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从国际私法角度看《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在我国的适用
【作者】 单海玲【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国际私法
【中文关键词】 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国际私法;适用法律
【英文关键词】 Vienna Convention on Sale of Goods;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application of the law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3)05—0078—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78
【摘要】

我国学术界大多认为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是一个实体法公约,人们对公约研究的重点大多放在对货物买卖合同当事人实体权利义务问题上。然而公约中的有些内容却属法律选择问题,公约在直接规定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同时,融进了法律适用原则,使公约不仅具有实体法性质,而且具有国际私法特性。了解公约这一双重特性,有助于我们正确处理公约与我国国内法的关系。

【英文摘要】

It is important to appreciate that even though the 1980 Vienna Convention on Contracts for the International Sale of Goods fits the description of a substantive law, the very subject matter of the Convention is a matter falling under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and the Convention contains its own rules regarding its application. This article tries to interpret the dual character of the Vienna Convention and analyzes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Convention and the substantive domestic laws and national conflict rul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2138    
  
  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又称“维也纳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是由联合国制定的旨在统一各国调整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的国际公约。公约于1980年获得通过,并于1988年1月1日起生效。至2003年,公约已在62个国家生效,成为各国调整国际货物买卖关系的重要依据。[1]我国于1986年12月11日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正式参加公约的核准书,成为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自1988年1月1日起在我国生效,因此,也成为我国法院在处理与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有关纠纷时的重要法律依据。本文将从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特点、适用范围及我国加入公约时所做的保留等方面,探讨该公约在我国的适用问题。
  一、公约的特点:纯粹是实体法抑或还含有国际私法
  我国学术界大多认为198O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是一个实体法公约,人们对公约研究的重点大多放在对货物买卖合同当事人实体义务问题上。然而公约中的有些内容却属法律选择问题,公约在直接规定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同时,融进了法律适用原则,使公约不仅具有实体法性质,而且具有国际私法特性。[2]了解公约这一双重特性,有助于我们正确处理公约与我国国内法的关系。公约中涉及的国际私法内容有当事人意识自治问题、直接适用法律的问题等。
  1、当事人意思自治问题———当事人可以约定排除公约的适用
  同其他调整商事合同关系的国际公约一样,合同公约在对其调整范围的事项做出实体法性质规定的同时,采纳了国际私法上意思自治原则,规定缔约国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公约以外的法律处理公约调整的与国际货物销售合同有关的纠纷。[3]但是受公约本身的限制,在意识自治原则的应用上公约有其独到之处:一是公约允许当事人以任何方式选择法律。[4]为提高交易的效力,避免各种繁文缛节,在合同形式问题上,公约采取了当今多数国家奉行的自由原则,允许合同当事人以任何形式缔结合同,包括书面的、口头的及其它方式。这样当事人可以不受限制地以各种方式选择适用于合同的法律:二是当事人选择的对象可以是公约的全部或部分、可以是缔约国或非缔约国的法律或国际惯例;[5]三是当事人的选择方式受制于其营业地所属国的法律。为了协调缔约国之间的法律冲突,确保公约广泛地适用,公约允许缔约国对合同的形式做出保留。公约规定如果缔约国国内法规定销售合同必须是以书面订立或证明的,在加入公约时,该国可就公约中有关合同形式的规定做出相应的保留。[6]为了尊重缔约国的保留意见,公约对当事人缔结合同的方式做出限制,规定合同的形式不能违反当事人营业地所在国加入公约时所作的保留。[7]很显然,这一规定限制了做出保留的缔约国当事人协议选择适用公约的形式,即必须采取书面形式。[8]但是如果缔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的营业地所在国对合同形式做出保留,另一方当事国未作保留,他们之间协议选择公约的形式是否应当受到限制?公约对此未做规定。有学者认为,为公约所接受的保留已构成了声明保留国的法律责任,这种责任应当为其他缔约国所尊重。[9]
  目前就书面形式做出保留的国家有俄罗斯、阿根廷、白俄罗斯、智利、中国、乌克兰及匈牙利。[10]
  2、在当事人没有选择或选择无效的情况下,合同准据法的确定问题———公约的直接适用问题好饿但是不想动
  公约第一条规定“(1)本公约适用于营业地在不同国家的当事人之间所订立的货物销售合同(a)如果这些国家是缔约国;或(b)如果国际私法规则导致适用某一缔约国的法律。”根据这一规定,在当事人没有选择适用于销售合同的法律时,公约的适用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缔约国法院受理的货物买卖合同的当事人双方营业所所在地皆为公约缔约国,法院应当直接适用公约;[11]二是,如果合同当事人一方为公约缔约国,另一方为非公约缔约国,或者双方皆为非公约缔约国,依据法院地国有关合同的冲突规范确定的准据法所属国为公约缔约国,法院应当适用公约。[12]这一规定对于缔约国是具有强制性的。缔约国只能排除适用那些公约许可的、缔约国加入公约时声明保留的条款。
  如前所述,为了最大限度地吸引各国加入公约,公约允许缔约国对公约中的一些条款做出保留,但是从内容上看公约留给缔约国保留的空间是相当有有限的,涉及保留问题的条款主要为第九十二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六条。
  (1)第九十二条的规定
  公约第九十二条规定缔约国可在签字、批准、接受、核准或加入时声明其不受公约第二部分的约束或不受公约第三部分的约束,[13]公约作此规定是有其历史原因的。1980年 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是在修改、完善1964年 海牙《国际货物买卖统一法公约(ULIS)及《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成立统一法公约》(ULF)基础上产生的。1978年 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第十一届年会决定将对上述两个海牙公约修改后形成的两个新的草案合并为一个公约草案,[14]称为《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草案》。1980年 联合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外交会议上通过了上述公约。考虑到各国对海牙公约的不同态度,例如有些国家只加入了其中一个公约,根据一些国家的要求,公约最终设立了第九十二条,以兼顾缔约国的不同利益。目前只有丹麦、芬兰、挪威及瑞典四国声明不受公约第二部分的约束。
  (2)第九十四条的规定
  公约第九十四条允许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缔约国如果在公约调整的事项上具有相同或非常近似的法律规则时,随时声明公约不适用于营业地在这些缔约国内的当事人之间的销售合同及这些合同的订立。此种声明可联合做出,也可以相互单方面声明的方式做出;对属于公约调整的事项具有与一个或一个以上非缔约国相同或非常近似的法律规则的缔约国,也可随时作出如上声明。在起草公约时一些区域性经济组织建议条约中设立此项保留,例如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荷兰、比利时及卢森堡等国家。这些国家无论是在经济体制还是法律制度上都已经达到了高度的统一,他们的法律同公约相应的规定相同或非常相似(Closely related),因此排除公约的适用,并不会削弱公约的作用。目前只有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根据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声明保留。这一保留声明只在作出声明的国家之间有效,并不约束其他缔约国。
  (3)第九十五条的规定
  公约第九十五条允许缔约国在交存其批准书、接受书、核准书或加入书时声明不受公约第一条第(1)款(b)项的约束。根据公约的规定,当事人双方或一方营业所所在国不是缔约国,如果国际私法规则导致适用某一缔约国的法律时,公约可以适用于他们之间订立的货物买卖合同。公约如此规定的目的是为了扩大公约的适用范围,使国际间货物买卖合同纠纷适用统一的规则加以处理。这一规定的合理性在于,当受案法院与其受理的案件的准据法所属国同为公约缔约国时,适用公约的规定则是顺理成章的,更何况多数缔约国已将公约的规定转化为国内法,适用公约规定不会存在任何障碍。但是仍有一些国家顾虑该条款的适用会增加准据法确定的复杂性,使得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因此在公约起草过程中,提出删除此项的动议。为了平衡各国的利益,公约增加了第九十五条的内容,即允许缔约国对第一条第(1)款(b)项做出保留。但是人们对于该保留的效力,存在不同认识。例如,当事人一方营业所所在国作出保留,另一方未作保留,如果法院地为缔约国,且作出保留,能否排除公约的适用?如果法院地国家为非保留国,能否排除公约的适用?对此公约未作规定,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合同当事人一方营业所位于缔约国,另一方位于非缔约国时,如果受理案件的法院地国对公约第一条第(1)款(b)项作出保留,法院即可排除公约的适用;另一种观点认为,只有在法院地国的国际私法规则指定的准据法所属国对该条款作出保留,法院方可排除公约的适用。多数学者支持第二种观点。[15]目前声明保留的国家有中国、新加坡、美国、捷克共和国及斯洛伐克。
  (1)第九十六条的规定
  公约第九十六条是有关合同形式保留问题。根据公约规定缔约国可以随时以书面方式就公约中合同的非书面形式规定声明保留,但是,必须符合以下要求:一是缔约国提出保留时,其国内法已作出规定,销售合同必须以书面形式订立或证明;二是保留的对象为公约第十一条、第二十九条以及公约第二部分合同的订立,即如果当事人选择或缔约国直接适用公约时,作出保留的缔约国可以排除上述条款的适用。三是保留只对营业地在保留国内的当事人有效。
  目前,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我我我什么都没做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21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