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专家辅助人制度理解误区及完善路径
【英文标题】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Expert Assistant System and Related Suggestions
【作者】 刘建华董光裕
【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鉴定意见;证据质证;专家辅助人;专家证人
【英文关键词】 expert opinion; evidence cross-examination; expert assistant; expert witness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8)06-0016-06
【文献标识码】 A 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8.06.003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6
【摘要】 以审判为中心司法改革背景下,专家辅助人制度并没有发挥其设计的价值。实践中发现专家辅助人参与庭审,表现出法官不欢迎、辅助人不愿意、诉讼地位不明确、质证程序混乱及意见不采纳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此制度的普及推广。而究其根源是对鉴定意见内涵、专家辅助人角色以及质证程序等法律制度理解存在较大误区。因此,为了促进科学证据采纳及合理采信,建议在专家辅助人制度完善上应从法院备案制度、专家辅助人选拔、立场平衡原则、质证有限参与原则以及辩护意见采纳标准等路径上进行设计,这样才能促进专家辅助人积极走入法庭质证,提高我国司法审判质量,维护司法公正和公民合法权益。
【英文摘要】 The system of expert assistant has not realized its function as desired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trial-centered judicial reform.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in the practice of the expert assistant system, which have severely restricted the application of the system. For example, judges are reluctant to accept the practice; expert assistants are unwilling to be involved; the status of experts in litigation is vague; the cross-examination procedures are not clear and the opinions of the experts are not accepted. The reasons are due to the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nature of appraisal opinions, the role of the expert assistants, and the procedures of cross-examination.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collection and acceptance of scientific evidence, it is suggested that the followings should be considered and designed as the record system in court, the selection of expert assistants, the principle of position balance, the principle of restricted participation through cross-examination, and the standard of adoption of defense opinions. These measures would get the expert assistant to be involved in court trial,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rial, and maintain judicial justice and the lawful rights of the public.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56    
  1问题的提出:专家辅助人参与诉讼的案例分析
  为了对实践中专家辅助人制度运行的状况有直观的掌握,需要通过对专家辅助人相关案例进行深入探讨。本文选取了安徽省祁门县王晖、方卫涉嫌刑讯案(以下简称“陷警门”案)与复旦投毒案为例,简要分析专家辅助人制度在这两起案件中的实施情况。
  1.1“陷警门”案
  2010年9月,祁门县公安机关侦破一起针对摩托车的团伙盗窃案,就在破案第二天,犯罪嫌疑人熊某死亡,办案侦查员王某、方某因涉嫌刑讯逼供罪被检察院立案侦查。熊某的死因成为本案的焦点,虽然安徽省检察院的司法鉴定中心与最高检的司法鉴定中心分别出具的两份鉴定意见略有差异,但均表明王某、方某需对熊某的死亡承担责任。法院一审判决王某、方某有期徒刑十年。在二审中,王某与方某的辩护人委托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刘良教授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
  在二审中,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的刘良被安排在证人席上,出庭顺序也与所处席位相对应,放在了最后一位证人之后。为有效地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刘良教授准备了一份书面报告,但在庭上法官并未同意其当庭宣读报告全文,仅允许其就报告的核心观点进行简要说明{1}。在对报告核心观点进行说明后,参照鉴定人出庭的发言方式,在法官的同意下,辩护人对报告中的一些专业问题提问,刘良针对相关问题进行回答、解释,其出庭时间共半小时左右。整个过程法官并未向刘良提问,检控人员亦未对刘良发表的意见提出质疑,仅问了一个操作上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去现场看的?{2}”
  1.2复旦投毒案
  2013年4月1日,复旦大学医学研究生黄某被室友林某某投毒,15天后不治而亡。侦查机关委托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对黄某的死因出具鉴定意见。在庭审中,林某某的辩护律师委托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法医室主任胡志强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
  本案庭审中专家辅助人的出庭完全参照了鉴定人的作法,出庭顺序被安排在了鉴定人出庭之前。专家辅助人胡志强出具了一份《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在庭审中就结论和观点论证理由进行了一定说明{3}。说明完毕后,辩护人对胡志强出具的意见进行了提问。与“陷警门”案件不同,在辩护人提问后,检察官与诉讼代理人均经过法官允许后对专家辅助人进行了提问。随后,法官也进行了提问并向其说明:其出具的《意见书》及相关论证不能作为鉴定意见,而应作为针对鉴定意见的质证意见在判决中予以考虑。在专家辅助人退庭后鉴定人出场,两方并未就鉴定意见展开直接的对质。在本案中,专家辅助人极像辩方的鉴定人,主要就专业问题与对其资质的质疑进行回应,处于接受控方质询的态势。
  从我国刑诉法的规定来看,鉴定人出庭的目的应为接受质证,而赋予专家辅助人的使命则为协助辩方进行质证。而在以上介绍的两个案例中,庭审都尽力避免了鉴定人与专家辅助人的正面交锋,不能进行直接交流,质证又从何谈起。
  虽然以上两个案例带有个案的特殊性,但它们生动地展现了专家辅助人制度在我国的司法实务中的现状。一方面,有许多观念较为先进的辩护人已积极寻求专家辅助人的专业支持以增强质证能力,也有许多法官、检察官和鉴定人愿意接受专家辅助人在庭审中的质证,体现了业界对新生制度的接纳、尝试;另一方面,许多审判庭在专家辅助人制度的适用上,对规定过于简要的制度产生了不同的理解,个别案例甚至违背了法条表达的应有之义,这就需要我们寻找、发现这一新制度的有待完善之处,对其进行补充和修改,为完善我国司法鉴定制度乃至诉讼制度,保护当事人合法诉权做出努力。
  2专家辅助人制度落地不畅的症状
  专家辅助人出庭客观上增强了辩方的质证能力,有利于对鉴定意见的可采性产生实质影响,可以说存在较大的潜在市场。然而,这样的制度创设6年来依然未在我国刑事诉讼实践中普及,令人感到遗憾。之所以未能达到与市场规模相匹配的普及效果,大致有以下五方面的问题。
  2.1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不明确
  在当前的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于专家辅助人的立场问题有着比较大的分歧,或是认为其在法庭上应保持中立的立场,或是认为其应倾向于委托他出庭的控方或辩方{4}。目前,我国《刑诉法》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均未就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做出规定,那么,专家辅助人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参与诉讼呢?是辩护人?是证人?抑或是鉴定人?专家辅助人在庭审中是否应带有党派性或倾向性?其与委托人关系如何?对这些问题的不同理解导致了实践中不同法庭操作方法上的区别。
  不同的角色在法庭上地位和作用不同。没有法律的明确界定,专家辅助人无所适从{5}。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诉讼地位的区别将影响专家辅助人出具的意见是应该完全公正客观还是倾向于维护委托方的利益,而这样的党派性将决定其在法庭上的出庭顺序与坐席位置。如果专家辅助人具有天然的倾向委托人的党派性,其应坐在委托人身边,所做出的意见应以有利于委托人利益为考量;如认为专家辅助人应完全对案情的客观性负责,则应将席位单列或坐在靠近法官的位置,表明其对客观真实负责,不具有党派性与倾向性。
  如个案分析中所描述,在“陷警门”案中,专家辅助人刘良教授坐在了证人席上,而复旦投毒案中专家辅助人胡志强主任则被安排在鉴定人席上接受质询。实务操作中不同的作法体现了法庭对相关法律、解释的不同理解,对专家辅助人诉讼地位的不同认识。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问题,将直接关系到专家辅助人能否在诉讼中充分发挥其应有作用{6},这是应亟待解决的。
  2.2法官不愿意更多主体参与诉讼
  众所周知,虽然我国正积极借鉴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但依然带有十分强烈的职权主义色彩。“一些地区法官”认为:刑事诉讼是为了追诉犯罪而存在,法官是中立的,如法官认为鉴定意见存在问题可以决定重新鉴定,而引入新的诉讼角色对鉴定意见质证只会起到混淆视听的效果,不利于法官查明案情。在这样的认识背景下,由于专家辅助人能否出庭的决定权掌握在法官手中,申请专家辅助人出庭的请求往往不能得到允许。
  2.3“同室操戈”的嫌疑造成辅助人难聘
  英美法系优秀的专家证人不仅是在其专业领域具有权威、拥有良好声誉的专家,还必须要有丰富的法庭经验能适应对抗制的法庭氛围{6}。专家辅助人虽与专家证人存在相当大的差异,但由于同样服务于法庭调查,其亦需具备充足的法律知识方能恰到好处地配合辩护人达到理想的辩护效果。这样的知识结构需求使得能够胜任专家辅助人的专家学者主要集中于鉴定人队伍中,这就是专家辅助人制度的矛盾点之一——让鉴定人充当专家辅助人对其同行出具的鉴定意见进行质证。即便在大城市中,同行业的专家圈子规模也不大,因学术交流等原因同行业专家们多有熟识,更不用说在中小型城市。指望这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专家们出庭对峙,在中国千百年来以和为贵的文化背景下,恐难以广泛实现。
  2.4专家辅助人任职资格、审查流程不明确
  根据《刑诉法》与《解释》,专家辅助人出庭需依控辩双方的申请并征得法庭的同意,即控辩双方拥有申请权而法院拥决定权。然而,这两个文件对于专家辅助人任职资格与资格审查程序都没有做出规定,导致实践中对专家辅助人资格审查问题存在不同作法。更有甚者,成了法院阻止专家辅助人参与诉讼的理由。
  根据英美法系中专家证人的实践情况来看,当事人拥有委托专家证人的决定权导致专家证人在诉讼中被滥用,诉讼效率因此降低;相反,如果对专家辅助人出庭的要求限定得过于严格,则容易导致产生专家辅助人鲜有问津、控辩两方对该制度缺乏了解、难以形成稳定专家辅助人队伍的情况。
  《刑诉法》与《解释》就该问题同样没有给出答案。通过上文个案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专家辅助人的出庭顺序在实践中存在着不同作法,倾向于认为专家辅助人的性质与鉴定人相近的法庭将其出庭顺序安排在鉴定人前后,而倾向于认为专家辅助人的性质与证人相近的法庭则将其出庭顺序安排在证人之列。显然,不同的出庭顺序将对专家辅助人意见在庭审中起到的作用产生一定的影响。我们都知道,专家辅助人的职责是对鉴定意见进行质证,但是如上两个案例中专家辅助人均未与鉴定人同时在庭审中相遇,不能直接进行言语沟通,对质的效果大打折扣,这样的作法显然是对直接言词原则的违背。
  2.5采信专家辅助人意见与否较为随意
  《解释》规定:对于专家辅助人发表的意见应予以记录并于庭审结束后向专家辅助人宣读核对无误。但是,由书记员如实记录专家辅助人意见并不意味着法官在裁判时会对意见进行充分的考量。由于目前我国刑事诉讼中有着公诉效力优先的“潜规则”,而专家辅助人意见并非法定证据,效力不明,没有采信标准可循,法官在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时,专家辅助人意见的效力就处于劣势。缺乏对意见的采信标准,法官将可能不知从什么方面对其进行判断进而缺乏周密严谨的思考而盲目根据公诉证据做出决断,这对于公正判决而言是不利的。
  3专家辅助人制度理解的误区
  虽然专家辅助人制度设立的初衷十分美好,但我们也应看到,由于新《刑诉法》对该制度的规定较为模糊,相关司法解释也缺乏配套规定,导致对该制度的理解存在区别,造成了在实际运行中情况并不理想。
  3.1功能误区:专家辅助人出庭是质证,而不是举证
  “专家辅助人”的诉讼作用,集中体现在出庭质证的过程中。它应当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为维护聘请方当事人的法益,就对方提出的涉及鉴定意见或专业知识方面的问题或质询,做出说明或对质;二是协助聘请方对鉴定人或对方聘请的“专家辅助人”进行询问,并对案件涉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李蒙.新刑诉法下专家辅助人首次出庭[J].民主与法制,2013(15):37-39.
  {2}刘长.中国式专家证人出庭,公家不再垄断司法鉴定话语权[N].南方周末,2013-07-04(4).
  {3}万钰.我国刑事专家辅助人制度研究[D].江苏:南京师范大学,2016.
  {4}王桂玥,张海东.论我国专家辅助人制度及其完善[J].中国司法鉴定,2013(4):17-22.
  {5}赵幼鸣.从鉴定人出庭制度看专家辅助人的困境[J].中国司法鉴定,2013(6):122-125.
  {6}李学军,朱梦妮.专家辅助人制度研析[J].法学家,2015(1):147-1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5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