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WTO对国际法的贡献与挑战
【作者】 车丕照【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多哈回合谈判;WTO历史地位;全球治理;国际组织;国际经济新规则
【文章编码】 1000-5072(2014)03-0001-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3
【页码】 1
【摘要】

WTO对国际法的贡献主要表现为拓展了国际法的适用领域以及强化了对缔约方国内法的约束。虽然WTO对传统国际法基本原则没有任何实质性挑战,但还是在多边国际制度安排中能否包容不同经济制度、能否在维持互惠原则基础上更多地实现公平,以及是否允许社会精英更多地参与全球治理这三个方面做出一定探索。与此同时,WTO自身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多哈回合谈判的停滞、区域安排的兴盛与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在新旧国际经济规则的冲突与交融过程中,要关注区域性协定的谈判及其影响。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3957    
  WTO,无论是作为一个国际组织,还是作为一套国际条约,都在当下发挥着重要作用。WTO对国际社会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从国际贸易层面看,它降低了国际贸易的障碍,推动了国际贸易的增长;从国际法治角度看,它推动了国际社会的规则导向的理念的进步,使国家更习惯于国际规则的约束。
  那么,什么是WTO对国际法的贡献呢?或者说,作为当今国际法体系一部分的WTO规则的创设和实施对国际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如果WTO对现行国际法的影响是重大的或突破性的话,那么,它是否对国际法已构成挑战?如果有的话,是一些什么样的挑战?
  一、WTO对国际法的贡献
  WTO的各项协定既是国际法的组成部分,也是国际法的产物。作为国际法组成部分和国际法产物的WTO对国际法有何贡献呢?
  一方面,可以肯定地说,WTO并没有突破原有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作为国家之间的法律的国际法是基于这样几条基本原则之上的:一是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二是缔约自由原则,三是约定必须信守原则。国际法的现实基础是承认每个国家都是主权者。虽然国有大小、贫富、强弱之分,但经过高度抽象,各个国家的共性在于其具有主权,因此,国家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正因为主权者平等,而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所以,国家之间若要彼此约束,就需要通过相互允诺{1};基于同样道理,国家间的相互允诺又应该是自由的。在当今国际社会,这种相互允诺的自由主要表现为缔结条约的自由,即每个国家都有与他国缔结条约的权利,国家的缔约权的行使不受外来强制的影响,只要不违反国际强行法,国家间可自由做出任何约定。正因为国际法律关系主要是建立在国家间约定的基础上,因此,约定必须信守就成为国际法的基石。WTO体制与上述原则完全一致,因此,它对已有国际法原则没有任何突破。
  但应该看到,WTO对现有国际法体系还是做出了重要贡献,主要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
  (一)WTO扩展了国际法的适用领域
  无论是与其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相比,还是与其他的国际公约相比,WTO的管辖范围都更加广泛。
  与GATT相比,WTO的管辖范围扩展到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等领域。WTO规则的制定者似乎追求着这样的目标:所有的贸易问题都归入WTO;与贸易有关的问题也尽量归入WTO。
  例如,纺织品和服装贸易,曾一直游离于1947年关贸总协定多边贸易体制之外。经过乌拉圭回合的多年谈判,成员间终于达成了纺织品与服装协定。依照该协定,纺织品和服装贸易分四阶段归入WTO多边贸易体制。
  与其他国际公约相比,WTO的适用范围也极为广泛。从条约发展史来看,早期的条约基本上是双边条约。普遍性的国际公约是二战结束后所发展起来的。一些公约“接近于实现普遍参加的原则”[1]91,如1949年的日内瓦四公约、1961年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1969年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和1982年的《海洋法公约》等。这些公约的一个共同特点在于它们都是仅就国际关系中的某一领域或事项创设规则。作为一套国际公约的WTO虽然也可以说是仅就国际贸易问题制定规则,但由于国际贸易自身就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领域,而且,如前所述,WTO还纳入了很多“与贸易有关”的问题,所以其管辖范围更加广泛。正因为如此,WTO文件(包括作为附件的成员方彼此的减让承诺)厚达26000页[2]399。
  说WTO大大扩展了国际法的适用范围,还是因为WTO缔约方的广泛。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生效时只有23个缔约方。到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束时,关贸总协定的缔约方已有120多个。1995年12月12日,关贸总协定128个缔约方在日内瓦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告历经近半个世纪风风雨雨的关贸总协定的历史使命结束{2}。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后,其成员又增加许多。根据WTO官方网站的介绍,截至2013年3月2日,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已达159个。
  WTO的适用领域及成员的广泛性都进一步扩大了国际法规范的适用范围,应看作是WTO对国际法的贡献。
  (二)WTO对缔约方的国内法形成前所未有的约束
  同其他国际条约一样,WTO的首要作用也在于规范缔约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从而对缔约方构成约束。那么,WTO对缔约方的约束在哪些方面有别于其他的国际条约呢?我认为主要表现为WTO对缔约方的国内法的经常和严格的约束。前面所列举过的那些公约,虽然也规范缔约国的行为,但缔约国的国内法不会经常地受到挑战。而WTO赋予成员方的却是挑战其他成员方国内立法的权利,表现为要求其他成员取消与WTO规则不一致的“措施”。
  WTO为什么可以对缔约方的国内立法构成如此普遍、经常而严格的约束呢?其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WTO是约束成员方贸易管理方面的行为的,而贸易管理是当今各国政府最为日常性的工作之一,因此,WTO对各成员方政府的约束必然会是经常性的。以WTO所覆盖的货物贸易为例,处于WTO规则监管之下的政府行为包括:装船前检验管理、进口许可、普通关税征收、反倾销税征收、反补贴税征收、海关估价、原产地确认、卫生检疫、技术标准实施以及可能影响贸易的投资管理行为等。由于许多政府部门的职能的日常行使都与上述事项相关,所以,WTO对成员方政府的约束必然是普遍而经常的。
  第二,WTO明确规定了其规则对各成员的国内法的约束。《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16条第4款规定:“每一成员应保证其法律、法规和行政程序与所附各协定对其规定的义务相一致。”可以看出,WTO规则的约束对象被直接明确为成员方的国内法,而不是成员方政府的具体行为,由此,WTO所约束的就不仅是各成员方的政府(行政部门)的行为,而是包括成员方的立法机构的行为。所以,WTO各项协定需要由成员方报本国立法机关批准后方产生效力,而不是行政机关可以最终决定的事情{3}。由于WTO直接将成员方的国内立法置 于其监督之下,所以,任一成员方在质疑另一成员方的行为的合法性时,都可以将其主张表达为要求对方修改其相应的国内立法。
  第三,WTO确立了纠纷解决方面的强制管辖权。与其他多边争端解决机制不同,WTO成员不可以拒绝WTO对争端解决的管辖。WTO《关于争端解决的规则和程序的谅解》(DSU)第23条第1款规定:“当成员寻求纠正违反义务情形或寻求纠正其他造成适用协定项下利益丧失或减损的情形,或寻求纠正妨碍适用协定任何目标的实现的情形时,它们应援用并遵守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DSU第23条第2款进一步要求各成员在处理彼此间的争端时,除按DSU的规则与程序寻求解决外,不得诉诸其他争端解决程序。与此同时,WTO严格的争端解决规则也使各成员无法在专家组的设立和争端解决裁决的通过等环节上阻碍争端解决程序的进行。
  WTO管辖范围的扩展和对成员方约束的刚化都增强了国际法在国际社会中的影响力,使全球治理呈现出新的局面。
  二、WTO对国际法的挑战
  尽管WTO对主权平等、缔约自由及约定必须信守等国际法基本原则没有任何突破,但它对国际法还是带来某些挑战,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当今多边国际经济体制是否可容纳非传统市场经济制度
  由于国际法是以国家为约束对象的,因此,任何一套国际法律制度都可能触及缔约国的国内制度。然而,没有任何一套国际法规则像GATT/WTO这样,要求成员方国内经济制度的整体一致。那么,GATT/WTO是否能容纳非传统市场经济制度呢?这是以往多边法律机制所不曾遇到的问题,因而构成对传统国际法的挑战。虽然GATT/WTO也接受了少数非传统市场经济国家为其成员,但总体上看,其对非传统市场经济制度的容纳十分有限。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时代的整个贸易体系,是根据市场自由主义哲学的原则建立起来的。”[3]57世界贸易组织主要从五个方面来推动贸易自由化。一是进一步推动关税减让。二是通过采取“逐步回退”办法,逐步减少配额和许可证;从取消数量限制向取消其他非关税壁垒延伸;把一般地取消量限制原则扩大到服务贸易领域。三是严格管理措施透明方面的纪律,要求各成员将有效实施的有关管理对外贸易的各项法律、法规、行政规章、司法判决等迅速加以公布。四是扩展非歧视待遇原则的适用领域。WTO将最惠国待遇原则写进许多新的协议,如服务贸易总协定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国民待遇原则也在特别承诺的情况下加以适用。五是要求不得采取不公正的贸易手段,进行或扭曲国际贸易竞争。
  可以看出,GATT/WTO体制的价值取向是最少政府干预的国际贸易,它所易于接纳的是高度自由化的市场经济国家。GATT/WTO体制对非传统市场经济体制的有限容忍是其关于国有企业的规定。1947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并没有要求缔约方不得设立或保有国有企业,但却对国有企业(总协定限定为“国有贸易企业”,State Trading Enterprises,STEs)做出严格的限制。按照GATT第17条的规定,这种限制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国有贸易企业在其涉及进出口的购买和销售方面应一视同仁,而不得实行差别待遇;第二,国有贸易企业在进出口方面仅应基于商业考虑而行事。这样一来,虽然GATT/WTO容忍成员方保有国有贸易企业,但却要求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遵循同样的行为准则,因此,从总体上看,GATT/WTO体制仍然对非市场经济国家持排斥的立场。
  正因为GATT/WTO规则体系是以自由的市场经济制度为导向的,因此,非市场经济国家很难融入这套体系。原先的计划经济国家在加入GATT时都做出了多项特别的承诺,以保证这些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进入GATT之后,不会对市场经济缔约方造成威胁。例如,波兰在1967年以计划经济国家的身份加入GATT的时候,不仅承担了每年从其他缔约方增加进口7%的义务,而且还被迫接受了特别保障条款。即使这样,波兰也没有充分享受到GATT的无条件多边最惠国待遇。美国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波兰是计划经济国家而援引GATT第35条,与波兰“互不适用”GATT的规定,从而拒绝向波兰提供最惠国待遇[4]78-79。
  WTO对非传统市场经济的不够宽容,不仅表现为对国有贸易企业的限制,还表现为对国有企业和国家投资企业身份认定的混淆。在美国向中国企业发起的多次反补贴调查中,均将我国的国有企业视为公共机构,认定其通过提供原材料或贷款的方式向与其交易的企业提供了“财政资助”。这不仅使中国政府和企业承担了过重的举证责任,而且被调查产品通常都被不公平地裁定为适用反补贴税。
  不同经济制度的国家之间出现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但像WTO这样的全球性经济组织应在考虑各方利益的基础上寻求一条避免或减轻冲突的途径,而不应该一味地逼迫一方让步。
  (二)多边国际法律安排能否兼顾互惠原则与公平原则
  由于国家的平等性和缔约的自由性,因此,以条约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国际法对于国家间的利益分配通常是互惠的(reciprocal)。
  互惠的国际法并不意味着国际法是公平的。虽然关于什么是公平很难有一个普遍接受的定义,但公平的最基本的要求应该是不使社会中的弱者得不到其他社会成员所能够得到的利益。著名学者约翰·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一书中曾经表达过这样的观点:“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该以对最不利的群体最为有利,或至少有助于其长远期待的方式来安排。”[5]151但在国际法中并没有扶持弱者的价值取向。如果国际法不以国家间的地位平等和交往中的利益互惠为原则,那么,这种国际法的公平性就无从谈起。但仅仅是国家地位的平等和利益的互惠仍可能无法达到公平的效果,因此,在某些情况下就可能需要以不平等或非互惠来实现效果上的公平。
  最初的关贸总协定并未关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不平等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竞争实力,因此也并没有涉及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条款。随后,发展中国家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并开始强调自身发展问题的特殊性以及被差别和优惠对待的必要性。到了20世纪60年代,关贸总协定增加了第四部分,要求缔约方应尽最大可能给予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以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同时,发展中国家不应在贸易谈判中被要求做出与其发展水平不相称的贸易减让。1968年,发展中国家成功地说服了发达国家在联合国贸发会体制下实施普惠制,给予原产于发展中国家的产品更优惠的进入发达国家市场的条件。随后不久,GATT决定给予普惠制最惠国待遇的豁免,即允许普惠制背离最惠国待遇原则。在东京回合,GATT明确承认了发展中国家应该得到差别和优惠待遇的原则,被称为“授权条款”。该条款规定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在非互惠、非歧视基础上以更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并且把普惠制的10年豁免期改为永久性豁免。
  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果要求所有成员方适用相同的规则而不考虑各自的发展水平,但仍然给予发展中国家成员方某些特殊待遇,即给予它们更长的延期履行协议义务的期限。例如,《反补贴协议》第27条第4款允许发展中国家在8年内逐步停止所有的出口补贴,《海关估价协定》第20条则规定发展中国家可以在加入WTO之日起推迟5年实施该协定。
  从GATT到WTO,虽然都在以互惠原则为主的情况下向公平方向做出一些迈进,但总体上看,这种进步还是非常有限的。以普惠制为例,普惠制要求发达国家单方面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优惠的关税待遇而不要求发展中国家给予回报,并且不得将这种优惠待遇给予其他发达国家,这冲破了GATT以互惠制和最惠国待遇制度所体现的平等原则,为实现国家之间利益的公平分配创造了条件。但普惠制的设计还远非理想。其主要原因在于这种制度还未能形成真正含义上的法律制度;而之所以不能认定普惠制为真正含义上的国际法制度,是因为这一制度的两类主体之间,即给惠国与受惠国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缺乏稳定的法律基础。虽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宝
【注释】                                                                                                     
【参考文献】

[1]李浩培.条约法概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2]John H Jackson.The Jurisprudence of GATT&the WTO[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3]里斯本小组,著.竞争的极限[M].张世鹏,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

[4]孙燕君,杨辉,编著.中国重返关贸总协定知识问答[M].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2.

[5]John Rawls.A Theory of Justice[M].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2.

[6](日)星野昭吉,著.全球政治学——全球化进程中的变动、冲突、治理与和平[M].刘小林,张胜军,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0.

[7]俞可平,主编.全球化:全球治理[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

[8]张乃根.论WTO争端解决的条约解释[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1).

[9]张乃根.论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若干国际法问题[J].法律适用,2001,(10).

[10]Michael J.Trebilcock&Robert Howse.The Regulation of International Trade[M].Routledge,London,New York,1995.

[11]周剑.贸易保护“逆风”又起[N].经济日报,[2014-01-28].

[12]贺力平.19世纪国际贸易的增长与世界经济发展的相互关系[J].世界经济,1989,(5).

[13]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Negotiations and Issues for Congress[R].[2013-06-1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395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