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旅游服务机构的安全保障义务
【作者】 郑文雅(一审主审法官)张如曦
【作者单位】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侵权法【期刊年份】 2008年
【期号】 24【页码】 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8757    
  【案情】
  原告:吴文景。
  原告:张恺逸。
  原告:吴彩娟。
  被告:福建省永春牛姆林旅游发展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姆林公司)。
  被告:厦门市康健旅行社(以下简称康健旅行社)。
  原告吴文景系受害人张渊之妻,张恺逸系张渊之女,吴彩娟系张渊之母。被告牛姆林公司开发的牛姆林生态旅游区系国家4A级旅游区。2005年5月5日,原告吴文景、张恺逸与张渊等17人,参加了由被告康健旅行社组织的牛姆林2日自驾游。5月5日13时45分左右,牛姆林公司的导游小娇购买门票后,带原告一行人进入牛姆林风景区。由于天色阴沉,有人考虑可能会下雨,建议先就近游玩,次日再进入林区,但导游称即使下雨时间也不长,力邀大家进入林区。除2个家庭外,其余人员随导游进入林区。进入迎宾大道后,天色更阴了,有人再次建议导游不要前行,导游借了雨具还是建议大家继续往林区走。不久,即刮风下大雨,导游称往回走有一茶馆可避雨,大家便折回。在距迎宾大道约300米处,张渊被一棵折断的马尾松砸伤而倒地。见张渊受伤,同伴自14时7分44秒就开始拨打110、120急救电话,最后拨出时间为14时55分4秒。过了一段时间,景区人员抬了一张桌子赶来,张渊被抬到牛姆林广场,又从广场运至停车场。在救护车到来之前,景区人员打电话联络求救,但景区的医生未出现,现场亦未采取急救措施。约15时,救护车接到张渊,15时30分到达医院。张渊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经法医鉴定,张渊系生前被树干砸压致严重的颅脑损伤和血气胸而死亡。牛姆林公司已支付张渊亲属2万元、丧葬费2872.2元。
  另查明:2005年5月1日,福建省永春县气象局的天气报告为:5、6日有中到大雨,局部有大到暴雨。福建省泉州市气象台5月4日发布的天气预报为:多云转雷阵雨,21—28度。永春县气象局2005年6月29日出具的关于5月4日的天气预报和5月5日的实况显示,5月4日的天气预报为多云到阴,午后到夜里有阵雨或雷阵雨。2002年10月20日,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与天湖山医院签订协议书,约定遇有较大病患及意外而旅游区医务人员无法医治时,天湖山医院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协助医治。郭清城系牛姆林生态旅游区的医生。2005年4月10日,牛姆林生态旅游区制定安全应急救援预案,其中重特大伤亡事件应急处理规定:因交通、火灾、水灾、经营设施、自然灾害等引发重特大伤亡事件,应急救援领导小组接到报告后,应立即组织医务人员和抢险人员,配备必要的抢险救助设备设施(如担架、药械等)进行现场施救和抬救,同时拨打120救护中心和天湖山医院救护中心,请求派出救护车和救护人员进行抢救。
  三原告以被告康健旅行社提供的导游坚持在天气不利的情形下要求游客上山,与事故的发生有重大的因果关系;以被告牛姆林公司未作任何安全防范,且在事故发生后未能及时提供救护进而延误救治时机为由,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赔偿原告丧葬费951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61085元、死亡补偿费288860元、误工费9654.8元、交通费2406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被告康健旅行社辩称,原告参加的是自驾游,康健旅行社未提供全陪导游服务,为原告提供导游服务的是牛姆林公司的导游。在事故中,康健旅行社既无过错,亦无违反合同义务,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康健旅行社的诉讼请求。
  被告牛姆林公司辩称,不可预测的飑线导致大树折断,砸伤受害人致其死亡,事件的发生属不可抗力。被风吹断的是长势良好的马尾松,其无树木管理瑕疵,亦无过错。事件发生后,其救护并无不当。
  【审判】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认为被告康健旅行社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对康健旅行社具有过错应承担举证责任。现原告已举证证明在天气预报有雨、下雨征兆明显、游客多次建议次日再进入林区的情况下,导游却力邀游客进入林区。对于导游而言,其对恶劣天气所负的防患意识高于消费者个体,应以游客安全第一为宗旨,依诚实信用原则对是否调整旅游行程作出正确判断。本案中导游力邀游客进入林区的行为加大了游客在林区内受风雨困扰的风险,主观上具有过错。康健旅行社承诺提供优质导游服务,在其未安排全陪导游的情况下,导游小娇既代表牛姆林公司也代表康健旅行社,故康健旅行社和牛姆林公司均具有过错。
  福建省泉州市气象台气象报告表明飑线的出现时间为14时25分,永春气象台的气象报告表明从14时10分开始自西向东受飑线影响。即便从有利于被告的时间点(即14时10分)来确定飑线出现时间,飑线亦在张渊受伤之后才出现。因此,牛姆林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马尾松折断系飑线所致。另一方面,被告从事的是经营性活动,以林区作为观光内容之一,其作为树木的管理者,负有更加谨慎的注意义务。从马尾松的情况看,其顶端是秃的,被告亦承认曾有折断的情况发生,被告本应给予特别的注意,采取必要的防护加固或砍伐等措施以防止危险的发生。若所采措施确需经有关部门批准,被告亦应按规定报批后进行,而不能借此消极对待。现被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对马尾松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其具有管理瑕疵可以认定。牛姆林公司的安全应急救援预案规定应立即组织医务人员和抢险人员,配备必要的抢险救助设备设施(如担架、药械等)进行现场施救和抬救,但牛姆林公司只采取抬救措施,而未提供担架、专业医师进行现场施救,违反了上述规定。牛姆林公司虽已与天湖山医院签订医疗协议建立紧急救援体系,但救护车在报警后近1小时才到达,不符合紧急救援的要求。被告在张渊受伤后,并未尽最大救助努力,导致损害后果进一步扩大,应对扩大的损害后果承担责任。
  原告要求赔偿丧葬费951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61085元、死亡补偿费288860元是合法的,予以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与《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相冲突,应以后者为准。就张渊因伤死亡的情形,原告请求在死亡赔偿金以外给付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合法的,金额酌定为8万元。牛姆林公司已支付吴文景之姐吴茜茜的2万元从牛姆林公司应承担部分抵扣,已支付的丧葬费2872.2元从牛姆林公司应承担的丧葬费中抵扣。考虑到本次事件主要系因牛姆林公司未尽相关义务而引起,所产生的餐饮、住宿费、医疗费本应由牛姆林公司承担,且上述费用不属本案的赔偿范围,故牛姆林公司关于将餐饮、住宿费、医疗费进行抵扣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认为,导游力邀游客进入林区的过失行为,牛姆林公司管理的马尾松折断致人损害,事件发生后牛姆林公司未尽最大救助努力,这三个因素均是导致张渊死亡后果发生的原因。导游的错误行为客观上为马尾松折断致张渊受伤死亡损害后果的发生创造了条件,事件发生后牛姆林公司未尽最大救助努力又导致损害后果进一步扩大,这三个侵权行为的间接结合,导致了张渊死亡后果的发生。这种情形属于按份之债,应按原因力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导游的行为是导致死亡后果的次要原因,其原因力酌定为20%;牛姆林公司管理的马尾松折断致人损害和救助不力的行为系导致死亡后果的主要原因,两个因素的原因力酌定为80%。导游既代表康健旅行社,又代表牛姆林公司,责任由康健旅行社与牛姆林公司共同承担,双方各负担10%,并互负连带责任;牛姆林公司管理的马尾松折断致人损害及救助不力的行为所产生的责任由牛姆林公司自行承担。原告要求康健旅行社对全部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应赔偿原告的项目有:丧葬费951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61085元、死亡补偿费288860元、误工费9654.8元、交通费140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合计550515.8元。被告康健旅行社对其中的10%承担赔偿责任,金额为55051.58元;被告牛姆林公司对其中的90%承担赔偿责任,金额为495464.22元;在55051.58元范围内,两被告互负连带责任。牛姆林公司已支付吴茜茜的2万元及支付的丧葬费2872.2元,从牛姆林公司应承担部分抵扣。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2款、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875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