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财税法学的学科定位
【英文标题】 The Orientation of the Subject of Fiscal and Tax Law
【作者】 刘畅【作者单位】 辽宁大学法学院
【分类】 财会法【中文关键词】 财税法学;学科体系;定位结构
【英文关键词】 Fiscal and Tax Law; subject; orientation
【文章编码】 1002-3291(2016)05-0131-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5
【页码】 131
【摘要】

党的十八大暨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都对落实中央关于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决策进行了部署。在新《立法法》确立税收法定原则,以及新《预算法》颁布实施的背景下,科学的定位财政法学科无疑对于推动我国财税体制改革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财税法学不是统领于经济法学之下的分支性的学科,财税法学是具有广泛性、公共性、整体性和正义性的独立的法学学科,财税法学科的独立性是满足公共需求和完善财税法体系的必然结果。

【英文摘要】

At the18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the 3rd and 4th Plenary Session of the 18th CPC Central Committee, and in the series of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s important speeches, to implemen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ecision to deepen the reform of the fiscal and taxation system has been highlighted.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establishing statutory tax principle in the new Legislation Law and Budget Law, to orientate the subject of Fiscal and Tax Law scientifically has undoubtedly importan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promote the reform of fiscal and tax system in China. Fiscal and Tax Law is not the branch of the economic law, but rather, an extensive, public, integrated, just and independent legal subject. The independence of Fiscal and Tax law is the inevitable result of improving the fiscal and tax law system and meeting public deman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719    
  
  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具有财税性质的行为或现象古已有之,甚至更早于现代意义的国家出现之前。应该说,当人类社会出现了公共性需求的时候,财政具有了最初的雏形。现代的学者,一般都惯性地秉承“财政是国家产生之后的阶段性、历史性的产物”这一论断,但是,在国家出现之前究竟是否存在财政?如果不存在,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界定那些为了满足公共性的需求而进行的社会资源的分配行为?如果存在财政行为,或者具有财政性质的现象,那么在国家产生前后这种财政行为或现象的差别在哪里?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对财政以及财税法究竟是什么做出更准确的定位。
  一、学科的定义与划分
  (一)学科的定义
  学科,在《辞海》中的解释是“学术的分类。指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支;教学科目的简称”{1}。美国教育学家伯顿·克拉克认为学科是连接“一群群研究一门门知识专业学者”的专门化的组织方式{2}。法国思想家米歇尔·福柯认为任何学科都是一种社会的规范,是在社会监控规训大众、惩罚犯罪的实践中产生的,学科是专门的研究领域,是强化和改进社会规训和控制的手段。“在任何社会里,话语一旦产生,即刻就受到若干程序的控制、筛选、组织和再分配”,学科“构成了话语生产的一个控制体系,它通过同一性来设置其边界”{3}。
  我国学者对学科的界定也存在多种观点,如“学科是高等教育系统区别于其他系统的特有的基本结构。从传递知识、教育教学角度看,学科的含义指的是‘教学的科目’(Subjects of Instruction),即教导科目或学习的科目。从生产知识、学问研究的角度看,学科的含义则是指‘学问的分支’(Branches of Knowledge),即科学的分支或知识的分门别类”{4};“学科是以一定共性的客体为研究对象而形成的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或分支”{5}“;学科,是对知识进行划分的一种单位……它具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是起目录性的指导作用,规定了探索的范围和领域,成为人们认识和实践活动的对象;一是起范型的作用,指导着人们的认识和实践”{6}。
  相比较而言,我国学者更多的是将学科作为一种知识的分支,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学科划分、学科结构、学科建设、学科发展等领域进行研究;国外的学者则更为宽泛地认为学科不仅指学术门类的划分,还包括对这些门类知识进行运作、组织的方式。但不管从广义还是狭义角度界定“学科”,“学科”在世界范围内都呈现出如下的发展趋势:
  第一,学科发展具有分化性和综合性。学科的分化性与综合性看似学科的两个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但从根源上说,两者具有深刻的一致性。学科的分化性实质上是学科综合性的表现形式;学科综合性是由学科的分化所引起的直接结果。对于某一学科对象不断深入的研究,其研究的内容、层次必定也随之扩展和增加,从而形成了学科下一个部门的研究领域,而随着对这个部门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原本单一的研究结构也将分化为多层次的,当这一部门研究领域的内容、层次等足够充实、成熟,形成自己独有的学科共同体时,这个部门领域将脱离原有学科,成为一个新的分支学科。学科的分化一方面促进了作为分支性的新学科的产生,另一方面增加了学科之间的相互作用、影响,同一层次以及不同层次的学科之间发生相互的渗透,这种渗透可能发生在研究对象上、研究方法上、理论体系上。这样交叉、渗透的研究领域打破了原有的学科壁垒,综合了各个学科的优势,因此发展非常迅速,取得的理论成果也非常丰富,很快形成了许多新的交叉性学科。
  第二,学科之间绝对化的藩篱逐步破除。学科是人们主观划分知识类型的方式,学科没有绝对的标准,因此也不应该设置绝对的界限。人们对于学科划分的初衷是顺应不断专业化的社会生产和分工,使理论研究能够更好地为人类社会生产服务;同时学科的划分也有利于学科自身研究、发展的深入。过去几十年,我国各个学科之间,学科内部展开了边界之争,有些学科的学者将自己的学科看得高于其他的学科,致力于构建本学科泾渭分明的壁垒和界限,甚至在一个学科内部,也存在压抑、阻碍业已成熟的、新的分支学科的建立的情况。近年来,学术界已经认识到科学研究的共通性和知识体系的整体性。一门学科,乃至一个领域内相关学科的发展具有同步性,相互之间实际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学科之间的藩篱被打破,促进了新学科产生的同时,也丰富了整体的科学知识体系,共同推动社会、经济的进步和发展。
  第三,社会需求和学科价值的结合,是新的学科分类标准和模式。“任何一门现代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及其应用,都不仅取决于学科本身的需要和内在发展逻辑,而是相应于社会需求和社会价值而取得发展和应用的。科学的价值观和社会文化价值观是统一的。”{7}科学知识在诞生初期,并不需要学科的存在。随着人们实践范围的扩展,知识积累的丰富,科学知识自身发展成为了学科划分的原始动力。但是,一切科学必然都将以各种形式转化为直接的生产力,在学科渐趋细化的过程中,社会需要开始成为学科划分及发展的方向,对于社会需要的满足是学科价值的最终目标。当社会生产需要科学对新的领域知识进行探讨,或原有学科研究的层次无法满足实践发展,新学科的产生成为必然。
  (二)学科的划分
  我国现行学科划分的主要依据有:第一,是由国家技术监督局颁布的《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与代码》(以下简称《代码》)。该文件最早于1992年发布,最近一次修改发生在2009年的,一级学科也由58个增加致62个。第二,是由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该目录最早在1998年颁布,其中共分11个学科门类,2012年对其修订后,学科门类增加至12个(含预留学科1个),专业类新增9个达到92个。第三,是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颁布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以下简称《学科目录》)。这个目录经过1998年一次修订,至2011年确定学科门类13个。第四,是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以下简称《专业目录》)。《专业目录》最早颁布于1981年,经过1983年、1990年、1997年和2008年共4次修订,确立了89个一级学科和393个二级学科。
  其中,《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学科目录》因为培养主体和目标的原因,对学科的划分更为宽泛,各个学科的包容量大,变化也不是非常明显。以法学学科为研究对象,对《代码》和《专业目录》的相关内容进行分析,可以看出:第一,从1992年到2009年《代码》中包含的二级学科由573个增加至676个,涨幅达到18%。但值得注意的是法学一级学科下设理论法学、法律史学、部门法学、国际法学和法律其他学科五个二级学科,二级学科的数量在十几年中没有任何变化,部门法学下也仅仅增加了卫生法学和宗教法学两个三级学科;第二,《专业目录》是政府出台的学科划分标准相关文件中修改次数最多,内容修改幅度最大的文件。这是因为《专业目录》针对的主体是博士、硕士研究生,也就是说学科研究层次更为深入,学科的划分与《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学科目录》相比较,范围虽然缩小了,但学科研究内容细化了。《专业目录》对于二级学科的修改最大,由最初666个逐步减少为1983年的638个,1990年将二级学科调整为591个,1997年进一步减少了168个。以法学为例,1990年《专业目录》的法学下设16个二级学科,在2008年《专业目录》中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合并为一个二级学科;民法学扩展为民商法学,并将劳动法包含其中;环境法学与资源保护法学交叉合并为一个学科。表面看来《专业目录》中二级学科数量确实降低了,但是新兴学科的出现,分支学科的剥离,交叉学科的诞生才是表象背后学科发展的真正的趋势。
  各国的学科划分受文化背景、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共同价值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但是我国目前学科发展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学科划分的动因和目标仍停留在学科自身,没有将学科的发展与社会的需要更好地衔接,这将导致学科研究过于理论化,以及实践活动的盲目性等问题;其次,我国学科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存在着大量二、三级学科空白和部门领域新兴学科盲目扩张的两极发展现状,因此学科发展必须要关注发展的平衡性和稳定性;最后,学科划分要从整体的学科结构出发,不能停留在狭隘的学科门户视野之中,要立足于切实推动学科整体的发展,知识体系的平衡,以及对于社会需要的满足。
  二、财税法学内涵解析
  (一)财税法的概念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对于财税法的概念,我国学者也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各种见解,如:“财政法从形式上只关注财政收支行为本身,以及与此相关的权力分配、资金管理和监督制衡。因此,简言之,法律意义上的财政,即可界定为以国家为主体的收入和支出活动以及在此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关系,财政法也可据此定义为调整国家财政收支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8};“财政法是国家实现其财政经济职能和社会公共职能的重要工具……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之上,是反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财政分配关系和要求的法律形式……财政法与其他法律部门相比,更具有经济性、社会公共性和宏观调控的性质,可以说财政法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最重要的法律手段,它和计划法、金融法、产业政策法一样是经济法体系的主要的组成部分”{9};“财政法,是调整在国家为了满足公共欲望,实现国家职能而取得、使用和管理资财的过程中所发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财政法是经济法的重要部门法,在宏观经济调控和保障社会公平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10};财税法是规范财政行为并调整由此而产生的财政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11};财税法是调整国家凭借政治权力对一部分社会产品和国民收入进行分配和再分配过程中形成的以国家为一方主体的一种分配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12};财税法是调整国家财政收支分配关系的法律,是保障国家参与国民收入分配、再分配和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财税法必须具有正义的价值判断与选择的社会意义{13}。
  财税法的概念是对财税法本质属性的揭示。由于受法学研究方法中对于部门法划分的传统理论的影响,大部分对财税法内涵的界定仅仅从财税法的调整对象或调整方法的角度切入。以部门法的划分为标准,通过比较的研究方法凸显事物的特点,的确可以狭义地界定财税法的内涵。随着人们思维接触面的扩大和社会关系复杂性的增加,概念的推进是沿着内涵和外延之间的反变关系发展着的,即外延越大,内涵越少;外延越小,内涵越多。也就是说对于财税法的定义应该是越来越接近它的本质属性,并能够涵盖更多的新生成财政关系外延。我国法学界对于部门法划分问题的研究本就十分混乱,存在诸如以调整对象、调整方法、法律原则、法律价值、利益关系、政权部门等为标准的多种观点、理论。因此,仅仅以法律的调整对象或方法来界定财税法,是无法真正接近财税法本质属性的,这样就缩小并固化了财税法的外延。财税法的界定应该透视出复杂而多变的社会关系背后隐藏着的对财税法的根本性的需求,和在这些需求下所衍生、引领出的法律的功能、目标、价值选择。
  (二)财税法的特征
  财税法是在社会资源配置过程中,以满足公共需求,实现社会利益为目标,以正义为价值判断的制度规范的总称{14}。因此,财税法具有如下特征:
  1.财税法的适用具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辞海编辑委员会.辞海(缩印本)〔S〕.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7.1269.

{2}伯顿·克拉克.高等教育新论——多学科的研究〔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05-113.

{3}鲍嵘.学科制度的源起及走向初探〔J〕.高等教育研究,2002(4):102-106.

{4}孔寒冰,邹碧金,王沛民.高等学校学术结构重建的动因探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1(2):78-82.

{5}{7}丁雅娴.学科分类研究与应用〔M〕.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1994.38、8、12、163、165..

{6}罗云.论大学学科建设〔J〕.高等教育研究,2005(7):45-50.

{8}刘剑文.财政法(第三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14.

{9}吕忠梅,陈虹.经济法原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443.

{10}张守文.财税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25.

{11}朱大旗.从财政法(学)的演进论其独立性〔J〕.法学家.2006(5):92-100.

{12}李昌麒.经济法学(第二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428.

{13}{14}任际.财政法的正义价值判断与选择〔J〕.法学,2011(4):66-72.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15}{22}任际.现代财政分配关系的财政法分析〔J〕.法治研究2010(10):9-14.

{16}{17}佟国顺,王广军.财政的生产性与政府投资〔J〕.财经问题研究,1989(6):45-48.

{18}孙柏瑛.公共性:政府财政活动的价值基础〔J〕.中国行政管理,2001(1):23-26.

{19}高培勇.公共财政:概念界说与演变脉络——兼论中国财政改革30年的基本轨迹〔J〕.经济研究,2008(12):4-16.

{20}〔美〕马斯格雷夫.比较财政分析〔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4.

{21}〔美〕罗斯科·庞德.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34.

{23}{24}{25}〔美〕罗斯托.经济成长的阶段〔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2:10-23、32、68、86.

{26}陈燮君.学科结构理论史纲〔J〕.社会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1990(1):5-15.

{27}刘剑文.财税法治的破局与立势〔J〕.清华法学,2013(5):20-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7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