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商标注册程序中不正当商标注册行为的法律适用
【作者】 刘庆辉【作者单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商标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24【页码】 83
【摘要】 [裁判要旨]商标执法(司法)机关在商标注册程序(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异议程序)中,发现商标注册申请人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注册商标的,若无其他法律规则可供适用,可以参照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2013年修正的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不予核准注册。
□案号 一审:(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6431号 二审:(2015)商行(知)终字第65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0372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湖北稻花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稻花香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安国市金泰副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公司)。
  2010年2月22日,金泰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第8078350号“清样”商标(以下简称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于啤酒、姜汁啤酒、麦芽啤酒、制啤酒用麦芽汁、水(饮料)、麦芽汁(发酵后成啤酒)、果汁、无酒精饮料、豆类饮料、饮料制剂等商品上。
  被异议商标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公告后,稻花香公司针对该商标的注册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就该异议申请于2012年9月15日作出(2012)商标异字第55867号裁定(以下简称第55867号裁定),对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稻花香公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第55867号裁定,依法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异议复审,请求不予被异议商标核准注册。其主要理由是:1.被异议商标与稻花香公司的第4786657号“清样”商标、第5161478号“动态清样”商标、第7821499号“清样”商标、第7171044号“清样”商标(以下统称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2.引证商标构成驰名商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3.金泰公司大量抄袭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并申请注册的行为,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本案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即属此种情形,依法不应核准。
  2014年4月1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4]第47172号《关于第8078350号“清样”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以下简称第47172号裁定)。该裁定认定:一、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未构成类似商品,故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二、稻花香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已达到驰名程度,故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情形。三、金泰公司在多个类别上申请注册了“清样”商标,在第29、31、35、39、43、44类商品及服务上注册了6件“关汉卿”商标,在第31、32、35类商品及服务上注册了3件“关家园”商标,此外还在不同的商品及服务上申请注册了2件“修达宁”商标、2件“斯巴鲁”商标及“修斯舒”、“修达舒”等商标。据此,可以认定金泰公司的系列商标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较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本案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属于此种情形,应不予核准注册。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金泰公司不服第47172号裁定,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认为本案不应当适用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应当予以核准,请求撤销第47172号裁定。
  [审判]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应适用于注册商标撤销案件,本案中被异议商标尚未核准注册,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47172号裁定中适用该款规定,明显缺乏依据。
  据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47172号裁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一审宣判后,商标评审委员会和稻花香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金泰公司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的行为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指“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应当不予核准。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贯彻公序良俗原则,维护良好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营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根据该项规定的文义,其只能适用于已注册商标的撤销程序,而不适用于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但是,对于在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中发现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若不予制止,等到商标注册程序完成后再启动撤销程序予以规制,显然不利于及时制止前述不正当注册行为。因此,前述立法精神应当贯穿于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撤销程序的始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及法院在商标申请审查、核准及相应诉讼程序中,若发现商标注册申请人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注册商标的,可以参照前述规定,制止不正当的商标申请注册行为。本案中,金泰公司在多个商品类别上申请注册了“清样”商标,此外还申请注册了6件“关汉卿”商标、3件“关家园”商标、2件“修达宁”商标、2件“斯巴鲁”商标以及“修斯舒”、“修达舒”等商标。金泰公司的前述系列商标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参照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立法精神,金泰公司的前述系列商标注册行为应当予以禁止,故本案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应予以核准。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参照而不是直接适用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制止本案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其法律适用方法确有不妥,但是,其裁定结论正确,金泰公司请求撤销该裁定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驳回。
  据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驳回金泰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主要涉及以下问题:一、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规定是否可适用于商标注册程序;二、商标行政执法机关是否可以类推适用商标法的有关规定;三、类推适用应当受到何种限制。
  一、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禁止“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规定是否可适用于商标注册程序
  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该项规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贯彻公序良俗原则,维护良好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营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该项规定除了适用于已注册商标的撤销程序,是否也可以适用于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亦即,商标执法(司法)机关在商标申请审查及核准程序中发现了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是否也可以适用前述规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03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