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法官培训学院学报(山东审判)》
判决与调解:在衡平互济中实现公平正义
【副标题】 “重调轻判”现象的理性思辨【作者】 刘振会荣明潇
【作者单位】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衡平;公平正义;重调轻判;思辨【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2【页码】 75
【摘要】

近年来,“重调轻判”成为民事司法实践的常态写照,而且大多数法院持续开展“调解能手”评选活动.介绍调解能手及其经验的文章屡屡见诸报刊。这些现象引人深思。无论是调解率的节节攀升.还是对调解能手及其经验的推崇,折射出的都是法院对于调解的热衷。笔者对此进行了实证分析与理性思辨,提出了正确界定和把握二者关系的一管之见。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6760    
  一、原因探究:“重调轻判”何以成为司法机关的现实选择
  当前,“重调轻判”司法现状的形成,主要基于四个因素:
  一是缓解工作压力的衡平选择。随着案件数量和难度的“双增”使得法官办案压力不断增大。法官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自然在判决与调解间进行效益衡平,比较的结果是,“调解程序相对判决较灵活,调解书的制作也比写判决书简单省力,审判人员当然选择省力又高效的调解办案方式,既可节省时间又可利用零星时间完成非审判性事务”。{1}
  二是规避办案风险的务实选择。当前,大多数法官面临的现实境况是,裁判作出后,会引发错案追究、舆论炒作与当事人上访闹访等风险,严重的甚至会影响个人的职业前途。与判决相比,调解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三是因应质效考核的功利需要。目前在法院的质效考核中,调解率已成为衡量一个法院和法官工作业绩的“硬指标”,考核的导向使“重调轻判”成为必然。
  四是落实司法政策的现实需要。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开始确立“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的司法工作原则,并于2010年颁布《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该原则予以明确和具体。由此,“重调轻判”成为落实司法政策的必然结果。
  二、理性反思:“重调轻判”引发的问题和影响
  “重调轻判”虽然在短期内从表面上解决了一些司法现实问题,但也引发了一系列影响司法公正的问题,从深层次上削减了司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功能价值。
  (一)引发的突出问题
  1.不当调解

谁敢欺负我的人


  在多重原因导致的调解强化背景下,调解结案成了一种民事司法的目的,而不是解决纠纷的手段,致使法官想尽办法做当事人的工作,甚至采用“以劝压调”、“以拖压调”、“以判压调”、“以诱压调”{2}等变相突破自愿合法原则的手段进行调解而规避判决。这种不当调解不仅有违当事人本意,还引发调解后不自动履行、申诉信访甚至以权谋私等问题,影响了司法公正和司法公信力。
  2.虚假诉讼
  由于调解的基础是双方形成合意,不需要像判决那样准确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因此“民事调解很容易被虚假诉讼者利用,通过诉讼调解的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的目的”。{3}某法院对虚假诉讼进行专题调研发现,虚假诉讼“集中发生在调解方式结案的案件中”{4}。而在强化调解的背景下,调解的“诸多益处更是增强了法官本身对于调解的‘自觉性’,导致一些法官对调解结案的盲目追求,而忽视了对案件事实的审查,导致虚假诉讼当事人有机可乘”{5}。
  3.损害权益
  实现调解结案,一是要各方当事人同意调解,二是当事各方就争议问题达成调解协议,前者为程序要求,后者为实体要求。而调解的强化首先使得“调解一概成为必经程序,本属于当事人的程序适用选择权,只能服从法官以职权作出的适用程序选择”{6}。突破程序选择权后,为了能让双方达成协议,实践中法官通常是反复做各方思想工作,力求让当事人谅解对方并做出利益让步,当事人权益的减损成为大多数情况下调解的必然结果。
  (二)对司法功能价值的削减
  1.异化司法功能
  从司法维护公平正义的功能价值看,调解与判决并不是同一层面、同一位阶的司法裁断方式。判决是法院依据法律判断是非曲直、昭示规则、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方式;调解是在化解矛盾的社会需求下司法裁断方式的一种异化,实现的是妥协的正义或可接受的正义,处于判决的统领之下。而“在司法资源供给总量不变的条件下”{7},强化调解使得法官把主要的时间精力投入调解,对判决的研究和实践则相对弱化,这样长此以往不仅会造成法官司法水平的下降,还必然会引发更深层次的连锁反应。“法院作为司法机关的功能必然会逐渐变异,异化为非裁判机关,所谓司法职能实际上被非司法职能所取代,司法功能被‘阉割’。”{8}
  2.消解法治精神
  程序意识、规则意识、诚信意识、权利意识是法治精神的基本内涵。由于调解只注重结果,不重视程序;只强调促成合意,不重视是否遵循法律规则;只侧重双方合意的达成,不重视当事人是否诚实守信。特别是,调解通常意味着权利人的让步,这势必加剧权利人的权利减损,反过来却是义务人不必充分履行义务。这种强化调解的态势必然导致法律虚无主义的蔓延,影响依法治国方略的实施,制约法治国家建设进程的快速推进。
  三、拨乱反正:判决和调解关系的应然回归
  如上所述,判决是司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方式,调解是司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有益补充。因此,应当纠正当前“重调轻判”的不当倾向,实现从“重调轻判”到“调判互济”的拨乱反正。
  (一)坚守判决的基础地位
  判决是司法功能的主要载体,在司法裁判中具有不可动摇的基础地位。首先,从司法本质来看,司法属国家权力,是一种集中体现国家意志和法律强制力的判断权。判决通过法院对事实的查明和对法律的适用,对当事人的民事权利和义务作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最终判定,这正是司法本质的体现。调解虽从结果上看也具有法律效力,“但从本质上说,它的效力是来源于当事人的合意,只要这种合意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法律即对它进行形式上的认可并予以保护。它体现的是私法自治的法律原则和当事人对自己权利义务的取舍”{9}。其次,从司法功能来看,司法通过对民事纠纷作出最终判定,实现规则之治。司法这种秩序建构的深层次功能的实现是由判决完成的。调解虽然也能化解纠纷,但由于其在本质上是当事人合意的体现,只能使每个纠纷得到个性化解决,无法形成普遍适用性,不可能形成规则和秩序。最后,从司法价值目标来看,其核心在于实现公平正义。判决严格依据事实和法律对纠纷作出判定,且不打折扣地确认并强制实现民事权利,是法治社会“司法最终”原则的集中体现,故能最大限度地实现公平正义。调解的效力来源从根本上说是当事人的合意,且调解结果一般都伴随着权利人的让步,而这种让步通常都是权利人合法权利的减损,客观上有违公平正义,不利于规则的建构。
  (二)重视调解的能动作用
  司法不仅要中立地裁处纠纷,宣示规则,还应当能动地参与社会治理,积极地化解矛盾。调解“是根植于我国历史文化传统,经过长期司法实践证明有效的纠纷解决方式”{10}。因此,应当充分重视调解的特殊功能作用。从理论上说,民事诉讼解决的是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属于私法范畴,应遵循私法的意思自治原则;且即使当事人在诉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人丑就要多读书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676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