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关于法律继承性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 张景华【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57年【期号】 5
【页码】 1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0    
  看了***、陈盛清同志在“新建设”月刊第五号发表的“关于法在历史发展中的继承性问题”这一论文后,我认为有些问题(也是讨论中争论最多的问题)还有探讨的必要。这里提出一些组浅的意见。
  一、怎样正确理解“继承性”这一概念?
  正确地理解“继承性”这一概念,是讨论法律有无继承性的前提。否则,便会愈讨论愈糊涂。可是,王、陈二同志对于“继承性”这一概念的理解,我认为不能说是正确的。
  他们说“继承性就是一切新旧事物发展中的一种历史联系”。因为“任何事物在发展过程中不可能没有它的历史联系”,自然,任何事物在其发展中都不可能没有继承性:“社会主义的法和剥削阶级的法的根本不同,并不排斥二者之间一定的历史联系”,因之继承性也是当然的。这是他们对法的继承性的第一个解释。显然,他们在这里是把“继承性”和“历史联系”看成了同义的概念。“继承性”就是“历史联系”;“历史联系”也就是“继承性”。
  “历史联系”和“继承性”是否同义的概念呢?我认为“历史联系”和“继承性”这两个概念的含义在外延上是毫不相等的。“历史联系”的外延比起“继承性”来要广大得多。“继承性”才是“历史联系”的形式之一,并不是它的全部内容。事物和现象中有着历史联系的不一定者都有继承性。此如,社会主义社会对于资本主义反动的腐朽的不合理的事物绝不能发生什么继承关系,但是不能由此而否定了它们之间的历史联系,否定和抛弃的本身就体现着他们之间的历史联系。抛弃就是联系的一种形式。所以把“历史联系”解释成为“继承性”是不正确的。
  除此之外,王、陈二同志对“继承性”还有第二种解释,这种解释在某种程度上恰好否定了他们的第一种解释。他们说:“不能把法在历史发展中的继承性简单地理解为接受……也不能把这种继承性理解为转化,搬用或抄袭,因为继承……是从不同质的东西加以扬弃、改造和吸收。”这也就是说,继承性只能是“从不同质的东西加以放开、改造和吸收”。而事物和现象本质相同或者是转化、搬用或抄袭的却不能算是继承。这样既把我国法制建设中对于苏区,老解放区的法律的继承关系否定了。也把剥削阶级法律中以“搬用”,“抄袭”为其形式的继承关系否定了。显然,这同历史事实相违背的,因而也是不正确的。
  怎样理解“继承性”这一概念才是正确的呢?我认为即不能把它扩大到同“历史联系”相等的范围,也不能它限制在“不同质的东西加以放弃、改造和吸收”的狭小范围。“继承性”就是一种事物对于另一种事物的承受性,前者肯定并容纳后者一部或全部内容作为自己的组成部分就是有继承性。反之即无继承性。
  二、什么是‘法律’?
  什么是法律这一问题,早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著作中解决了,今天已经是不成为问题的题目。但是鉴于王、陈二同志在论证法律的继承性时,并不是把法律当成法律看待,而是把法律当成文化看待,因此,有必要再把这问题重谈一下。
  他们说:“法律虽然具有特殊性,并不排斥它作为精种文化的一股性,社会文化发展中所发生的革命,决不排斥文化发展中的历史联系和继承性,相反地,它是以文化发展的历史联系和继承性为前提。”由此可见,他们不是把法律当作阶级斗争中的一种政治现象,而是当作一种文化现象来看待的。
  尽人皆知,法律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阶级的意志表现。不只如此,法律还只能是统治阶级用来镇压被统治阶级的意志表现。所以,法律在人类历史上始终以政治领域中的一种阶级意识形态的姿态存在于社会。虽然法律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一个时代的文化水平,但它从来没有以一种文化姿态出现于社会上过。因此,法律按其实质来说,并不是什么属于文化范畴的精神财富,而是属于政治范畴中的阶级意识形态。“资本论”说得好:“以文化为对象的批判,不能以意识的任何一个形态或结果来做基础。这就是说,能作为这种批判的出发点的,不是观念,只是外部现象。”[1]同样的道理,今天以法律为对象的继承性的讨论,亦应以阶级意识形态作为基础,不应以文化精神财富作为基础。只有把法律当成阶级意识形态看待,它才具有法的意义。不准设想,在没有法的意义的对象中讨论法律的继承性,是无的放矢的,然而也是徒劳无功的。
  王、陈二同志在文章中把我国废除反动统治的伪法统,仅仅看成是在“文化发展中所发生的革命”,即是贬低法律在政治生活中意义的实例之一。
  三、怎样认识法律的继承?
  在探讨法律有无继承性时,只有具体对象具体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不同意王,陈二同志机械地用否定的否定的规律套在不同性质的法律上以证明法律继承性的那种方法,也不同意他们由此而得出的所有法律都有继承性的那个结论。
  法律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是统治阶级用来镇压被统治阶级的意志表现。这就是说,法律首先是同产生它的阶级不可分离的。有什么样的统治阶级,就要产生什么样的法律。社会之所以分成阶级,是由于经济占有关系所决定的。统治阶级之所以把自己的意志提升为法律,就是为了保护它所占有的经济利益。所以法律又是同这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分不开的。因此。在我们考察法的继承性时,不能把法律看成脱离阶级和经济基础的一种独立的经对观念。法律虽有其相对的独立性,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将它绝对化。法律既不能独立存在,也不能独立发展。马克思早就指出 “法权关系,也如国家形式一样,不可能从它们本身中得到理解,也不可能从所谓人的精神一般发展过程中得到理解;恰恰相反,它们是根源于物质生活关系。”[2]“想把所有权确定为一种独立的关系,一种特殊的范畴,一种抽象而永远的观念,这只能是形而上学者或法学家的一个幻想”[3]因而,我认为把本质不同的法律同产生它的阶级、经济基础人为地割裂开来,生硬地塞进否定的否定执规律的框子里,来证明它的继承性的那种方法,不能说是科学的。
  剥削阶级之间的法律,能否产生继承关系呢?对于这个问题必须把法律同产生它的阶级、经济基础联系起来考察,才能作出正确的答案。远在奴隶社会中期就已经孕育着封建制度的萌芽,奴隶制度崩溃之后,奴隶主除去被迫解放了奴隶之外,并没有放弃它所占有的其它财产。经过了一个大的社会革命之后,原来的奴隶主摇身一变,却成了封建社会的大土地所有者,居然成为新社会的统治阶级。原来的奴隶虽然变成稍有自由的农奴,但他们仍然是封建领主的剥削对象。因此,作为反映奴隶主阶级意志的、用来镇压奴隶的法律。能够全部或者部分为封建阶级所继承。资本主义社会尽管是在摧毁封建社会之后建立起来的,但就它们的根本利益来说,并不是对立的,而且好多资本家是从封建领主转化来的。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取得胜利之后,“土地所有者的和城市的领主特权。转化成为国家权力的同样众多的职能;封建的显贵人物,转化成为领取新俸的官吏;象一大堆货样那般杂乱的、互相错综的中世纪领主权力的图谱,则转化成为确切规定了的国家权力的图案”。[4]可见,资本主义取得胜利之后既不完全取消封建领主的特权,亦不粉碎和抛弃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而是把它继承下来稍加改造去进行统治。所以,作为封建社会上层建筑重要成分之一的法律,全部或部分为资产阶级继承也是自然的。事实上今天资产阶级的法律大部分是从封建社会继承下来的。至今,奴隶时代的罗马法仍然能够作为资产阶级国家法律的蓝本,其道理不外于此。
  回答社会主义法律与资本主义的法律有无继承关系,也必须从产生它们的阶级、经济基础的关系中去探讨。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是最下层的阶级。无产阶级之所以是无产阶级就是因为资产阶级剥夺了它的生产资料并对它们进行压榨的结果。所以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经济地位是根本对立的。这种对立反映在政治关系上不能不是激烈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从自身经验中体会到只有澈底推翻这个剥削制度才能得到解放。不言自明,作为保护资本主义制度的资产阶级的上层建筑必须同这个制度一起被打碎。无产阶级对它的态度不能象资产阶级时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的态度那样保留一部或全部,而是全部澈底的抛弃。“共产党宣言”说:“无产阶级……若不把压在它头上而由组成正式社会的那些阶层所构成的全部上层建筑物抛出九霄云外,便不能伸腰,便不能抬头”[5]。资产阶级的法律是资产阶级上层建筑的主要部分之一,而且是最反动最腐朽的一部分,所以当无产阶级抛弃资产阶级上层建筑时,不可能对于体现资产阶级意志的法律还有什么保留和继承,这也是自然真的。我国的革命斗争遵循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的学说,在打碎旧国家机器的同时废除了国民党的六法。这即意味着我们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97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