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国际法年刊》
论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法律地位
【英文标题】 The Legal Status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s the Subject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作者】 李娟【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私法【中文关键词】 国际组织;国际私法主体;国内法律人格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the subject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the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1(《中国国际法年刊》(2013))
【页码】 231
【摘要】

国际组织要成为国际私法的主体,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成为能够在国际民事关系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法律人格者。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是其参加国内法院诉讼的前提条件,也是其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基础。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两大渊源是国际条约的规定和国内法的规定。此外,其他确定国际组织法律人格的方法有“暗含国内法律人格”论、“国际私法规则类比适用”论、国内法律人格由国际法律人格衍生论等。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的主体,在法律上就会产生一定效果,主要表现在国内法的适用、特权与豁免以及国内法律秩序中的权利与责任等几个方面,其中特权与豁免又包括国际组织的绝对豁免和限制性豁免。

【英文摘要】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need to satisfy certain condition to be the subject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which is to possess legal personality in domestic legal system. The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s the prerequisite to sue and be sued in domestic courts and is also the basis as the subject of the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nd national laws are two major sources of the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n practice, there are three other measures to support the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which are implied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doctrine, the doctrine of analogy application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rules and the doctrine of domestic legal personality deriving from the international legal personality. As the subject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have to apply national laws and have immunities and privileges including absolute immunity and restrictive immunity.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enjoy the right and undertake the responsibility in domestic legal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2810    
  
  国际组织[1]的发展风起云涌,在国际社会中起着重要的连接与纽带作用。作为国际、国内社会法律生活中的重要一员,国际组织在国际法、国内法中的地位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随着国际组织数量的不断增多以及国际组织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国际组织与个人和法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并且常常涉及国际私法的新问题。国际组织常常面临着一些私法法律关系,例如,劳务合同、银行汇兑交易、不动产、建筑承包合同、公用事业服务合同、运输和保险合同、印刷合同、著作权关系等,国际组织作为房屋所有人的责任问题等。这些问题频繁发生。除了纽约和日内瓦两大国际组织总部中心外,世界上许多国家境内都有国际组织的常设机构,而国际组织的临时性机构更是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
  联合国作为标志性的国际组织在许多国家,如美国、英国、比利时、加拿大、荷兰、叙利亚等,也遭遇国内法律诉讼。作为国际组织的国际锡理事会的破产,引来了自然人、法人将其作为被告的如潮官司。所有这些需要我们作出说明,除了国际组织能否成为国内法院审判的对象、国际组织具有怎样的法律人格之外,我们应如何认识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法律地位问题?
  国际组织要成为国际私法的主体,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作为一个法律主体,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要为违反该法律体系中的规则的行为或不行为承担责任;二是能从该法律体系中获得权利;三是具有该法律体系承认的法律能力,能与其他法律实体发生法律关系。[2]我国学者也认为,所谓国际私法关系的主体,是指能够在国际民事关系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法律人格者。[3]
  下面本文就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所应具有的条件展开论述。
  一、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特殊性
  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地位,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得到各国的承认的。国际组织一般被认为是国际公法的主体,其本身就是主权国家通过条约建立的,所从事的活动也主要归于国际公法的范畴。国际私法研究者一般也将其归入国际公法的范畴。但随着国际组织的蓬勃发展,国际组织与其他国际私法主体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不论是从学者理论还是从法院实践都开始重视国际组织在私法领域的活动。因此,国际组织与其他国际私法主体一样,可以依据民事法律,与其他国际私法主体结成民事法律关系,取得相应的权利和承担一定的义务。在这种国际私法性质的关系之中,国际组织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
  国内法院对待涉及国际组织的争端最极端的态度就是认为国际组织是一个非实体(non-entity),不能起诉与被诉,从而拒绝裁判。这种不承认的出现常以缺乏法律人格作为理由。如果国际组织没有国内法律人格,就没有在国内法院诉讼的可能性。[4]只有当一个实体被认为是法院地国法律中的法律人格者时,才能在法院诉讼。一个没有合法存在的实体,当然不能在国内法院起诉与被诉。
  在实践中,各国法院采取众多的方式否认国际组织具有在本国法院起诉与被诉的能力。例如,如果国际条约没有明示或默示规定国际组织的法律地位,那么法院就有权认为国际组织的法律人格不存在;或者国际条约有规定,但该条约不能在国内法中直接适用。如果国内法中没有相应的执行规定,或者没有冲突规则以承认国际组织的外国法律人格,法院就有权认为国际组织不具有在本国诉讼的行为能力。
  较早的案例如西北大西洋国际渔业委员会案,像其他政府间渔业组织[5]一样,西北大西洋国际渔业委员会的宪章条约中没有规定其在国内法中的法律人格问题。当该委员会准备为其员工签订一份有关保险的合同时,作为该组织总部所在国的加拿大就认为,该组织不是一个实体,不具备签订合同的法律授权。此案中,该国际组织被否认是国际私法的主体,被否认具有参与民事活动的能力。
  英国是一个二元论国家,英国法院不能直接执行国际条约。根据英国法,签订一项条约是一项执行行动而不是立法行动,条约内容在英国法中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即使国际组织的条约中规定了国际组织的法律行为能力,英国法院可能依然会拒绝承认。有名的案例是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Arab Monetary Fund)诉哈希姆(Hashim No.3)案。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于1976年由20个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通过国际条约创立,并根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法律在阿联酋阿布达比设立总部。1976年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条约第2条规定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享有“独立的法律人格,尤其有权拥有财产、缔结合同和参加诉讼。”这在成员国国内法律体系中具有效力。但英国不是该组织的成员国,英国上诉法院就拒绝承认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具有在英国法院诉讼的能力,认为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在英国法中缺乏法律人格。上诉法院认为,国际组织由外国主权国家通过条约依国际法建立,英国不是该组织的成员国,该组织也不是英国国内法规范的对象,该组织不具有在英国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能力。尽管该组织在成员国法律中被赋予具有独立的法律人格,成员国国内立法赋予国际组织法律人格也只仅限于该国领土范围之内,并未创立能获得外国承认的独立实体。因此,原告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无权作为一个外国国内法中的法人获得英国法院的承认,原告不具有在英国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能力。[6]
  另一个案例是一个美国案例,国际机械师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诉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案。这是一个美国劳工联盟——国际机械师协会在美国法院起诉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成员国的案件。原告要求获得损害赔偿,并要求法院对石油输出国组织原油定价违反美国反托拉斯法而颁发禁令。在上诉中,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因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不能合法地参与诉讼程序。因为两个可承认石油输出国组织参与法律诉讼程序的法律基础——美国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FSIA)和《国际组织豁免法》(IOIA)——均不能适用。因为《外国主权豁免法》仅适用于外国主权国家,石油输出国组织不是国家;《国际组织豁免法》仅适用于美国参加的国际组织,而石油输出国组织美国没有参加。[7]因此,法院认为石油输出国组织缺乏参与美国法院法律诉讼程序的能力。
  因此,国际组织并不与自然人、法人一样是当然的国际私法的主体,它是一个特殊的国际私法主体。它的国际私法的主体地位需要得到国内法的确认,并且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确认方式。如果国际组织创立条约中规定了该国际组织的法律地位,一般能得到国际组织成员国的承认,因为成员国根据国际组织的条约规定,负有承认国际组织法律地位的国际义务;但非成员国则不一定会承认,因非成员国没有国际义务的约束。不过,实践表明,非成员国也在尽量运用国内法中的规则,倾向于承认国际组织在其国内法中的地位。因此,虽然国际组织曾被否认具有国内法律人格,从而不具有国际私法主体的资格,但现在各国,不论是成员国还是非成员国,均倾向于承认国际组织的国际私法主体的地位。我国的学者在论述国际私法主体时就明确地说,国际组织是一个特殊的国际私法主体。[8]国际组织是一个特殊的国际私法主体,其特殊性表现在其国际私法主体地位的不稳定性。
  二、国际组织作为国际私法主体的理论依据——国内法律人格
  国际组织要成为国际私法的主体,首先要解决一个理论问题,那就是国际组织在国内法律体系中的法律人格问题。国际组织如果享有国内法律人格,那么它就享有在国内诉讼的资格,也就可以成为国内民事诉讼的当事方,从而也就是国际私法的主体。国际组织需要在特定的国家内运作,因此它们的人格不仅需要国际法的认可,也需要特定国家国内法的认可,使其能够提出诉求和辩护以及一般性地实现国内法上的法律行为。[9]因此,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是国际组织成为国际私法主体的前提条件。国内法院在实践判案中的推理清楚地表明国际组织的法律人格是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国内法院能否裁决争端的基础。
  法律人格,一般认为是在某一法律体系内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能力。国际组织作为国内法中的“法人”[10]是其参与法律关系,参加国内法院诉讼的前提条件。因此,只有当国际组织被赋予了国内法律人格时才能参与国内法院的诉讼程序。条约规定构成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基础,国内法也有法律人格的规定,这是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两大渊源。因此,本文将从以下几方面论述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
  (一)国际条约的规定是国内法律人格的基础
  国际组织的基本文件赋予该组织国内法中的法律人格,允许国际组织在各成员国法律秩序中以法人的资格行事。国际条约常明确规定直接赋予法律人格或者要求国家负有在其国内法中规定国际组织法律人格的义务。大部分国际组织的创立条约、总部协定等都规定了国际组织或者享有行使其职能所必要的法律行为能力,或者享有权利缔结合同、取得和处理动产和不动产、参与法律诉讼。如《联合国宪章》104条[11],《国际货币基金协定》9条第2款[12],《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7条第2款[13],《粮食与农业组织章程》第16条[14],《国际劳工组织章程》第39条,《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66条[15],《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协定》第9条,《国际电信联盟协定》第107条,《世界气象组织公约》21条[16],《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协定》第35条,《世界知识产权公约》第12条[17]。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条约规定并没有明确说明所指的法律人格是国际法律人格还是国内法律人格。例如《国际货币基金协定》9条第2款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7条第2款仅规定该组织拥有全面的法律人格;1957年《建立欧洲原子能联营条约》184条规定本联营具有法律人格;1968年《关于建立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AOPEC)的协定》第4条第1款:本组织应享有法律人格和权利能力,尤其在各个成员国境内行使法人的一切权利。
  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除国际组织创立条约有规定外,其他条约也有规定。多边条约如《联合国特权与豁免公约》[18]和《联合国专门机构特权与豁免公约》[19],双边总部协定以及其他成员国或非成员国承认国际组织法律地位的条约。例如,1981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基金组织与奥地利的总部协定》第7条规定:政府承认该基金组织(Fund)的法律人格,尤其是其法律能力……1966年《国际经济合作专门机构的法律地位和优惠协定》第2条第1款规定:国际专门机构[20]根据其所在国法律,具有法律人格。它特别是有权:(1)签订协定;(2)占有、租赁和转让财产;(3)出席法庭。1966年《菲律宾共和国和亚洲开发银行关于亚洲开发银行总行的协定》第2条规定:银行应具有完全的法律人格和特别是下述完全的行为能力:(1)缔结合同;(2)取得和处置动产和不动产;(3)进行诉讼。
  前述条约所载明的国际组织的法律人格并未明确说明是国际法律人格还是国内法律人格,因而我们可以将其适用于任何一种法律人格。例如国际粮农组织的法律地位规定在其宪章的第16条,该条表述不甚明确。该条第1款规定,该组织的法律人格适用于为实现其宗旨而为的任何法律行为,但该行为不得超越本宪章的授权范围。就本文来说,可以认为这里说明的就是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
  (二)国内法的规定是国内法津人格的决定因素
  国内法律人格常基于国内法律秩序的规定,只有国内法才能确定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国内法关于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规定,很多情况下只是实际执行条约的规定而已。一般说来,各国都有自身的规则和方法,来决定国际组织的人格是否及如何在本国法律系中发生效力。[21]国际法转化为国内法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主要方式为采纳和转化。相关的国际条约常把这一点留给成员国自己决定,由成员国自己决定如何履行赋予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义务。如《联合国宪章》104条规定:本组织于每一会员国领土内,应享有与执行其职务及达成其宗旨所必需之法律行为能力。但由于联合国对如何在国内法中履行该条义务并没有明确的意见,因而,就如何执行该宪章第104条的规定,每一个成员国的立法不尽相同。1974年《联合国与奥地利之间关于建立欧洲社会福利培训与研究中心的协定》包含有针对奥地利非自执行的义务:东道国政府应采取必要方式使中心成为一个自治的非营利性实体,根据奥地利法而具有法律人格。[22]在其1978年的续约中也有类似的规定:东道国政府应采取必要方式确保中心作为自治的非盈利实体的地位,并根据奥地利法具有法律人格。[23]成员国常通过国内立法的形式来履行自身所负的条约义务。
  就成员国而言,在一元论国家,国际法尤其是条约法,是构成国内法的一部分。条约中规定的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将得到国内法院的直接适用。而在二元论国家,国际法需要通过国内立法转化成国内法,条约中规定的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在国内法中并不自动生效。
  美国是一元论国家的典型代表,对国际法在国内的适用是采取直接采纳的方式。如果美国是某一国际组织的成员国,对于规定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条约,在美国法律体系中自动执行,构成联邦法律的一部分。在巴尔福、格思里有限责任公司等(Balfour,Guthrie Co. Ltd et al)诉美国等(United States et al)案[24]中,美国的法院确认了联合国在美国参与诉讼的能力,其依据是《联合国宪章》104条的规定,它是构成美国最高法律的一部分,没有必要再通过国内立法授予联合国在美国的法律行为能力。
  比利时也是采用直接采纳的方式。在曼德丽尔(Manderlier)诉联合国和比利时国家(Organization des Nations Unies and Etat Bdge)案[25]中,法院直接适用《联合国宪章》关于联合国法律人格的规定。布鲁塞尔民事法庭认为联合国是根据1945年的宪章建立的,比利时已于1945年12月14日批准了该宪章条约。根据宪章第104条,联合国于每一会员国领土内,享有一切必要的法律行为能力。因此,被告(即联合国——笔者注)有资格参加比利时的法律诉讼。”[26]
  另一个比利时的案子是工业发展中心(Centre pour le Development Industriel)诉X案[27],被告是工业发展中心的营销顾问。当他的雇佣合同被工业发展中心单方面终止后,他提起仲裁,并获得了赔偿巨额赔偿金的裁决。工业发展中心在比利时法院起诉该职员,要求宣告仲裁裁决无效,并宣告比利时法院对裁决的认可无效。被告认为原告缺乏国内法律人格。比利时法院拒绝了这一抗辩,认为工业发展中心的法律人格在其与比利时的总部协定中已经得到明确的承认。
  在联合国和联合国善后救济署(UN and UNRRA)[28]诉B案中[29],被告辩称原告不具有国内法律人格,法院拒绝了这一抗辩理由。比利时法院认为比利时已经批准了《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善后救济署协定》,并且这种“国际公共机构”(public international establishments)已获得比利时法律的承认,因而两原告在比利时有法律人格。
  其实,国内法律体系也可以排除条约的直接适用。英国就是采用这种二元论的典型国家。在英国,缔结条约被认为是君主的特权,而在国内执行这些条约被认为是议会的排他权力。1968年英国《国际组织法》赋予所有“枢密院指令”中英国为成员国的国际组织以法律行为能力。英国法院受理的国际锡理事会系列案就是一个例子。在国际锡理事会诉讼案中,英国上议院明确拒绝了国家锡理事会的国内法律人格直接来源于《第六次锡协定》的主张。该协定第16条规定:该理事会具有法律人格,尤其具有缔结合同、取得和处置动产和不动产以及参加法律诉讼的行为能力。上议院拒绝了该条的规定,而是依靠1972年英国颁布的枢密院令《国际锡理事会(特权与豁免)指令》[the International Tin Council (Privileges and Immunities) Order]中赋予国际锡理事会国内法律人格的国内法的规定。上议院坚持认为,没有该指令就没有国际锡理事会在英国法律中的存在。[30]
  当然,也有采用特殊做法的国家。在一元论国家中,尽管条约是该国的最高法律,习惯法也可以直接适用,但还采用英国式的立法方式。例如美国,在其1945年《国际组织豁免法》第2节(a)中规定了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这种特别的规定确保了国际组织具有法律人格,尤其是本国没有参加的国际组织或者条约中没有规定法律人格的国际组织。另一种特殊情况就是瑞士,在瑞士的国际组织很多,但瑞士却没有《国际组织法》之类的特别法律规定,瑞士基本都是通过与相关国际组织签订双边协定来解决国际组织的法律人格问题。
  (三)其他确定国内法律人格的方法
  虽然许多国际组织的条约明示规定了国际组织具有国内法律人格,许多国家的国内法也承认相关的国际组织具有国内法律人格。但仍存在两种使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无所依存的情况:一是国际组织宪章性条约及其他相关条约均没有关于国内法律人格的任何规定;二是国际组织在非成员国的国内法律人格问题。
  1.暗含国内法律人格论
  在第一种情况下,如果国际组织条约中没有关于国内法律人格的规定,国家一般没有义务承认该国际组织在其国内法中具有法律人格。但在实践中,我们将国际组织国际法律人格中的暗含权力理论运用到其国内法律人格中?[31]我们可以认为国际组织所具有的一些职能,这些职能只能通过私法领域的行为来执行,这就是一种国内法律人格的“暗示授予”,与国际法律人格中的“暗含权力”论相似,笔者在此将其称为“暗含国内法律人格”论。国际组织的创立条约所规定的涉及国际组织的独立财产权、代表权或者拥有财产的能力,接受捐赠或遗产的能力,这些就证明了国际组织所暗含的法律人格。
  一些比较古老的国际组织,如万国邮政联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 UPU)和国际农业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Agriculture, IIA),在其创立条约中根本就没有有关其国内法律人格的规定,但我们认为暗含这种法律人格的授权。因为国际组织所从事的一系列职能性行为表明其具有这种法律人格。如万国邮政联盟从事诸如印制用邮身份证、国际回信券、邮政旅行支票和支票簿簿面,收集、整理、出版和分发有关国际邮政业务的资料,出版国际邮政服务记录、邮政编号、出版杂志等[32]。这些都表明了该组织具有法律行为能力,从而可以成为私法关系的当事方。
  另外,如联合国善后救济署的创立条约中没有明确规定该组织的法律人格,只是笼统地规定“该组织有权取得、持有和运送财产,有权签订合同并承担义务,有权任命或建立代理机构并审查代理机构的活动,承担相应义务,总之有权从事实现其目的和宗旨的任何法律行为。[33]”
  其他的国际组织,如中非国家联盟也没有规定法律人格,但规定了组织从事私法活动所具有的行为能力。1968年《中非国家联盟宪章》第22条规定:联盟特别需要以下权利:(一)缔结合同;(二)为实现联盟目的所必要的对动产和不动产的取得和处置;(三)借贷;(四)作为法律诉讼的一方;(五)接受礼物、遗产和任何种类的捐赠。该宪章所列的权利已经表明该联盟具有从事一般私法行为所应具有的法律行为能力。
  在联合国善后救济署(UNRRA)诉戴安(Daan)案中,被告辩称联合国善后救济署没有法律人格,因为不论是联合国善后救济署的创立条约,还是荷兰法律均未规定其法律人格问题。但荷兰乌得勒支地区法院拒绝了这一抗辩。法院认为联合国善后救济署有权取得和转让财产、缔结合同,为恰当完成其任务而为一切法律行为,作为这种条约规定的结果,“我们必须认为该组织根据荷兰法具有法律人格,并有资格成为法律诉讼的当事方。”荷兰最高法院进一步确认了这一点,并明确表示“该组织是否被承认为荷兰法中的法律实体,不依赖于荷兰法的规定。”[34]该判决被认为是对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暗示授予”理论的承认。
  2.国际私法规则类比适用论
  在第二种情形下,国际组织在非成员国的国内法律人格问题,我们一般认为条约不对第三方创设义务,因此非成员国没有义务承认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但在实践中,第三国常在其国内法律秩序中接受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常用的方法是采用国内的国际私法规则。这样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承认是适用国际私法规则的结果。赋予国际组织国内法律人格的原因在于国际组织是由外国国家合法建立的,根据国际私法规则,在外国获得的法律人格,应被内国接受。将国际组织类比为依据外国法建立的外国法人而接受其有法律人格,是受1956年《承认外国公司、社团和财团法律人格的海牙公约》和1968年《相互承认公司和法人团体的布鲁塞尔公约》以及国际私法规则的启发。大量事实证明,在成员国,即使条约没有明确规定,成员国法院一般也会承认国际组织在本国法律中具有法律人格;在非成员国,国际组织的国内法律人格则可类比适用国际私法中外国法人的法律人格。因此,笔者在此将该理论称为“国际私法规则类比适用”论。
  在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诉哈希姆案中,英国不是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的成员国,当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在英国提起法律诉讼时,被告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前总干事哈希姆寻求驳回诉讼,理由是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在英国法中不存在,因此不能起诉被告。因为英国是实行二元论的国家,英国法院不能直接适用国际条约。英国法认为签订一项条约不是立法行动,因此条约的条款在英国法中不具有效力。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案的一审法院认为,如果一国际组织根据其缔约国国内法而具有法律人格,那么该组织就被视为根据该国法律组成的独立法人,并且作为普通外国法律实体而得到英国冲突法的承认。这种类比外国法人的方式,最后得到了英国上议院的确认。上议院认为,英国法中不存在阻碍法院承认国际组织的规则,即使该组织没有获得1968年《国际组织法》或其他法律的立法授权。由于1976年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条约不足以产生英国法中的法律人格者,因而导致一般冲突法规则的适用,即英国法院承认外国法创立的法律人格者。[35]上议院认为,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在其成员国阿联酋有法律人格,是一个依据阿联酋法律成立的法人,并作为一个阿联酋法人而得到承认,因此而允许在英国法院起诉。如希金斯所说,该国际组织被视为外国的公司法人。[36]
  在1995年贾瓦德·马哈德·哈希姆等(Re Jawad Mahoud Hashim et al)案的裁决中,国际私法规则再次被运用。该案是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案的继续。在英国法院于1993年和1994年作出裁决支持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后,哈希姆博士,及其家人离开了英国,并最终定居在美国亚利桑那州。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在该州提起诉讼以执行英国法院裁决之前,哈希姆及其家人首先提出了破产保护程序。他们将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列为债权人,但又声明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缺乏在美国诉讼的行为能力,并且不能参与债务人的破产诉讼案件。在一份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行为能力与地位的特别指令中,一位美国审理破产案的法官拒绝了哈希姆的主张,该法官基本延续了英国上议院运用国际私法规则的推理。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作为一个区域性国际组织,美国不是成员国,并且1945年美国《国际组织豁免法》对此也无具体规定,不能从国内法中派生出该组织的法律地位。但法院认为:“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是阿联酋法律中的一个法人(或者说,一个公司、一个能被诉的实体)……这一点一旦确定,作为一个习惯法问题,它便在美国法律中具有行为能力。”[37]
  另一个支持英国上议院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案裁决的案子是1994年西土直升机有限公司(Westland Helicopters Ltd,简称西土公司)诉阿拉伯工业化组织(Arab Organization for Industrialization)案。该案的裁决紧扣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案中上议院的裁决,运用承认国际组织作为外国法人的国际私法规则的解决方法。英国高等法院认为:如果一外国实体根据该外国法律享有法律人格,那么英国法律仅承认该外国实体具有法律人格,并且具有起诉与被诉的行为能力。就涉及国际组织的案件而言,我们需要看到国际组织根据其任何一成员国的法律或总部所在地国的法律是否具有法律行为能力。如果所有成员国均赋予其法律行为能力,英国法院也将视其具有法律行为能力。[38]
  在国际锡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281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