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论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侵权责任
【英文标题】 On Tort Liability for Instigation and Assistance
【作者】 王竹【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教唆;帮助;共同故意;最终责任份额;监护
【英文关键词】 instigate; assist; joint intention; ultimate liability; guardianship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1)05-006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5
【页码】 64
【摘要】

“精神上的帮助”不是教唆行为或者帮助行为。比较法上出现了将教唆行为、帮助行为作为共同侵权行为的类型而不再明文规定的趋势,但我国民事立法已经形成了明文规定教唆行为、帮助行为的立法惯例,《侵权责任法》对此予以了坚持。在主观共同性判断上,应该坚持以主观共同故意为限。确定教唆行为人和帮助行为人承担的最终责任份额不应该考虑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的从属性。应该区分教唆、帮助对象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尽监护责任的监护人应仅就最终责任部分承担按份责任,而由教唆人或帮助人对所有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英文摘要】

“Moral assistance" is neither instigation nor assistance. There is a trend in comparative law not to stipulate instigationand assistance as they are taken as types of joint tortious act, but Chinese tort law should keep it as a legislative tradition in civillaw. Subjective joint intention is a requirement of instigation or assistance. We should disregard subordination of instigation or as-sistance in decision of instigator or assistants ultimate liability. The subject of instigation and assistance should distinguish personwithout civil capacity for act and person with limited civil capacity for act. The guardian who fails to fulfill the duty of guardian-ship shall only bear several liability for the share of ultimate liability, the instigator or assistant shall bear joint and several liabil-ity for all the damag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8670    

侵权责任法》9条将教唆、帮助行为作为单独的数人侵权行为形态进行规定,无需依附于《侵权责任法》8条关于共同实施侵权行为的规定进行适用,填补了《民法通则》未规定教唆人、帮助人侵权责任的空白,意义重大。本文试图通过对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侵权责任的系统梳理,为《侵权责任法》9条未来司法适用中可能的疑难点提出参考意见,并以此作为对最高人民法院起草“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的建议。

一、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概念

(一)教唆与帮助的相关术语辨析

教唆与帮助是刑法和民法都使用的概念,但从英文文献上看,刑法上更多使用“abet”和“ aid”,民法上更多使用“instigate”和“assist”,有时也使用“encourage”和“aid”,但较少使用“a-bet”。美国法学会《侵权法重述·第二次》认为,该重述第45A条关于教唆非法拘禁的规定适用于所有侵权行为。[1]根据该条官方评论第B条的说明,教唆(instigation)行为包括通过语言和行为进行指示(direct)、要求(request)、请求(invite)或者鼓动(encourage)。[2]因此,教唆应该是较之鼓动更宽泛的概念,这与欧洲各国侵权法的认识是相似的。{1}276另外,文献中有时会用“induce”表示和“procure”一样的引诱意思,但后者更多的用于指称被引诱行为的违法性。总的来说,所谓帮助( assistance),主要是物质上的(physical ),而鼓励( encouragement)主要是精神上的支持(moral sup-port)。[3]

(二)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概念

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是主观关联共同侵权行为的两种特殊表现形态。教唆人,传统民法称为“造意人”以区别于刑法上的教唆犯,是指教唆他人使生为侵权行为决意之人。{2}41我国民法上也有学者认为教唆行为人是造意者,是共同侵权行为的造意人,在共同侵权行为的共同故意中,起策划、主使、教唆的作用。在他的主观意志支配下,实行行为人具体实施侵权行为,实现教唆行为人的造意。{3}601可见,教唆人与造意人或者造意者本是同义词,笔者倾向于使用教唆人更符合现代中文用语习惯。所谓教唆行为,是以劝说、利诱、授意、怂恿以及其他方法,将自己的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意图灌输给本来没有侵权意图或者虽有侵权意图、但正在犹豫不决、侵权意图不坚定的人,使其决意实施自己所劝说、授意的侵权行为。{4}应该强调的是,没有教唆人的教唆,被教唆人就不会实施侵权行为,{5}710-711只有这样,教唆行为才是损害发生的必要原因。

所谓帮助行为人,是对实行行为人予以帮助,使侵权行为得以实施的人,如提供损害工具,帮助创造侵权条件等等。{3}601传统民法一般将帮助限定在物质上的帮助,通常是指为加害人实施加害行为提供必要条件。包括帮助窃贼提供作案工具、为其把风等,都无疑属于帮助实施加害行为,盗窃完成之后帮助销赃也可以认定为帮助实施加害行为,因为销赃是侵害受害人所有权行为的有机组成部分。{6}

(三)“精神上的帮助”不是教唆行为或者帮助行为

所谓精神上的帮助,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支持,即直接加害人已经起意但尚未下定决心,或者加害行为已经开始但缺乏继续加害的动力。从词语的内涵上看,“精神上的帮助”实质上更类似“教唆”,而与“帮助”差别较大。而这种精神上的支持是否视为教唆,则需要进一步的考虑:第一,相对于教唆行为,精神上的支持在直接加害人的决策上并不起到主要作用,相当于常说的“敲边鼓”。没有精神上的支持行为,该侵权行为仍然可能发生,因此精神上的支持并不是损害法上的必要条件。第二,德国法上的两个判例[4]均属于社会政策影响较深,具有公共安全性质的特殊领域,判决的社会政策考量较多,作为个案的合理性不能随意普遍推广。第三,如果将精神上的支持视为教唆,进而承担连带责任,那么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人们的表达自由,使得人们因为惧怕对尚未发生但可能发生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而不敢表达自己的意见。综上考虑,笔者认为,精神上的支持不构成直接加害行为的共同行为,不是教唆行为,也不是帮助行为。

二、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在侵权法上的定位与规定方式

(一)罗马法上的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

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法。罗马法上民刑不分,数人侵权行为尚未形成理论体系,而教唆、帮助行为则依附于各种关于非法行为的规定中,散见于不同的篇章。如《法学阶梯》第4卷在不同的3篇中对此作出了详细规定,第1篇“侵权行为所发生的债务”第11条的规定最为详细:“有时自己虽未实行盗窃,但仍可对之提起盗窃之诉,例如对于盗窃行为提供帮助和计谋的人。属于这一类的人有:使你扔下手里的钱币,以便他人攫取;或把你拦住,以便他人取去你的东西;或驱散牛羊,以便他人窃取。如古时法学家所描写的,用红布哄散牛群。但若他出于嬉戏并无意帮助进行盗窃,则应该对他提起事实之诉。但如果梅维帮助铁提盗窃,可对他们两人提起盗窃之诉。此外,以梯子置于窗下或打开门窗,以便他人实行盗窃,或以打开门窗的工具,爬窗的梯子,明知用于盗窃而借给他人使用,都视为对于盗窃提供帮助和计谋。但若对于盗窃未进行帮助,而仅代出主张怂恿他人盗窃的,不能对之提起盗窃之诉。”第12条规定:“如盗窃是在他人提供帮助和计谋下实行的,既然发生了盗窃,即可对该他人提起盗窃之诉,因为事实上的确由于他的帮助和计谋而发生盗窃。”{7}192-193第4篇“侵害行为”第11条规定:“不仅可以对实施侵害行为的人,例如殴打者提起侵害之诉,而且可对恶意怂恿或唆使打人嘴巴的人提起侵害之诉。”{7}203第18篇“公诉”第9条规定:“甚至帮助他犯罪或知情而从他接受赃物赃款的人亦同。”{7}242

(二)比较法上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定位与规定方式

法国民法典》继受了罗马法的体例,由于没有规定协助者的连带责任,法国法司法实务上通过适用《法国刑法典》第55条来弥补。现代各国侵权法上对于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均无异议,{8}346但对于这两种行为的定位及其相应的规定方式有三种不同的模式:

第一种是“视为共同侵权行为人”。大陆法系民法典对教唆人和帮助人的明文规定始于《德国民法典》第830条第2款,该条文开创了将教唆人和帮助人“视为共同行为人”的立法体例,并得到了《日本民法典》第719条第2款、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85条第2款和《韩国民法典》第760条第3款的继受。

第二种是作为一种共同侵权行为规定。《瑞士债务法》第50条第1款最早确立了教唆人和帮助人的共同侵权行为人地位:“如果数人共同造成损害,则不管是教唆者、主要侵权行为人或者辅助侵权行为人,均应当对受害人承担连带责任。”采此体例的民法典还有《阿根廷民法典》第1081条和《澳门民法典》第483条。《埃塞俄比亚民法典》第2155条第2款甚至明文规定:“不得区分教唆犯、主犯和共犯。”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德国法影响较大的《欧洲法原则·侵权法》第4条102款采用了“协作”( collaboration)作为上位概念,规定:“一方参与、教唆或实质上帮助另一方引起了法律上的相关损害视为引起了该损害。”取消了参与行为与教唆、帮助行为之间的差别。

第三种是作为共同侵权行为不再明文规定。值得关注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新颁布或者生效的民法典,都没有对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作出直接规定,例如,新《荷兰民法典》、《俄罗斯联邦民法典》、新《魁北克民法典》、《蒙古民法典》、《越南民法典》等。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各国民法学说均逐渐认识到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同参与行为承担连带责任的基础并无本质区别,只需统一规定共同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即可;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受到了美国侵权法的侵权责任分担理论的影响。美国法学会《侵权法重述·第三次。责任分担编》第15条“共同行为人”规定:“当多人因共同行为而承担责任时,所有各方应对分配给参与该共同行为的每一方的比较有责性份额承担连带责任。”该条“共同行为人”的概念系采《侵权法重述·第二次》第876条的规定。[5]该条将“共同行为的人”(Persons Acting in Concert)分为三类:“就他人的侵权行为导致第三人受伤害,行为人应当承担责任如果他:(a)行为人与该他人共同或与其追求实现共同计划而从事侵权行为;或(b)知悉该他人行为构成违反义务,并给予其实质帮助或鼓动,相当于他自己去做;或(c)对该他人达到侵权结果给予了实质帮助,其行为被单独考虑时构成对第三人义务的违反。”这三类行为中,第一类相当于大陆法系的主观关联共同侵权行为,第二类大致相当于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第三类则类似客观关联共同行为。美国法上的帮助行为或鼓动行为如果要构成共同行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一是帮助或鼓动必须是实质性的,被鼓动行为的性质、帮助的大小、侵权行为发生时是否在场、帮助人或鼓动人与行为人的关系以及其主观状态都是考量因素,如果帮助人或者鼓动人的行为非常的轻微,不构成共同行为。二是必须知道他人的行为是侵权行为。三是损害必须是在其可预见范围内。四是帮助行为或者鼓动行为必须是损害法律上的原因。[6]

(三)我国侵权法上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确立过程

我国传统民法学说对于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的定位有不同意见。史尚宽先生认为,违法行为之共同,无需为实行行为,苟对于结果可认为与以相当之条件或原因者,纵仅教唆、帮助,亦为共同侵权行为。{9}172-173而郑玉波教授则认为,二者皆非共同加害人,本无责任可言,但此两种人对于侵权行为之促成,均有莫大之影响,而教人作恶或助人为虐,皆为正义所不容,故法律均视为共同行为人,是指负连带损害赔偿责任。{10}145

立法方面,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第一次民法典起草较多的借鉴了1922年《苏俄民法典》的体例,没有对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进行规定。上世纪60年代第二次民法典起草没有涉及侵权法的相关内容。上世纪80年代第三次民法典起草时,四稿草案均以“教唆或者帮助造成损害的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W. V. H. Rogers(ed.),Unification of TortLaw:Multiple Tortfeasors [M],Kluwer Law In-ternational,2004.

{2}王泽鉴.侵权行为法(第二册)[M].台北:自版,2006.

{3}杨立新.侵权法论(第三版)[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

开弓没有回头箭

{4}张新宝,唐青林.共同侵权责任十论—以责任承担为中心重塑共同侵权理论[C]∥.黄松有.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18集).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149-172.

{5}王利明.侵权行为法研究(上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6}张新宝,李玲.共同侵权的法理探讨[N].人民法院报,2001-11-09.

{7}[古罗马]查士丁尼.法学总论—法学阶梯[M].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

{8}Benedict Winiger, Helmut Koziol,BernhardA. Koch,Reinhard Zimmermann eds.,Esse-ntial Cases on Natural Causation[M],Spring-erWienNewYork,2007.

{9}史尚宽.债法总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10}郑玉波.民法债编总论(修订二版)[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11}程啸.侵权行为法总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12}杨立新.共同侵权行为及其责任的侵权责任法立法抉择[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5).

{13}邱聪智.新订民法债编通则(上)[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124.

{14}[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债法分论[M].杜景林,卢谌,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86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