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知情权若干争议问题研究
【副标题】 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的理解与思考
【英文标题】 On Controversi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Right of Shareholders of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to Learn the Truth
【英文副标题】 Understanding and Thoughts about the Provis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bout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ompany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V)(Exposure Draft)
【作者】 王黛娜【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法学院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股东知情权;股东资格;公司章程;不正当目的
【英文关键词】 shareholders'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qualification of shareholder; bylaws of company; improper purpose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7)02-0075-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
【页码】 75
【摘要】 股东知情权是股东对公司经营和运行状况进行了解和掌握的权利。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该规定明确了股东知情权行使的主体资格、固有权属性、可执行性、行使范围、不正当目的和民事赔偿责任。《征求意见稿》或可从以下方面进行修改:一是对于股权已转让的原股东,应赋予其股权存续期间的股东知情权;二是公司章程可以扩大和细化但不得限制和剥夺股东知情权;三是同业竞争关系不宜直接推定为“不正当目的”,还需公司提供证据证明股东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意图。
【英文摘要】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is the right to know and master their company's business and operation status, and it is the precondition for exercising claim, voting rights and income right effectively. Recentl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has publicized the Provis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bout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ompany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V)(Exposure Draft). The Provisions specifically define the qualification of subject, nature of inherent right, enforceability and exercise scope of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know, and the criteria for defining the improper purpose and civil compensation responsibility. By critically analyzing the existing theory and doctrines in the education circle about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know, and in light of the relevant cases in juridical practice,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the following proposals for amendment to this exposure draft:1. Those former shareholders whose equity has been transferred should be qualified as a subject to know the information of the company's operation in the period when they held equity in the company.2. The bylaws of the Company may expand and refine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but should not restrict or deprive the right.3. With a view to the balance of protection of the company's trade secrets and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know, the horizontal competition may not necessarily be defined as “improper purpose” because it is necessary for the company to present proof evidencing that the relevant shareholder had the intention to damage the compan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4369    
  
  股东知情权是法律赋予股东通过查阅公司的财务报告资料、账簿等有关公司经营、决策、管理的相关资料以及询问与上述事项有关的问题,实现了解公司运营状况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业务活动的权利[1]。股东知情权是一系列股东权利抽象后的集合概念,是诉权、表决权、收益权得以有效行使的基础。现代公司契约理论认为,公司是股东之间所缔结的契约[2],但由于现代公司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决策等经营事务由管理层掌权。“良好的信息传导机制应该使公司的不同机关都能得到必要的公司信息。但是,公司的信息却被最容易接近信息的执行业务的董事、经理独占了。”[3]相比之下,大多数股东无法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且信息获取渠道少,因而常常处于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弱势地位。然而信息是股东评估投资风险,及时监督公司经营管理行为的重要依据。信息不对称直接影响股东作出合理决策以及有效行使股东权利,提高对公司业务经营的监督成本。
  股东查阅权与公司经营权的冲突构成了公司法设置和调整股东查阅权所面临的基本矛盾,赋予股东多大程度的知情权将涉及公司和股东之间利益的平衡[4]。法律赋予股东以知情权,股东通过对公司决议事项及相关经营状况进行全面客观的了解,能够有效防止因利益冲突和目标不一致导致的管理层侵害公司或股东利益的情况。然而若对公司股东知情权盲目扩张又极易导致股东权利滥用,实践中股东恶意利用知情权侵害公司商业秘密造成公司利益严重威胁的事例屡见不鲜,严重影响公司的高效有序经营。因此,如何保护和限制股东知情权,在实现受到股东投资利益最大化目标的前提下达到各种利益关系主体利益的平衡[5],是公司法永恒的课题。
  一、问题的提出
  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规定股东有权查阅股东会会议记录和公司财务会计报告,2005年《公司法》修订后不仅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知情权范围扩充到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财务会计报告,还肯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查阅会计账簿的权利,并明确规定了公司账簿查阅权的程序和限制。2005年修订后《公司法》对股东知情权的变革主要体现在扩张知情权的行使范围和行使方式,同时强化诉讼救济手段。这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股东知情权法律规则滞后性和抽象性的问题,但随着法律文本的丰富以及公司分工专业化和复杂化的加深,股东知情权诉讼这一公司诉讼类型逐渐活跃,司法实践中仍然存在诸多争议问题亟待解决。根据学者整理2007—2015年北大法宝上关于股东知情权的805件案件,发现由于现行法律文本存在的法律漏洞,缺乏操作性和指引性,导致不同法院甚至同一法院不同法官对相同的法条有不同的理解,相同的案件有不同的判决的情况出现[6]。
  基于上述股东知情权诉讼司法困境,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12日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在第13条至第18条对股东知情权作了细化规定,回答了司法实践中股东知情权的诸多争议问题,明确了股东知情权主体资格、固有属性、可执行性、权利范围、“不正当目的”的认定等问题。《征求意见稿》通过细化股东知情权的具体内容使之更具有可操作性,但对于股权转让后的股东知情权、公司章程能否排除股东知情权、“不正当目的”认定的可操作性等问题仍然颇具争议。
  二、对《征求意见稿》中股东知情权细化规定的评析
  (一)明确了股东知情权行使的主体资格
  《征求意见稿》第13条明确了行使股东知情权必须具备股东资格。根据我国《公司法》第33条第2款,股东依据股东名册行使股东权利。首先,这一规定回答了学界关于是否有必要限制股东的持股比例和持股时间的争议问题。不论是大股东还是小股东都平等享有股东知情权,都依法有权请求公司提供信息。其次,实践中不同法院对于股权已转让的股东是否享有股东知情权处理方式有一定分歧。如有法院[7]认为股东转让其全部股权后已丧失股东资格,不符合股东知情权的诉讼主体资格,不享有诉权。但有法院[8]认为股东在股权转让前持股期间享有股东知情权。此次《征求意见稿》采取绝对无权说的立场,认为转让股权于他人即已丧失股东资格,自然明确了股权已转让的原股东无权以股东身份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对此问题理论界和实务界都存在分歧,笔者将在后文详细论述。
  (二)确认了股东知情权的固有权属性
  实践中常有被告公司以股东出资瑕疵、公司自治或股东协议为由对抗股东知情权,但根据《征求意见稿》第14条以及《公司法》第28条,确认了股东知情权固有权属性。首先,知情权是法律赋予股东的固有权利,股东出资是否存在瑕疵与股东是否具有知情权是两个法律关系,出资存在瑕疵股东应承担补足责任,并不影响其具有股东身份以及依据股东身份行使知情权[9]。其次,这一规定同时排除了章程和股东间协议对股东知情权的限制,认为股东的知情权是法律明确赋予股东的权利。公司章程是公司自治性规范,只有在不违反强行法的前提下才有生效空间,限制或剥夺股东知情权的规定无效。因此,公司不得以公司章程或股东间协议限制或剥夺股东知情权。
  (三)强化了股东知情权的可执行性
  股东知情权案件的执行往往是一大难点,而《征求意见稿》第15条明确规定,判决中应将股东知情权行使的时间和地点写进判决文书,这无疑是一大进步。另外,实际上大部分非专业的股东难以发现公司提供的专业技术资料或财务报告中的漏洞和问题,难以察觉公司所披露信息的片面性、虚假性和误导性,因此仅仅依靠股东知情权无法全面救济股东权利所遭受到的侵害。委托人代理制度作为股东知情权的一种辅助手段,使股东能够全面、客观、真实地了解有关情况。但本条规定较为抽象,可操作性不强,没有详细规定受托人的当选资格、职权范围、保密义务等,还有待司法解释进一步完善。
  (四)扩充了股东知情权行使范围
  因为《公司法》缺乏明确指引,仅仅规定股东有权在一定条件下查阅会计账簿,但究其范围为何留下了空白,这一问题在实践中出现得最为频繁。在股东知情权的行使范围是否包括记账凭证、原始凭证等核心争议点上各省的“审判指导意见”不尽相同[10]。会计凭证是记载会计账簿原始财务信息的资料,是股东客观、真实了解公司运营、财务状况最为直观的第一手资料[11]。“基于利益平衡以及确保信息真实的考虑,知情权范围不宜限定在一个不可伸缩的区域,尤其对于人合性较高的有限责任公司,严格限定知情权范围并不利于知情权制度设置的目的。”[12]因此,《征求意见稿》第16条从目的解释的角度出发,将会计凭证纳入股东知情权的范围能够从实质上保证股东知情权的监督效能和其他权利的行使。
  (五)细化了“不正当目的”的界定标准
  股东知情权不是绝对的权利,而应受到正当目的的限制。借助“正当目的”这一检验标准可以有效平衡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维护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避免权利的滥用。根据《公司法》第33条,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的举证责任在公司,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不正当目的”的具体情形,这一高度抽象的立法用语引发了诸多问题。由于对“不正当目的”的理解不一,实践中往往出现公司以“不正当目的”为由拒绝股东要求查阅会计账簿的合理请求。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只能依靠具体案情和自由裁量权来作出判断,且裁判与裁判之间存在许多矛盾。此次《征求意见稿》第17条细化了“不正当目的”的四条界定标准,但有学者认为本条规定的四种情形有扩大解释之嫌[13],同样会导致不易操作和法律过度介入公司管理的弊病,笔者将在后文详细论述。
  三、关于股权已转让的原股东是否符合股东知情权主体资格的问题
  《公司法》对于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的原告是否应具有股东身份没有明确规定,根据《征求意见稿》第13条:“公司提供证据证明原告起诉时或者在诉讼中已经不具有股东身份的,应当驳回起诉。”这意味着丧失股东身份即丧失参与经营管理权,股权转让后原股东不再享有股东知情权。但实践中经常出现公司做假账或恶意隐瞒公司经营和财务状况,导致股东以非正常低价转让股权而利益遭受损失的情形[14]。因此,股东知情权的行使是否要求股东资格的存续在理论和实务界都颇具争议。
  对于这一问题学理上有三种观点:绝对有权说、绝对无权说和相对有权说。支持绝对有权说的学者认为,公法意义上的股东知情权遭受损害时向法院提起诉讼是股东诉权的体现。作为一种客观性的权利,这一诉权的行使不以股东身份为前提,只取决于法益是否受侵犯和对有关损害的诉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15]。因此,若公司会计账簿造假隐瞒利润,侵吞公司和股东合法利益,即便原股东的股权已转让,原股东仍然有权基于利益受到侵害而提起诉讼。
  支持绝对无权说的学者认为,一旦原股东股权转让后就绝对丧失了对公司的知情权。因为股东权利源于股东资格,股东知情权随着股东资格的丧失而丧失。法律赋予股东知情权的目的在于通过了解公司经营中的有关信息,保障股东的投资利益和对公司业务监督纠正权得以有效实现。如果丧失股东资格后仍然允许查阅公司信息,会给公司经济关系带来极大的不稳定性,造成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混乱[16]。
  笔者认为,原股东对转让股权后的公司经营信息没有知情权,但对于其任股东期间的公司经营信息享有知情权。
  首先,笔者赞同将股东知情权分为三个层面的分析路径,体现了诚实信用原则创造的后契约义务。虽然原股东丧失股东资格,但并不意味着当其以不合理低价出售股权遭受利益损失时无权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法院对于此类情形一律予以否定,将严重助长公司财务造假排挤股东、侵害股东利润分配权利等不公正行为。“若将股东查阅权严格限制于股东名册上记名的股东,势必不能周全保护股份利益相关者知情监督并借此进行商业判断和决策的权利。”[17]
  其次,有学者提出股东因转让股权离开公司后,若肯定其对公司财务信息的知情权则会对公司商业隐私的泄露构成极大的威胁。实际上这一问题只需通过合理限制其知情权的行使即可解决,例如当其泄露公司重要商业秘密或财务信息且造成公司利益损害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外,转让股权的原股东查阅公司财务状况可规定通过中立客观的鉴定机构或中间机构来审计,并要求该鉴定机构承担保密义务[18]。如此,既可以满足股东了解公司讯息并对公司行为作出理性评价的需要,又能最大程度保护公司商业秘密,平衡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保障公司经营的安全与效率。
  最后,有学者提出,股权转让后原股东可以基于合理的证据以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等理由行使撤销权撤销股权转让合同或对公司提起侵权之诉等其他方式维护自身权益[19]。但若股权转让后的原股东无知情权便无法查阅公司信息,以至于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公司隐瞒财务状况从而通过撤销或侵权之诉有效地维护权利。另外,笔者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43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