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销售假冒驰名注册商标商品零部件的定性
【作者】 蔡丽明(一审主审法官)陈柱钊【作者单位】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分类】 商标法【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24【页码】 54
【摘要】 【裁判要旨】整体商品注册商标的保护范围不必然及于商品的零部件。当行为人将整体商品的驰名注册商标假冒用于未经注册的零部件商品并加以销售时,由于整体商品与零部件商品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具有同一性,故可认定为类似商品,该种销售行为也因此构成商标混淆行为,而应受民事法的调整,但因假冒的载体——零部件商品未取得商标专用权,故无法上升到商标犯罪的高度。此时的行为定性不是取决于被假冒的商标是否注册或驰名,而是由零部件商品的质量决定,若为伪劣产品,则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
  案号一审:(2009)黄刑初字第644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9478    
  【案情】
  公诉机关: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亚斌、闫凯、马治泽。
  2009年3月17日,被告人闫凯以北京中科汽车安全系统公司的名义与案外人奚斌签订了购货协议。同年3月23日,闫凯在收到货款人民币17250元后,从被告人王亚斌处购进15套假冒福特牌汽车安全气囊,并将货物发送给奚斌。同年4月14日,闫凯在收到货款人民币34500元后,再次从王亚斌处购进30套假冒福特牌汽车安全气囊,并将货物发送给奚斌。同年4月28日,被告人闫凯介绍被告人马治泽与奚斌认识。同年5月15日,马治泽在收到货款人民币52200元后,将261只假冒福特牌汽车大灯发送给奚斌。同年5月25日,被告人王亚斌经被告人闫凯介绍,与奚斌签订了购销合同。同年6月8日,王亚斌在收到奚斌支付的货款共计人民币51750元后,将45套假冒福特牌汽车安全气囊发送给奚斌。公安机关经侦查,于2009年6月17日分别将被告人王亚斌、闫凯、马治泽抓获,且查扣了上述安全气囊、汽车大灯。经质量测试,被扣的安全气囊、汽车大灯不符合产品质量要求。案发后,马治泽赔偿了人民币25万元。公诉机关以被告人王亚斌、闫凯、马治泽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提起公诉。
  庭审中,三名被告人对本案事实和定性均不持异议。王亚斌的辩护人认为本案定性有误,本案行为发生时,福特公司的安全气囊、汽车大灯产品未取得商标专用权,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当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闫凯的辩护人对本案定性的意见与王亚斌的辩护人相同,并认为汽车大灯虽有3项指标不符合标准,但不影响使用,属合格产品。
  【审判】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亚斌、闫凯、马治泽销售伪劣产品,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应当分别追究刑事责任。三名被告人分别合伙实施犯罪,应按共同犯罪论处。三名被告人系在不同种产品上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故王亚斌、闫凯的辩护人关于本案不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辩护意见,与法相符,可予采纳。关于闫凯的辩护人认为汽车大灯属合格产品的意见,经查,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三名被告人均自愿认罪,可分别酌情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马治泽的具体犯罪情节和悔罪态度,可适用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结合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亚斌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二、被告人闫凯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三、被告人马治泽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四、被告人王亚斌、闫凯、马治泽的违法所得,应予追缴;
  五、查获的涉案安全气囊和汽车大灯,均予没收。
  一审宣判后,三名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现判决已生效。
  【评析】
  在审理过程中,关于本案定性,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作为汽车类注册驰名商标,“福特”商标保护的范围当然及于安全气囊、大灯等汽车零部件,尽管因安全气囊、大灯等不符合产品质量要求,本案同时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但根据想象竞合犯择一重罪从重处罚的原则,本案应认定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另一种观点认为,由于“福特”商标注册材料中的保护范围限于汽车整车,而没有包括安全气囊、大灯等汽车零部件,因而,虽安全气囊、汽车大灯上标注有“福特”商标,但这些商品并非刑法意义上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故本案不构成商标犯罪。而由于涉案商品经鉴定不符合质量要求,故本案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
  从观点的对立中,可概括出本案的法律争议问题:一是注册驰名商标刑事法保护的临界点何在,即严重商标侵权行为是否必然构成商标犯罪?二是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如何定性,即行为人所销售的商品质量不合格且系假冒其他种类商品的注册驰名商标时,应否以及如何入罪?
  一、注册驰名商标法律保护的刑民差异
  商标不仅是商品的象征和评价,更是企业非常宝贵的无形资产,特别是驰名商标,不仅可脱离商品而具备独立的商业价值,而且所包含的价值远远超过商品本身,甚而有些驰名商标,如I-Phone系列手机,可以凭借其巨大的品牌效应而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影响,铸就并引领一种文化的潮流。标注驰名商标,意味着商品具有较高的商业信誉和过硬的质量水准,是打开市场销路并获得消费者信赖的重要保障。正因为驰名商标拥有的这种在市场上一呼百应的效应和能力,其成为假冒、仿冒的重灾区,这势必要求立法对其进行特殊保护。
  1.民事法领域:注册驰名商品商标跨类别保护。从历史沿革上看,驰名商标民事法保护手段经历了从与普通注册商标一体化的同类别保护到优于普通注册商标的跨类别保护的发展历程,相应的,其理论基础也由混淆可能性说进化为淡化可能性说。
  所谓商标的混淆行为,是指未经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擅自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行为。基于混淆理论而生的法律保护以同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为界限,故称其为同类别保护。混淆行为是通过中断商标在商品或服务来源、产家声誉等方面的宣示功能,切断商品生产者或服务提供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流通渠道,使消费者对商标所标示的商品或服务产生错误认识,无从区分商品的真伪或服务的优劣,从而使假冒者获得巨额收益。在实践中,混淆行为表现为四种类型:一是未经权利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他人相同商标的行为;二是未经权利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他人类似商标的行为;三是未经权利人许可,在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他人相同商标的行为;四是未经权利人许可,在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他人类似商标的行为。从我国的立法现状来看,混淆理论是我国商标立法的基础理论,但我国商标法只将注册商品商标列入保护的范围,而未涵及注册服务商标。基于混淆理论而生的同类别保护,虽是注册商标法律保护的基础级别,但却是我国商标保护的主要手段。
  所谓驰名商标的淡化行为,是指未经权利人许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94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