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意大利刑事诉讼法的主要特色及最新修订
【作者】 孙维萍露卡露巴利亚【作者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意大利刑诉法;特色;修订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3)05—0141—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摘要】

1988年通过的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融进了更多的英美法的控诉模式, 然而其又有别于英美法。职能分离、阶段分配和程序简化是它的三大典型特征。此外,由于司法体制上的这种巨大的转型也带来了法律的不断的变革和完善。这些方面对有着类似经历的我国的司法改革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2147    
  一、意大利刑事诉讼法之主要特色
  1988年修订,1989年生效实施的现行意大利刑事诉讼法是一部典型的混合式法律。新法典在吸收了当事人主义合理因素的前提下,遵循了三个基本框架原则:1、职能分离原则;2、诉讼阶段分配原则;3、程序简化原则。
  (一)职能分离原则
  职能分离原则呈现出典型的控诉模式特征,它指明了证据的寻找、采纳、询问以及评断,分别由不同的双方当事人(公共的和私人的)和法官来承担,这种职能的分离可以保证司法公正,防止权力滥用,并有利于查明案件的真实。
  这一原则与原来的纠问式诉讼体制下证据是“法官的事情”,即法官行使查证、采证、质证、认证的全过程,有了明显差异。新刑诉法典证据法中规定,调查取证、请求法官采证都是双方当事人的事情,但调查取证、采证质证都必须纳入法官的监控之下。根据“平等武装”的原则,法官对双方当事人所提请采纳的证据需按同一标准进行采纳、认定。“证明权利规则”是这一原则的直接体现,即所有当事人均具有调查取证、请求采证及参与质证过程和认证过程的权利。针对被告的证明权利问题,2000年1月7日新增加了一项宪法规定即宪法111条第3款:被告有在法官面前向控方实施询问及被询问的自由选择权,有在同等条件下获得有利于己方的证人召集权和询问权及获得任何一种有利于己方证据之权利。为使证明规则真正奏效,法律规定了许多细则:一方面,针对公诉方,刑诉法第430条规定,即便已发布了进行审判的决定,检察官仍然可以继续进行补充侦查活动,在侦查过程中所收集的相关资料被放置于秘书处的检察官案卷之中,这些案卷同时也可被被告方使用;另一方面,针对被告方及其它私方当事人,刑诉法第38条规定,所有私方的律师为获取有利于己方之证据有权实施侦查活动及证据调查活动。此外,一些部门规章中也一再重申,为确保“平等武装”,被告方的侦查活动是不可缺少的。这也可以说是控诉式模式的一个鲜明特点。由此看来,对被告方赋予侦查取证权是法律的一般规定,而非例外。这一点从意大利宪法111条谁敢欺负我的人第3款中“赋予被告方以必要的时间条件准备辩护”即可看出。证明权利对当事人双方是极为重要的权利,他们有权调查取证,有权提请法官采证,法官对其所提出的采证请求,除了明显的违法、多余、毫无关联外,即使存在一些疑问,一般情况下均应采纳,也就是说当事人双方所提请采纳的证据,可以是证明力很低的。由此可以看出,立法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双方当事人积极地进行调查取证等各项侦查活动,法律充分赋予当事人所享有的证明权利,在保障公正、公平的情况下,为查明案件事实提供了有利帮助。
  除了赋予当事人双方的证明权利外,法律规定在特殊情况下,法官也可以实施证据调查行为或类似的行为,即法官并非完全将证据调查权交予双方当事人,其还保留有在特定情况下的补全作用,但是法官实施证据调查不能阻碍当事人双方调查取证的积极性。刑诉法第506条第2款指出:庭审法官只有在双方当事人实施交叉询问过后,方可向证人或其他控方当事人发问。在确有必要的情况下,在调查取证结束后法官也可以主动决定调取新的证据材料。刑事诉讼的目的之一,就是依据证据查明犯罪事实及确定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刑事案件中,虽然赋予了双方当事人“平等武装”的权利和一些程序上的保障,然而控辩双方在实质能力方面还存在一定差别,因此为确保能够最大限度地获得犯罪事实,不能将调查取证这一重任完全交由当事人,在必要情况下,法官也可以主动实施,这项原则在民事诉讼中也同样被采用。
  法官的这种证据补全规则在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都有所表现:在初期侦查阶段,在侦查结束时检察官提请撤销案件,如果法官不同意他可以要求检察官进行补充侦查或裁定其提出控诉(刑诉法典第409条);在预审阶段,当法官认为就现有证据情况不能就犯罪事实做出判定,他可以主动调取那些可以证明对于宣告不追诉判决起决定意义的证据(刑诉法典第422条);在庭审阶段,为使最终判决有理有据,在此阶段法官被赋予了比较广泛的调查取证权,但其特征主要在于“补全”或“辅助”上。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1)通常惯例,举证属于当事人双方,只有在双方当事人已实施其举证义务,但法官认为确有必要时他也可以进行证据的补充调查,但这种调查必须保证不打扰、不干预双方当事人的举证秩序和质证过程,也就是说法官的调查取证应在当事人双方举证完毕方可行使,且其认为确有必要。(2)法官的调查取证权应该是有节制的。确切地说,就是法官意欲实施的取证行为,通常是基于某方当事人所提出的请求,比如在犯罪中受损害利益的机关、团体提出的请求(刑诉法第505条)。此外,“限制性取证权”还表现在当法官实施取证后,当事人双方可以再次调取证据,因此说对当事人的调查取证是法律规定的一般概念。(3)在法庭组成人员提请下,为了有利于全面了解询问过程中的情况,法官可以向当事人双方提示扩充证据调查范围或补充新证据。在此过程,法官只是起到建议、提示作用,法官也可以催示当事人进行证据扩展,当然这种扩展必须在检察官的控诉范围之内。(4)庭审中法官在听取双方当事人意见的情况下,可以裁定撤销对于不必要证据的采纳或采纳曾经被加以排除的证据 (刑诉法第495条)。由此可以看出,法官对证据采纳所享有的巨大权利,他可以对前庭审中已经排除的证据进行重新采纳。(5)对于法官主动进行调查取证的情形,如果是针对证人询问的,庭审法官应立即设立当事人并安排当事人实施询问,未经交叉询问的证言材料是不得被法官采纳的。由此看来,法官的主动取证在许多方面仅起到重新提起一个新的调查取证程序的作用,而程序的整个过程应取决于当事人双方,因此说法官所担任的“举证义务”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而非实质的。担负实质举证责任的仍然是控方,控方所出具的证据必须能达到排除合理疑点的程度,方可使控诉成立。
  综上所述,职能分离原则是一种比较“妥协”且比较缓和的法律原则,它一方面首先将证明权交予当事人,同时在必要时,也不排斥法官的证明权(形式上的)。这一原则确保了在当事人由于各种原因举证不利时,法官有权主动提起调查取证程序。
  (二)诉讼阶段分配原则
  意大利的刑事诉讼程序由下列三阶段构成:初步侦查、预先审查和法庭审理。诉讼阶段分配原则的中心内容就是在这三个阶段中分别由不同的司法主体行使不同的诉讼职能。
  首先,程序起始于司法警察或检察官直接获得犯罪消息(控告或起诉)。在意大利法律中,检察官是刑事诉讼行为的主管者。从其自身地位上看,检察官属于独立于政治权力的法官之一种。意大利宪法112条规定检察官有义务实施刑事起诉行为。这意味着,当一旦出现犯罪消息,且依据所有证据素材有理由确认此犯罪消息的存在,检察官即有义务请求法官就被告的责任作出裁决。另外需要明确的是:辩护律师(来自于嫌疑犯或来自于被害人)也可以为寻找有助于己方有用的证据素材而实施侦查。
  在初步侦查阶段,所有针对于嫌疑犯的强制措施,均需要由检察官提出请求,由法官作出决定后方可实施。对于一些特殊情况,立法者设置了一个装置,称之为:“对可能发生意外的证明”。“有可能发生意外”的情况具体指:可能出现暴力、威胁、胁迫等方式致使某人不敢作证或作伪证,或某些不可重复性行为(如由于当事人的死亡而无法询问)而致使证据面临遗失的危险。对即将可能遗失的证据,在法官的主持下可以以交叉询问的方式询问获取。这样,这种证据就可以用于后来的庭审中,因为这种证据是在公开辩论、对质中产生的。
  结束初步侦查,检察官在法律规定的最大期限内制作请求书,并将其提交法官。如果犯罪消息的真实性不足,检察官请求法官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反之,如果存在理由支持控诉进入到法庭审理阶段,检察官就实施刑事起诉行为(请求将案件连同起诉书一并递交审判)。这时就过渡到预先审查阶段。在这一阶段,由预审法官来评断进行刑事诉讼行为的理由是否充分,即是否存在适当的理由支持起诉。如果认为犯罪存在,预审法官就颁布进行法庭审理的决定,之后即进入庭审阶段。相反,如果预审法官认为犯罪存在的理由无根据,法官就发布犯罪不存在的决定。在1999颁布的法律修订第479条中,立法者进一步加强了预审阶段终结案件的过滤器功能,即预审法官可以通过预先审查的方式提前结束案件。同时,如果预审法官就当事人双方所提出的理由不能作出决定的话,他也可以进行证据补全,但只承担补全犯罪不存在的证明。
  法庭审理是在双方当事人的辩论中进行的,最后由法官就被告责任作出判决。法律规定庭审法官与预审法官不应为同一人,目的是为了保证法官能公正地作出判决,避免出现不同职能的互融现象。在庭审阶段,证据的询问是以交叉的方式在当事人双方进行的。通常,法官仅就当事人双方交叉询问的证据进行评断,但特殊情况下也不排除法官对证据进行补全。法官不熟悉侦查行为,侦查行为只保存于检察官的刑事案卷中。法官只了解在特殊情况(即在“有可能发生意外”状态下)的证明以及由司法警察和检察官在侦查阶段所做的不可重复的勘验行为的记录。这些文书证据可以用于庭审中,并可能被用于作出最后的判决。
  (三)程序简化原则
  以上所述的程序均为普通程序范畴。通常,普通程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21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