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承运人未取得经营资质从事水路运输的法律后果
【作者】 杨泽宇于轶男【作者单位】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海商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24【页码】 73
【摘要】 [裁判要旨]从事国内水路运输的企业和个人,应当达到并保持相应的经营资质条件,并在核定的经营范围内从事水路运输经营活动。对没有取得水路运输经营资质的承运人签订的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合同,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司法实践中,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后,承运人若已实际完成运输行为,且在和托运人另行达成付款协议的情况下,法院应当认定付款协议的效力。
□案号 一审:(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599号 二审:(2015)津高民四终字第6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0382    
  [案情]
  原告:辽宁省营口锦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达公司)。
  被告:河北省唐山市茂威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威公司)。
  2011年5月6日,锦达公司作为承运人与案外人福建宏泰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泰公司)签订航次租船合同,租用“环亚”轮。同日,锦达公司与茂威公司签订“环亚”轮航次租船合同,约定锦达公司作为出租人提供“环亚”轮为茂威公司运输10010吨钢坯,由锦州至江阴长宏,运费为56元/吨,滞期费为25000元/天。2011年5月9日,“环亚”轮到达锦州港。2011年5月15日,在锦州港装载钢坯9985吨(装货港用时5天19小时54分)。2011年5月19日,锦达公司将上述钢坯运抵长宏。2011年5月21日,卸货完毕(卸货港用时2天11小时4分)。两港合计用时8天7小时,滞期4天7小时,产生滞期费用107291元。锦达公司已实际向案外人宏泰公司支付涉案运输运费549175元、滞期费5万元。2012年10月26日,锦达公司与茂威公司签订付款协议函,茂威公司确认涉案运输发生运费和滞期费共609160元,尚欠锦达公司运费和滞期费209160元。
  原告诉至天津海事法院,请求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运费209160元及违约金(自2013年1月27日起以欠款本金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给付至本金清偿之日止);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和保全费。
  另查明:锦达公司在涉案货物运输期间没有取得水路运输许可证。
  [审判]
  天津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锦达公司与茂威公司之间通过签署货物运输合同成立了水路货物运输合同关系,锦达公司为涉案合同的承运人,茂威公司为托运人。鉴于锦达公司在从事涉案货物运输期间没有取得水路运输许可证,不具备国内水路运输经营资质,违反了《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故根据合同法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锦达公司与茂威公司签订的水路货物运输合同无效。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考虑到锦达公司作为承运人已经完成了涉案货物运输,茂威公司获得的财产利益体现在承运人提供的运输劳务的价值,运输劳务的价值具体表现为双方约定的运费,故茂威公司应为锦达公司完成的运输支付相应费用。锦达公司对于茂威公司享有主张运费的权利,因此,茂威公司应当支付锦达公司涉案运输费用559160元(9985×56=559160)。
  锦达公司向案外人宏泰公司支付滞期费5万元,低于涉案运输实际发生的滞期费用107291元,是合理的费用,且茂威公司认可并承诺支付运费和滞期费609160元的意思表示真实。扣除茂威公司已向锦达公司支付的40万元,茂威公司应向锦达公司支付209160元。
  锦达公司请求茂威公司按银行同期贷款4倍利率向其支付违约金71000元,没有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因此,一审法院对锦达公司主张的违约金损失不予支持。
  综上,天津海事法院判决如下:一、茂威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锦达公司运费和滞期费209160元;二、驳回锦达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茂威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751元、保全费2020元,由茂威公司承担3578元,锦达公司承担1193元。
  宣判后,茂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争议焦点为茂威公司是否应支付涉案货物运费、滞期费及该费用的具体数额。
  首先,关于涉案运输合同效力及产生的法律后果。国务院颁布的《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八条第一款规定:“经营水路运输业务,应当按照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规定,经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者设区的市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负责水路运输管理的部门批准。”锦达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在未取得国内水路运输经营资质的情况下,作为承运人与茂威公司签订航次租船合同,从事水路运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该合同应认定无效。鉴于锦达公司已为茂威公司提供了运输劳务,且货物已按合同约定安全运抵卸货港,故茂威公司对于其根据该合同取得的利益,即与运输相应的劳务价值,应当折价补偿。据此,该劳务价值所体现的运输费用,可以适当予以保护。
  其次,关于茂威公司应当补偿锦达公司的运输费用数额。鉴于在涉案运输完成后,茂威公司在支付锦达公司运费、滞期费40万元后,又与锦达公司协商一致达成付款合意,认可并承诺支付尚欠锦达公司运费及滞期费209160元。因此,对于锦达公司请求茂威公司支付运费及滞期费的主张,法院予以支持。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近年来,承运人在没有取得水路货物运输经营资质的情况下,与托运人签订水路货物运输合同,从事水路运输经营的情况普遍存在。该问题不仅涉及双方签订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还对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市场的健康发展带来巨大的冲击。而我国水路运输法律体系与国际海运相比,法律规定相对滞后,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的增长。除海商法对国际海上水路运输和沿海水路旅客运输进行调整外,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和内河的水路旅客运输基本上没有专门的运输法律来调整。[1]虽然我国已经制定《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水路货物运输无法可依的状况,但因该规则效力级别较低,只有在当事人约定其权利义务可以依据该规则时,在具体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才能参照适用。同时,在上述规则中对于水路货物运输合同效力的认定问题并没有明确规定,在案件审理中仍需结合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分析和认定。
  一、合同效力的认定
  合同是一种双方的民事法律行为,以合意为其中核,并按当事人的合意赋予法律效果,有效的合同是完全地发生了当事人意思表示所表达的法律后果。合同的无效是当事人所缔结的合同因严重欠缺生效要件,在法律上不按当事人合意的内容赋予效力。[2]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5项事由,其中第(五)项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项事由是指当事人的订约目的、合同内容和形式不能违反民法中的强行性规范,并且不能违反其他部门法中的禁止性规范。[3]而所谓强制性规定有别于任意性规定,其无法通过当事人自由排除其适用,也无法通过补充约定达到解释当事人意思的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038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