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四川警察学院学报》
风险社会背景下大型活动安保工作优化路径探析
【英文标题】 Optimization of Security Work for Large-scale Events in the Risk Society
【作者】 刘晗【作者单位】 四川警察学院
【分类】 公安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风险社会;大型活动安保;优化路径
【英文关键词】 risk society; security work for large-scale events; optimization
【文章编码】 1674-5612(2019)05-002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25
【摘要】

近年来国内大型活动面临的风险因素呈现增多趋势,在风险社会背景下,大型活动安保工作的要求更高了。基于防控风险理念,大型活动安保工作需要从多方面进行优化:一是提升情报预警效能,系统开展风险评估;二是加快安保智能化建设,推进安保社会化参与;三是构建突发事件联勤响应机制,搭建业务培训交流平台;四是加强网络空间、新兴业态风险防控。

【英文摘要】

The risk factors in large-scale events in China have been increasing in recent years. Under the risk society background, higher requests are put on security work for large-scale events, which need optimizing from the following aspects. First, an early warning mechanism for intelligence should be improved and risk should be assessed systematically. Second, construction of intelligent security work should be accelerated and society participation in security work should be encouraged. Third, a joint response mechanism for emergencies and a communication platform for professional training should be built. Fourth, risk prevention and control for cyberspace and new industries should be strengthen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728    
  
  

风险社会德国学者乌尔里希·贝克提出概念,是指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生产力与需求之间的矛盾,使风险的释放达到一个我们前所未知的程度,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潜在突发性危机事件发生成为社会中的一种常态{1}。2017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了防控风险的重要意义和实践路径。他指出:“全国政法机关要强化忧患意识,提高政治警觉,增强工作预见性,不断创新理念思路、体制机制和方法手段,全面提升防范应对各类风险挑战的水平,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和人民安居乐业。”举办大型活动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手段,近年来国内大型活动举办次数逐年增加,在风险社会背景下,大型活动面临更大的安全挑战。以往有些学者从安检排爆、突发事件处置、学警参与安保、警犬技术应用、大数据科技运用等方面就如何做好大型活动安保工作进行了一些研究,提出了一些加强、优化安保工作的对策。但情况在不断变化,本文结合当前国际国内现实形势情况,基于风险管理理论分析大型活动面临主要风险,安保工作现状及存在困境,从提升情报预警、风险评估,加快安保智能化建设、社会化参与,构建突发事件联勤响应机制,搭建业务培训交流平台,加强网络空间、新兴业态风险防控几个方面提升大型活动安保风险预测、风险预警和风险处置能力,构建智慧化、多元化安保防控新格局,为风险社会背景下更好开展大型活动安保工作提供参考。

一、大型活动面临的风险

我国发展进入历史交汇期,社会形势复杂、矛盾突出,其显著特点就是高风险。社会风险具体表现为政治安全风险与暴力恐怖犯罪、新技术风险与新型犯罪、经济金融风险与涉众型经济金融犯罪、公共安全风险与新业态违法犯罪、网络安全风险与网络违法犯罪{2}。笔者根据学者研究基础,结合大型活动安保工作实际,认为风险社会背景下大型活动主要面临暴恐袭击、群体性事件、活动场所、网络空间与新兴业态风险,具有国内国际风险叠加、个人极端与群体性风险叠加、人为风险与自然风险叠加、传统风险与现代风险叠加四个特征。

(一)暴力恐怖袭击风险

恐怖袭击是指极端组织、极端个人出于政治、宗教目的人为制造的针对但不仅限于平民及民用设施的不符合国际道义的攻击方式,袭击手段包括劫持人质、制造爆炸、枪击纵火等{3}。当今全球恐怖主义活动猖獗、泛滥,大型活动参与人数众多且相对集中,具有极高的媒介价值,极易成为恐怖分子选择袭击的目标。直接袭击大型活动的代表性案例有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案,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爆炸案,2016年法国尼斯国庆日卡车冲撞人群案等。目前,我国尚未发生直接袭击大型活动的案例,但是,反恐形势依然严峻。国内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在北京制造了“10·28”暴恐袭击案,“3·1”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造成大量无辜群众死伤。

(二)群体性事件风险

我国社会正处在转型期,经济结构调整,贫富差距拉大,各种社会矛盾逐步积累,特殊利益群体聚集上访与日俱增。代表案例有山东省平度市发生的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的聚集事件、江苏通安群体性事件、浙江海宁群体性事件,以及各地因医患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大型活动有领导出席,社会关注度高,特殊利益群体可能在活动期间借机表达诉求、制造事端,利用大型活动扩大影响,制造负面舆情。此外,球类比赛活动现场观众可能因为比赛胜负、对裁判判罚不满而情绪激动,容易由漫骂演变为人群骚乱、打架斗殴甚至城市暴乱事件。代表性案例有2012年埃及塞得港球迷骚乱事件、2014年巴西圣保罗州球迷暴乱事件等。

(三)活动场所风险

大型活动举办场所是大型活动进行的工具和载体,对活动安全顺利进行至关重要。举办灯会、庙会、焰火表演时,因活动场地人员密度过大,人流管控疏导不及时造成踩踏事故,典型案例有北京密云踩踏事件、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等。举办大型演出类活动时,需要搭建临时建筑和增设临时设施,如临时搭建主席台、舞台、看台、宣传牌和大功率电气线路,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场馆原有设施条件,增加安全隐患,代表性案例有2013年王菲重庆演唱会出现看台坍塌,2015年蔡依林南宁演唱会现场舞台坍塌。

(四)网络空间风险

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智能设备投入到大型活动中,新技术和智能设备的运用都离不开网络的支撑,网络空间成为大型活动风险防范新的阵地。敌对分子可利用网络空间在活动期间传播极端宗教思想、抹黑政府形象、制造舆情,更有黑客尝试袭击公安网络,破坏大型活动电力系统、干扰通信、安防系统,制造现场混乱。

(五)新兴业态风险谨防骗子

近年来新兴行业,如物流、寄递、民宿、3D打印、无人机等,也对大型活动形成了新的间接风险。例如:利用寄递物流业运输枪支弹药零件、危险爆炸物品的原材料和新型管制器具;利用民宿业逃避实名登记检查,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利用3D打印制造逃避金属安检的违禁物品;利用无人机对大型活动场地、线路进行侦查或作为武器搭载平台,对大型活动直接进行袭击等。

二、大型活动安保工作现状及困境

大型活动安保工作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活动安全顺利进行,在活动开始前制定安保方案,进行风险评估,制订应急预案;加强情报收集,对城市重点部位、重点人员、重点物品排查摸底、加强特种行业、娱乐场所管控;对大型活动涉及的场地、路线进行安全检查、对大型活动涉及的人、车、物进行安全检查;活动现场控制制高点、维护活动现场秩序、警卫要人、处置突发事件{4}。现今,大型活动安保工作多以公安机关为主要安保力量,以圈层布警为主要手段,随着时代的发展,警务方式向着主动识别风险、智慧警务建设、社会多元化治理转变,现有的大型活动安保工作方法手段存在一定局限。

(一)情报预警不够高效、缺乏系统风险评估

情报预警,是风险感知的重要手段。现今,多数大型活动情报预警缺乏科学的机制保障,情报预警不够高效。一是情报采集渠道不够多元,情报采集手段单一,采集效率不高。二是情报缺乏汇聚整合,各警种收集到的情报未能及时汇聚整合,缺乏情报共享。三是情报分析手段单一,民警习惯经验判断,缺乏数据模型计算,情报关联分析、深入挖掘。四是情报落地不够及时,情报未能转换成实战成果,情报主导机制运作不够成熟。风险评估是在大型活动开始前预先识别潜在威胁和隐患,采用定性定量分析,划分风险种类和等级,提出针对性的策略建议,形成风险评估报告,以期有效预防、控制安全风险。现今,多数大型活动缺乏系统风险评估。一是公安机关不够重视安保系统风险评估,民警习惯依靠经验识别风险,对风险评估报告的认可度不够。二是缺乏风险评估专业培训,不清楚如何科学划分评价单元、选取评价模型、计算风险等级。三是风险评估报告制作者与安保一线执勤民警缺乏沟通交流,提出的对策可操作性不强,不能很好发挥实战指导作用。

(二)科技应用不足、社会参与不够充分

近年来,公安机关频繁承担各类安保任务,大型活动安保工作需要大量警力投入到各圈层,承担各类任务。随着大数据技术、图像识别技术、人工智能技术、5G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利用科技手段提升大型活动安保效能有了技术保障。

例如利用大数据技术对重点人口进行管控,对其建立活动轨迹异常报警模型,智能化管控代替传统的人工盯防;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在重点区域进行布控,在逃人员、重点人员触发报警,机器识别代替人工识别;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自动化查验人车信息,机器代替人工,提升了工作效率{5}。由此可见,加快安保智能化建设能够有效节省安保警力,准确实现风险预警、强化社会面治安管控,但是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目前多数大型活动安保科技手段应用不足,还是习惯以加大警力投入方式提升安保质量。除此之外,在明确公安机关活动安保工作指导检查和监督职责的基础上,将活动安全管理的部分职能通过向社会转移,利用市场机制达到活动安保资源的有效配置,缓解公安机关安保任务压力大,警力资源严重透支现实{6}。但目前大型活动安保工作市场化运作不够成熟,不同地域存在较大差异,志愿者、公安院校学警专业化水平较低,只能在安保工作中承担辅助性任务。

(三)突发事件处置缺乏协作、培训交流不够充分

风险社会背景下,大型活动出现突发事件的种类是繁多的,需要公安机关与政府、消防、医院、电网、媒体等多职能部门协作,充分调动各方力量应对突发事件。目前,大型活动突发事件处置多以公安机关为主,一是缺乏各职能部门协作,缺少统一的指挥平台,缺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风险社会[M].何博闻,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4-10-15.{2}宫志刚.历史交汇期社会风险防控与警务战略转型[J].公安学研究,2018(1):55-77.

{3}郭建华.防控风险背景下大型活动安保现场处置的若干思考——以宁波市大型活动安保工作为例[J].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2016(3):44-49.

{4}张文娟.浅谈大型活动安全保卫工作[J].中国公共安全,2019(1):149-153.谨防骗子

{5}金诚,蒋文荣.基于大数据的重大活动智能化安保模式的构建[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127-132.

{6}戚丹.大型活动安保工作社会化路径研究——以创新社会治安治理机制为视角[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2):142-147.

{7}刘颖璇,姜涵.大数据背景下大型活动安保情报预警研究[J].科技创新与应用,2019(11):36-37.

{8}田元华,王岩.浅谈人脸识别在重大活动安保中的应用[J].中国安防,2018(12):93-95.

{9}闫薇,慕丽娜.大数据时代物流寄递业治安管控现状与对策[J].辽宁警察学院学报,2018(3):63-6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7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