolving the interests conflic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individual,and is widely recognized as an essential rule of criminal justice in international community.It is suggested that China reform the present pre—trial investigation—centered criminal procedure into a new one following this principle through effective measur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112    
一、审判中心主义的含义和理论依据
  审判中心主义指审判(尤其是第一审法庭审判)是决定国家对于特定的个人有无刑罚权以及刑罚权范围的最重要阶段,未经审判,任何人不得被认为是罪犯,更不得被迫承受罪犯的待遇。具体来说,审判中心主义有两层含义:一是在整个刑事程序中,审判程序是中心,只有在审判阶段才能最终决定特定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侦查、起诉、预审等程序中主管机关对于犯罪嫌疑人罪责的认定仅具有程序内的意义,对外不产生有罪的法律效果。正如日本学者指出的,审判程序的核心是法庭审判(即所谓“公审”),在“对立当事人双方到场的情况下公开进行法庭审判,是近代刑事诉讼法的本质要求”,其中心议题是“确定刑罚权之有无及其范围大小”,“这种实体的判断必须经过公审,而且原则上不得以公审以外的程序决定”{1}。二是在全部审判程序当中,第一审法庭审判是中心,其它审判程序都是以第一审程序为基础和前提的,既不能代替第一审程序,也不能完全重复第一审的工作。
  审判中心主义是近现代国家刑事诉讼中普遍认同的一项基本原则,它是司法最终解决原则在刑事诉讼中的具体表现。其理论依据主要有两点:
  第一,这是实行刑事程序法定原则而导致程序法治化的必然结果。刑事程序法定原则在大陆法系国家是与罪行法定原则相伴而生、形影不离的,在英美法系国家则表现为“法的正当程序”原则。其基本内容有两点:一是为了追究犯罪和保障人权,国家应当通过立法明确规定刑事程序,例如大陆法系国家不厌其详地以法典化的方式对刑事程序的基本方面进行具体、周密的规定,就是刑事程序法定原则在立法上的具体表现;二是侦查、起诉、审判机关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损害财产权益等诉讼中的强制措施以及给个人定罪判刑时,必须遵守代议机关制定的反映民众意愿的法律所规定的程序。在法定的程序以外,政府无权对任何人判处刑罚或者使其承受相当于刑罚的待遇。排除法定程序外定罪判刑的可能性之后,在刑事程序的范围内,由于侦查、起诉权力明显地隶属于政府,要防止政府利用强制权力进行政治迫害或者强行推行违背民意的刑事程序,必须以独立的审判权对侦查、起诉权进行有效的制衡,使法院的审判程序成为保护个人权利的屏障。如果审判权受制于侦查、起诉权,或者法院必须屈从于政府的意志,那么,虽然名义上存在“法定程序”,但其实质上不过是政府推行强权统治的工具,甚至成为少数政府领导人推行人治的合法手段(如希特勒统治时期的德国和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这是对个人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严重威胁,是现代法治国家所极力避免的。就这一点而言,审判中心主义是以与现代民主政治相适应的独立、公正的法院制度为前提的。没有一个独立公正的法院,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审判中心主义。
  第二,这是民主社会公正彻底地解决政府与个人利益冲突的客观需要。刑事诉讼本质上是政府权力与个人权利之间最尖锐的冲突,东西方文明在解决这一冲突的大部分时间里并未贯彻法治原则,而是采取了直接体现等级制度和专制权力的“纠问制”形式。在这种纠纷解决机制之下,并不存在一种平等适用于所有人的“法定程序”,即使存在一定的程序规则,它们对于强制性的政府权力也没有真正的约束力,甚至程序本身根本就没有抑制权力的功能,更谈不上在整个程序中贯彻审判中心原则。因此,它是人类历史上最残忍、最不公正的刑事程序制度。这种制度可以一时平息个别、具体的官民之争,但不能消除官民矛盾赖以发生的根源。因此,与政府全面镇压、随意剥夺个人财产、自由甚至生命相对应的,往往是普通民众周期性地甚至是不间断地以暴力手段反抗压迫和剥削,整个社会毫无公正可言,个人的基本自然权利得不到法律上的认可,更缺乏应有的制度性保障,政府权力与个人权利之间的冲突永无彻底解决之日。民主宪政取代专制制度之后,首要任务便是确认“市民社会”的个人权利,使政府权力立足于多数人的意志,并以保障个人的安全和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为基本存在依据。这样,在政府权力与个人权利之间事先就确定了一定的公平合理的界线:政府有义务尊重并保障个人的固有权利,个人有义务遵守政府依法制定的法律和规章。政府如果认为个人触犯了法律,必须通过事先确立的审判程序,由独立公正的法院出面并经过事先确定的公正程序作出权威性的裁决,才能最后对涉嫌的个人权利进行限制或剥夺。这样,政府与个人之间的冲突不仅在形式上“解决”了,而且由于程序本身的民主性、公正性和权威性,这种冲突在实质上得到彻底的平息,其公正的程度使得理智健全的个人无法再以法律外的任何手段对抗政府的强制权力,因而,整个社会的民主性、稳定性得以持久地维持下去,政府能够正常地履行国家管理职能,个人也可以依法自由自在地充分享受各项权利。就这一点而言,审判中心主义乃是公正、彻底地解决政府与个人利益冲突的需要,也是民主宪政体制下政府剥夺个人基本权利所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
  二、审判中心主义对于刑事程序的影响
  审判中心主义虽然是现代法治国家公认的一条基本司法原则,但由于各国的政治民主化程度、司法体制、法制传统、社会条件不同,它在不同的国家以至于同一国家不同历史阶段的刑事司法中都有不同的表现。但是,从总体上说,这一原则对于两大法系的侦查、起诉、法庭审理和上诉程序以及刑事证据法则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一)审判中心主义对于侦查程序的影响
  在刑事司法领域内,侦查程序最先触及到个人的权利,因而审判中心主义的影响也从侦查程序便开始体现出来,但这种影响在两大法系的主要表现不同。在大陆法系,侦查是官方单方面的调查程序,但为贯彻公正原则,传统上强调法官的早期参与,侦查机关除现行犯或紧急情形外,原则上在侦查过程中无权动用强制手段,羁押、搜查、扣押、邮检、监听等侵犯个人自由或隐私权的强制措施,原则上必须经过法官的批准。为查明事实,侦查机关可以排除犯罪嫌疑人的一切妨碍行为,但不得为了获得口供而采取强制措施。英美法系国家的侦查程序则是控辩双方“双向”并进的审判准备程序,带有深厚的“弹劾”制色彩,为贯彻无罪推定原则,侦查机关除非经过法官批准,不得在审判前羁押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因为人身强制措施只限于以保证被告人于审判时到庭为目的,而且期限应当尽可能缩短,以免使被追诉者长期承受罪犯的待遇;被告方在审判前还可以申请法官保全证据,以司法强制力强制有利于自己的证人提供证言。两大法系基于审判中心主义,都承认犯罪嫌疑人在侦查程序中一定程度的主体性,为此赋予其沉默权或者不受强制自证其罪的权利,犯罪嫌疑人对官方为查明案件事实而进行的侦查在法律上不仅没有协助的义务,相反,还有权获得律师的帮助,以保护自己的程序权利,并为审判阶段的辩护作好准备。“口供中心主义”的侦查在两大法系至少在法律上受到共同的摒弃,因为凡是以强制、胁迫或者其它不正当方法获得的口供,在审判阶段均无证据能力。
  (二)审判中心主义对于公诉程序的影响
  公诉是政府正式对特定的个人向法院提出审判请求、要求判处刑罚的行为,因此公诉程序的启动直接威胁到市民社会的个人权利,不能任由政府单方面任意决定。基于审判中心主义的要求,两大法系都建立了由法官或法院出面对公诉决定进行审查的程序。
  英美法系传统上对于公诉实行两种司法审查程序:一是治安法官进行的预审程序,二是大陪审团进行的审查起诉程序。1933年英国废除大陪审团制度后,对公诉有无基本根据的审查全部由治安法官进行。近年来,英国对于预审程序进行了多次修正,但其抑制不当公诉的基本精神始终未变。美国至今仍在联邦系统和十九个州的法院实行大陪审团审查起诉制度。联邦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除非是发生于陆海军部队的案件,或者在战时或国家危急时发生于服现役的民团的案件,非经大陪审团提起公诉,人民不受死罪或不名誉罪之审判。”同时,在所有重罪案件中,被告人都有要求举行预审的权利,由控方以言词方式向法官证明存在指控的基本证据,并允许辩方当场反驳。此外,英美法系国家及日本还在起诉程序上实行“起诉状一本主义”,禁止控方在起诉时向法院移送证据材料,以防止法官对案件产生预断,但控方在起诉通过预审审查后必须向辩方开示证据,以便辩方做好审判前的准备。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在法国,重罪、需要采取强制措施的轻罪以及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必须经过预审,特别是重罪,只有经过上诉法院起诉庭的审查批准,才能正式交付重罪法庭审判。德国1975年废除传统的预审制度后所确立的“中间程序”、意大利1989年实施的刑事诉讼法及西班牙、葡萄牙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预审程序,都把对公诉权的司法抑制作为主要任务,严重犯罪案件的公诉决定,如果没有经过法官批准,就不能引起正式审判程序。
  (三)审判中心主义对于法庭审判程序和刑事证据法则的影响
  审判中心主义在法庭审判程序以及证据法则方面得到最明显的体现。根据国际公认的无罪推定原则,在未经法院依法确认为有罪之前,任何人都应当被视为无罪。为确定被告人是否有罪而进行的法庭审判,原则上必须公开进行,这不仅是指法庭审理的实质性活动以及宣告判决必须公开,而且记录整个审判过程的笔录在审判结束后原则上也应当允许其他任何人查阅{2},以增强审判程序的公众接受程度。此外,一系列保障审判公正性的其它原则如不告不理、辩护、质证、陪审或参审、言词直接、集中审理、一事不再理等原则,得到各国的普遍承认。在证据法方面,英美法系及日本法实行传闻法则,传闻证据原则上不得在审判中用作实质证据;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传统上承认侦查笔录证据能力的国家,在欧洲人权公约的影响下也通过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对侦查笔录的证据能力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原则上证人必须亲自出庭作证,以便被告人当庭质证;各国在以司法程序排除侦查期间违法搜查的证据规则方面,也有不断一体化的趋势{3}。但是,无论在欧洲大陆,还是在英美,侦查、起诉机关都无权直接强制证人作证,控方如果需要在侦查期间保全证人的证词,只能申请法官强制证人到场提供证词。相反,在审判阶段,负有作证义务的人如果拒绝作证,各国法院都有权给予一定的制裁,英美法院甚至可以对拒不作证或违反法院出庭命令的证人以“藐视法庭罪”予以处罚。另外,根据法国法的规定,证人只有在审判中作伪证时才能构成伪证罪,侦查阶段向警察、检察官或者预审法官作虚假陈述,不受伪证罪之指控{4}。两大法系都要求控方在刑事诉讼中对于指控的犯罪事实负证明责任,并且达到无合理怀疑的程度,对于一切合理怀疑必须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解释。可以说,公正的法庭审理程序和严格的证据规则是贯彻审判中心主义的最有力的保障。
  (四)审判中心主义对于上诉程序的影响
  审判中心主义强调的是第一审程序,凡属于程序问题,如一方当事人申请调查的证据是否具有证据能力、证据调查的程序是否适当、律师或检察官的提问是否合法等等,利害关系人如有异议,均应在第一审开庭前或者法庭审理过程中提出,否则,原则上即丧失声明异议或者上诉的权利,以保证程序的确定性。
  在大陆法国家的刑事诉讼中,一般设有两级上诉制度,而且控辩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藤本英雄,金子宏,新堂幸司.法律学小辞典(M).有斐阁.1979.284.

{2}孙长永.日本刑事诉讼法导论(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1993.220.

{3}参见Craig M.Bradley ,The Emerging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as to Criminal Procedure Rule,14 Mich.J.Int’1L.171(1993).

{4}参见Prof.Jean PARDEL ,Chapter4—France,in CRIMINAL RROCEDURE IN THE EUROPEAN COMMUNITY(Christine VAN DEN WYNGAERT ed.)128,1993.

{5}德国刑事诉讼法典(S).333.337.

{6}The Criminal Process and Human Rights(1995),M.Delmas—Marty ed.,CHAPTER ONE;Criminal Justice in Europe—A Comparative Study,Phil Fennell etal ed.,PP.41—56,227—249(1995);Ennio Amodio & Eugenil Selvaggi An Ac cusatorial System in a Civil Law Country,The 1988 Italian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62Temp. L. Rev. 1211 (1989); CRIMINAL PPROCEDPURE INTHE EUROPEAN COMMUNITY(1993),Chrisine VAN DENWYNGAERT ed., Chapter 5—Germany,Chapter 11—Portugal ,Chapter 13—Spain.法宝

{7}徐静村.“九五”规划高等学校法学教材.刑事诉讼法学(上)(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247.

{8}陈瑞华.刑事审判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15.

{9}陈瑞华.二十世纪中国之刑事诉讼法学(J).中外法学.1997(6).

{10}樊崇义.高等政法院校规划教材.刑事诉讼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39.

{11}尹伊君.检法冲突与司法制度改革(J).陈兴良.刑事法评论1997(一)(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424—42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1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