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论视频侦查取证的策略与规范操作程式
【英文标题】 On Strategy and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of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作者】 曹晓宝【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侦查系{副教授,法学硕士}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查;视频侦查取证;侦查措施;取证程序;操作程式
【英文关键词】 investigation;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investigation measures; procedures of collecting evidence; operating procedure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7)02-0065-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65
【摘要】

视频侦查取证是侦查机关运用各种视频设备和相关技术对记录的动态图像信息进行提取、处理和分析,从中获取侦查线索和犯罪证据的侦查活动。实践中,视频侦查取证存在视频资料质量整体较低、应用水平不高、工作人员素质不匹配、工作机制不成熟和视频资料管理混乱等问题。要充分发挥视频监控信息的最大效能,需要把视频侦查取证与常规侦查措施相结合,运用规范的视频侦查取证操作程式。视频侦查取证规范操作程式包括器材与文书的准备、寻找和发现视频侦查信息源、及时规范提取视频资料、科学处理视频资料、查看分析视频资料以及综合运用各种技战法获取侦查线索和犯罪证据。

【英文摘要】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refers that investigation organ abstract, handle and analyzes recorded dynamic images information by use of different video equipments and relevant techniques to acquire investigation clues and crime evidence. In practice,there are some problems concerning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such as poor quality of video information,unmatched quality of personnel,immature working mechanism and video information management disorder, etc. In order to give full play to maximum efficiency of video monitoring information,we shall carry out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of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with combination of conventional investigation measures and evidence collection by us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The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includes preparation of equipments and records,looking for and finding out information source of video investigation, timely abstracting video information in a standard way,handle video materials scientifically,looking over and analyzing video materials as well as acquisition of investigation clues and crime evidence by use of different techniques and tactic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6083    
  视频侦查取证在广义上是指公安等侦查机关及其侦查人员依法运用各种视频设备和相关技术,特别是利用视频监控系统所记录的动态图像信息,进行提取、处理和分析,从中获取侦查线索和犯罪证据的侦查活动。它是视频技术在侦查活动中的具体应用,是侦查过程中获取视听资料这一法定证据形式的主要手段之一。在侦查实践中,狭义的视频侦查取证,仅指利用视频监控系统拍摄和记录的视频图像展开相关的侦查工作以获取破案线索和犯罪证据的行为。在视频侦查开展的初期,各级公安机关侦查部门主要依靠重点场所、交通要道等有限的视频监控资源开展侦查工作。随着视频技术的发展、视频终端的普及以及人们对社会安全防控需求的日益增长,能够为侦查活动提供线索和证据的视频图像也越来越多。因此,从广义上说,一切能够记录犯罪事实,可以为侦查破案提供帮助的视频信息资料,都属于视频侦查取证的对象范畴。例如,各种摄像机、照相机、手机、电脑摄像头、可视电话等摄录的视频图像,只要记录了犯罪活动过程、犯罪行为,都可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为证实犯罪提供证据,都属于视频侦查取证的对象。
  一、视频侦查取证实践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当前,虽然视频侦查取证在侦查实践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一些大案要案的侦查中,更是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是由于技术、设备和管理等方面尚不成熟,运用还不尽如人意,效果较差。
  (一)视频监控系统采集的视频信息资料质量整体不高
  目前,各地投人大笔资金建设了大量视频监控系统,而且还在不断投人建设之中,在一些中心城镇、重要地段已经形成了较为严密的监控前端,为视频侦查取证提供了比较丰富的资源。但由于投资建设视频监控系统的主体多样,以及管理和维护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使得目前采集的视频信息资料质量良莠不齐,不能完全满足侦查取证的实际需要。{1}如,公安机关交管部门建设的交通卡口视频设备,由于需要对车辆牌照等进行识别,相对质量较高,但也存在难以辨识车内人员特征的缺陷。而政府投资建设的社会治安监控系统及单位、企业和个人投资建设的视频监控系统,由于主要定位于防控功能,使用的摄像头大多功能不强(多为一般摄像头,少有价格高昂的高清摄像头),使得采集的视频信息资料像素较低,有的甚至模糊不清,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另外,由于视频监控系统的日常维护和管理机制还不完善,不少地方虽安装有监控装置,但因为权责不清、疏于管理等导致损坏后无人维护的现象比比皆是,个别地方还出现摄像头朝天或朝地拍摄而无人理睬的现象。
  (二)视频监控应用水平不高制约了视频侦查取证功能的发挥
  当前,公安机关对于视频监控资源的运用,主要包括实时监控和视频监控数据倒查两个方面。对于实时监控而言,其效能主要受制于监控人员的数量和能力。单人在单位时间内可同步观察的监控画面是有限的,虽然监控人员越多,实时监控的面积就越大,但受人员成本等因素制约,实践中难有大幅突破。实时监控的效果还与监控人员的素质能力、工作责任心等有很大的关系,责任心不强、欠缺监控技巧的监控人员可能会使视频监控流于形式。
  视频监控数据倒查则是一种事后应用,实践中在发生重大案件时往往用得比较充分,但由于其操作比较繁杂,对视频侦查取证人员技术水平有一定要求,因而小案侦查中用得并不理想。从应用操作层面上看,视频监控数据倒查是一项很费时的工作,由于技术上的局限,目前无论是人工倒查还是运用一些软件系统查询,速度都比较慢,还不能实现快速图像检索。因而,在多数情况下,视频监控资料主要还是作为侦查人员在案发后寻找直接线索的现场记录资料,对视频监控图像信息的运用较为初级,深入挖掘还做得不够。
  总之,受制于图像检索、图像自动识别技术的局限,目前除了交通管理领域(如电子警察、交通卡口)对视频监控数据的应用发挥作用较大以外,其他业务领域对于视频监控资源的运用整体还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并且全国各地和各领域因为各种原因还存在较大差异。
  (三)视频侦查人员的素质能力还不能完全满足侦查取证的需要
  运用视频监控技术对侦查人员的知识结构和素质能力有较高的要求。在视频侦查取证活动中,侦查人员往往需要查阅大量的视频监控图像,才有可能发现案件线索。因此,视频监控的应用是一项“枯燥又烦琐”的工作。首先,它要求侦查人员要对各类刑事犯罪的作案规律、手段和特点具有充分的认识和把握;其次,需要视频侦查人员具有开阔的思维、丰富的联想和科学的侦查假设能力,具备严谨的工作态度和细致的工作作风等;再次,要求视频侦查人员掌握一定的视频知识、网络技术、图像处理技术等相关知识,能够熟悉各类视频格式和播放器性能,了解图像处理的基本方法;最后,要求视频侦查人员对案件现场及周围各类监控探头的分布情况有比较深入的了解,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获取案件相关视频信息资料源。可见,视频侦查取证对侦查人员的素质能力要求相对较高。{2}实践中,较好地具备这些知识能力的专业人员还不是很多,需要进一步加大选拔和培养力度。许多地方还没有专职的视频侦查工作人员,常常是由搞现场勘查的刑事科学技术人员或者比较懂计算机网络知识的侦查人员兼任。
  (四)视频侦查取证工作机制尚不成熟
  任何一项工作都需要相应的工作机制来规范和保障,才能促进其内部的有效运行,实现既定工作目标。视频侦查取证作为一项新的侦查取证形式必须逐步建立规范的工作机制,对于做什么、由谁做、怎样做等方面都应予以明确。{3}
  由于视频侦查取证工作开展时间不长,各地工作重心还主要放在重特大案件的侦查应用上,没有高度重视各类案件尤其是大量“小案”中涉案视频信息资料的提取工作,也没有理清涉案视频信息资料的日常提取职责分工,导致大量涉案视频信息没有被及时保存,许多本可获取线索和作为证据的图像被覆盖或遗失。
  (五)视频侦查取证中提取的视频信息资料管理混乱
  当前,在视频侦查取证管理机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涉案视频信息的管理存档存在较大的问题,甚至遗留了很大的隐患。许多地方涉案视频信息没有配置统一、专门的存贮平台或系统,多由视频侦查工作人员自行保存,十分随意和散乱。现实中,相关工作人员的工作变动或保存不当导致大量涉案视频监控信息遗失的现象屡见不鲜。{4}因此,要理顺涉案视频监控信息资料提取、保存和流转的渠道和环节,搭建涉案视频监控信息资料专用系统或平台,以规范的信息管理模式对涉案视频信息资料进行科学分类和存档。在没有视频信息专用数据平台或系统的地方,至少应由专人进行统一集中保管,以便事后倒查、调用和深入研判。
  二、视频侦查取证的策略
  要解决实践中视频侦查取证存在的诸多问题,充分发挥视频监控信息的最大效能,首要的一点就是采取视频侦查取证与常规侦查措施相互衔接、协同配合的策略,而不是局限于对视频监控信息资料的单一运用。
  (一)视频侦查取证要与现场勘验工作相结合
  现场勘验的目的是通过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和人们的感知信息去发现和还原犯罪过程并获取证明犯罪的证据。应该说,只要有犯罪行为发生,就会有犯罪现场存在,相应的犯罪信息就会客观地存在于犯罪现场。随着视频监控建设的不断推进,社会面上“全覆盖”的视频监控系统能够有效地记录和保存犯罪现场发生的情况,从而为现场勘验提供最直接有效的指引。对于一些先天现场条件不好的案件,如街面扒窃、诈骗等案件,由于实施犯罪行为并无剧烈的对抗动作,传统的实地勘验很难在犯罪现场获取有价值的证据和线索,此时视频侦查取证就能捕捉直观的犯罪行为画面图像;而对于越来越多的流窜犯罪和职业化犯罪,由于作案人较强的反侦查意识使得犯罪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越来越少,要想通过这些有限的间接信息去还原犯罪过程变得越来越困难。视频侦查取证则能有效弥补这些不足,许多案件甚至能在视频监控信息的引领下扩充现场勘验的范围和距离,客观、全面、准确地发现和提取常规情况下难以发现的犯罪痕迹物证。[5]可见,新形势下现场勘验与视频侦查取证有效融合,能突破传统单一取证方法的局限,取得更好的取证效果。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二)视频侦查取证要与物证调查协同配合
  现场视频信息资料获取后,通过视频监控信息倒查,往往能够捕捉到有价值的涉案物证信息,如犯罪嫌疑人的衣着、携带物品、使用车辆等。通过视频图像分析技术,可以对这些涉案物证的细节特征进行深入研究,确认其存在的某种特殊性,并以此开展细致的涉案物证调查,排查出犯罪嫌疑人衣着、携带物品、使用车辆等物品的销售范围、使用人员,从而挖掘破案线索。这一手段运用得好,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视频侦查取证与行动技术工作协同配合
  行动技术工作在侦破杀人、抢劫、爆炸、绑架、敲诈勒索等重大恶性案件中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如果通过视频侦查取证能在视频图像信息中发现犯罪嫌疑人使用通信工具的情况,结合技术手段进行分析,那么侦查工作的途径会更宽,侦查工作的措施会更有力。视频侦查取证与行动技术工作有机结合是侦破很多疑难案件的关键。视频侦查取证往往也需要行动技术工作提供支持,如利用犯罪嫌疑人手机获取其活动轨迹,利用时空条件判断犯罪嫌疑人出现的准确时间、地点等。{6}
  (四)视频侦查取证与摸底排查工作相结合
  视频侦查取证是侦查取证的新手段、新理念,摸底排查工作是一项传统的侦查措施,二者如何结合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是新时期对侦查取证工作提出的新要求。依靠群众是侦查工作的基本原则,因为犯罪活动总是在社会中发生,总有可能被周围的群众所感知。视频监控系统虽然有可能记录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但并不能取代传统依靠群众开展的调查摸排工作。因为在海量的视频数据中寻找和发现犯罪行为犹如大海捞针。为此,在视频侦查取证中,要根据调查摸排工作获取的信息来进行分析,以便有效缩小检索查看视频信息的范围。如现场访问能获取比较准确的案发时间、案发地点、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以及逃跑方向等信息。一方面,依据这些信息可以高效检索视频监控信息,从而获得犯罪视频图像资料。另一方面,视频监控图像资料客观真实地再现犯罪相关情况,也能检验和印证摸底排查获取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的真实性。可见,坚持传统与科技相结合的侦查取证思路,将视频侦查取证与传统的摸底排查相结合,能提高侦查取证效率,降低侦查成本,推动摸底排查工作取得新突破。
  (五)视频侦查取证与串并案、协查工作相结合
  串并案件是侦查机关针对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案件,从痕迹物证、作案方式、作案过程、作案工具、作案目标、作案人数和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等方面进行分析,判断为同一犯罪主体所为,从而实行合并侦查的一种侦查措施。在人、财、物大流动成为常态的当今社会,犯罪行为常常突破地域界限,惯犯、累犯等犯罪主体长距离、大范围、跨区域流窜作案逐渐成为常态。对于此类犯罪,跨区域串并案侦查和开展侦查协作逐步成为公安机关的主要打击方法。一般情况下,串并案侦查和侦查协作主要通过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所获得的情况进行推演,现在有了视频侦查取证,就可以充分利用视频监控图像,分析串并案条件特征,结合公安系统网上作战平台,综合查询比对各类涉案信息系统数据,快速高效地汇总一定区域和一定时间段的类似案件,从而大大提高串并案侦查的成功率。可见,运用视频侦查图像参与串并案侦查和侦查协作,能更大地发挥这两种侦查取证措施的作用。
  (六)视频侦查取证与悬赏发动群众相配合
  悬赏发动群众往往需要提供有关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信息,一般通过档案渠道(如户口登记信息)获取的犯罪嫌疑人照片比较陈旧,发挥的作用比较有限。视频侦查取证获得的图像不仅能实时再现犯罪嫌疑人的面貌等个体特征,而且还能提供作案人数、作案工具、作案过程以及行走路线等案件情况,能在悬赏发动群众中提供更真切、更生动的犯罪嫌疑人信息,因而能大幅提高发现和抓获犯罪嫌疑人的概率。为此,在案件侦查中,如果能够在犯罪现场获取犯罪嫌疑人的有效视频图像,就可以借助新闻媒体、互联网、短信平台等工具,号召广大群众提供案件线索,通过悬赏等手段,调动群众参与破案的热情,快速侦破案件。{7}
  (七)视频侦查取证与蹲点布控工作协同配合
  在多发性系列案件的侦查中,根据犯罪嫌疑人作案特征的相对稳定性,可以把视频侦查取证与蹲点布控工作相结合,实现高效破案。该工作可以从两个方面展开:一是通过分析确定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规律,选择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销赃点等固定地点蹲点布控。通过对一定量视频监控信息资料的分析研判,归纳和总结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规律与特点,如生活圈子,生活作息习惯,外出活动途经的路段和主要区域,犯罪所得财物的处置方式等,并据此在其高频出现的落脚点、销赃点等地方布置力量,展开定点伏击、巡查守候,以抓获犯罪嫌疑人。二是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确定目标人群,在犯罪嫌疑人行动路线或必经之地蹲点守候。通过视频监控图像分析后,准确刻画犯罪嫌疑人的体貌、衣着、行为等显著特征,并在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场所或途经地方进行蹲点守候,直至抓获犯罪嫌疑人。
  (八)视频侦查取证与侦查讯问工作协同配合
  侦查讯问是获取犯罪嫌疑人供述与辩解的法定侦查措施,讯问难是侦查实践中不争的事实,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口供除了要准确分析犯罪嫌疑人的心理以外,还要有针对性地运用恰当的讯问策略和方法。其中,技巧性地使用证据是突破犯罪嫌疑人拒供心理防线的有力武器。视频侦查取证获取的视频监控图像可以作为讯问中加以利用的有力证据,特别是直接来源于犯罪现场的视频监控图像,不仅能直接反映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而且能动态立体地再现犯罪过程和犯罪结果,使犯罪嫌疑人难以抵赖,从而有利于侦查人员快速获取真实口供,增强侦查讯问效果。{8}大量侦查个案表明,视频侦查取证获得的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监控图像信息还能有效防止犯罪嫌疑人翻供。另外,侦查讯问获取的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口供也有利于丰富和完善视频侦查取证的内容,对监控探头查漏补缺,进一步寻找和发现更多高质量的视频监控图像信息。
  三、视频侦查取证的规范操作程式
  当前实践中视频侦查取证存在诸多问题,导致其在案件侦查中的应用效能不足。为克服该问题,规范视频侦查取证的操作程式也是一种重要的方法。基于相关法律规定,结合侦查实践的具体状况,笔者以为,视频侦查取证的规范操作程式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主要环节。
  (一)做好视频侦查取证的准备工作
  1.准备视频取证器材工具
  目前,对视频监控图像资料一般不宜直接采取提取视频监控设备中的存储部件(提取后无法继续工作)的方法获取,通常需要以复制的方式提取。因此,在收集视频监控信息资料前应事先准备好大容量存储设备,如大容量U盘或移动硬盘等。为了防止视频数据丢失,事先还应检查存储设备是否正常。对于反复使用的存储设备,为了防止不同批次的视频数据混淆,确保电子数据的合法性和客观性,应当在复制视频数据前进行格式化操作,以清除存储设备里面的无关数据。为了便于移动操作,视频侦查取证应保障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并配备各类数据接口,必要时携带架设局域网的相关设备等。为了有效处理各类视频监控信息数据,应预装各类播放器软件、插件以及通用视频处理软件、格式转换软件等。
  2.准备相关法律文书
  尽管视频侦查取证在侦查工作中已经广泛应用,但由于各地发展不平衡,操作上差异明显。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在视频侦查取证活动中哪些环节应该使用法律文书,使用什么样的法律文书,目前缺乏统一的适用于视频侦查取证各环节的规范性法律文书式样。从法律层面上讲,视听资料作为证据种类已经得到刑事诉讼法的确认,但是,对于如何获取视听资料、获取视听资料的措施方法(如视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小词儿都挺能整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英仓.视频侦查技术工作的现状和思考[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3,(6):60.

{2}刘鹏.论“四项建设”在视频侦查工作中的实践[J].公安教育,2015,(7) :37.

{3}孔令勇.效益最优视角下的我国视频侦查工作进路[J].福建警察学院学报,2014,(1):54.

{4}汪竹静,张璧莹.视频监控的侦查应用及发展前景[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4,(8) :23.

{5}孙展明,尹伟忠.论视频侦查的几个基本问题[J].公安教育,2015,(12):35.

{6}邵义初,肖亚麟.对我国视频侦查发展趋势和作战模式的探讨[J].武汉公安干部学院学报,2014,(1):40.

{7}王磊.视频侦查技术的应用[J].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学报,2013,(4):22.

{8}郑美鹿,徐一苇,杨璐.视频监控技术在侦查中的应用[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4,(11):35.

{9}张文琴.利用视频侦查方法实现刑事案件的侦破[J].山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4) :68.

{10}李永飞.平安城市视频侦查应用浅析[J].中国公共安全,2014,(23) :151.

{11}吴霞,柳宇.浅谈现场勘查与视频侦查的结合[J].法制与社会,2015,(2中):113.

{12}孙展明,万顺,罗立,尹伟中,等.视频图像侦查[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1.174.

{13}梅蓉.论视频监控图像分析[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3,(4):109.

{14}井晓龙.视频侦查工作的困局与突破[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5,(2):98-1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60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