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谈谈我国刑法中的剥夺政治权利问题
【作者】 许丽生【分类】 刑法总则
【期刊年份】 1957年【期号】 5
【页码】 2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9    
  (一)剥夺政治权利的概念与意义
  我国刑法上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的名称,是根据共同纲领第七条、宪法第十九条的规定而确定的。它是我们国家镇压反革命分子和阶级敌对分子的重要手段之一。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书中指出,“剥夺反动证的发言权”,“选举权,只给人民,不给反动派”,对他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国内政治经济情况的发展变化,毛主席在今年二月二十七日最高国务会议扩大会议上所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演中又指出人民民主专政的专政作用的一个方面,“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况和反抗社会主义革命的剥削者,压迫那些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破坏者”“在一个时期内不给地主阶级分子和官僚资产阶极分子以选举权,不给他们发表言论的自由权利,都是属于专政的范围。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这些指示对刑法上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赋予了重大的政治指导意义。因此,我国刑法上的剥夺政治权利,是体现着国家对被推翻阶级的专政,是镇压反革命分了和阶级敌对分子的一种重要手段,它与镇压、剥削劳动人民、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刑法上的所谓“剥夺公权”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然, 我国刑法土的剥夺政治权利同我国宪法第十九条中所规定的“国家依照法律在一定时期内剥夺封建地主和官僚资本家的政治权利”,还是有所区别的。后者是我们国家对整个被推翻阶级中的敌对分子所采取的一种革命的专政措施,不管他们现在的行为犯罪与否、国家一律依法在一定时期内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而前者则是我们国家对反革命罪犯和危害较大的其它刑事罪犯实行惩罚的一种刑罚方法。这种刑罚方法,就是人民法院根据案件性质,犯罪情节和罪犯本人的具体情况,依法宣告在一定期限内剥夺罪犯的为刑事法律所规定的政治权利,以达到预防犯罪、消灭犯罪的刑罚目的。
  (二)剥夺政治权利在我国刑罚体系中的地位
  关于剥夺政治权利在我国刑罚体系中的地位问题,亦即是要研究这一刑种的性质是属于重刑还是轻刑、主刑还是附加刑的问题。大家知道,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在政治上享有广泛的权利,对人民的敌人则实行专政,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所以,享有政治权利与否。就标志着每个公民能否以主人的资格参加国家管理和从事其它重要政治活动。由于政治权利的这种崇高性和庄严性。这就决定了我国刑法中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是属于一种严厉的刑罚方法。这在我国现行刑事立法中也可以看得出来,如“妨害国家货币治罪暂行条例”第十条的规定,就是显明的例证。[1]
  关于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是一种主刑,还是附加刑,还是可以两者适用的问题。中央司法部在1950年5月20日和前中央法制委员会在1950年11月28日曾有过解答,可以两者适用,也真就是说,可以作为主刑单独适用,也可以作为附加刑适用。在审判实践中,单独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情况极为稀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1956年2月“关于刑事案件的罪名、刑种和量刑幅度的初步总结初稿,来看,从5,500余个刑事案件材料的统计中,单独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情况就很少。实际上,对不必处以徒刑的危害不大的犯罪单科剥夺政治权利,就要滥用了这一刑罚;反之,如单独适用于危害较大的必须予以强制社会隔离的罪犯,则又放纵了犯罪。这就说明,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今后是否有作为主刑单独适用的必要,是值得研究的。如果将来的刑法典中能把它确定为只能与主刑同时适用的附加刑,将会是更符合实际情况,因而也是较为妥当的。
  (三)关于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
  关于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亦即是应该剥夺那些权利的问题,前中央法制委员会在1950年11月28日‘关于剥夺政治权利问题的解答”中指出剥夺下述各项政治权利①选举权与被选举权,②担任国家职务之权;③担任公共团体职务之权,④受国家的重章、奖章及荣誉称号之权;⑥受领恤金之权。其后,1952年7月17日公安部经前政务院批准颁布的“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中也作了规定,即:①选举权与被选举权;②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之权;④参加人民武装与人民团体之权;④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居住,迁移及示威游行之自由权;⑤享受人民荣誉主权。由于两者在内容一不尽相同,中央司法部曾于1953年6月11日作过解答,指出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依“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的规定。
  关于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居住、迁移及示威游行之自由权和参加人民武装之权及享受人民荣誉之权,今后是否宜于列入剥夺政治权利之内,是值得研究的。因为首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居住、迁移及示威游行等自由权利,是否属于政治权利,值得商榷;而且在刑满释放后再予剥夺这些自由权利,似亦过严;在执行上亦有困难,易与“管制”不分。按照我国宪法第一0三条的规定,依照法律服兵役是我国公民的光荣义务,而非权利,如果作为权利加以剥夺,似与宪法规定不合。至于国家重章,奖章等人民荣誉,这是一个公民对国家和社会有所贯献和功绩的一种标志,也是一个公民在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事实,如果犯了罪,就一笔加以抹杀,似亦过严;而且需要剥夺时,亦可依有关授勋给奖等单行法规的规定,无须在剥夺政治权利之内加以规定。那么,我国将来的刑法典中的剥夺政治权利应确定剥夺那些权利呢?根据我国目前政治经济情况的发展变化,从剥夺政治权利一刑种的性质、作用出发,我认为在将来的刑法典中应确定剥夺如下的四项政治权利:①选举权和被选举权;②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的权利;③担任审判员、陪审员、检察员、律师的权利;④担任人民团体职务的权利。同时,这四项权利是必须全部剥夺的,也就是说,在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上,法院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剥夺政治权利的作用,就是要剥夺罪犯参加国家管理和从事其它重要政治活动的权利。不可设想,被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人,还可以担任国家机关的行政职务、人民团体的职务和审判员、陪审员,检察员、律师的工作;也同样不可设想,担任着国家行政职务、人民团体职务和审判员、陪审员、检察量,律师的人,而被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实践中所以有剥夺一部或全部的情况,主要是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中列有享受人民荣誉之权,现在我们既主张在将来的刑法典中的剥夺政治权利之内,不写上这项权利,再写可以剥夺一部,也就没有意义了。
  现把主张剥夺的四项权利,简述一下:
  ①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在我们人民民主的国家里,人民是国家的工人,国宝的一切权力都属于人民,而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人民行使主人权力参与管理自己国家活动的一项重要权利。毛主席早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书中就指示我们,“选举权、只给人民,不给反动派。”在前中央法制委员会所解答的和“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中所规定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中,亦规定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国选举法中也明文规定,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反革命分子和其它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者,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因此,在将来的刑法典中继续把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作为剥夺政治权利的首要内容,是不容置疑的。
  ②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的权利:国家机关是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锐利武器,是组织和进行文化教育和经济工作的重要工具,在建设社会主义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担任国家机关的行政职务,有着一定的行政职权,依法从事其公务行为,是一项极其严肃的工作。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就显与这种要求不合。同时,我们既主张把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列入剥夺政治权利之内,这就不可设想,被剥夺了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的人,还能担任国家机关的行政职务,从事公务行为。而从前中央法制委员会所解答的和“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中所规定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来看,也是把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的权利作为剥夺政治权利的一项内容的。这就说明,在将来的刑法其中继续把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的权利作为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之一,毋庸置疑
  ③担任审判员、陪审员、检察员、律师的权利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是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锐利武器,是行使国家审判权和检察权的重要机关。而审判员、检察员则担任审判、检察工作,具体行使着审判、检察职权。人民陪审员在陪审期间,是审判庭成员之一,与审判员有同等权利,而且担任陪审员,亦是一个公民参加国家管理的一项重要活动,人员律师则是站在国家和人民立场,给予公民、机关,团体等以法律上的帮助,维护法制。这说明,这些工作是严肃而重要的。同时,他们又是执法者,应当是率先守法,才能正确。公正地执行国家的政策法令,保护国家和人员利益。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显与这种要求不符。根据人民法院组织法的规定,被剥夺过政治权利的人是不得担任审判员、陪审员的。从1956年5月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可否充当辩护人的决定”中关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不得充当辩护人的决定来看,亦可说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是不得担任律师的。而且审判员、检察员职务,不属国家机关行政职务,人民陪审员是一种选任职务,律师则属团体组织。因此,就有必要把剥夺担任审判员、陪审员、检察员、律师的权利,专项列人我国将来的刑法典中的剥夺政治权利之内。
  ④担任人民团体职务的权利:在我国,人民团体的性质,就广义讲,是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机构组织之一;就狭义说,则是一种社会组织,是从事广泛群众性活动的社会团体。它是党团结群众的桥梁,教育群众的纽带和政府工作的支柱,对于实现党的政策。完成国家的任务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都有着直接的作用。这就说明,人民团体的职务是严肃的。同时,从“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中所规定的和前中央法制委员会所解答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内容来看,前者是剥夺参加人民团体之权,后者是剥夺担任公共团体职务之权。因此,把担任人民团体职务的权利作为我国将来的刑法典中剥夺政治权利的一项内容,是较妥当的。有的同志主张只剥夺担任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不必剥夺担任一般职务的权利,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剥夺政治权利的作用,就是要剥夺参加国家管理和其它重要政治活动的权利,同时,我们也主张在适用剥夺政治权利时,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刑种内所定的四项权利必须一律剥夺,这似不可设想,被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人,还能在人民团体中任职,被剥夺了担任国家机关行政职务权利因而已不得在国家机关任职的人,却还可以在人民团体如全国总工会、全国民主妇联等组织中担任职务。当然,剥夺担任人民团体职务的权利,并不意味者就不得在人民团体中工作,只是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不得担任职务,也就是说,只能做一般工作,并取得相应的工资待遇,而无职称薪级。在实践中是有这样做法的。这种既严肃、又宽大地给以劳动生活机会的做法,是值得研究肯定的。
  (四)关于剥夺政治权利的适用范围
  关于剥夺政治权利的适用范围,亦即是适用于那些犯罪的问题。根据“惩治反革命条例”和“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的规定,对被判刑和管制的反革命分子,应予剥夺政治权利;“惩治贪污条例”规定,对贪污犯、盗窃犯(盗骗国家资财等),亦得视其情节剥夺其一部或全部政治权利;“妨害国家货币治罪暂行条例”规定,对伪造、变造、贩运国家货币等罪犯,亦得视其情节并科剥夺政治权利。
  今年二月,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演中指出:“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这就赋予了剥夺政治权利的适用范围以重大的政治指导意义。根据毛主席的这一重大指示,这些罪犯和坏分子,就应该作为适用夺政治权利的对象。
  根据毛主席的这一讲演指示,以及上述现行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