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家乐福”超市收费的法律分析
【作者】 李剑【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家乐福;上架费;入场费;优势地位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4)05—0059—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5
【页码】 59
【摘要】

大型超市对供货商收取一定的费用在国内、国外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但是,国外大型超市收取的上架费是以促进创新和产品销售为核心的,而中国大型超市的入场费则演变成以“国际惯例”为幌子的非法行为。本文通过对超市收费的深入分析,揭示了超市收费行为的经济原因,并探讨如何进行法律规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978    
  
  2003年6月,上海炒货企业与家乐福超市因为入场费的问题发生争执,9家炒货企业联合起来和家乐福超市进行谈判,要求改变现有的供货方式。其中,超市收费项目不合理、过程不透明、地位不平等是供货商抱怨最为集中的焦点问题。通过协商之后双方仍然无法达成共识,阿明、正林、洽洽等占全国炒货市场8成份额的10家著名炒货企业停止向家乐福供货。在此之后,全国10多家行业协会对炒货行业协会表示声援,使“家乐福进场费事件”波澜突起。而中国造纸协会以及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下属近40家厂商更是齐聚上海浦东由由大酒店,召开“进场费问题研讨会暨声援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会议”,参加的企业中不乏国内外著名厂商,包括花王、尤尼佳、丝宝、唯尔福、月月舒等,{1}使得整个事件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家乐福和炒货行业,进而演变成为对超市营运的讨论。同时也让我们对超市入场费这一“国际惯例”产生了关注。
  一、“国际惯例”的解析
  被家乐福称之为“国际惯例”的超市入场费最早出现在20年前的美国。当时美国国内的香烟生产厂商为了争取自己生产的香烟能够摆在自动贩卖机上的最佳位置(大约为眼睛位置登高之处)以刺激产品贩卖,便开始支付自动贩卖机业者一笔上架费。[1]超市上架费在美国被称为Slotting Allowance或者Slotting Fee,其具体所包含的部分即便在美国也并不是非常清楚。[2]Sullivan认为,上架费是制造商事先以一次性付款方式付给零售商作为存储制造商新产品的费用,且上架费已经成为制造商与零售商间的价格/推广合约的重要组成因素。{2}而钟谷兰认为,上架费是上游产品制造商支付给下游经销商以获取销售支持的费用。其最常见的形式为现金,也可以是免费商品,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此费用的特色在于所支付的多少不因销售数量的多少而不同。{3}尽管在细节上的认识有所不同,但学界和实务界基本上认为上架费是供货商向零售商支付的新品推广费用的总称,是以促进供货商产品为目的而支付的费用。上架费产生的背景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新产品的大量出现需要商店提供销售;[3]二是大型超市的出现;三是供货商需要依靠大型流通业者提供市场咨询。上架费从上世纪80年代出现开始,在整个新品成本中所占的比例也呈现上升趋势。与此同时,收取与上架费同性质费用的行业也从最初的百货业扩展至诸如医药业、五金和计算机软件等行业。尽管上架费越来越普遍,占据新品成本的比例也越来越大,但对其合理性的争论却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息过。
  (一)对上架费的肯定
  支持上架费的学者认为,在商品种类、式样充斥的现代商业社会里,流通业者并无法完全掌握各种商品的品质、市场接受度等信息。在此情况下,对自己商品品质、市场接受度有信心的供货厂商,自然愿意支付此类费用,因为如上架费仅于最初支付,随后只要其商品销售量越多,每个商品所分担的相关费用就越低,从而使其扮演供货商和流通业者之间风险分担的角色。同时,超市收取上架费是对激励创新的反映。在百货行业,要成功推出新产品必须要将旧的、过时的产品赶下货架。但是,在百货行业中,创新一直是一个有风险的过程。大量的商品在没有获得成功的时候就退出了市场,而为了让新产品进入市场,制造商必须要让销售商相信它的产品将会是少部分成功商品之一。而且,对于商品本身,制造商在信息上要比销售商更有优势,更能够判断商品能否在市场上获得利润。因此,通过支付上架费,制造商用钱表明其对商品的信心(put its money where its mouthis)。如果商品成功了,则双方都能获得利益;如果商品失败了,则通过分担风险减少损失。而且,由于商品质量的信息通过上架费传递给了销售商,在新产品成功时,会带给制造商更多的价值;失败了,则让其支付更多的成本,这也从另一方面促使制造商在研发上投入更多。
  (二)上架费可能具有的反竞争效果
  1.制造商会减弱零售的竞争、提高其利润。所有的制造商和零售商都认为上架费会提高零售价格。因为在收取上架费的情况下,处于竞争状态的制造商会提高商品批发价格,而更高的商品批发价格又使得零售商提高零售价格。结果,收取的上架费最后通过商品本身价格的提高,转嫁给了消费者。
  2.大型制造商会排挤小的制造商。由于上架费在整个推介新产品所需要的费用中的比例越来越高,小的制造商往往没有足够的金融资源来支付上架费,从而失去了推介新产品的机会。
  3.上架费所形成的价格歧视对小的制造商和零售商不利。因为谈判实力的不济,即便在都支付上架费的情况下,小的制造商往往比大的制造商支付相对更多的上架费,而且大的制造商可以通过产量的放大将上架费的成本在商品中摊薄,从而在价格上更具有竞争力。对小的零售商而言,情况则相反。本身上架费在整个产品销售量中占据的比例就比较高,同时,其产量在短期内也难以急遽提高,很可能在该产品被淘汰的时候,其规模经济带来的受益仍然很小,这会加剧零售行业中的不平衡性。
  (三)对上架费的评价
  尽管从上架费产生开始就对其合理性争论不休,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完全具有说服力的结论。但比较一致的结论是,上架费至少有促进效率的合理性存在,其并不必然地具有反竞争性。而且,在美国经济学家逐渐深入的研究中,整体上更倾向于肯定其合理性,而对控制上架费的法律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相比于国内的入场费,家乐福所称的“国际惯例”的超市费用实际上与之并不相同。美国的上架费虽然也是内容庞杂,但主要是以新产品推介为中心、促进产品销售为目的的收费。而中国家乐福超市所收取的费用被统称为“入场费”,其范围远远超出了“国际惯例”所认可的范围。上海家乐福事件中,家乐福收费的大致构成如下表:{4}
  (表略)
  对比前面“国际惯例”所收的上架费,可以发现,家乐福(中国)超市收的入场费与之有以下不同:第一,收费的范围明显扩大。中国有学者将国内超市所收入场费用细分为进场费(包括新品费)、促销费和赞助费(指供货商按零售商销售其产品的规模给予价格上的折扣或返利)三类。认为超市收取促销费和企业赞助费是市场经济机制作用的结果,而收取入场费和新品费的做法会产生负面影响。{5}这种划分的标准不甚明确,也没有包括超市收费的所有形态,而且更重要的是混淆了收费中的合理与不合理成分。但这种划分上的混乱实际上也是国内的收费项目远远超过了国外,其中掺杂了各种目的的产物。[4]如果说像中国节庆费等项目还可以算是促销费用的话,则法国节庆费、老店翻新费等则是没有出处的,纯粹是为了收费而编制出的名目。
  第二,收费目的不清楚。在超市的营销中,上架相关费用通常被认为是制造商销售实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将其限定为展示费(presentation fees)、上架费(slotting allowance)、陈列费(display fees)、留置费(pay—to—stay fees)和赔偿费(failure fees)这几大方面,{6}都主要是针对新品上市的推广,有促进创新、分担风险,以及促进销售的作用。而国内的入场费则不论新品旧品,一概收取费用若干,从中无法体现经济效率,则难免有打“国际惯例”的旗号,而行乱收费之实的嫌疑。

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二、对入场费的分析
  对于超市收取入场费是否应受到法律的规制,也是一个倍受争议的问题。美国尽管是上架费的发源国家,但是时至今日也没有对上架费做出违法宣告,而且不少经济学家(包括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经济学家)都基于风险分担的理由支持上架费。但是,正如前文所说,我国台湾和大陆的超市入场费的构成和收取与美国并不相同,不能简单地套用其经济理论和司法实践,仍有必要对其作进一步的分析。
  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在1995年曾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对经营日用杂货的大型商贩、便利店、百货、超市和消费合作社等的经营行为予以纠正,对相关附加费用的规定为:“除风险转嫁及事后摊派费用两种附加费用予以禁止外,其它属于经营成本转嫁的附加费用,其收取须:(1)事先于契约中订明;(2)销售金额超过预定目标可以要求提供奖励金;(3)共同办理推广,对供货商名称或产品加以广告促销,有助于供货商或产品商誉或知名度提升,其所实际支出的广告支出,属该厂商应支部分,可收取,但应于该其间完成后,对支付之厂商提出书面报告,否则其收取附加费用之行为,即涉有不正当限制交易相对人之事业活动为条件而与其交易之情事,违反公平交易法第19条第6款的规定,或涉有显失公平之情事,且足以影响交易秩序。”{7}因此,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不认可大型超市所收的入场费。2000年10月,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第467次委员会决议,认为台湾家乐福公司滥用相对优势地位,向供货厂商不当收取补充固定推佣的附加费用,为足以影响交易秩序之显失公平行为,违反(台湾)“公平交易法”第24条的规定,处以新台币400万罚款。{8}
  对此,台湾有学者认为:“如新开店费等是因商品进入统一超市的行销管道,基于使用者付费原则,才向供货厂商收取此等费用。而所谓百店费者,系新开店费外另外的收费,其目的乃为用于广告、促销、庆祝……等全国性造势活动。依据该公司的说词,其原本希望废除此等附加费用之收取,而以降低进货成本方式取代,唯供货厂商因各种因素不愿配合,导致此种附加费用持续存在。对统一超市上述事实说明,公平会调查后并未有所反驳,基本上可以承认其证据力……此等附加费用在整体统一超市与其供货商之交易,实扮演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交易效率之诱因。当交易当事人间自主交涉可能时,经由其间自主交涉的结果,有助于帕累托效率或帕累托改善之达成……供货商可以选择缴附加费用或降低进货成本两种方式,然在其自主考虑下,其选择缴附加费用一途,显然选择此种方式,对其更为有利。”{7}这一观点有其合理性,但是,超市不直接降低商品的价格,转而收取入场费真是如超市所言是供货厂商的不配合吗?与该观点相反,笔者认为,按照超市的逻辑,如果可以将其意旨强加于供货商,收取几乎是纯利的入场费(很多项目并不和超市的销售量挂钩),则其在一开始就写在合同中降低价格应该是具有同样的效果,并可以节省相当的事后协调费用。但情况并不如此。仔细分析上海家乐福超市的行为可以发现,其入场费中非常有玄机。笔者认为,至少还有以下几个方面需要考虑:
  第一,超市和供货商之间的关系。超市和供货商处于产业链的上下游,二者之间既有竞争又利益共享。一方面,制造商生产的产品需要超市这个零售的终端进行销售,获得利润,而超市的利润来源则是对制造商所生产的产品销售。因此,由于是产业链的上下游,二者具有利益共享的相互依赖性;另一方面,双方的利润来源都是对一定产品的销售,对于消费者支付价格和产品制造成本之间的差价,是由双方共同拥有,存在你有我无的竞争关系。因此,单方面地说新开店费等费用是基于使用者付费并不确切,毕竟超市也在其中享有利益。
  第二,风险分担还是风险转移。尽管很多的经济学家支持超市收取上架费,认为可以分担风险,鼓励创新,但是经济学家往往无法回答:上架费在多大程度上会由风险分担变为风险转移?而在实践中,风险分担在很大程度上是经济学家们一厢情愿的辩护。简单地从账面看,降低供货商商品的价格和间接地收取入场费来冲抵商品价格是一样的。但实际上,直接降价对超市而言还有销售的压力,而通过收取入场费则能直接保障一部分利润,从而立于不败之地。如售价100元的产品,供货商和超市各得5%的利润。在商品销售1万件后,超市才有5万元的利润,而且随着销售量的增加,其间还有边际成本递增和规模效应的双向问题,有可能实际利润还不到5万元。而如果收取入场费2万元,则其只需要再销售6000件商品就能获得理论上一致的利润5万元,同时,6000件商品的销售对超市自身资源的占用要小得多。因此,超市如果从自身利益出发,当然愿意直接收取入场费。
  对开发新产品的制造商来说,不仅在产品的研发上投入大量的资金,还在销售环节接受超市的利润盘剥,其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失败的风险则进一步加大了。而且,上架费的多少,其决定因素往往并不是新商品的风险本身,更多地是取决于零售商和制造商之间的谈判实力。因为并非所有的超市都收取上架费,如小型的便利店;同时,也并不是所有的制造商都缴纳上架费,如P&G公司就一直没有支付过上架费。[5]
  第三,转嫁税负。即便超市直接要求供货商降低商品的价格,可以保证超市获得同样的利润。但是,以不同的方式收取费用,体现在税务上的效果却并不一样。我们假设超市是直接从20万元的货款中将5万元的摊派直接划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进场费减免还没有结论家乐福进场费风波难平(OL).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30717/0429371867.

{2}Mary W.Sullivan,Slotting Allowances and The Market For New Products,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40.(2).

{3}钟谷兰.上架费之赛局理论分析(J).台大管理论丛.1995,6(2).

{4}家乐福发邀请函意在各个击破众协会声援怒炒(N).京华时报,2003—07—02.

{5}超市收费怎样看待?(OL).http://www.qinglian.com/news 4/GBNEWS 20010916 OUT4.html2004—4—23.

{6}Bloom,PaulN.,Gregory T,Gund lach and Joseph P.Cannon,Slotting Allowances and Fees:School of Though tand The View of Practicing Managers,Journal of Marketing,64,92—108.来自北大法宝

{7}黄铭杰.相对优势地位滥用与公平交易法之规范(J).台大法学论丛,30(5).

{8}章冠萍.台湾贩量店向供货商收取上架相关费用之研究(R).彰化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9}曹士兵.反垄断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86.

{10}邵建东.论市场支配地位及其滥用(J).南京大学学报,1999,(特刊·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11}何之迈.控制企业经济力滥用之研究(J).法学丛刊,130.

{12}文学国.滥用与规制——反垄断法对企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行为之规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132.

{13}2002年十大产业(OL).www.emkt.com.cn2002—12—1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9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