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不依法给付行为”之判决适用研究
【副标题】 基于《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6项的展开
【英文标题】 On the Judgments of Administrative Act not in Accordance with Law
【英文副标题】 Based on Item 6,Paragraph 1 of Article 11 of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Law
【作者】 姚斌【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
【分类】 行政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行政给付;不依法;行政诉讼;判决适用
【英文关键词】 administrative supply;not in accordance with law;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judgments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3)03-0055-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3
【页码】 55
【摘要】

我国《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6项是行政给付进入诉讼救济的规范基础,但是因其就给付形态的规定过于模糊,导致当事人救济中获得的判决形式不明。将“不依法给付行为”作动态解释,它可以分为“消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积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以及“不依法之完全给付行为”,相应地分别对应履行判决、撤销判决和确认判决。

【英文摘要】

It is commonly accepted that item 6,paragraph 1 of article 11 in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Law is the basis that administrative supply be heard in court. But it’s so vague in law that it caused the judgments be vague,too. To define administrative act not in accordance with law in a dynamic way,it could be divided into negatively inadequate supply,positively inadequate supply,and adequate supply not in accordance with law. Accordingly,we could use respond the judgment,abrogation of judgment,and confirming judg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72    
  一、第11条第1款第6项救济之痒
  德国学者恩斯特·福斯多夫说过,“任何一个国家为了维持国家稳定,就必须提供人民生存之照顾。”{2}可见,为民众的生存保障、自我发展保障不断提供各类给付无疑将成为现代行政的根本任务。我国《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6项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六)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发给抚恤金的。”通说倾向于扩大解释,将“不依法发给抚恤金”解释为“不依法给付”,将该条文视为行政给付纳入诉讼救济范围的的规范依据。
  从字面意思来解释,第11条第1款第6项中关于“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发给抚恤金”的表述,包含着下列三层意思:第一,作出行政给付主体是行政机关。对于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或者其他组织所属的成员死亡或者伤残后没有按照规定发给抚恤金或苦难补助费等给付的,则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第二,依法接受给付的对象只能是符合法律、法规及规章相关规定的特定人员,也就是说,只有这些公民本人才能够作为给付类案件的原告。第三,“没有依法发给”的标的物是有关法律规范规定的给付内容。
  乍看之下,这样似乎很是完美地将行政给付案件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了。实则不然,法条的规定只是点明了“给付者”、“受给付者”以及“给付之物”,而对于最实质的问题——即针对行政机关的什么程度的“不依法给付行为”才能提起行政诉讼却表达得含混不清,此处之不明确又导致了当事人所获救济之判决方式的不明确,极不利于当事人权益之保护。
  二、“不依法给付行为”之重新解释
  学界主流观点认为“不依法给付行为”为行政不作为{3}。但笔者认为,把“不依法给付行为”一刀切为行政不作为太过偏颇,因为“给付不作为”仅指行政机关依受给付人员的合法申请,应当履行也可能对其履行行政给付的法定职责,却不履行或拖延履行的情形,其外延要远小于“不依法给付行为”所囊括的范畴。倘使将“不依法给付行为”单纯地界定为行政机关消极的不作为,那么当行政相对人遭遇行政机关部分给付、拒绝给付等情况时,就不能适用《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6项关于行政给付受案范围的规定,更遑论行政相对人受给付权完全、彻底的救济了。
  (一)“不依法给付行为”之动态概念提出
  虽然“不依法”与“违法”二词看似相同,但笔者认为,把“不依法给付行为”定性为违法行政行为也还是过于勉强。诚如违法行政行为概念所述,违法不仅要违背法律法规的要求,而且还要“违”到一定程度。在这种“不依法给付行为”等同于“违法给付行为”观点的视角下,就不可能对法律所没有规定之行为进行规制,这当然不可能有助于行政相对人受给付权的完满实现和有效保障。来自北大法宝
  笔者以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的动态过程中是否依法行事为准据,将行政行为划分为具有动态意义的“依法行政行为”与“不依法行政行为”。“对一个概念下定义的任何企图,必须要将表示该概念的这个词的通常用法当做它的出发点”。{4}不依法行政行为作为行政行为的一个子概念,本不应该有太多悬念,就其通常用法而言,它的定义再清楚不过了,即指“行政主体在行使其行政职权的过程中不依照或者是不完全依照行政法律规范、行政法基本原则和精神而作出的行政行为。”在一般民众理解而言,“依法”等同于“合法”,“不依法”等同于“违法”。实则不然,笔者私以为,“依法”与“不依法”二词侧重于从行为过程角度来看,其指的是行为主体在做出行为的过程中是否有做到严格依照法律行事,强调的是意识和行为标准。而“合法”与“违法”二词则侧重于从结果评价角度来看,指的是行为本身与法律调整的行为范域是否一致性并且是否违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
  原因在于法律规范在调整社会关系的范围的问题上,法律不应当也不可能涉足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与法律规范调整的社会生活的领域相比,更大范围的社会关系领域处于道德规范、宗教规范、政策规范乃至无规范调整的状态。法律规范只是对比较重要的社会生活领域,通过设定相应的权利和义务来加以调整和干预{5}。依据此结论,那么“不依法”指的就是行政主体在做出行为过程中没有严格适用法律行事,其行为可能是违背了法律规定,也可能是没有涉及到法律规定,甚至依法该为而压根未为。通常理解的“违法”指的是行为人的行为违背了法律的规定并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又因为行为的后果不同可以分为一般违法和犯罪。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不依法行政行为”有可能会促成“违法行政行为”的结果,也可能不会促成“违法行政行为”的结果。
  (二)“不依法给付行为”新构成要件
  “不依法行政行为”在本质上讲依然是具有公权力属性的行为,至少是已经进入了行政行为的过程中,具有行政行为的外部特征,即具有行政行为成立之主体要件、意思表示要件、标的要件和行政相对人要件{6}。“不依法给付行为”是“不依法行政行为”的下级概念。笔者将根据自己的理解从主体要件、行政相对人要件、义务要件、相对人申请要件、履行可能性要件、“不依法”履行情节要件来分析“不依法给付行为”的构成要件:第一,“不依法给付行为”的作成主体是行政机关;第二,“不依法给付行为”的行政相对人是法定的受给付人员;第三,行政机关负有作成行政给付的义务;第四,行政机关具有“不依法”给付的情节。
  只要把握对行政给付过程中之“不依法”情节的法律判断,凡是在给付行为过程中具有“不依法”情节的,都属于不依法履行给付义务,就可能构成“不依法给付行为”。对给付行为是否具有不依法情节的判断是要对给付行为的每一个要素、每一个结构都进行判断。也就是说,这个判断既涉及该给付行为的外在表现,又涉及到行政机关的内在意志;既要就给付过程从实体方面进行判断,还须从程序方面进行判断;既有对行政机关义务违反的判断,又有对行政机关职权违反的判断。其中对给付行为的外在表现形式的判断是判断的中心。因为行为的外在表现就是对内在意思状态的表现和证明,对行政机关给付行为的内在意志作出评价,也是以外在表现的评价为前提进行的。“因为在行为的外在结构中,手段和结构都依附于行动,手段是行动的手段,结果是行动的记过。被评价为合法与违法、正确与错误的因素不是结果,而是导致这种结果的行动。”{7}
  三、以判决适用为导向对“不依法给付行为”类型化
  (一)类型化方法说明
  人类的思维对现实世界的把握就是从对现实世界的分类开始的,正如卡尔·拉伦茨(Karl Larenz)所强调:“当抽象的一般概念及其逻辑体系不足以掌握某生活现象或意义脉络的多种表现形态时,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辅助思考形式是‘类型’。”{8}所谓类型化,简而言之,就是分类,即将“具有共同特征的事物所形成的种类”{9}予以总结归纳,文中对“不依法给付行为”的类型化实质上是列举和描述其外延。
  如何对现实中千姿百态的“不依法给付行为”进行合理分类,是有效预防和科学处置“不依法给付行为”的重要前提。作好其类型化分析工作是具有一定现实意义的,这不仅有助于行政给付体系的完善和受给付人请求权的发展,还可以比较准确地界定《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6项所规定之“不依法给付行为”的诉讼范围,并能基于此类型化分析使之得以分别适用相应的判决,从而能从实质上解决行政相对人受给付权的救济问题。
  (二)“不依法给付行为”之类型化
  笔者为了更好地使该类型化分析有助于判决的适用,先以“行政相对人受给付权实现的程度”为标准,将“不依法给付行为”划分为“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和“不依法之完全给付行为”。再以“行政机关在行政给付过程中是否作出了结论性内容的行政行为”为标准{10},将“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划分为“消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和“积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
  “消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即指行政机关在给付过程中,没有作出带有结论性内容的行政行为,仅单纯地具有消极形式的“不依法”情节而不给付、少给付。“积极不依法之不给付、少给付行为”,即行政机关在作成给付行为的过程中,滥用裁量权作出了含有结论性内容的行政行为,在给付过程中具有积极形式的“不依法”情节而不给付、少给付。其包括行政机关滥用裁量权之拒绝申请、拒绝认定、拒绝给付等积极拒绝行为,也包括其在资格评定阶段滥用裁量权作出的直接否定以及错误评定等违法行为,还包括其他作出结论性内容的少发、中断、取消受给付资格行为。此时因为行政机关积极滥为,使行政相对人的受给付权全部或部分得不到实现,相对人亦可以诉诸法律。
  “不依法之完全给付行为”,即行政机关在给付过程中,无论有否滥用裁量权,无论有否作出结论性内容的行政行为,最终将完全履行了给付义务的行为。因为其在履行义务过程中具有“不依法”情节,从而仍然有可能给行政相对人的权益造成损害,并且也只有在给相对人造成了其他权益的侵害时,他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因为确定原告资格的标准是原告与被诉的行政行为“具有足够的利益”。{11}
  四、“不依法给付行为”之诉讼判决适用
  “有权利必有救济”。笔者认为,如果行政机关的“不依法给付行为”造成行政相对人的受给付权没有得到实现从而造成其损失的,那么法律应当为其提供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