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金融法苑》
马来西亚有选择的货币管制及其运行机理(下)
【作者】 马哈蒂尔·穆罕默德【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
【分类】 银行法【期刊年份】 1999年
【期号】 17(17)【总期号】 总第二十九期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5414    
  四、被滥用的市场
  没有公司税收支撑的政府很快也开始失血,怎么办?当然是转向IMF求援。然而IMF为东亚身陷困境的经济没有作出任何有价值的事情。它所做的只是更换债权人。该欠债的还是欠债,货币该贬值的还是贬值,股市该下挫的还是要下挫。不仅如此,亚洲国家政府面对这些外来主人不得不放弃原有的经济取向,而这些外来的主人们只会把外债偿还能力的恢复看作是政府得以存在的唯一目标。人们会挨饿,会暴乱、抢劫和残杀;但这些统统都无关紧要,只要外债能被偿还。然而IMF和它所兜售的有限的救急招数是无法选择的。
  我们想从市场中借钱,但正如前面提到的,强大的评级公司出于防止我们退化成永久债务人的愿望,降低了我们的信用评级,以致于从市场借钱将显然导致问题的恶化。
  如果一个公司倒闭了,或者哪怕一小批公司倒闭了,政府都可以设法给予赔偿。但当所有的银行和公司都发生倒闭,政府将连自身的经费都无法筹措,政府也将垮台,社会混乱,政治动荡,无政府状态可能会降临。政府因此不能允许商业发生整体性的崩溃。然而,这正是马来西亚货币贬值和股价重挫后所发生的一切。
  自由市场是一个伟大的体系,有助于经济的增长和人类境遇的改进,但它可以被滥用。当自由市场被滥用,经济彻底被毁,无辜的人们只能承受煎熬。在马来西亚我们选择了自由市场体系,但并非作为宗教来信仰。因为那也不过是由人而不是神设计出来的一种经济制度而已。当我们要努力跟紧它时,我们发现没有理由对自由市场名义下的任何东西都全盘接受,尤其是当我们不再因此获益时。一个体系除了它所能带来的效果以外不再有其他更多的意义。然而人们毕竟相信自由市场体系所能带来的结果,而这种结果反过来又决定了该体系本身的演变。如果它已经不能给我们带来这种结果,我们为什么还要盲目地追随它呢?
  人们设计出自由市场体系来,以促进平等者之间的公平竞争,建立实物货物和服务的自由交易,保障资本自由地流向需要它的地方,使得人们可以通过从事商务活动来赚取利润。没有哪个人宣称过必须以对待商品的形式来对待货币,应该像买卖白糖、小麦、咖啡一样交易货币。货币仅仅是使交易变得便捷的手段,免去了实物交易和贵金属支付的麻烦。没有货币交易,自由市场仍会发挥其功能。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整个世界正是在没有货币的情况下开展交易和完成经济增长的。
  固定的汇率可以使商品和服务以价值加以衡量。当政府改变汇率,可能会发生偶尔的经济骚动,但其破坏性与最近两年里发生的全世界范围的经济动乱对世界贸易造成的难以企及的损害不可同日而语。马来西亚不接受货币交易并非就是背叛了自由市场体系。我们的实物贸易领域不会受到影响,生产性领域的外国投资也不会因此遭到损伤。
  但过度的操纵股市行为,特别是卖空交易行为仍会危害马来西亚的经济。股市中的这些特别的投机行为通常还是可以接受的,然而一旦一小撮有能力随心所欲地抬拉或打压股价的人搅入其中时,便不再是投机的问题了,而是地地道道的操纵市场;既然内幕交易是不被允许的,我们同样不能找到操纵市场行为应被允许的任何理由出来。’
  五、谩骂之声不绝于耳
  我们的政府已经停止了发生在吉隆坡股票交易所的短线交易行为。但一个非法的离岸市场又在新加坡建立起来,马来西亚政府的监控对此鞭长莫及。若要稳定马来西亚经济,这个CLOB业务就应被禁绝。于是在1998年9月1日,马来西亚停止了林吉特的交易和CLOB业务。滞留在马来西亚国外的林吉特不管以何种形式,如果不在1个月内流回境内,将被认定为非法。投资于国内股票的资本将不准在一年之内离开马来西亚;不过在马来西亚的其他投资资本还可以自由出入,利润也可以自由流回母国。
  国外货币投机者、国外股权投资者、国外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以及英语世界的媒体对此作出的反应可分为三种:纯粹而持续的谩骂、伪装在智识论证下的谩骂、以主动和自由地提出建议的形式加以谩骂。
  我的老朋友,伟大的乔治·索罗斯称我们9月1日的措施为“无耻之举”。从他的全球眼光和通过大规模的货币运动赚钱的动机来看,我们的措施毫无疑问是“无耻的”。商业周刊称马来西亚为“重新冰封的经济”。纽约时报引用克林顿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这一转变事件为“一个悲剧”;他认为我们的措施将是一个“重大的失败”。《时代周刊》(Time)引用一名身在曼谷的专家的话说“马哈蒂尔正把马来西亚变成缅甸”,“这将导致货币交易黑市的产生,并在全国引发购买美元的恐慌”。学问深厚的《商业周刊》称这一措施将“耗尽外汇储备,可能导致贬值并促使进行贸易限制”。伟大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告诉全世界马来西亚的举措是“最坏的可能选择”。伟大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声称“马来西亚上周关闭了通往全球经济的大门”—一种颇为强硬的论调。
  一个身处伦敦的分析家说马来西亚正经历着“智商危机”的煎熬。我敢肯定,这一定是在指我们没有两个诺奖精英来为我们出谋划策这件事,而不是在暗指那个常被提起我也深信不疑的观点:“在一张邮票的背面可以写下马哈蒂尔医生懂得的所有经济学知识”。
  谩骂来自于国外的货币投机者和操纵者,他们不能再从林吉特的遭遇中捞取钱财了—我能理解他们;谩骂来自于国外股权投资者,他们不得不等待一年—我也能够理解;谩骂来自于自由市场经济学家,我同样能完全理解他们,毕竟我们正在挑战一个神圣的戒律。但那些来自于英语世界媒体的谩骂却多少令人感到迷惑。绝对不难发现,可以收集到的所有反对我们的论说文章的第一行一直都是在说我们是彻底的白痴、灾难将很快降临、马来西亚“完蛋了”、被毁掉了。
  当灾难显然没有如期而至,马来西亚没有“完蛋”,也没有被毁掉时,评论文章又说马来西亚经济将被削弱,中期影响会是巨大的。然而马来西亚的措施显然已经成功并正走上复兴之路,于是最近的文章的首行便是:马来西亚的成就明显,但接受IMF援助的国家经济也取得了同样的成就却没有采用货币管制。这一观点的鼓吹者看来在逻辑上有一个盲点。既然他们可以主张其他经济没有采用货币管制也取得了比之我们并不逊色的结果,难道我们就不能反过来强调这样一点吗:我们也取得了与其他经济同样的成就,却没有品尝到那种种的痛苦—大范围失业的悲剧、儿童离开学校、我们花了一代人的时间才培养起来的中产阶级大批消失、充斥于街巷的流血事件以及遍及全国的政治动荡。
  我们已经取得了其他经济所取得的成绩,但不必被迫陷入巨额债务中,不会给将来的一代人背上偿还巨额债务的负担,人们没有被迫卖掉家中的银器和贵重的传家宝,我们也不必以“跳楼价”把我们宝贵的企业拍卖给外国人,不必对任何人点头哈腰,吻谁的脚。
  六、自己的抉择
  无疑,我们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可能对其他人来说并不算有多重要。东亚的经济是各不相同的,对比起来是困难的也是不公平的。但可以确信的是,每个国家都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好恶作出决断并选择它们自己要走的复兴之路。非常明显的是,在366天前我们采取的非正统的、大胆而且强有力的措施已经结出硕果。
  我们被告知无论如何都将会发生大规模的资本出逃,人们将会破门而出争购美元。由于严重缺乏流动性,利率将被拉升。街头巷角将充斥着黑市交易。监控这个体系需要大批的文职人员,所以行政机构将过度膨胀。腐败愈演愈烈,因为马来西亚人和马来西亚商人要购买他们所需要的,当然也是非常短缺的硬通货。出口商将会少报出口数量,进口商会多报进口数量。转移定价将变得肆无忌惮。林吉特无法保持稳定。实际上,货币将被迫贬值。不用说,股票市场会一泻千里,马来西亚股票就将一文不值。
  直到今天,还有一些最博学的经济学家们在他们的想象中发现着一些我们无论如何也未曾发现的货币黑市。林吉特仍保持磐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54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