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中国死刑存废之理性批判
【英文标题】 Rational Criticism on the Reservation or Abolition of Capital Punishment
【作者】 钊作俊【作者单位】 郑州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死刑;存置;废止;理性;批判
【英文关键词】 capital punishment; reservation; abolition; ration; criticism
【文章编码】 1007—788X(2003)05—004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49
【摘要】

死刑存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虽然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业已废止死刑,但中国死刑之存废不可盲目随外,而应立足于国情与现状,理性地审慎对待。当今之中国,主张立即废止死刑是不切实际的主观盲动主义;坚持保留并继续大量适用和执行死刑则是置国际舆论于不顾、自高自大的孤立态度。唯一切实、妥当之举是在存置死刑的基础上严格限制死刑立即执行,并逐步、尽快代之以死刑缓期执行,使之成为独立的刑种,以达最终废止死刑的目标。

【英文摘要】

Being an eternal theme and a focus, the capital punishment is having been abolished in most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However, China should not blindly follow the trend of abolishing the death penalty internationally and widen its application. We must deal with it reasonably and carefully according to our country’s circumstances. We can neither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immediately nor reserve and apply it widely. The only pertinent way is to expand the application of death sentences with a suspension of ution, and even use it instead of the capital punishment gradually through making it an independent sort of criminal punishment to reach goal of abolishing the death penalty ultimate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4281    

当今之世界,正面临着一元化的政治社会向多元化的市民社会的转化,民主与人权的尊重和提倡日渐得到重视与加强。死刑之适用及其存废作为国际社会和有关国际组织观察与评价一国人权状况的热点和焦点之一,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引人注目。据美国死刑信息中心(DPIC)援引Amnesty International(大赦国际)的最新统计资料,现今世界已有76个国家和地区对所有犯罪废止了死刑,对普通犯罪废止死刑的有15个,事实上废止死刑的有20个,三项相加高达111个;存置死刑的国家和地区仅有84个。{1}欧洲大陆已全面废止死刑,欧洲理事会甚至作出决议,要求日本和美国采取措施废止死刑,并声称如果两国不能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废止死刑的话,它们将失去在该组织中的观察员身份。即使对恐怖活动的犯罪嫌疑人,欧盟亦强调只49有在美国确保嫌疑犯不被判处死刑的情况下,才能将他们引渡到美国。{2}一些非政府组织已将每年的11月30日定为反对死刑日,并已多次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死刑运动与游行。中国于2002年底在湖南某地举行的一次死刑问题国际研讨会上,个别学者开领中国大陆废止死刑之先声,公开提出废止死刑,并表示如果现在仅提“限制死刑”而不提废止死刑,中国在废止死刑的道路上将无终期。不少学者决意担当起引导民意“善待死刑”的重任。新中国建立以来从未出现的死刑存废之争业已挑起,并将在能够预见的未来,形成两军对垒、存废激争的可喜局面。在此情况之下,如何根据中国的国情与现状,理性而非感性地审慎对待死刑及其存废,无疑显得异常重要和紧迫。本文即从死刑存废几个关键之争点入手,予以简要评析,以使中国死刑之适用与存废实现理想与现实之有机结合与交融。

死刑之存废受制于一国国情及其人文环境,当为不争之哲理。对此,存废双方以民意为主线进行了深入研究与论证。死刑存置论认为,民意调查表明,不少国家的民众都将死刑视为必不可少的惩恶手段,死刑已深深地根植于国民的意识之中。如日、美等国的民意测验表明,死刑支持率都在一半以上,即使在今天,死刑支持率也高达64%到70%。{3}在此情况之下,轻言废止死刑将得不到国民支持,而国民欲求的是制定刑法的基础,不反映民意和国民欲求的法律是没有根基的苍白的法律。{4}与此相反,死刑废止论则认为,民意调查中死刑支持率高的原因不是人们确实支持死刑,而是民意测验的问卷设计不合理,民意测验的对象对死刑知之不多,一般仅凭自己的信念作感性判断。一旦问卷设计合理、全面,对死刑的本质和实际情况有所了解,则死刑的支持率会明显下降,反对率则会上升。如当民意调查机构一般性地提出“支持还是反对死刑”时,则死刑的支持率为43.9%,反对率为39.6%;但如果给出“在存置死刑的地方杀人率并不比废止死刑的地方低”这样的信息时,支持率则下降为24%,反对率上升为67%。{5}而且,随着社会公众对死刑理解程度的增加,公民对死刑的支持率也会下降,如纽约州1997年9月的一次调查显示:57%的人支持或者没有假释可能或者可以假释的监禁刑,而仅有37%的人支持死刑;肯塔基州1997年6月的调查显示,42%的人支持对谋杀犯判处无假释可能的监禁并赔偿,而支持死刑的只有35%。在弗吉尼亚州,1997年7月的一项调查显示,57%的人支持25年的监禁和赔偿,支持死刑的人只有38%。{6}明尼苏达州最近的一项民意测验表明:死刑的支持率已经由1996年的73%下降为2000年的57%;而反对死刑的比例则由1996年的22%上升为33%。{7}在伊利诺宜斯州,由《芝加哥论坛》进行的民意测验表明,支持死刑的比例已经由1994年的76%和1999年的63%下降到2000年的58%。{8}由新罕布什尔州东北大学于2000年5月8日发布的一项民意测验表明,该州55%的居民支持废止死刑,只有35%的反对废止死刑。{9}显然,废止死刑现今已获得了多数民众的支持。在中国大陆,据“网易”自2003年1月10日至27日共18天关于死刑存废的调查看,在参与投票的16612人中,主张“照中国目前情况来看,废除死刑还不成熟”的6558票,占39.5%;主张“中国人口太多,犯罪率太高,不能废除”的有3178票,占19.1%;主张“有些手段太残忍的罪犯不判死刑不解恨”的观点则有4101票,占24.7%;而主张“废除死刑是人类进步的表现,我们应当这样做”的有1471票,占8.9%;主张“死刑并不是惩罚犯罪的最有效手段,要废除”的有1033票,占6.2%。这样,反对废止死刑的总人数为13837人,占83.3%;支持废止死刑的仅有2504人,占15.1%。亦有对死刑存废进行调查的结论表明,85%左右的被调查者反对废止死刑。尽管民意调查及其结论并不一定总能反映全民意志,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诏示:中国大陆现阶段没有废止死刑的可靠的群众基础。

虽然理性的学者和立法者不能随波逐流,不应总受民意左右,而应引领民意,引导人们“善待”死刑,促使人们树立尊重生命、杀人残忍的观念和正确的死刑观与犯罪观,但不考虑民众基础的立法与司法会是一种何等效果呢?在这样一个有着十几亿人口、整体素质不高且报复心理异常严重的情况下,“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即系数千年来积聚在人们心中的善良观念。中国多年来的封建专制和高压政策,使得这一“善良”的报应观念在当今之民主与法治社会,仍然普遍存在着,并培养甚至强化着人们的残忍心理和报应甚至报复情感,这种心理和情感,无疑是一个时代人文精神的粗俗的表现形式,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着刑罚的宽严与死刑适用,正如孟德斯鸠所言:“一个法国人受了某种惩罚,声名扫地,懊丧欲绝;同样的惩罚,施之于土耳其人,恐怕连一刻钟的睡眠都不会使他失去。”{10}显然,不同的民族对同样的刑罚会有不同的感受,并进而产生不同的要求。中国的死刑实践曾经出现过如此尴尬之事:某市发生一起抢劫一名澳大利亚妇女的物品并致其轻伤的案件,法院对该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被害人得知这一判决结果后,向我国有关司法机关提出强烈抗议,认为量刑过重,要求免其一死。而如今之中国,会有多少司法机关在决定死与不死之时,不考虑被害方的感情和要求呢?为何被害方要求保留生命的意见不被考虑,而要求杀之的则坚决杀之无赦呢?“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曾几何时还是死刑判决的“正当”理由呢?当一个人被害而死的时候,又有多少“被害”人群甚至毫无干系者打着旗帜、喊着口号去司法机关门前静坐,要求“杀人偿命”呢?我们的司法机关在面对被害人群的强烈要求的时候,又有谁胆敢冒如此不公不正之险对被告人不适用死刑呢?当一个依据“社会大众”的感性认识被判断为恶性案件发生的时候,我们的新闻媒体又是何等的关注!在“跟踪报道”的“威吓”之下,又有谁不去考虑社会舆论的影响而冒被爆光之险不适用死刑呢?无疑,当一国的社会文化根基、人们的价值观念以及个人的素质和报应报复情感均强烈要求适用死刑甚至追逐死刑的时候,如果反其道而行之,绝非妥当之举。正如德国著名学者拉德布鲁赫所指出的那样,只要在报复要求占主宰地位的情况下,对政治上的敌人过于温和就会招致更多的各种谴责,就会要求绝对的统治和报复。{11}

死刑的威慑力如何,即死刑是否具有一定的法律和社会效果,存废双方均有相关的实证研究。死刑存置论认为,死刑具有明显的遏制效果,因为,人作为有血有肉的动物,皆有趋利避害、趋乐避苦之心理,当然不愿面对死刑。正如日本学者木通口秀雄所言:愿生恶死、避苦趋乐,为生物的本性,既求乐,自爱自由;既惜生,自恐死亡。死为人类最不愿者、最为恐怖之事,死刑自有最大之威慑力。{12}美国学者伊萨克·埃利克(Isaac Ehrlich)的研究得出死刑具有遏制效果的结论,每处死1名杀人犯即可阻止7—8起杀人案的发生。{13}史蒂芬·雷森(Stephen Layson)的结论是:每执行1件死刑可减少8.5—28件的杀人犯罪。甚至还有人认为,每执行1件死刑可减少156起杀人犯罪,从而得出死刑具有明显的抑制杀人效果的结论。{14}与此相反,死刑存置论则通过实证研究得出结论:死刑不但不能减少杀人犯罪,反而会在事实上刺激杀人犯罪的发生,死刑执行后杀人犯罪不但不会下降,反而会上升,此即所谓“残忍效应说”。{15}而在杀人犯中,精神异常者极多,在英国达50%到61%,对这类人,死刑自无威慑作用;在德国,杀人犯中企图自杀者占35%,对此类不尊重别人生命也不爱护自己生命之人,死刑自无威吓作用;对激情犯和确信犯,死刑亦无威吓作用。{16}美国1998年的一项司法统计报告通过比较英美两国1996年的谋杀率发现,就设置死刑的犯罪而言,美国的谋杀犯罪率比英国几乎高6倍,而且美国的暴力犯罪比较普遍。1996年美国的谋杀案件中使用枪支等火器的比例为68%,在英国仅为5%;就未设置死刑的犯罪而言,美国的犯罪率与英国的相同甚至还要高些。{17}然而,南非自1994年废止死刑后,犯罪率却一直居高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注释】                                                                                                     
【参考文献】

{1} Amnesty International,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USA,2003.

{2}China Daily,September 26,2001.

{3}ABC News.com.,USA,January 24,2003;Gallup International,Government & Public Affairs,October 29,2002.

{4}(日)西原春夫.刑法的根基与哲学(M).顾肖荣,等译.上海:三联书店,1991.88.

{5}Phoebe C.Ellsworth & Lee Ross,”Public Opinion and Capital Punishment”,Crime and Delinquency,Vol.29,No.1,Jan.1983.

{6}The Death Penalty in 1997:Year End Report,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December 1997.

{7}Star Tribune Minnesota,March 20,2000.

{8}Chicago Tribune,March 7,2000.

{9}Associated Press,May,18,2000.

{10}(法)孟德斯鸠.波斯人信札(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141.

{11}(德)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M).米健,等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95.

{12}(日)三原宪三.死刑存废论の系谱(M).日本东京:成文堂,1991.24—25.

{13}Isaac Ehrlich,“The Deterrent Effect of Capital Punishment:A Question of Life and Death”,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65(1975),PP397—417.

{14}许春金,等.死刑存废之探讨(M).台北:台湾冠顺印刷事业有限公司,1996.90—92.

{15}此论的首创者系美国学者W.J.Bowers和G.L.Pierce,详请参阅William J.Bowers,Glenn L. Pierce & John F.McDevitt,Legal Homicide:Death as Punishment in America,1864—1982,Northeasten University Press,1984,PP271—302阻效应的主要有以下诸说:(1)植木枝盛博士的“畏惧效果不信说”;(2)木村龟二博士的“威吓不能说”;(3)宫泽浩一教授的“威慑无力论”;(4)小木贞孝博士的“自制力丧失论”;(5)前田信二郎教授的“威吓减衰论”。有关上述诸说的详细内容,请参见(日)三原宪三.死刑存废论の系谱(M).日本东京:成文堂1991.142—150。

{16}此系日本著名刑法学者木村龟二的论点,详请参阅(日)三原宪三.死刑存废论の系谱(M).日本东京:成文堂,1991.144—145.

{17}New York Times,USA,April7,1998.

{18}新华网约翰内斯堡2001年6月15日讯。

{19}法制日报.2003.2.23(4).

{20}Staff report,House Judiciary Subcommittee on Civil and Constitutional Rights,Oct.1993,updates by the 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21}FBI Uniform Crime Reports:Murder Rates Per 100000 Population,USA.

{23}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于2002年4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大赦国际”说中国滥用死刑,这种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她表示,是否仍然有死刑的政策主要看如何更好地保护一国人民的最大利益,保持社会的稳定。中国虽然保留了死刑,但是我们一直严格控制死刑的实施。法律上对于死刑的适用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并且还规定了死刑复核的程序。因此,“大赦国际”对于中国滥用死刑的指责毫无根据。中国日报网站2002年4月11日报道。

{23}人民法院五年辉煌(J).人民法院报.2003.2.25(1).

{24}法制日报.2003.2.18(5).

{25}Execution International,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26}钊作俊.中国现行死刑政策的评价及其反思(J).中州学刊.2002(3).

{27}钊作俊.死刑的司法现状及其展望(J).刑事法学.2002(7).

{28}根据赵秉志教授等人翻译的《现代世界死刑概况》一书中的资料统计,在当时存置死刑的17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总统、议会或行政长官有权对死刑宣告者予以赦免或改判的高达113个。

{29}杨春洗,等.论死刑(J).甘雨沛.刑法学专论(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338.

{30}NAACP Legal Defense Fund,Death Row USA,January,2003.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31}Associated Press,USA,March 24,2000.

{32}Roger Hood,The Death Penalty:A World—Wide Perspective,Oxford Clarendon Press,1990,P117—118;赵秉志,等译.现代世界死刑概况(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218.

{33}许鹏飞.比较刑法纲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1936.163.

{34}(日)团滕重光.死刑废止论(M).日本东京:有斐阁,1992.252—253、256—257.

{35}(日)板仓宏.刑法总论(M).日本京都:劲草书房,1998.407.北京青年报.2001.6.22(3).

{36}Associated Press,USA,March24,2000.

{37}马克昌.论死刑缓期执行(J).中国法学.1999.2(111).

{38}许春金,等.死刑存废之探讨(M).台北:台湾冠顺印刷事业有限公司,1996.162.

{39}Brooke A. Masters,Washington Post Staff Writer,Saturday,April 8,2000;PA01.

{40}U.N. Panel Votes for Ban on the Death Penalty,N.Y.Times,April 29,1999.

{41}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 for Human Rights,Resolution 1999/61,58th Meeting,April 28,1999.

{42}钊作俊.死刑限制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312.

{43}在具体做法上,可考虑先期从立法上将死刑罪名限制在故意杀人和特别严重的军事犯罪与危害国家安全罪之范围,废止经济犯罪、财产犯罪等罪名的死刑。同时,即使对故意杀人罪和立法上保留的其他死刑罪名,也只对罪行极其严重而且没有任何值得宽宥者适用死刑立即执行。否则,对于那么虽然罪行极其严重,但有自首、立功或者其他原因,认为有值得宽宥者,即有让其值得活下去的理由时,一律不适用死刑,代之以死刑缓期执行。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428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