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美国中间制裁的法律定位与本土化思考
【英文标题】 Legal Orientation and Localization Consideration on the Intermediate Sanc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作者】 尹露【作者单位】 深圳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
【分类】 监狱学【中文关键词】 中间制裁,社区矫正,非监禁刑
【英文关键词】 intermediate sanctions; community corrections; non-imprisonment punishment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8)06-0116-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16
【摘要】

中间制裁兼具刑罚与刑罚执行方法双重属性,是严厉程度居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一系列制裁措施的总称。美国中间制裁的发展与实践表明,设置多元和阶梯状的制裁体系在减少监狱人数的同时更好地实现罪责刑相适应。我国非监禁化改革可以参考中间制裁的思路和方向,转变刑罚理念,以社区矫正为依托,坚持其刑事制裁本质属性的同时进行功能拓展,实现刑罚资源的优化配置与整合。

【英文摘要】

As the general term of a series of sanctions, intermediate sanctions fall between probation and prison according to their severity and intrusiveness, which not only work as sentencing options, but also act as penalty enforcement route. The process of evolution and practice of intermediate sanc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dicates that providing a continuum of sanctions has been seen as a way not only to save prison beds, but also to satisfy the just deserts concern for proportionality in punishment. Non-imprisonment reform of China could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the thinking and directions of intermediate sanctions and change penalty ideology. Supported by community corrections, it should both stick with the essential attributes as criminal punishment and expand the functions to achieve the optimization and integration of the penalty resourc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076    
  
  从刑事古典学派开始提出刑罚人道主义与改革监狱制度,到刑事社会学派开始关注犯罪的预防与矫正理论,再到新社会防卫论中保卫社会和保障人权的并重与复归理论的崛起,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之中刑罚理论历经变迁。20世纪80年代刑罚严厉革命浪潮下,美国的刑事政策由最初的矫治模式转向两极化模式,对重罪处罚趋向严厉化的同时,对轻罪处罚趋向宽缓化,刑罚资源配置的不均衡导致量刑两极化的问题凸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学者们提出了优化刑罚资源配置的新思路,在缓刑和监禁刑之间设置处罚力度居中的中间制裁。应运而生的中间制裁,集合预防犯罪和惩罚、矫治犯罪人的功能,依托社区资源,强调社会力量的参与,主要是为了解决传统监禁对犯罪人的惩罚过于严厉,传统的缓刑和假释对犯罪人惩罚力度又过轻的问题。中间制裁结合机构处遇与社区处遇的执行方式,缓和了机构处遇中隔离与监禁的严厉性,使得监禁刑的固有弊端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规避,不仅通过矫治犯罪人使其成为守法公民,帮助其服刑完毕后更好地回归社会,从长远来说也帮助预防了未来再次犯罪。本文从解释论的角度对中间制裁的法律定位予以厘清,并与我国刑罚体系中的相似概念进行比照与对应,以帮助甄别与借鉴非监禁化进程中的国外经验。
  一、中间制裁的法律定位
  美国学者普遍认为,中间制裁是居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的一系列制裁方式的总称。作为非监禁刑的下位概念,中间制裁更类似于一种总括性的学理概念。美国不同司法管辖区立法的差异性使得中间制裁的种类多元。最为常见的中间制裁包括严格监督项目、社区服务、日报告中心、家中监禁、短期军事化训练营、中途之家、赔偿等。
  对于中间制裁的定位,美国学者有的采用“社区为基础”的矫正项目(community-based correctional programs)的表述,有的将其界定为一系列的刑罚选项(punishment options)[1],也有的将其作为社区矫正的一种形式[2]。我国学者在论及中间制裁时有如下几种观点:(1)将中间制裁理解为严厉程度居于监狱和传统缓刑之间的社区化行刑方式[3]。(2)将中间制裁理解为比传统缓刑更严厉,但比监禁成本低的刑罚执行措施[4]。(3)将中间制裁理解为介于传统的社区矫正和监禁刑之间的制裁形式和替代形式[5]。
  上述观点均体现出中间制裁的部分属性。在惩罚的严厉性方面,中间制裁在刑罚体系中的位阶居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中间制裁对犯罪人生活的介入和打扰程度要高于传统缓刑,但与看守所和监狱监禁相比,适用中间制裁的犯罪人又明显享有更多自由和自主权。但中间制裁并非囊括缓刑和监禁刑之间的所有刑罚,社区化的行刑方式也是其重要特征之一。中间制裁包括的所有制裁手段都以社区为依托,兼具惩罚与矫治两项内容。各项制裁方式依改造目标和处罚力度,调整惩罚和矫治内容的比例。这就将罚金等虽然惩罚力度介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但实际操作与社区行刑和矫治无关的刑罚种类排除在中间制裁之外。中间制裁也并不完全排除限制人身自由的内容,只是行刑场所发生改变,以在社区、家中服刑取代在监狱和看守所服刑。
  美国一些学者认为部分社区矫正措施本身就是中间制裁措施,因为其设计本来就是降低处罚对行为人正常生活的影响力度。在部分司法管辖区,中间制裁所包含的制裁种类同样也属于社区矫正的范畴。但严格意义上,二者还是存在细微差异的,主要体现在项目目标和适用对象两个方面。从项目目标上来说,社区矫正侧重对犯罪人的矫治和提供帮助复归社会的服务。矫正性取代惩罚性成为其最高的价值取向是社区矫正与传统刑罚区分的关键。而中间制裁则更为注重对犯罪人的惩罚和监管,其治疗和服务的属性要低于社区矫正。从适用对象上来说,与中间制裁相比,社区矫正对象的罪行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相对更为轻微。近年大量实证研究表明,惩罚与矫治配合适用才是降低再犯罪率和从根源上减轻监狱拥挤问题的有效路径。现代中间制裁也开始重视强化治疗功效,部分司法管辖区的社区矫正项目中也加入了具有惩罚性的措施。美国刑罚体系中的社区矫正与中间制裁的区别和界限越来越不明显。
  依司法实践中适用的阶段和对象的不同,中间制裁的性质也有所差异。作为审前释放措施适用于无力缴纳保释金、正在等待审判的被告人时,中间制裁的性质属于刑事强制措施。作为前端型转处措施适用于本该判处监禁的犯罪人时,中间制裁作为监禁的替代刑,属于刑罚的一种。依其适用方式的不同,单独适用或是附加适用,可以将其划定为主刑或是附加刑。大部分情况下,中间制裁所包含的制裁方式都可以与其他刑种附加适用,包括监禁刑。作为后端型转处措施的中间制裁通常适用于被裁决假释的犯罪人,这类似于以强化监督和提供复归社会服务的制裁方式,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特殊行刑方式,属于刑罚执行方式的范畴[6]。
  从决定机构来看,中间制裁由法院判决的特征确定了其司法属性。从执行机构来看,中间制裁以社区矫正机构为主导,监狱等矫正机构和法院为辅助。学者们普遍将中间制裁界定为严厉程度居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的制裁方法。由于缓刑和监禁刑都属于刑罚的范畴,从类比的角度来理解,对中间制裁的定性应当做狭义解读,严格限于刑罚的范畴,而将其所包含的、适用于尚未被判决的刑事被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的内容排除在外。虽然部分中间制裁项目在司法实践中又作为审前羁押、审前矫治和审前服务的措施适用,但考虑到保释听证决定的司法属性,笔者并不认为中间制裁具备刑事制裁方法之外的属性。中间制裁应当属于刑罚的一个类别,属于替代监禁的行刑制度,是传统刑罚与刑罚执行方法的结合,属于广义上的刑事制裁方法。这一点从美国司法体系之中关于中间制裁的立法大多规定在量刑指南或是刑罚的章节中就可以得到佐证。对于部分中间制裁项目中包含有对未决犯的适用内容,不妨将其作为一种刑事制裁方法的特殊执行路径。从适用的对象来看,中间制裁适用于比起传统缓刑和普通假释需要更多的监管和控制,但又尚未达到需要判处监禁程度的行为人。从适用的角度理解,中间制裁又可以视为传统缓刑和普通假释的加重形式。
  综上所述,本文对中间制裁的定性采狭义解读。中间制裁作为居于传统缓刑和监禁刑之间的制裁方法的总称,兼具刑罚与刑罚执行方法的双重属性,属于监禁的替代措施,是行刑社会化的一种方式。法宝
  二、我国刑罚体系中的中间制裁
  从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和已有文献来看,我国刑法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都没有使用中间制裁这一概念。国内学者现有的对美国中间制裁内容的研究,一部分将其列为中间制裁单独介绍,还有一部分直接将其作为行刑社会化的多元处遇方式介绍,不使用中间制裁的表述。有学者即使使用了中间制裁的表述,也尽量模糊社区矫正与中间制裁的界限,将中间制裁视为社区矫正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生的新形式[7]。从内涵来看,中间制裁属于严厉程度介于缓刑和监禁刑之间的刑罚种类和行刑制度的总称。从本质和特征来看,以社区为依托是中间制裁非常重要的一个属性。从适用和执行来看,中间制裁属于一种开放式的处遇制度,以行刑社会化的理念为依托,以减少监禁的适用为主要目标。从对犯罪人行为的矫治和回归社会的帮助来看,中间制裁又包括了对犯罪人安置帮教的内容。深入探索中间制裁的内涵、外延和理论基础,并结合我国刑罚体系与司法实践,不难发现我国刑罚体系中虽然不使用“中间制裁”的表述,但中间制裁所包含的刑罚、刑事强制措施、刑罚执行方式,以及对服刑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的矫治和帮助内容在我国司法实践之中是实际存在的。
  考虑到中间制裁具备刑罚与刑罚执行方法的双重属性,回归我国刑罚体系寻找中间制裁的对应概念,需要从刑罚种类和刑罚执行方式两个层面入手。
  (一)刑罚种类之比对
  我国《刑法》第三十三、三十四和三十五条规定了5种主刑和包括驱逐出境在内的4种附加刑,第三十七条规定了非刑罚性处置性措施和职业禁止的内容。考虑到被适用死刑的犯罪人极高的人身危险性和罪行极为严重的事实而将死刑排除在非监禁刑之外,我国当前刑罚体系之中的非监禁刑种包括管制、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以及适用于犯罪的外国人的驱逐出境。训诫、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和建议行政处罚或限制处分的非刑罚性处置性措施适用于免予刑事处罚的行为人,不属于传统的刑罚类别。职业禁止的定性学界尚无定论,有学者认为其属于资格刑,也有学者将其界定为保安处分措施。上述这几类非监禁刑罚中,管制属于限制自由刑,罚金和没收财产属于财产刑,剥夺政治权利和针对犯罪的外国人的驱逐出境属于资格刑。从刑罚的角度理解,中间制裁更偏向于一种限制自由刑,适用于人身危险性较低,不予监禁不至于对社会造成现实威胁的犯罪人,以社区处遇和矫治为刑罚的执行路径。中间制裁的适用对象绝大多数都属于轻罪犯,即依其罪行严重程度可能被判处1年以下监禁的犯罪人。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暴力犯罪、性犯罪等特定严重罪名的犯罪人通常会被排除在外,但也有少数例外情形。从这一层面来理解,我国刑罚体系之中与中间制裁最为相似的刑罚种类当属管制刑。管制作为我国刑罚体系之中严厉程度最低的主刑,以社区为主要的行刑地点和场所。管制的对象是罪行轻微,人身危险性不大的行为人。与美国刑法中的轻罪犯相比,管制犯的人身危险性相对来说更低。
  二者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执行机构不同。矫正机构作为美国的刑罚执行机构,包括社区矫正机构、缓刑机构、假释机构等。中间制裁的执行机构依项目不同而有所差别,但总的来说都属于矫正机构主管。有的中间制裁项目由社区矫正机构主管,有的项目由缓刑机构主管,也有的项目由多个机构共同主管。我国目前管制的执行机构包括司法行政机关和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负责管制犯在社区接受矫正的各种具体事务管理,公安机关负责对管制犯进行监管,对违反管制禁止令的行为进行治安管理处罚。(2)对违规行为的处置路径不同。中间制裁在执行过程之中如果出现技术违规或是再犯新罪的情形,通常会启动听证程序,行为人重新进入刑事诉讼。对于违规行为的处置以刑事处罚为限。管制期间对违规行为的处置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相结合的方式。对违反管制禁止令的犯罪人,由公安机关予以治安管理处罚。对于管制期间再犯新罪的犯罪人,通常采取的是对新罪所判处的刑罚与未执行完毕的管制刑期数罪并罚的处理方式。(3)执行方式不同。作为刑罚的中间制裁执行方式十分多元,各项中间制裁都有完备的执行体例。管制目前以社区矫正为主要的行刑方式,通过公安机关监管、自行报告和司法行政机关执法的方式限制人身自由。下文社区矫正执行部分予以详述,此处不赘。
  (二)刑罚执行之比对
  随着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的颁布实施和2012年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依法实行社区矫正正式为立法所确立。现有立法框架下,我国当前的非监禁刑罚执行呈现以社区矫正为主导的一元多层次格局。严格意义上来说,缓刑、假释和社区矫正都属于非监禁刑罚执行方法。暂予监外执行虽然属于在监狱外执行刑罚的方式,但从判决的角度来看犯罪人被判处的仍然是监禁刑,所以这一执行方式属于监禁刑的一种特殊执行路径,不包括在非监禁刑罚执行方法之中。社区矫正作为主导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方法,其本身有完整的制度要求和监管规则。接受社区矫正的这四类犯罪人除了需要遵循社区矫正的限制和要求,还需要遵循缓刑、假释和管制本身的限制性规定。被宣告禁止令的缓刑犯和管制犯还需要遵循禁止令的限制条款。这种监管规则和限制条款的重叠适用以社区矫正为核心,构成了当前我国非监禁刑罚执行的多层次格局。原有公安机关对非监禁刑犯罪人的日常管理职能逐渐弱化,逐渐转化为宏观层面的监管,包括对进入社区的服刑人员予以备案,并对违规行为予以治安管理处罚等。作为社区矫正主要职能机关的司法行政机关逐渐成为非监禁刑罚执行的主要职能部门。
  作为刑罚执行方法的中间制裁,与我国缓刑、假释和社区矫正均有交叉和重叠的部分,其中与社区矫正最为接近。我国目前对社区矫正的官方定义来自于2005年颁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扩大社区矫正试点范围的通知》:“社区矫正工作是将罪犯放在社区内,遵循社会管理规律,运用社会工作方法,整合社会资源和力量对罪犯进行教育改造,使其尽快融入社会,从而降低重新犯罪率,促进社会长期稳定与和谐发展的一种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结合司法实践,我们当下对缓刑、假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聊五分钱的天吗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07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