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试论被告人自白证据价值
【作者】 刘庆林【分类】 刑事诉讼法
【期刊年份】 1957年【期号】 5
【页码】 4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7    
  一
  在刑事诉讼中被告人的自白,是被告人的供述形式之一。由于被告人对自己犯罪与否知道得最清楚,所以被告人真实的自白,也可以作为一种证明方法,来认定案件事实。但是被告人自白的动机极为复杂,自白本身的真实与虚伪可能性往往同时存在,因而鉴别被告人自白的真伪,判断其虚实,也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本文对此试作探讨,先从一个案例说起
  吉林省某区供销合作社,1953年秋为了便于开展供销业务,又分出一个供销组。在本区内几个乡之间,做粮食的收购等工作。供销组的营业员共二人,其中一人(被告人)在收购粮食工作中进行零星的贪污。贪污的手段是利用购粮工作中没有严格管理制度的机会,把购粮中的涨量部分及定额损毫而实际未毫损部分,也同样报账领款,然后自己用掉。自1953年开始,到1955年该供销组改为供销分社为止,约二年间共零星的贪污粮食x斤,核人民币x元左右。
  上述事实是被告人在1959年肃反运动中,自己主动交代出来的。该供销社便把被告人控诉到人民检察院。
  检察院侦查过程中,由供销合作社的账簿及购粮报账单(已不齐全)上,找不到被告人贪污的证据;在卖粮群众中调查,也很难进行对照。而另一营业员已在1955年死去。在被告人生活作风、工作表现方面也找不到其它证实被告人贪污行为的有力旁证。但再次讯问被告人,仍然对自己的贪污行为供认不讳。至于购款去路及具体数额,供称:已在工作中“随手来,随手去”零星化掉,数目记不清了。
  对本案应该如何处理?基本上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的贪污事实是可以认定的。因为是被告人(自白)主动交代的,这种口供反映了客观事实,具有充足的证明力。虽然找不到其它有力的旁证,但这是由于事过境迁以及此种把罪的性质所决定的,其自白是可信的。因此主张对被告人以“贪污罪”起诉到人民法院,并认为可以酌情从轻处刑。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被告人虽然自动坦白了贪污罪行,并在侦查中供认不全。但是只有被告人口供,没有其它证明材料,贪污事实仍然是不能认定的。因为人民检察院追究犯罪者的刑事责任,提起公诉的根据,不能只依靠被告人的口供(自白)。否则被告人一旦翻供,即动摇了公诉事实的基础。所以本案应以证据不足的理由,给予不起诉处分。
  在上述意见中,既牵涉到认定事实方面的问题,也涉及到适用法律方面的问题。而其中主要的却是在认定事实方面,即本案贪污事实是否可以认定的问题。
  二
  根据上述情况,在本案当中能否认定贪污事实问题的关键,就是怎样运用被告人的自白,对被告人自白的证据价值(证明力)如何判断的问题。换言之。在认定事实上什么样的自白,才能成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如果只有被告人的自白,是否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对这样问题的正确的统一的认识,就是解决本案事实问题的关键。因此首先搞清被告人自白的成立要件,是有必要的。
  所谓被告人的自白,简言之就是被告人对自己犯罪行为的承认,也就是被告人主张自己有罪的意思表示。被告人自白有无证据价值,其证明力大小,不在于主张(自白)本身的形式如何,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是对犯罪事实的全部承认,还是对主要部分的承认,而取决于这种意思表示的真实性,即被告人自白与实际事实的一致性,也就是它的客观性。但是怎样来检查和鉴别被告人自白的真实性呢?首先应该从以下几方面来衡量。
  第一,自白的明确性 自白能够成立的条件之一,就是它必须是县体的、明确的,肯定的主张,不能是笼统、模棱两可的承认,如果被告人在受审过程中简单的回答,“不错,是有过这件事”或者“是的,这件事是干的”,这并不是自白。以本案为例,在被告人承认自已贪污以后,并对贪污的动机、手段、过程、次数、数额、时间、地点、客观环境、周围情况、脏款去路……都作了具体的、肯定的明确表示,这才具有自白的意义。因此被告人只是对控告事实的简单承认,或否认犯罪,只举出一些归咎于己的缺点,或者承认一些鸡毛蒜皮的零星琐事,而与案件主要事实无关,这样的口供并不是被告人的自白。
  第二,自白的任重性 自白具有证据价值,必须是被告人在意志完全自由的前提下作出的有罪的承认。(其中不能有任何被迫、受威胁,受引诱等因素。因为自白在刑事诉讼中的证据意义,就在于它是被告人把自己亲身经历的犯罪事实,向国家司法机关来表白。它能否反映犯罪事实的真实情况,这决定于被告人是否真正的自觉。如果被告人身体受到痛苦的威胁,或者在精神上受到利欲的诱惑等,这往往是不能真实反映客观的犯罪事实的,这种“自白”虽有自白的形式,实际上缺乏自白的证据价值。在本集中对于被告人第一次的坦白,以及历次的供认不认应当考察其当时的心理状态,研究其自白的动机,目的,是出于真正的自觉,还是受到客观上的某种影响,或怀有其它的企图和目的。由此来判断自白的证明力。
  第三,自白的合法性 所谓自白的合法性,就是取得被告人自白的合法性。这是自白任意性的保证。如果司法工作人员用非法的手段,用违法的方式取得被告人的自白,这种自白违背了被告人的自由意志,当然其真实性就很成问题。所谓取得被告人自白的非法手段,就是指威胁,利诱、逼供、指名问供等手段而言。
  实践中有人认为:取得被告人自白的方式,无关紧要。只要属实即可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这种观点是非常错误的,他不了解刑事诉讼的特殊性质而且这也是“无供不能定案”“逼、供、信”思想的反映,是具有危害性的。至于取得自白合法性的标准,除法律有规定者外,应以是否能保障自白的任意性为原则。因此在司法实践中,片面的单纯强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以致被告人慑于“从严”,而企求“从宽”,于是虚伪的承认自己有罪,或者按司法工作人员的意图“坦白了犯罪”,实质上这也属于违法之列。在本案中应当据此检查取被告人的自白是否合法。
  第四,自白的直接性 自白必须是被告人本人亲身直接的殿其自己有罪的事实所作出的明确表示。因此间接的由他人代为表白,或委托他人转述,或由他人代拟“坦白书’等,这在某些情况下可作为对被告人的检举材料,并不具有自白的证据意义。因为这不能直接表示出被告人真正自由的意思活动,不是田告人本身对客观犯罪事实的反映。此外,被告人在受审过程中的沉默,也不是自白。但有人认为:“被告人如果真正无罪,则必然理直气壮的回答问题。而沉默无言,即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认为这是被告人心虚的表现,这是一种暗示性质的默认自白。这种认识是一种形式逻辑“有罪推定”的观点,对于被告人复杂的多种多样的心理状态是不甚了解的。这种简单化的形式逻辑,对实际工作的危害性是很大的。根据同样的道理,被告人逃跑、拒捕、掩灭罪迹等,虽然在客观上能说明被告人有犯罪嫌疑,但这也不等于被告人的自白。
  第五,自白的逻辑性 自白的内容是否符合客观事实,是否与事物本身的逻辑相吻合,这也是鉴别自白真实性的标准。因此如果被告人虚构揑造,进行假坦白,则必然是前后矛盾,没有逻辑性的可言。但是怎样来判断被告人自白有无逻辑性呢?一方面要根据司法工作人员已有的科学知识、工作经验、社会常识等;另一方面对案情的深入调查,全面了解也是很重要的。因此被告人自白的逻辑性如何,不完全取决于司法工作人员的主观认识,更重要的是自白内容本身是否符合客观事物的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以本案为例,如被告所称:赃款“随手来,随手去”化掉了。这就需要进一步调查清楚:被告人经济上的收支情况,实际生活水平,以及其客观环境中是否随手化掉的可能等。然后判断被告人自白是否合乎逻辑。
  第六,自白的客观性 如果自白具备了上述各项条件,还不能说自白就具有完全的绝对的证明力。上述各项条件是保证自白真实性的前提,但是不能认为:凡是具体明确的自白就是真实的,或者是经合法取得而在形式上合乎逻辑的自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