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西方法哲学研究趋势管窥
【作者】 洪川【分类】 法哲学
【期刊年份】 1988年【期号】 4
【页码】 7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9643    

源远流长的西方法律思想史实际上也就是四个主要法学流派在不同时期的盛衰、史。这四个流派即我们所熟悉的自然法学派,实证主义法学派,历史法学派和社会法学派。其中除历史法学派仅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作为启蒙运动的反动而繁荣了一阵之后便销声匿迹了之外,其余三派至今仍以各自的最新型态——现代分析法学派,复兴自然法学派及社会法学派——鼎足而立,统治着西方法哲学界。三派之间的笔墨官司旷日持久,难分胜负。一方面极力维护自己的主张,一方面大肆批判别人的看法。然而,长期的争论既未使各派放弃自己的主张,也未使它们相互妥协,握手言欢,反而使各自面临着难以渡过的危机。认为在人定法之上还存在一种“超法律”的自然法学派,由于片面强调“人类理性”“永恒正义”和“道德原则”而陷入一种极端抽象的价值观的泥淖中不能自拨;主张法与道德分离,以现存的实在法规为法学研究的唯一对象的实证主义法学派,由于过份注重逻辑分析,经验证明的方法而囿于形式主义的桎梏;社会法学派要求法学家研究社会实践,注重法律的“社会效果”,研究“活的法律”它的实用主义倾向是显而易见的。面对这种不景气的状况,一部分西方法学家已经认识到,三个流派之间的争论很难有所突破,因而不再沉醉于某一派的理论。正如丁·斯通所指出的,“二十世纪中叶,严肃的学者们已不再为支持或反对分析逻辑方法,正义伦理方法或社会学方法这三者当中任何一方的学派的绝对统治来辩论。”[1]而法学理论要往前发展就不得不寻求别的途径,不得不作出新的选择。“法学理论已经陷入困境,极需新的开端。”[2]

选择之一 整体法学

在长期的论争中,自然法学,实证主义法学以及社会法学各自暴露出了自身的弱点,但同时也显示出了各自的学说中具有生命力的特点。把三者的长处融为一体从而创立一种新的学说,对于现代西方法学家们来说,似乎是一件显然应该的事情,也是他们企图为资产阶级法律学说谋求新的发展途径所能作的第一个选择。于是便出现了把三者合而为一的“整体法学”(Integrative Jurisprudence)。其主要代表人物为霍尔(J·Hall)和博登海默(Bodenhecmer)。霍尔曾任美国印第安那大学教授,他关于“整体法学”的观点集中表现在他的《整体法学》一文中。该文被收集在1947年由保罗·塞尔(Paul Sayre)选编的《现代法律哲学论丛》一书里。按照霍尔的见解,法律是价值(value),事实(facts)与观念(ideas)或形式(form)的结合,而合理性(rationality)和道德性(morality)则为法律的本质。霍尔所指出的价值、事实与形式,实际上也就是自然法学,社会法学和实证主义法学分别侧重的三个方面。霍尔将此三者结合起来,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应该建立一种“整体法学”。这种“整体法学”应该包括四个相互关联的组成部分,即法律目的论(Legal Axiology)法律本体论(legal Ontology),形式法律科学(Formal Legal Science)及法律社会学(Sociology of Law)。法律本体论所关心的是法律基本概念的形成;形式法律科学的工作是对基本概念进行逻辑分析;法律社会学的主要任务在于参与法律基本范畴的创制与改善;法律目的论亦即法律哲学或自然法学,它可以不断地从法律社会学方面的发现中汲取材料进行概括。

博登海默认为,社会、政治、心理历史、文化以及理想等各种因素对法律的制定和施行都有一定影响。法律的目的不单纯在于主张自由、平等、民主或公共福利某一方面。“法律就象一张错综复杂的网,法学的任务就在于把构成这种复杂织物的线条拢到一起。”[3]

“整体法学”问世以来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但却是命途多舛。一方面承受着三大流派的学者们的攻击,一方面又遭受到法学界的普遍冷遇,迄今无多大发展。这固然由于它筚路蓝缕,初启山林之故,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整体法学”的倡导者们所运用的是一种综合的方法,其本身就具有非常复杂的特征,而且处在发展变化中,极难驾驭。很容易使人把它与折衷主义混同起来,从而横加指责。实际上,现代的综合,同传统的分析与综合中的综合,虽然具有一定的联系,但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已经有了根本的不同。在一定的意义上来说,现代社会里的综合就是一种创新,一种发展。“整体法学”是美国的专利,其方法是综合性的。应该说,在美国法学领域里用综合的方法对法学进行研究的学者不乏其人。卡窦佐、M·柯亨、L·富勒以及庞德等人都有过不同程度的尝试,而庞德本人就将他的法学称为“综合社会法学”。[4]

选择之二 新兴理论的应用

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一体化的趋势已经成为现代学术研究的主要潮流。法学研究必然也受到这一潮流的冲击。同“整体法学”的发展相对应的是,不少西方法学研究者开始把现代科学研究中出现的新的思想、观点和方法应用于法学研究,以摆脱社会科学研究中传统的思辨方法的束缚。这种研究趋势导致了形形色色法学流派的出现,诸如,系统法学派、经济分析法学派、存在主义法学派、行为主义法学派,计量法学派等等。目前,西方法学研究者在此方面的研究正方兴未艾。我国法学工作者对这些流派也作了不同程度的介绍和评论。在此,笔者仅就卡尔·波普的“三个世界”论和法学研究的情况作简要介绍:

“三个世界”的理论是由现代西方科学哲学的主要代表之一卡尔·波普提出来的,首先把它运用于法学研究的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法学教授彼得·布赖特。波普不同意传统认识论把世界的一切现象归结为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的看法。他把世划分为:物理客体和状况的世界(世界1),意识状态和所有主观知识的世界(世界2),和包括问题、理论和批评等的人类精神产物的世界(世界3)。波普认为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能够相互作用,但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却不能够没有第二世界的某种中介而直接地相互发生作用。波普认为,传统的认识论把注意力集中于第二世界(心理世界),离开了科学知识研究的正题;而在他看来,应当研究的正题是“客观知识的第三世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来自北大法宝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96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