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律评论》
劳动法律体系亟待完善与重构
【作者】 周国良
【作者单位】 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策研究室{主任}
【分类】 劳动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6【页码】 13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90    

“陶新国e代驾案”、“杜乾磊网约车案”及“甘甜网约车案”均涉及新经济下的用工形式,其中:“杜乾磊网约车案”和“甘甜网约车案”还涉及同一家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案件的共同点在于平台就业者—代驾驾驶员、网约车驾驶员、顺风车驾驶员均对原告造成了伤害,处理的关键之一均在于平台与平台就业者之间法律关系的认定。然而,我们看到:在“陶新国e代驾案”中,平台与平台就业者之间的法律关系被认定为雇佣关系,平台需要作为用人单位,对其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伤害的,承担赔偿责任。在“杜乾磊网约车案”中,平台就业者承担赔偿责任;平台作为经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甘甜网约车案”中,平台就业者承担赔偿责任;平台作为无责主体,不承担赔偿责任。

姑且不论哪个判决更合法合理,这至少暴露出当前司法实践中,对平台与平台就业者之间法律关系的认定存在不统一。除了上述三种不同的判决认定以外,我们在有的案件中还看到将平台与平台就业者之间认定为劳动关系的判决。比如,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私厨与平台公司构成劳动关系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确认快递员和平台公司之间构成劳动关系案。

为什么会出现不统一,个人认为需要追溯到劳动法律体系的设置。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新技术的引入,市场分工日益深化,就业形式、组织形态日益多样化,大量有别于传统工厂劳动关系的就业形态出现,各方主体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日益复杂,对现行的劳动关系认定,劳动权利义务的适用,乃至于劳动法律体系的设置带来了全新的挑战。

目前我国的劳动法律体系是以1994年7月5日颁布的《劳动法》为基础构建的。《劳动法》以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为宗旨,全面规范调整劳动关系,涉及促进就业、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工资、劳动安全卫生、女职工和未成年工特殊保护、职业培训、社会保险和福利、劳动争议、监督检查等内容。《劳动法》颁布二十多年来,我国先后颁布实施了《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社会保险法》以及一系列配套法规,初步构建了比较完整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法律体系框架。虽然《劳动法》之后制定的相关劳动法律,在法的渊源中大多没有引用《劳动法夫妻本是同林鸟》,但是不可否认,《劳动法》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法律体系框架中具有“母法”或“基本法”的地位,确立了劳动法律权利义务的基本框架。从劳动法律体系,我们可以看出一旦某种法律关系被纳入劳动法律体系调整,则将同时适用大量的特殊规定的强制性实体权利义务,比如,应订未订书面合同双倍工资,缴纳社会保险费,女职工怀孕期、产期、哺乳期待遇,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等等。

劳动法律体系以劳动关系为基本的调整对象。然而,劳动法律并未对劳动关系作出明确的定义[《劳动合同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稿)均曾试图对劳动关系下过定义,即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但是,该条款最终并未在《劳动合同法》《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中出现]。《劳动合同法》仅在7条中明确:“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在实践中,现有依据主要是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的相关规定。例如,《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 12号)中规定劳动关系成立的条件为:“(1)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然而,如何将一个法律关系认定为劳动关系?何为用人单位?何为劳动者?何为用工?是否存在多重劳动关系等,均有待规范与统一。

劳动关系,从某种程度看,是就业形式演变的一个侧面。劳动关系因手工业的兴起而萌芽,因工业革命的发生而普及,随着资本与劳工力量对比,随着技术发展和社会分工的深化而变化。劳动关系的重要载体—企业,本身就是劳动与资本的结合,是市场交易行为内部化的结果。企业购买其他单位提供的产品与服务表现为市场交易下的民事关系,企业招用劳动者在企业内部生产原由其他单位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则表现为劳动法律下的劳动关系。也就是说,企业用对雇佣劳动力的经营管理行为实现了对市场交易行为的替代,企业利用雇佣劳动力的行为实现了劳动关系对民事关系的替代。

在新经济业态下,劳动关系的认定存在很多模糊认识:

一是在社会经济实践中,存在劳动关系与民事关系的模糊地带。从企业内部管理行为对市场交易行为替代的演变看,企业有四种方式可以选择:直接用工、派遣用工、业务外包、市场采购。从直接用工到派遣用工到业务外包,乃至于市场采购,表现为劳动关系向民事关系的逐步转性,表现为企业对劳动力管理控制权的逐步让渡,表现为劳动者对企业的从属性的逐步下降。这是个逐步演变的过程,必然存在边界的模糊地带。

二是劳动关系呈现出灵活化和向个别化回归的趋势,各方主体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日益复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市场分工的深化,全球化的快速推进,尤其是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广泛运用,推动了企业组织机构和内部管理制度的更新,就业形式、组织形态日益多样化,比如,上述案件中,从事代驾的劳动者可以自由决定工作时间,可以兼职从事,甚至可以同时为多家代驾公司服务。

三是何为劳动关系缺乏明确可操作的界定,存在大量类劳动关系的就业形态。在民事关系领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法宝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9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