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不公平高价行为的规制困局及其破解
【英文标题】 The Regulatory Predicament of the Unfair and High-Priced Behavior of Academic Database Operators and the Solution
【作者】 孙晋袁野
【作者单位】 新疆大学{天山学者}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法学博士}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武汉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专业{博士生}
【分类】 反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法
【中文关键词】 学术数据库;相关市场界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判定;不公平高价
【英文关键词】 academic database; the definition of relevant market; the determination of market dominance; the abuse of market dominance; unfair high price
【文章编码】 1001-2397(2019)05-0089-16
【文献标识码】 ADOI:10.3969/j.issn.1001-2397.2019.05.07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89
【摘要】

学术数据库是当今学术工作者不可或缺的网络学术信息主流载体,其对部分学术资源的独家垄断,是知识产权保护下的合法垄断。然而,如果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将版权保护作为攫取垄断利润的手段而非激励创新的催化剂,排除、限制相关市场竞争,其滥用行为便应当受到反垄断法的审查与规制。当前,反垄断实践经验的空位及理论上的诸多争议,使认定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不公平高价行为的过程面临诸多困境。要打破当前的“知识垄断”格局,须在相关市场界定中重新审读多边市场之利益相关性,以弥补传统相关市场界定方法在适用上的局限性。在市场支配地位认定中,考量市场份额与知识产权因素之作用,以补足适用“结构性标准”带来的认定偏差。同时,须结合个案运用合理性原则分析经营者行为之滥用性。数字学术资源的“开放存取”能够实现知识开放分享之目的,应当作为排除学术数据库市场障碍的重要激励性规制手段。

【英文摘要】

Academic database is the mainstream carrier of online academic information that is indispensable to today’s academic workers. Its exclusive monopoly on some academic resources is a legal monopoly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owever, when academic database operators use copyright protection as a means of extracting monopoly profits rather than stimulating innovation, to exclude and restrict competition in relevant markets, their abuse should be subject to review and regulation by the anti-monopoly law. At present, the vacancy of anti-monopoly practice experience and many controversies in theory make it difficult to identify the unfair and high-priced behavior of academic database operators. To break the current “knowledge monopoly” pattern, it is necessary to re-read the stakes of the multilateral market in the definition of relevant markets to make up for the limitations of the traditional related market definition methods, to consider the market share and knowledge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market dominance, the role of property rights factors to supplement the recognition bias caused by the application of “structural standards”. At the same time, it is necessary to analyze the abuse of operator behavior by combining the rationality principle of cases. On the other hand, the “open access” of digital academic resources can achieve the purpose of open knowledge sharing, and should be used as an important incentive regulation method to exclude the obstacles in the academic database marke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7317    
  
  

一、问题的缘起

近年来,学术数据库价格的持续上涨已成为学术科研领域关注的重点,一些重要的国内外学术数据库使用费连年上涨,使各高校及科研机构不堪重负。国内高校图书馆曾对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大幅涨价的行为进行联合声讨并抵制续订,却未取得良好效果{1}。图情界专家、学者率先发声,批判学术数据库在定价策略、销售模式及合同条款方面的不合理,矛头直指数据库垄断及数据库经营者对垄断地位的滥用,尤以程焕文教授“十问数据库商”最为知名{2}。2016年3月31日,被誉为中国最高学府之一的北京大学宣布即将停用某大型学术数据库,其停用原因之一便是数据库经营者报价过高。2019年2月,“翟天临事件”再次将人们的关注点聚焦于学术数据库,又一次将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涉嫌垄断高价这一迷题推至风口浪尖。至此,国内外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收取的高额使用费是否合理,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不公平高价行为,成为社会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数据库是将数据有序排列而形成的数据集合体,是凝结了人类智慧和劳动的知识产品。由于数据本身极易复制、传播,数据库的法律保护理应得到重视。但是,数据库特别是学术数据库这类“非独创性”数据库是否应当作为“作品”受到知识产权法保护,一直是世界各国讨论的热点问题。欧盟1996年颁布的《欧盟数据库法律保护指令》(简称《数据库指令》)创设的数据库特殊权利将数据库的保护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数据库对数字学术资源的垄断(尤其是学术数据库经营者通过“独家授权”获得的学术期刊独家数字出版权[1])由此成为合法垄断{3}。学术数据库提供的产品与一般商品不同,学术文献是汇集了人类智力成果的重要载体,具有不可替代性,一旦学术文献的版权资源形成垄断,供给方式单一,经营者凭借这种垄断优势实施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比一般商品市场领域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造成的危害更大。在一般商品社会,若不存在市场壁垒,当经营者垄断了某种商品并获取高额垄断利润时,会促使其他潜在竞争者通过投入更多资本而进入市场与之竞争,该种商品的垄断地位也会随之被打破。然而,在学术数据库领域,由于著作权法的保护,这种版权资源垄断本身就具有极强的排他性。此外,知识产品本身又具有极强的不可替代性,正如《自然》期刊无法取代《细胞学》期刊,当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相继垄断权威学术文献的版权资源时,这些学术数据出版商在相关市场内便获得了“超然”的地位,价格竞争机制难以发挥作用。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便会肆无忌惮地提高其数据库价格,这种高昂的价格不仅使公共资源受损,还抬高了这些期刊的受众门槛,使得知识无法广泛传播,从而形成“知识垄断”。

一切垄断都容易被滥用,这是万古不易的经验{4}。如果学术数据库不再将版权保护作为激励创新的催化剂,而是将其当作攫取高额垄断利润的手段,恣意滥用版权实施垄断高价,破坏、妨碍并制约相关市场竞争,其滥用行为便不能逃脱反垄断法的审查和惩治。

关于国内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反垄断司法和执法中尚未形成有效的判例,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上述争议进行理论上的探讨及证成。在竞争法视阈下,上述争议涉及反垄断法中有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定,因此需要检视上述行为是否符合我国《反垄断法》第17条至第19条的规定。质言之,需要判定上述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是否占有市场支配地位和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遗憾的是,由于学术数据库行业的特殊性,在适用我国《反垄断法》相关规定认定其市场支配地位和判定是否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时出现了诸多困难。在界定相关市场时,应当适用怎样的界定方法?在认定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时,市场结构标准是否依然适用?还应当综合考虑哪些因素?在判定学术数据库经营者行为的滥用性时,对我国《反垄断法》中的“正当理由”又该作何解释?这些问题成为规制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不公平高价行为时不得不解决的难题。为此,本文试图从以上角度对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进行研究,为学术数据库商的市场支配认定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判定提供分析思路,以期对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制贡献绵薄之力。

二、界定方法之革新:“市场关联性”的重新审读

(一)传统相关市场界定方法之局限性

2009年,我国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出台《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以下简称《指南》),专门就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中的相关市场界定问题进行说明。《指南》提供了市场界定的一般分析方法,即替代分析法[2]。当通过需求替代分析法无法准确界定相关市场时,可以适用假定垄断测试法(Small but Significant Non-transitory Increase in Price,简称SSNIP测试法)界定相关市场[3]。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学术数据库市场存在特殊性,在适用传统替代分析法或假定垄断测试法[4]进行相关市场界定时均存在着一定局限性。

一方面,在适用替代分析法对学术数据库相关市场进行界定时,在数据库这一巨大市场内,学术数据与其他数据在内容、功能方面均有本质区别,相对于其消费者群体而言,学术数据有极强的不可替代性。界定学术数据库相关市场的难点并不在于其与其他数据库的对比,而在于当我们将相关市场初步界定在学术数据库领域时,对其相关产品市场的再划分。如果仅从搜索用户角度出发进行替代分析,考虑到网络用户多信息搜索的需求替代性,数据库的搜索引擎服务市场可以构成独立的相关市场,继而把某一学术数据库经营者所涉行为的相关市场界定为文献检索服务市场,具有可接受性。然而,如果从付费用户角度出发,又会得出相关市场为文献下载及阅读市场这一截然不同的结论。

另一方面,在适用SSNIP测试法对学术数据库进行相关市场界定时,同样具有局限性。这是因为,相较于其他经营者而言,一些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具有的竞争优势并不是其价格、服务质量,而是其对权威学术资源的版权垄断优势。也可以说,不同学术数据库之间由于学术资源版权“独占性许可”的存在,导致其产品差异化明显,拥有的权威学术资源多寡成了该领域的重要竞争形式。因此,用户不基于价格变化而转向其他产品,并不是因为这些产品之间不具有替代性,而是因为用户由于非价格因素对产品产生的极强依赖性。如果对以非价格为主要竞争力的市场适用SSNIP测试法,完全有可能得出违背事实的结论。例如,在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诉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5]中,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显然忽略了互联网即时通讯市场的特质,即网络市场下很多服务对于消费者来说均是免费的,即使其价格由0元上涨至0.1元,这种价格上涨也已经不再是量变而是质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适用SSNIP测试法得出的相关市场界定结论,在学界引起了极大争议{5}。

(二)界定学术数据库相关市场的创新思路

市场竞争本是逐利的过程,企业的目的终究是赢利。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企业采取的最重要方式是争夺市场中的资源,这种资源可以是物质形态的,也可以是非物质形态的{6}。为了争夺市场资源,企业的定价模式与传统产业相比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企业极易通过倾斜定价的营销模式吸引用户。学术数据库正是通过将其功能强大的检索服务免费向社会开放而积累了大量的用户。也正是因为这种低价格甚至免费价格受到广泛关注,才使人们过多地关注其“免费”部分而忽略了其“收费”部分。由于学术数据库的检索服务在工作机理上与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一致,且国内外缺乏关于学术数据库检索服务相关市场界定的理论和判例,在此不妨参考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相关市场界定的相关理论及判例。

随着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商的崛起,互联网搜索引擎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已成为世界各国法院及反垄断执法机构关注的热点。搜索引擎市场是否能够被界定为反垄断法意义上的相关市场,一度引起极大争议。一些欧盟学者反对将搜索引擎市场界定为独立的相关市场{7}。他们认为,市场是买者和卖者相互作用并共同决定商品和劳务的价格以及交易数量的机制,因此,认定市场的存在至少要存在价格交互行为。百度、谷歌等企业提供的搜索引擎服务大多是免费的,不存在任何需求者的对价行为,因此,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市场不应当被视为单独的市场。欧盟委员会在“Microsoft/Yahoo并购审查案”中提出了相似的观点{8}。此外,我国一些学者基于双边市场理论对相关市场进行分析,认为在经济上不存在单独的搜索引擎市场和相关广告市场,二者同时构成双边市场{9}。所谓双边市场,是指两个互相提供网络收益的独立用户群体的经济网络,两组参与者须通过平台进行交易,而一组平台的收益取决于加入该平台另一组参与者的数量。然而,反对这一观点的学者认为,虽然互联网搜索引擎被无偿使用,但实际上其对价行为是以为对方当事人带来一定利益的形式存在的。只有相关互联网广告被用户搜索和点击,搜索引擎运营商才向广告客户收费,进而发生盈利;而且,即使搜索引擎使用者的对价行为不存在,也不应成为否定其成立单独市场的理由。与经济学不同,反垄断法意义上的市场存在与否并不取决于有偿行为或对价行为,而是相关行为的经济影响。欧盟委员会在“微软滥用市场支配调查案”及我国法院在唐山市人人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6]中均持此种观点{10}。

从上述争鸣不难看出,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是否能够产生实际经济价值,是判断其能否构成独立相关市场的重要因素之一。可见,要界定学术数据库的相关市场,有必要对其盈利模式进行深入分析,找出其检索服务与其他服务的关联。如果能够证明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免费检索服务与文献下载及阅读服务具有极强的关联性,则应当将其免费检索服务市场作为相关市场;反之,则应当以文献下载及在线阅读服务市场作为相关市场。

对于传统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商而言,其搜索市场面向使用其搜索服务的搜索用户,盈利市场主要面向广告商。搜索用户搜索的结果排列立基于广告商支付的推广费用,且用户对搜索结果的点击直接关系到搜索引擎商是否向广告商收取推广费。由此可以看出,搜索用户对搜索服务的使用,直接对搜索引擎商的盈利产生影响。与之相比,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盈利模式则完全不同。虽然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也免费提供学术文献的检索服务,但其检索结果的排列完全是学术数据库根据文献的下载量、引用量及主题相关度进行排序。而且,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并不向在其平台出版的学术期刊收取任何费用,相反,还要支付文献来源机构及个人版权费用。在其文献下载及在线阅读市场,用户只有通过点击下载或阅读按钮才会发生费用的请求,而且被要求付费的用户实际上依然是检索用户中的一部分。如表1所示,学术数据库的免费市场与主要盈利市场并不存在关联性,其免费文献检索市场提供的服务实质上是一种公益性服务。根据以上思路,前文中将学术数据库的相关市场界定为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的观点显然是不恰当的,应当将学术数据库的相关产品市场界定为中文学术文献在线下载及阅读市场。

表1: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与互联网搜索引擎商盈利模式对比

┌─────┬────────────┬─────────────┬───────┐
│服务商  │市场参与方       │盈利模式         │两市场之间是否│
│     │            │             │存在关联性  │
├─────┼─────┬──────┼─────┬───────┤       │
│     │免费市场 │主要盈利市场│免费市场 │主要盈利市场 │       │
├─────┼─────┼──────┼─────┼───────┼───────┤
│互联网搜索│搜索用户( │广告商   │免费   │广告费    │是      │
│引擎商  │个人)   │      │     │       │       │
├─────┼─────┼──────┼─────┼───────┼───────┤
│学术数据库│文献检索用│文献获取用户│免费   │用户订购费、充│否      │
│经营者  │户(个人) │(检索用户中 │     │值费     │       │
│     │     │的一部分)  │     │       │       │
└─────┴─────┴──────┴─────┴───────┴───────┘

三、认定因素调整:市场份额与知识产权因素的再考量

(一)市场份额在市场支配地位认定中的作用相对弱化你怀了我的猴子

我国《反垄断法》第18条规定了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若干依据,包括经营者的市场份额、纵向一体化能力、进入壁垒、交易被依赖性以及财务技术条件等因素。在这些因素中,市场份额能够直接反映市场结构,故可称其为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结构因素,市场份额之外的因素可以被称为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非结构因素{11}。目前,在处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中,我国法院及反垄断执法机构一般倾向于以市场份额来推定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的支配地位。

学术数据库所提供服务的特殊性表明,难以通过市场结构标准认定某一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主要原因在于,学术数据库使用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过量下载”情形。所谓过量下载,即超出正常阅读速度的使用、下载{12}。由于目前国内大多数高校及科研机构图书馆购买的学术数据库都采取IP限定模式,即只要用户个人电脑的IP地址在授权范围内,即可免费无限制使用学术数据库资源。在实际操作中,个人用户难免会多次重复下载、阅读同一篇学术文献,这就使得通过市场份额这一结构性因素认定学术数据库市场支配地位的作用降低,未必能真实反映学术数据库在相关市场内的控制力。

与传统市场迥异的是,学术资源本身具有极强的公共性,除少数独家期刊外,学术文献的数据化十分便利,在学术文献下载和在线阅读市场内,除了中国知网、维普资讯、万方数据三大盈利性学术数据库外,还有众多非盈利性学术数据库提供中文文献下载和在线阅读服务,如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国家图书馆网站、百度文库、百度学术、中国社会科学网以及各类期刊门户网站等。这些数据库拥有的学术资源与中国知网、维普资讯、万方数据等大型学术数据库的学术资源量相比虽然较小,但由于大型学术数据库商签下的独家期刊毕竟是少数,这就使得其他免费数据库能够收录众多的非独家期刊,而免费这一特性也必然吸引消费者在阅读这类期刊时更愿意选择这些免费数据库。为此,单一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市场份额可能难以达到整个相关市场下载和阅读量的50%。如果以销售额计算其市场份额,由于众多免费学术数据库的存在,再加上其他学术数据库向高校及科研机构用户收取的年费较低,显然不能真实反映经营者在相关市场上的支配力。再者,如果以数据库自身实力和学术文献拥有量来看,中国知网收录的期刊总计11013种,1869162期,文章共计54503480篇[7];维普资讯收录的期刊1200余种,文献总量5500万余篇[8];万方数据收录的期刊7600余种,总计文章78095287篇[9]。可见,中国知网在收录期刊总量和文章数量上也未达到整个中文学术文献下载和在线阅读市场的一半以上。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在学术数据库领域,市场份额难以反映经营者的真实用户数量,加之众多非盈利性学术数据库的存在,经营者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能准确反映其对相关市场的控制能力。由此看来,市场份额这一结构性因素并非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最优选择,其对市场支配地位的反映并不明确。

(二)知识产权优势——认定学术数据库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的特殊因素

实际上,市场份额等结构性因素仅是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非结构性因素才是企业对市场控制力的来源{13}。国外的反垄断实践已经对于认定市场支配地位过程中非结构因素的作用进行了有益探索。在“联合制鞋机器公司案”中,联合制鞋机器公司自身的学习优势及其退出的产品差异化程度、定价行为等因素就曾被该案主审法官作为认定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重要事实之一[10]。德国直接将经营者的财力、进入相关市场是否存在市场壁垒以及相关市场总体竞争现状纳入认定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的考量因素之中[11]。在著名的“联合商标案”中,联合商标公司(United Brands)之所以被认定在相关市场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就是因为其实现了对香蕉从运输到催熟乃至零售等各个经营阶段的控制,公司的纵向一体化达到了极高的程度[12]。此外,“关键设施”也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中经常被用来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重要因素。例如,在“Intergraph诉Intel案”中,由于因特尔公司的“x86”微处理器被认定为经营者进入电脑产业进行相关经营活动的关键设施,因特尔公司控制了“x86”微处理器的技术和生产,被法官认定为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14}。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国《反垄断法》实施已逾十年,可能面临重大修改,在国外司法实践大量运用的前提下,我国反垄断实践中也应当在认定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时综合考量非结构因素,甚至在特定情况下,应当将非结构因素作为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关键依据。

追本溯源,在学术数据库领域适用非结构因素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它反映了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的实质——消费者无法转向。垄断者实施非法垄断行为的目的是唯一的,即追逐垄断利润。在市场竞争充分的前提下,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具有极大的自主选择权,经营者也因此缺乏自主定价权,无法通过肆意提高价格这一单一手段来增加其利润。显然,只有在经营者能够使消费者无法选择其他商品(无法发生消费转向)的前提下,才拥有单一提高价格以获取垄断利润的能力,这便是反垄断法所称的“市场支配力量”。基于使消费者无法发生消费转向的原因不同,经营者具有的“市场支配力量”也应略作区分。当经营者的市场份额足够大,大到足以控制相关市场商品或服务的流通量(50%以上)时,因为可供消费者选择的商品或服务种类单一,消费者自然无法发生转向,即“绝对市场支配地位”,我国《反垄断法》及学界多支持此种观点。然而,在特定条件下,即使经营者不具备极大的市场份额,仍然能够通过其掌握的关键技术或其他因素控制一部分消费者,使其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该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此即“相对支配地位”{15}。上文提到的案例中,非结构因素之所以能够被作为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便是由于其使消费者无法发生转向。

我国《反垄断法》第18条第6款明确规定,在认定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时,除了可以依据经营者的市场份额、控制销售市场或原材料采购市场等因素外,还应当通过与认定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有关的其他因素认定其市场支配地位{16}。因此,在通过市场结构标准难以认定某些大型学术数据库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时,应当结合学术数据库的特点,综合考虑其拥有的“知识产权优势”。

在“知识经济”时代,拥有知识、技术资源优势的经营者更容易维持其在相关市场上的市场优势地位。知识产权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不同于其他商品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一般不同于传统市场主要来源于长期竞争形成的历史地位,而是来源于商品即知识产品本身的创新优势和市场迎合度{17}。一个好的知识产品能够使默默无闻的企业瞬间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并不是源于长期的市场经营,而是源于知识产品本身具有的先天优越性。知识产品在市场中的替代性相对较低,导致其相关市场的范围一般较小。权利人的专有权利导致任何经营者进入市场无法选择其他交易对象,每一个需求者对于知识产品的需求曲线都体现出相对的刚性,并不会因价格变化导致需求变化。权利人可能凭借其权利产生的“锁定效应”而排除行业中的竞争对手{18}。

对于学术数据库经营者而言,其用户群体单一,主要是向高等院校图书馆及科研机构提供服务。数字学术资源(包括学术期刊、硕博士学位论文等)展示了某一领域最新的科研成果,内容多以综述文章、书评或原创研究等形式的文章为主。因此,学术资源的读者也主要是高等院校师生、科研机构工作人员以及企业研发部门技术工作人员。企业技术工作人员的相对领域更为单一,往往以集体或个人形式订购单一专业领域的数据库,而极少订购大型综合性的学术数据库。为此,学术数据库用户市场高度集中于学术科研领域,其用户多为高校和科研机构,其中,高校用户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我国33家图书馆联合反对个别国际出版商大幅涨价行为[EB/OL].(2018-09-09)[2018-08-28]. http://www.cas.cn/xw/zyxw/yw/201009/t20100909_2957268. shtml.

{2}十问数据库商[EB/OL].(2014-01-03)[2016-08-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2e5zu.html.

{3}唐要家.知识产权许可不公平高价的反垄断规制[J].电子知识产权,2017(11):32-42.

{4}许光耀.互联网产业中双边市场情形下支配地位滥用行为的反垄断法调整——兼评奇虎诉腾讯案[J].法学评论,2018,36(1):108-119.

{5}叶明.互联网对相关产品市场界定的挑战及解决思路[J].社会科学研究,2014(1):9-16.

{6}蒋岩波.互联网产业中相关市场界定的司法困境与出路——基于双边市场条件[J].法学家,2012(6):58-74.

{7}于馨淼.搜索引擎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J].中国法学,2012(3):115-127.

{8}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经济学[M].18版.箫琛,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8:23.

{9}王先林.中国反垄断法实施热点问题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110-132.

{10} Andrew I. Gavil, William E. Kovacic, Jonathan B. Baker. Antitrust Law in Perspective: Cases, Concepts and Problems in Competition Policy[M]. Thomson/West, 2008.

{11}叶明.互联网行业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困境及其破解路径[J].法商研究,2014,31(1):31-38.

{12}李中.高校图书馆数据库过量下载的现状及对策[J].图书馆建设,2010(6):86-88.

{13}杨文明.论互联网企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的非结构因素[J].河北法学,2014,32(12):161-171.

{14}张哲.析“关键设施”原则在知识产权许可领域的应用[J].电子知识产权,2011(5):42-45.

{15}许光耀.“相对优势地位”与“市场支配地位”的法理辨析——对《反不正当竞争法(征求意见稿)》第6条的不同阐释[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6(5):43-45.

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16}胡丽.互联网企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的理论反思与制度重构[J].现代法学,2013,35(2):93-101.

{17} Einer Elhauge, Damien Geradin. Global Competition Law and Economics[M]. Hart Publishing, 2007:1151-1171.

{18}刘贵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理论的司法考量[J].中国法学,2016(5):260-280.

{19}孙晋.现代经济法学[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4:212-220.

{20} Phillip E. Areeda, Louis Kaplow, Aaron S. Edlin. Antitrust Analysis: Problems, Text, and Cases[M]. Aspen Publisher, Inc, 2003.

{21}叶卫平.反垄断法分析模式的中国选择[J].中国社会科学,2017(3):96-115+206.

{22} Mohammad H. Asgari, B. Khaki, A. Mozdawar, et al. A New Method for Evaluation Market Power and Identification of Dominant Suppliers in Reactive Power Markets[R]. Systems Conference, IEEE, 2009:395-400.

{23}梅夏英,任力.关于反垄断法上不公平高价制度的法律适用问题[J].河北法学,2017,35(4):38-52.

{24}薛敬,赵凡.中国期刊独家数字出版授权及影响研究[J].图书馆论坛,2010,30(1):15-17.

{25}北大因知网涨价暂停续订:预算难追数据库涨幅[EB/OL].(2016-04-07)[2017-04-28]. http://tech.163. com/16/0407/12/BK22HK4000094O5H. html.

{26}丁茂中.原则性禁止维持转售价格的立法错误及其解决[J].政治与法律,2017(1):151-161.

{27}李峻川.学术数据库权利限制法律问题研究[D].烟台:烟台大学,2013:26.

{28}孙晋,袁野.共享经济的政府监管路径选择——以公平竞争审查为分析视角[J].法律适用,2018(7):60-67.

{29}孙晋.谦抑理念下互联网服务行业经营者集中救济调适[J].中国法学,2018(6):151-171.

{30} Stefan Hellmer, Linda W?rell. On the Evaluation of Market Power and Market Dominance - The Nordic Electricity Market[J]. Energy Policy, 2009,37(8):3235-3241.

{31}王晓晔.欧共体竞争法[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234.

{32}肖江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认定中的“正当理由”[J].法商研究,2009(5):88-96.

{33}王首杰.激励性规制:市场准入的策略?——对“专车”规制的一种理论回应[J].法学评论,2017,35(3):82-95.

{34}孙晋.国际金融危机之应对与欧盟竞争政策——兼论后危机时代我国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冲突与协调[J].法学评论,2011(1):90-99.

{35}陈铭,叶继元.中文文科期刊开放存取现况的统计与分析——以“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为例[J].图书情报知识,2013(3):28-35.

{36}吴钢.自存储与期刊出版的版权冲突与协调[J].出版发行研究,2009(2):58-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73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