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我国首例软件版权侵权案若干问题探讨
【英文标题】 The first instance of violating software copyright
【作者】 寿步【分类】 著作权法
【期刊年份】 1995年【期号】 3
【页码】 1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6993    
  作为我国首例软件版权侵权案的“微宏”诉“中科远望”案已于1993年2月由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审结。对该案所涉及的有关问题进行探讨,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对计算机软件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工作,促进我国软件产业的健康发展。
  一、侵权主体问题
  认定侵权主体是确定本案被告的前提,也是最终确定侵权责任所必须解决的问题。
  从本案有关的事实和证据来看,侵权行为的实施均系“黑马”所为。那么,侵权主体即本案被告是否应为“黑马”?
  对此,被告代理人指出:被告方承认,未经许可复制、出售unFox软件是侵权行为,但本案的直接责任者应是“黑马”而不是“中科远望”。其理由是:1992年4月30日,“中科远望”与“黑马”就合作开发“黑马通用网络财务系统”事宜协商一致,并签署一份协议,确立了合作开发、相互独立的合作关系,合作期为8个月,双方在经济上相互独立。在本案诉讼之前,“中科远望”对unFox软件的取得、复制、销售均一无所知,更没有相关的作为。“黑马”取得unFox软件并复制、销售该软件均未通知“中科远望”,更没有得到“中科远望”的同意。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条规定非法人组织可以作为著作权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黑马”应是一个独立主体。况且,“黑马”也已向“中科远望”表示,愿意承担未经授权复制、销售unFox软件而引起的民事法律责任。其次,根据“中科远望”与“黑马”的协议,“中科远望”仅承诺对“黑马”为弥补开发资金不足的目的,在“中科远望”营业执照范围内所为的合法经营行为所产生的后果负责,而“黑马”违法活动的后果,由“黑马”自己承担。
  原告代理人则指出:认为本案侵权人是“黑马”而不是“中科远望”,这在法律上是没有根据的。因为“黑马”对外不是独立的实体,对内是“中科远望”的一部分,“黑马”的王某等人只是“中科远望”工作人员。足以说明这一点的是,“黑马”没有注册登记,没有领取工商营业执照,没有独立帐户,没有公章、财务章,其对外经营都使用“中科远望”的帐号、图章和发票,帐目也由“中科远望”会计管理。因此,“黑马”的一切活动的后果,应当由“中科远望”承担。真正的被告即侵权人应该是“中科远望”。
  法院认定的事实是:“黑马”是由王某等几位青年合伙组成,专门从事“黑马通用网络财务系统”的开发,并就该系统立项、开发经费及兼营计算机软、硬件等事项与“中科远望”订有协议。从两者所订的协议看,“黑马”是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注册的“个人合伙”,“中科远望”将“黑马”作为一个项目组归属其计算机开发部,其主要业务人员的人事关系调入“中科远望”,“中科远望”为“黑马”提供了20000元开发资金及公司内的办公室、设备及公章、帐号,允许“黑马”在“中科远望”营业执照范围内进行经营活动。“黑马”正是根据协议,以“中科远望”名义宣传推销包括unFox软件在内的产品,且销售unFox软件的发票上盖有“中科远望”的财务专用章,所以货款720元进入“中科远望”的银行帐户。
  因此,法院认为:“远望公司辩称应由黑马产品部独立承担责任一节,因黑马产品部直接以远望公司名义对外销售unFox软件,该侵权行为应视为远望公司所为,由此而产生的侵权法律后果亦应由远望公司承担,故远望公司之辩称理由与事实相悖,本院不予采信。”
  显然,“中科远望”在本案中依法院判决对外独立承担侵权责任之后,在其内部,可以根据其与“黑马”的协义,追究“黑马”及其工作人员王某等人的责任。
  这里引出一个问题,就是本案中究竟应以谁作为被告。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49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992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第40条指出:“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包括:
  (1)依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私营独资企业、合伙组织;
  (2)依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合伙型联营企业;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3)依法登记领取我国营业执照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外资企业;
  (4)经民政部门核准登记领取社会团体登记证的社会团体;
  (5)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
  (6)中国人民银行、各专业银行设在各地的分支机构;
  (7)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设在各地的分支机构;
  (8)经核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乡镇、街道、村办企业;
  (9)符合本条规定条件的其他组织。”
  显然,“黑马”与“中科远望”之间并非简单的隶属关系,但“黑马”又不属于“合法成立”的“其他组织”。因此,将“黑马”作为本案的唯一被告,或者将“中科远望”作为本案的唯一被告,看来都不完全合乎事实情况。
  上述《若干意见》第43条指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挂靠集体企业并以集体企业的名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在诉讼中,该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与其挂靠的集体企业作为共同诉讼人。”
  本案中,“黑马”如果是依法经核准登记的个人合伙,则应与其挂靠的“中科远望”作为本案的共同被告。但是,“黑马”又未经登记,因此不宜将“黑马”与“中科远望”列为本案的共同被告。
  上述《若干意见》第49条指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应登记而未登记即以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名义进行民事活动,……以直接责任人为当事人”。因此,在“黑马”应登记而未登记的情况下,如果仅以“黑马产品部”这一“个人合伙”的名义进行民事活动,则应以直接责任人王某等为本案被告。但事实并不这样简单,“黑马”又是根据它与“中科远望”的协议,以“中科远望”名义宣传推销包括unFox在内的“黑马”产品,且销售unFox的发票上盖有“中科远望”的财务专用章,即在其活动中,又采用了该未经登记的“个人合伙”所挂靠的单位的名义进行民事活动。
  因此,笔者认为,本案中,可以考虑将“中科远望”与实施侵权行为的王某等人列为共同被告。这样才能反映出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实施侵权行为的王某等人是未经登记的“个人合伙”——“黑马”的成员,而“黑马”又与“中科远望”签有协议,后者允许前者在其营业执照范围内进行经营活动,侵权行为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以“中科远望”的名义进行的。
  基于同样的原因,笔者认为:不能简单地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69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