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论非典型挪用公款罪
【作者】 孙国祥*【分类】 刑法分则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20(秋季卷)
【总期号】 总第20卷【页码】 131
【摘要】 现行刑法多个条文规定的挪用公款罪,有着典型与非典型之分。理论和实务中,人们大多关注和论证典型挪用公款罪的构成特征,并以其作为评价一切挪用公款行为构罪标准,忽视非典型挪用公款罪有着不同于典型挪用公款罪的特殊构成要件,导致法律适用上出现偏差,甚至在具体个案的分析中发生张冠李戴的错误。因此,厘清非典型挪用公款罪的特殊性是十分必要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2845    
  
  非典型挪用公款罪是与典型挪用公款罪相对而言的。典型挪用公款罪,系刑法第384条第1款所规定,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行为。非典型挪用公款罪,是指刑法其他条文中规定依照挪用公款罪定罪处罚的行为。包括:(1)199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刑法修正案》第7条规定,国有商业银行、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保险公司或者其他国有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和国有商业银行、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保险公司或者其他国有金融机构委派到前款规定中的非国有金融机构从事公务的人员挪用本单位或者客户资金的,依照刑法第384条的规定定罪处罚;(2)刑法第185条第2款国有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和国有金融机构委派到非国有金融机构从事公务的人员挪用本单位或者客户资金的,依照刑法第384条挪用公款罪的规定定罪处罚;(3)刑法第384条第1款规定,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归个人使用的,从重处罚。上述条款规定的行为虽然也以挪用公款罪定罪量刑,但实际上有着不同于典型挪用公款罪的构成要件。理论和实践中,人们往往注意典型挪用公款罪的构成要件,并以典型挪用公款罪的构成要件标准比附一切挪用公款犯罪,忽视非典型挪用公款罪构成要件的特殊性,引发了不少无谓争议。
  一、非典型挪用公款罪的对象
  顾名思义,挪用公款罪的对象应该是“公款”。“公款”是就所有制性质而言的,即指国家或集体的款项,其范围与刑法第91条规定的公共财物中的公共款项同。近年来,刑法理论界对挪用公款罪的对象是否仅限于公有制性质的款项,有着较大的分歧。肯定说认为,挪用公款罪的对象必须是公款。即只能是国家所有的以及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款项,其范围包括以下情况:(1)各类国家机关的公款;(2)各级各类事业单位的公款;(3)各级各类国有公司、企业以及集体性质的公司、企业的公款。{1}非公款不能挪用公款罪的对象。有观点对此进一步强调,挪用公款罪的对象之所以必须是公款,这是由挪用公款罪的罪名和犯罪客体决定的。并特别指出,尽管刑法第185条第2款、第272条第2款规定非国有金融机构、非国有公司款项或者客户资金可以成为挪用的对象,但这些非国有单位中存在着公款。之所以存在公款,一是因为国有单位向非国有单位注入了资金,非国有单位中含有公款的成分;二是可能非国有单位的资金归劳动群众集体所有,虽然国有单位没有出资,但为了加强指导与监督,也会委派人员去指导与监督。如果国有单位既没有出资,非国有单位资金中也不含有公款的成分,则被委派者无论怎样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均不具有挪用公款罪的适法性,不能按照挪用公款罪处理。{2}否定说认为,仅从现行刑法第334条第1款之挪用的对象看,公款是指国家或集体所有的款项。但根据现行刑法第185条第2款和第272条第2款的规定,非国有保险公司、非国有公司的资金也可以成为挪用公款罪的对象,这些资金不是公款。因此,挪用公款罪的对象不限于公款。{3}
  笔者认为,肯定说与否定说的争议,实际上是将典型挪用公款罪与非典型挪用公款罪的对象混为一谈。就典型挪用公款罪而言,所谓挪用公款罪的对象必须是“公款”,非公款不能构成挪用公款罪,无疑是正确的;但对于非典型的挪用公款罪,则对象未必是公款。根据现行刑法的规定,非典型挪用公款的对象是广义的,具体包括:(1)刑法第384条第2款规定的,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归个人使用的”,其对象不仅包括公共款项,还应包括公物;(2)刑法第272条第2款规定的国有公司、企业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刑法修正案规定的国有金融机构委派到前款规定中的非国有金融机构从事公务的人员挪用本单位或者客户资金的,构成挪用公款罪,其对象是非国有公司、企业或者非国有金融机构的资金。这并不限于国有或者集体的公共款项,非国有性质的单位款项也能成为挪用公款罪的对象。
  应当指出,肯定说尽管已经注意到刑法第272条和刑法修正案规定的情况,但认为这些单位只要有公款的成分,非国有公司、非国有金融机构的财产都应以公款论。这种观点是十分牵强的,也不符合现代企业产权制度的逻辑。国家参股或国有公司、企业参股的公司财产,不可能还是国有资产。实际上,国家(通过国有资产经营机构)将国有资产作为股本投入到公司、企业以后,国家也只是一个投资者,享受的是公司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所规定的股东权利,而公司、企业则享有公司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所规定的企业法人财产所有权,它是由企业出资者的资本权益和借贷形成的企业法人的全部财产权利,是无法进行分割的。换句话说,出资者的产权不能直接对应企业的法人财产,出资者既不能直接使支配、也不能直接处分企业的法人财产。如果行为人挪用的是企业资金,尽管该企业有国有资产的投资,其资金也不能界定为公款,只能认定为企业资金,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应结合其主体身份等其他条件予以认定。
  事实上,对于发生在国有公司、企业或非国有公司、企业挪用案件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往往不取决于对象是否是公款,而在于行为人的主体身份,行为人属于公司、企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28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