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侵权损害赔偿中“以新换旧”问题研究
【副标题】 从“能否扣减”之争论到“有否获利”之考量【作者】 康雷闪
【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损害赔偿;以新换旧;不当得利;强迫得利;损益相抵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3)03―0057―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3
【页码】 57
【摘要】

“以新换旧”为侵权损害赔偿中恢复原状之一种,受害人是否从中获得不当利益以及如何扣减乃学界争议之焦点。国外有基于不当得利之禁止而允许扣减相应利益之作法,亦有基于强迫得利之原理而不许扣减之判例;国内之争议则主要集中于损益相抵能否适用之问题。然欲认清该问题之本质,须从“能否扣减”的争论中跳出,将注意力集中到受害人“有否获利”上来。考量受害人是否获利,须根据具体案件,结合相关因素作出判断。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302    
  一、问题的提出:由案例引发的思考
  案例:甲因疏忽损害了乙的汽车。在修理后,乙的汽车的一些零件(如轮胎等)得到更新。乙请求甲支付全部的修理费用;而甲认为乙的汽车是旧车,用新的零件代替旧的零件导致乙获得额外利益,所以修理费用中应扣除零件折旧的费用。双方就此争执不休。
  由上述案例引发的问题是:在侵权损害赔偿中,以新的财产代替旧的财产是否会导致财产价值的增加?“以新换旧”是否将导致受害人获得不当利益?若获得不当利益,应如何扣减?能否适用损益相抵规则?若没有获利,其理论依据为何?本文以上述问题为着眼点,结合国内外相关立法例,尝试对侵权损害赔偿中“以新换旧”问题作一探讨,以期对我国侵权法的完善及司法实践有所助益。
  二、国外立法例及判例:不当得利之禁止与强迫得利之参酌
  “以新换旧”(new for old)为侵权损害赔偿中恢复原状之一种,是指在修复受损财产时,以新的财产替换旧的财产作为对受害人的赔偿。“以新换旧”带来的问题是:对受害人因侵权损害赔偿而获得的利益应当如何处理?新财产的价值显然高于旧财产的价值,受害人似乎反因赔偿而获得利益。对于这一增加的价值,应否从赔偿金中扣除?换言之,受害人能否以修理或替换受损财产的费用向侵权人请求损害赔偿?对于这一问题,世界各国有不同的作法。
  (一)允许扣减:禁止不当得利
  德国、荷兰等国认为,受害人所得利益应当从获得的损害赔偿金中扣除。因为在修理时不更换零部件,受害人将来就会更换。可见,禁止受害人不当得利为其考量的首要因素。
  《德国民法典》第324条规定:在确定损害赔偿金时,“因免除给付义务所节省的或由其劳务移作他用而取得的价值应予扣除”。德国法院一直认为,如果受害人因旧物上的损害而获得了新物,对这部分因“以新换旧”而产生的利益必须予以扣除。例如,如果新配件的“预期寿命”比旧配件长,受害人只能请求获得一个降低了的实际恢复原状的费用。[1]一项重要的赔偿损失的法律原则规定在第843条第4款。这一规定表达了利益平衡失效这个一般的法律概念。利益平衡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受害人因加害人的侵害而获得了其他利益,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根据因受害人之损害而得到的其他利益相应减少加害人的赔偿数额。利益平衡的理想状态是:不应当因为损害而使受害人得到损害赔偿数额以外的额外利益,同时也不应当因为受害人得到了其他利益而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在无法达到理想状态时,就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从而产生有利于受害人或者有利于加害人的结果。[2]
  《荷兰民法典》第6编第100条规定:“同一事件使受害人既遭受损失又获得利益的,在计算应赔偿的损失时应当在合理的范围内将所获利益减除。”但是理论界认为此时应加以诸多限制(因为受害人并不想更换新零件)。荷兰也没有这方面的判例法。在保险实践中,对旧车的排气装备、电池、轮胎和备用零部件适用“以新换旧”规则。[3]
  在奥地利,就恢复原状而言,法院一般认为受害人可以请求恢复到没有受损的状态,但不能比这一状态更好。所以,被告无须赔偿更换新轮胎的全部费用,而只需赔偿受损汽车旧轮胎的价值即可。但我们必须考虑到没有发生损害的情况,即受害人会继续使用旧轮胎一段时间,之后才会产生购买新轮胎的费用。因此,被告必须支付原告提前购买新轮胎的费用。与奥地利有同样作法的还有比利时,在评定损害时,法院很可能会考虑以新零件更换旧零件为受害人带来的利益。{1}
  (二)不应扣减:强迫得利之理念
  英国、美国、法国等国认为,“以新换旧”产生的增加的财产价值不应从赔偿金中扣除。其遵循的一条重要原则是,不能强制原告为他所不需要的增加的财产价值埋单。
  英国和美国学者认为,在一个汽车碰撞的简单案件中,新零部件的额外价值很可能不被考虑,原告可以请求赔偿全部修理费用。但若这种价值很大,结果可能有所不同。如因被告的疏忽,原告需要更换家里的火炉。如果原告更换了一个新火炉,则该额外价值应从原告必须购买新火炉这一损害中扣除。[4]虽然英国和美国一般认为,在“以新换旧”的情况下不应对财产价值的增加予以扣除,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也是允许扣除的。值得注意的是,英美法系奉行的是公平扣除原则,而大陆法系,尤其是德国法,奉行的却是绝对扣除原则。在被告主张扣除时,英美法院会考虑扣除的公平性。公平扣除原则不允许侵权行为人将某一利益强加给受害人。因此,当受害人的财产系用于特定用途,而侵权行为妨碍了这一用途的实现时,侵权行为人不得以其行为增加了受害人的财产价值为由,主张减少赔偿金额。在这类案件中,当事人的诚信、意图的合理性均应被考虑在内。[5]同时,对双方的过错也应当加以比较:通常情况下,侵权行为人的行为如果构成了故意侵权,增益的价值是不能从赔偿金中扣除的。如果原告反复无常或心存恶意,而被告仅仅出于过失,法院就可能会同意抵扣。另外,如果财产所有人采取合理的措施去恢复财产的原状,由此产生的成本也是可以获得赔偿的。
  法国法院认为,受害人不能得到重复赔偿;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讲,受害人不应当因损害赔偿而致富,也不应当因根本不存在的损害而获得损害赔偿。[6]值得注意的是,在财产损害赔偿的案件中,法国法院认为,只要市场上没有可供替代的财产,“以新换旧”产生的财产价值就不应予以扣除。在1972年一个案件[5]中,由于被告的过失,原告房子的一堵墙壁倒塌了。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重建费用。上诉法院指示价值评估人员,在评估重建费用时,不必考虑受损财产的折旧。该上诉法院的判决受到了被告的质疑,理由是:该判决没有按照原告财产地位的变化情况计算被告应支付的赔偿,因而使原告获得了不当利益,即“以新换旧”后产生的价差。然而,法国最高法院支持了上诉法院的判决。最高法院指出,损害赔偿的目的是使原告恢复到受损害前的地位,但在本案中,市场上并不存在与原告被毁房屋等值且可以作为替代物的财产。如果将“以新换旧”产生的增值从被告承担的赔偿中扣除,在实际上会造成原告分担所受损害的后果。从这一判决可以看出,相对于“以新换旧”使原告获得的些许收益,法国法院更关心受害人的处境。
  (三)国外观点述评
  在上述国家的相关立法和判例中,德国、荷兰等国明确了“以新换旧”给受害人带来的不当得利应从损害赔偿金中扣除;虽然荷兰的理论界提出应加以限制,不应当然扣除,但是法院并未采纳。笔者认为,上述各国普遍奉行“抵消”原则的原因是:首先,从原理上讲,对侵权行为的受害人应当补偿,但不应使其获得额外利益;或者说,当受害人因侵权而获得利益时,他的损失相应地减少了。其次,在许多情况下,奉行“抵消”原则的结果是,抵消掉的赔偿金通过代位求偿的方式转移给了保险人或社会保障机构。而对于社会而言,这类机构实力的增强有利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最后,当第三人为了补偿受害人而提供利益时,如果受害人从侵权人处得到了补偿,则应将该利益返还第三人。这体现的是防止不当得利的原理。从损害赔偿金中扣除“以新换旧”带来的利益固然能防止受害人获得不当利益,但是此做法能否使被害人恢复至其损害发生前的状态,是否加重了受害人的经济负担,又是否符合完全赔偿规则,仍然值得深思。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相较于德国、荷兰等国,英国、美国、法国等国更加注重公平性以及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他们提出的理由是,扣除会使受害人被迫在无须更换零件时支出更换费用,无疑加重了他的负担。虽然这一做法更多地顾及了受害人的利益保护,但并未阐明其根本缘由及理论基础,难以说服加害人。
  三、国内学说:能否适用损益相抵规则之争论
  损益相抵,又称损益同销,是指赔偿权利人基于损害发生的同一赔偿原因获得利益时,应将所受利益从所受损害中扣除,以确定损害赔偿范围的规则。[7]损益相抵规则是债法中普遍适用的确定实际损害范围的规则,任何因债而发生赔偿的情况均可适用该规则。由于损益相抵规则是损害赔偿之中回复或填补他人所受损害的应有之义,即扣除所得利益之损害始应受赔偿,填补受害人的损害并非使其因此而反受利益,所以现代各国民法均未明文规定该规则,但在确定损害赔偿范围时均予以承认。[8]我国虽然在《合同法》草案及《侵权责任法》的专家建议稿中出现过损益相抵的规定,但最终未能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无论损益相抵规则是否在法律中有明文规定,毋庸置疑的是,司法裁判已经普遍适用该规则处理案件。在讨论能否扣减受害人的所得利益和能否使用损益相抵规则时,我国学者有不同观点,以下分述之。
  (一)适用损益相抵,全部扣减
  我国早期学者认为,在实物赔偿中,新旧相抵的利益属于损益相抵中应当扣减的利益,适用于实物赔偿的场合。如损毁或灭失某物,该物为五成新,义务人以同种类物(全新)予以赔偿,新旧相折,即权利人多得之价款一半,应予返还给义务人,盖因新旧之间的差额为超过实际损害的部分,自应予以扣除。[9]
  (二)适用损益相抵,适当扣减
  持此观点的学者认为,在损害事实发生后的赔偿过程中,因赔偿方式不同而产生的利益(典型的是“以新代旧”的情况,如被他人损毁的旧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Jones v. Gooday,(1841)8 M.& W.146.

【参考文献】

[1][德] Ulrich Magnus.德国法中的损害赔偿[A].[德]Ulrich Magnus.侵权法的统一:损害与损害赔偿[C].谢鸿飞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168.

[2][德]马克西米利安·福克斯.侵权行为法[M].齐晓琨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96.

[3][荷]Mark H. Wissink, Willem H. van Boom.荷兰法中的损害赔偿[A].[德]Ulrich Magnus.侵权法的统一:损害与损害赔偿[C].谢鸿飞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229.

[4][美]Gray·Schwartz.美国法中的损害赔偿[A].[德]Ulrich Magnus.侵权法的统一:损害与损害赔偿[C].谢鸿飞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262.

[5]王军.侵权损害赔偿制度比较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323,322.

[6]张民安.现代法国侵权责任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120.

[7]韩世远.合同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759.爬数据可耻

[8]史尚宽.债法总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310.

[9]杨立新.论损益相抵[J].中国法学,1994(3).

[10]钟淑健.损益相抵规则的适用范围及其援用[J].法学论坛,2010(3).

[11]王泽鉴.财产上损害赔偿(三)——物之损害赔偿(上)[J].月旦法学杂志,2006(135).

[12]赵刚.损益相抵论[J].清华法学,2009(6).

[13]王千维.由民法第二百十三条第三项之修正看我国民法物之损害赔偿责任理念之变动[J].政大法学评论,2003(6).

[14]曾世雄.损害赔偿法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15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30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