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争的法律问题研究(三)
【副标题】 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违法独立的原因与解决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Legal Issues of the Disputes Between CIETAC Shanghai and Huanan Two Sub-commissions and CIETAC (3)
【英文副标题】 Reasons and Solution of the Illegal Independence of CIETAC Shanghai and Huanan Sub-commissions
【作者】 高菲【作者单位】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分类】 国际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共同管理;中国仲裁法制
【英文关键词】 co-management; China arbitration law【文章编码】 1672-769X(2013)02-0003-47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3年
【期号】 2【页码】 3
【摘要】

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违法独立的根本原因在于二十年前确立的共同管理机制早不再适应当今仲裁法制环境与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两分会若要独立应依法报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同意批准,否则不成立。贸仲委管理了其上海、华南两分会恰恰表明其没有任何行政权力。两分会违法独立近半年依然强硬存在表明实施中国仲裁法制的道路艰辛漫长。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应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快速处理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独立事件,以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英文摘要】

The fundamental reasons of the illegal independence of the CIETAC two Sub-commissions,CIETAC Shanghai and Huanan, is that the Co-management Established Twenty Years ago is not adapted to the present environment of arbitration law and the fast development of social economy. The two sub-commissions shall report to the CCPIT and CCOIC for approval if they want to be the independent arbitration commissions, otherwise they shall be failed. That CIETAC can't control its two sub-commissions, CIETAC Shanghai and Huanan, really proves that the CIETAC has no administration power at all. It's a long hard way to go to bring into effect the arbitration law since the two illegally independent sub-commissions still be existed for almost half years. CCPIT and CCOIC shall resolve the independent event of the CIETAC Shanghai and Huanan sub-commissions as quickly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use the legal power and protect the legitimate interests of part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70    
  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违法独立快半年了仍旧没有彻底解决,给贸仲委以及仲裁当事人带来的损害于日俱增。据此,本文意在首先探讨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争的根本原因如何,然后探讨为什么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贸仲委都难以制止贸仲委两分会的非法独立?最后则指出贸仲委自家事自家管应快速解决其两分会违法独立问题。
  一、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争的根本原因
  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争的根本原因在于:贸仲委与两分会所在地的地方政府或地方有关部门共同管理两分会的机制已不适应现在的仲裁法制环境和社会经济发展现状。
  表面看来,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争的起因是贸仲委修订12规则取消大条款择地仲裁,从而两分会认为贸仲委此举是为实现其自身的非公益性目的而致,但事实上贸仲委12规则取消大条款择地仲裁只不过是两分会借题发挥的导火索而已,实质原因是贸仲委二十年前成立的上海、华南两分会由贸仲委及地方政府共同管理,致使贸仲委及其两分会责权不一,正是这种本质上的缺陷导致两分会今日违法独立的事实发生。
  (一)贸仲委与地方双重管理其两分会的机制存在着本质缺陷
  上文说过,贸仲委作为经国务院特别行政授权以及仲裁法确认并规定由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成立的涉外商事仲裁委员会,全国只此一家{2}。贸仲委及其分会是一个仲裁委员会,并无任何能够独立存在的分会,否则,则不应称作贸仲委分会而应是其他任何名称!正常条件下,贸仲委分会的所有权与管理权应相统一归属于贸仲委,以便能够统一管理贸仲委及其分会的业务、发展、人事、财务,更好地服务于当事人及仲裁员,但由于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设立于二十年前,情况不同,因此其所有权与管理权不是掌握在贸仲委手中,而是分属两家,专业由贸仲委管理,行政管理由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自己掌握,具体而言,贸仲委上海分会的行政管理隶属于上海市贸促会,贸仲委华南分会的行政管理隶属于深圳市府。
  仲裁机构不是企业,企业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可以相分离,但企业的所有权即使是与管理权相分离,管理权也完全受制于所有权{3},这是基本的法律原则,不可能出现所有权人管理或控制不了其管理权人的无序状态{4},更何况是经法律特许成立的仲裁机构?!
  据此,贸仲委对其上海、华南两分会享有的所有权与管理权相背离的状况,本质上只要失衡必然会产生矛盾。换句话说,如果贸仲委与其上海、华南两分会之间虽然是共同管理,但责权利清晰,或者责权利基本平衡没有什么潜在的重大矛盾,那矛盾就会被掩盖或被淡化被淡忘,两分会与贸仲委之间就不会起较大的争执;但如果贸仲委及其两分会之间的责权利一直都处于极不明确或者极不平衡的状态,这种极不清晰或者不平衡状态一旦机缘凑合就会被重提,两分会与贸仲委之间一直相对平衡的虚假存续状态就会被彻底打破从而导致激烈的冲突,目前贸仲委两分会闹独立搞分裂的情况就正是这样。
  换句话说,事物都是在发展变化的,二十年前看似不重要的共同管理机制,由于共同管理机制存在着贸仲委对其两分会的所有权与管理权相背离之内在的本质缺陷,二十年后已经完全不适应现时的仲裁法制环境以及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状况,由此导致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与贸仲委之间的重大冲突乃至两分会闹独立搞分裂的严重局面。
  (二)贸仲委与地方双重管理其两分会因当时历史条件及客观条件所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当时的历史条件是:全国只有贸仲委、海仲委(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两个涉外仲裁委员会,且两个涉外仲裁委员会都是由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5}设立。鉴于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是全国民间对外经贸组织{6},因此只有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组建的贸仲委、海仲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符合国际通行并认可的民间商事海事仲裁机构,与依据1983年8月22日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仲裁条例》{7}2条规定而成立的全国工商行政管理系统设立的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所进行的行政性质的经济合同仲裁{8},完全不是同一概念。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地方各级工商行政管理局设立的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依据国家授予的以仲裁方式解决经济合同纠纷的仲裁权力,并不是独立的仲裁权力{9},而是实行级别管辖,带有浓厚行政色彩的行政仲裁,类似于“二法院”,{10}且仅受理国内经济合同纠纷仲裁案件。据此,深圳作为经济特区,上海作为经济发展最快对外招商引资最多的城市,为改善外商投资环境扩大改革开放,设立仲裁机构解决外商投资和对外经济贸易争议,既是迫在眉睫,又处于根本不可能寻求全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或地方工商行政管理局成立类似的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解决的局面,因此,只能寻求全国唯一的涉外商事仲裁委员会贸仲委的组建者中国贸促会帮助,要求其成立贸仲委分会。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和客观外界的条件制约之下,上海市人民政府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才通过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决定设立并上报国务院审批同意设立成立了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
  当时的仲裁法制条件是:仲裁法没有颁布,对涉外仲裁委员会及其分会的成立、名称变更、规则修改等的法律规范也没有,只有国务院及其前身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的行政决定、批复或通知等特别行政授权规范贸仲委及其分会的成立、名称变更以及规则的修订等事宜。这也是为什么贸仲委及其分会的成立等事项必须经国务院审批才能成立的理由及事实。
  正鉴于此,虽然是贸仲委的分会,但毕竟是应地方政府的要求而设立,为方便地方的经济建设以及对外改革开放的发展而设立,因此两地地方政府分别将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的机构及其管理设置在各自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指派的机构的行政管理之下,是一件很符合当时客观条件的事,相信中国贸促会对此没有异议。换句话说,没有地方政府的要求和支持,也许中国贸促会不会及时地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就在上海、深圳设立贸仲委分会。
  亦正鉴于此,就是两地的政府也没有忘记,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毕竟是中国贸促会设立的贸仲委分会,挂着贸仲委的牌子,应践行贸仲委之事,所以两地政府的文件中均明确表明贸仲委领导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的业务。中国贸促会上报国务院的文中还明确表明贸仲委华南分会的前身贸仲委深圳办事处的领导干部和业务骨干由中国贸促会配备并在当地吸收部分干部{11}。
  当时社会经济发展及贸仲委的发展状况是:改革开放已十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在逐步深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机即将到来,涉外争议也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强劲东风不断增多,贸仲委的涉外仲裁事业正在日新月异地崛起并在随后的几年内迅速发展一举成为世界国际商事仲裁舞台上的翘楚,受案量名列前茅,且在1995年时为国际第一,岂止堪与当时早于贸仲委成立67年的当时世界第一的国际商事仲裁院相比,而且最高受案量的1995年曾是国际商事仲裁院受案量的2.22倍{12}。那是怎样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大好局面!
  据此,贸仲委1994规则修订中规定了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可以受理贸仲委总会仲裁条款案件,而贸仲委总会不受理其两分会的仲裁条款案件,就不足为奇了。同样的道理,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成立时,贸仲委正处于借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努力发展贸仲委本部的大好时机,相信贸仲委当时尚顾不上对其上海、华南两分会的行政管理,因此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的行政、专业分别由地方政府与贸仲委分别管理,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历史条件和贸仲委的具体情况。
  故,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专业管理与行政管理分别由贸仲委及地方政府实施,形成共同管理机制,是历史的产物,没有对错,但共同管理机制的本质缺陷却客观存在。
  (三)贸仲委上海、华南两分会的双重管理机制不适应改革开放三十年后今天的经济发展形势但时过境迁,二十年过去了,我国仲裁法也已颁布实施了十七年之久,中国涉外仲裁事业的发展早已不再是当年贸仲委一枝独秀的年代,虽然仲裁委员会仍旧分为涉外仲裁委员会与国内仲裁委员会,但在受案范围上,得益于1996年6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需要明确的几个问题的通知》{13},新组建的国内仲裁委员会,主要受理国内仲裁案件,但当事人自愿选择的,全国至少有213家国内仲裁机构{14}均可以受理涉外仲裁案件,尤其是与香港毗临的深圳、广州仲裁委员会,更是占尽地区优势,受理了大量香港居民在内地置房产生的争议,由此对贸仲委的涉外仲裁事业发展带来一定的挑战。
  国内仲裁机构的竞争不论,国外仲裁机构,无论是远在欧洲的国际商会仲裁院、瑞典斯得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伦敦国际仲裁院,还是亚洲的新加坡国际商事仲裁中心,甚至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无一不虎视眈眈地紧盯着中国的仲裁服务市场。比如,上文说到,1995年贸仲委受理涉外仲裁案件902件,国际商会仲裁院受理国际商事仲裁案件427件,比贸仲委少受理475件,但到了2010年,贸仲委受理的1352件案件中,涉外案件为418件,而国际商会仲裁院受理的国际商事仲裁案件为793件,比贸仲委涉外案件多375件。虽然从时间的跨度来说,十七年过去了,国际商会国际商事仲裁案件的受理比起贸仲委1995年受理的涉外仲裁案件仍旧少了109件,还是没有打破贸仲委受理涉外仲裁案件曾高居世界第一榜首的最高数额,足见国际商事仲裁案件的受案总量在世界范围内有一定的范围和限触{15},但这还是足以表明贸仲委国内仲裁案件数量上去了,但涉外仲裁案件数量下降,对于中国涉外仲裁事业的发展来说,勿庸置疑,贸仲委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更有甚者,西方仲裁法律文化对中国仲裁法律文化的侵袭更为严重,临时仲裁案件的仲裁员可以获得高于国内机构仲裁案件仲裁员几倍甚至数十几倍报酬的诱惑,不但导致相当数量的涉外仲裁案件流失,而且导致众多国内企业国外仲裁损失惨重,尤其是海事海商仲裁,几乎所有提交伦敦海事仲裁的中国企业都败诉,商事仲裁几乎同样。所有这些,作为曾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一跃成为世界受案量第一的国际著名仲裁机构之一的贸仲委,无一不是巨大的挑战和压力。
  在贸仲委内部,贸仲委与其两分会之间的关系一直很不稳定。本世纪初,贸仲委加强了对两分会的领导和管理,于2002年9月4日向上海、华南两分会发出通知,称“为了加强北京总会对深圳分会和上海分会的管理,建立总会对分会的管理机制,经北京总会与深圳分会和上海分会充分协商,并报主任会议研究通过,……北京总会派一位同志担任深圳分会副秘书长;派两分同志分别担任上海分会秘书长、副秘书长”。对此,贸仲委上海分会很快作出反应,于2002年10月向总会报送了《关于贸仲上海分会有关事宜的汇报》,就贸仲委上述通知以及贸仲委北京总会派一名秘书长和一名副秘书长去上海分会工作事作出回应,在工作机制上,明确表明:上海市贸促会会长兼任贸仲总会副主任,负责贸仲上海分会日常工作;秘书长全面负责贸仲上海分会秘书处日常业务和管理工作;业务上受贸仲总会领导和指导;管理上贸仲上海分会对秘书处的管理维持现状。党政关系仍归属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小词儿都挺能整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3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