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盗窃自己家庭财产的罪与刑
【作者】 文敬【分类】 刑法分则
【期刊年份】 1984年【期号】 3
【页码】 3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7335    
  在司法实践中,盗窃有时发生在夫妻、父母与子女或者子女之间,成为较难处理的案件。本文仅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盗窃了其他成员数额较大的财产、是否构成犯罪、如何追究刑事责任等问题作一些探讨。
  (一)
  我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就成立盗窃罪。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是:(1)有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行为主体,(2)行为人有将他人财产占为己有的目的,(3)有秘密窃取的行为和“数额较大”的结果,(4)侵犯了国家、集体或个人的财产权利。
  家庭成员盗窃自己家中的财产是否构成犯罪,首先要分清盗窃的财产的所有权属性。家庭财产有三种情况,一是属于行为人个人所有,二是属于他人所有,三是尚未明确具体归属,属于家庭成员共有。
  如果财产属于行为人个人所有,只是因为行为人居于家庭的从属地位或出于其他关系考虑,而采取悄悄攫取的手段将财产转移、使用或处分。这种行为从家庭关系说叫做“偷”,但从法律意义上说行为人并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权利,因而不构成犯罪。
  如果财产属于他人所有,行为人采取盗窃手段占为己有,例如儿子将父亲的存款偷取挥霍,丈夫将妻子婚前的金首饰偷去变卖赌博,弟弟将哥哥的一件名贵古董偷去藏匿,以备婚后分家自用,等等,并且这些财物数额都较大,这就明显地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利,因而应当构成犯罪。
  可是在现实中,家庭财产基本上是共同所有,很少按份共有。共有财产在未分割之前很难确定那些是其他成员所有,那些是行为人自己所有,因而难以确定行为人主观罪过的轻重、盗窃他人财产的多少以及由此而反映的社会危害性大小。故一般不以犯罪论处,可作为民事侵权行为处理。按照民法理论,家庭共有财产为家庭全体成员所有,均有使用的权利和保护的义务,任何一人都无权违背他人意志和损害他人利益来处分共有财产。其成员之一盗窃了家庭共有财产,只要有民事责任能力和实际支付能力,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其返还或赔偿。但是,如果盗窃了数额巨大的共有财产,并且大大超过了行为人的应有份额,这就是严重侵犯了其他成员的财产权利,也应该视为犯罪。但在立案的标准上,如果需要的话,应当减除行为人的应有份额,以便于正确确定其盗窃数额和危害程度。
  (二)
  对家庭内的盗窃犯罪,是否追究刑事责任?在实践中存在矛盾。在现实生活中,家庭内盗发生后,财产权利人对内盗者通常只是:或者父母将子女打骂一阵,或者夫妻争吵一场,最后发出诸如“再偷就把你打痛”、“再偷就分家”或“再偷就离婚”之类的警告,或者实际地分家或离婚了事,一般并不诉诸于法院要求按刑法来解决。因为作为直系血亲或姻亲组成的家庭,其成员朝夕相处,感情复杂,虽然他们可能产生种种矛盾,但从根本上,在生活、经济、精神等方面,一般是利害相关,荣辱与共。除少数感情恶化或利害重大的外,多数财产所有人出于自己或子女及其他成员的长远的物质和精神利益,并不希望用刑法来保护为内盗者所侵犯的财产权利。因为对内盗者处以刑罚可能使他们失去更多的物质和精神利益。所以他们多数只是希望通过家庭和社会的教育使之改正,他们还能和睦相处。
  这样,如果对内盗者处以刑罚,就可能使包括财产所有人在内的家庭成员遭受更大的损失,这为他们所不愿。同时,又使一些尚能维持的家庭趋于破裂,这于社会也无益。但是,如果对内盗者不处刑,而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明文规定对于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应当处刑,这就有失法律的严肃性。
  怎样来克服这个矛盾,协调法律与实际的关系?我认为,对于家庭内盗的犯罪,应当采取自诉原则,不告不理,告诉才理。将诉权交给遭受侵犯的财产权利人。是否用刑法来保护其财产权利,即是否对内盗者追究刑事责任,以其真实意志来决定。
  这种认识是基于:财产权利在民法中就是所有权问题。从民法理论上说,所有权是人与人之间因物而发生的关系。它是所有人对物的占有和充分支配的权利,在所有权中处分权是核心,是所有人最基本的权利。所有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通过一定的法律行为对财产进行处置:或将物变卖、赠予,形成所有权的转让;或让物散失、毁损,形成所有权的抛弃。并且,也可以对某些已经发生的事实采取追认的方式进行处分。这种财产所有权自然产生以保护它为目的的诉权;而所有权的处分权又决定着诉权的行使与否。财产所有人在自己的财产权利遭受非法侵害的时候,可以采取民事诉讼来保护自己的财产权利,在遭到严重侵害的时候,又可以采取刑事诉讼或附带民事诉讼来保护自己的财产权利并且惩罚侵害人。这是财产所有人的法定权利。作为一种权利.不可为他人非法剥夺,却允许权利人自行放弃。
  如果财产权利人放弃刑事诉权不予告诉,就意味着他不要求国家运用刑法手段来保护他的财产权利,也反映出内盗行为的危害程度使财产权利人在一定限度内尚能容忍,尽管这种危害程度可能于家庭来说是较大的,但于社会危害较小。因此,从法律意义上的尊重财产权利人的意志,从社会意义上的维护家庭关系以及考虑到刑罚的实际效果出发,国家就没有必要去追究内盗者的刑事责任。
  只有当财产权利人对家庭内盗行为提出控告时,国家才应该进行干预。因为这时内盗行为既然使财产权利人不可忍受,一般就反映了行为手段的恶劣或行为结果的严重,也反映了行为已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如不惩罚这种行为就不能保护财产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维护家庭团结,自然也不利于社会安定。在这种时候,追究内盗者的刑事责任就是必要的了。
  不告不究和告诉才究其出发点都是一致的,就是从尊重财产权利人的意志,维护家庭关系和社会效果来考虑。正是从这点出发,我国刑法对家庭成员之间发生的一些犯罪,如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虐待家庭成员罪,除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外,都采用了自诉原则,即告诉的才处理。
  应该看到,对于家庭内盗的犯罪,完全不用法律手段进行干预将不利于权威地、有效地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如吴某乘妻不在家,撬箱盗窃了妻父赠与她的一千余元钱物,吴妻的财产权利已为其夫严重侵犯,妻无可忍受提出控诉,这就不能因为夫妻是一家人而不追究夫的刑事责任。但是,一律用刑法手段来调整这种家庭关系,又不符合群众的传统心理,不利于稳定家庭关系,因而不能达到积极的刑罚效果。如青工陈某与父母共同生活,将父母价值五百余元的财物偷出变卖挥霍,其父母并未自诉,被检察院以盗窃罪提起公诉。既然财产权利人不要求、不希望用刑法来解决他们的家庭纠纷,国家一定要去追究内盗者的刑事责任,只会使财产权利人受到更多的痛苦,这与运用刑法保护他们的权利相矛盾。所以,采用自诉原则,让财产权利人权衡利弊,自行选择,才能切实地保证公民的权利和有效地保障社会的安定,这也是刑事法律的原则性与灵活性的统一。
  目前我国刑法所列的盗窃罪没有自诉的规定。若按法律条文理解,家庭内盗的犯罪都是公诉,应予追究刑事责任,但在实际中多数都未诉究.这就使立法和执法不协调。因此,要严格做到依法办事,执法必严,还需要在立法上更精密、更科学、更符合实际。为此,建议今后通过立法程序对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盗窃罪补充上家庭内盗犯罪的自诉之款。
  (三)
  对于家庭内盗的犯罪,在量刑上也是值得探讨的。
  我国古代的法律重视维护家庭和家族关系,唐以后的法律都对亲属相盗的犯罪和处刑作了规定。唐、宋律中盗缌麻、小功财物处刑减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73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